打开主菜单

林崑岡(1832年12月15日-1895年10月20日),名碧玉,字爾音崑岡是號[1]臺灣省嘉義縣漚汪莊(今臺南市將軍區西甲里)人,為嘉義武秀才[1][2][3]。曾於鄉里家中設私墊,又在漚汪文衡殿內設立「育英書院」,擔任山長[4][1]。為人急公好義,常為人排解糾紛,因率領義軍參與乙未戰爭而戰死於急水溪南畔的竹篙山,人稱「竹篙山之神」[1][2][5]

林崑岡
臺灣民主國義軍將領
國家  大清臺灣民主國 臺灣民主國
碧玉[1]
爾音[1]
崑岡[1]
信仰 臺灣民間信仰
祖籍 福建省晉江縣[1]
出生 清道光十二年十月廿四日(1832年12月15日)[註 1][1]
 大清福建省臺灣府嘉義縣安定里西保漚汪莊
逝世 永清元年(光緒廿一年)九月三日(1895年10月20日)[1]
臺南府嘉義縣學甲保中洲莊頭港仔竹篙山
漚汪文衡殿「文昌祠」匾,上有董事林崑岡之名。

於學甲區有供奉林崑岡的「忠神殿」[5]

生平编辑

生卒年月日爭議编辑

關於林崑岡的生卒時間,因早期資料殘缺,日治時期林家後人為免麻煩,甚至連林崑岡夫婦及兩子的神主也不敢擺在廳堂供奉,導致相關事蹟在口耳相傳下產生多種版本[2]。例如林崑岡過世時的歲數有50多歲(《讓臺記》)、45歲(《臺灣通史》)[註 2]、64歲(《臺南縣誌》、吳新榮《震瀛採訪錄》[註 3])等說法[2][1]。中華民國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網站將出生年標為1851年,即虛歲45的說法[4]。遠流版《臺灣歷史辭典》、黃明雅《南瀛古厝誌》、凃順從 《南瀛抗日誌》等書則是標為道光十二年(1832年),即虛歲64的說法[3][2][1]

而關於逝世時間,林崑岡是於1895年逝世,但是日期則有所出入[2]。如《臺灣通史》載為「(八月)二十有三日(10月11日)」,《臺南縣誌》則為「10月20日(九月三日)」,將軍鄉公所〈林崑岡之史實〉一文稱是「10月18日(九月一日)」[1][2]。臺南市文化局「臺南研究資料庫」網站採用逝世於1895年10月20日的說法。

抗日之前编辑

林崑岡祖先原本住在今臺南市北門區,後來才搬到今將軍區西甲[1]。早年學文,後來學武,並考取武秀才[2][1]。據說擅長「雙眼」[註 4]與「被牌」,出門時「雙眼」總不離身[2][1]。因林崑岡亦有相當文學素養,就在家中開設私塾[2][1]。他曾擔任漚汪文衡殿的董事,並在廟中設立「育英書院」[註 5],出任山長[2][1][4]

抗日經過编辑

關於林崑岡抗日的經過,有數種說法。

根據連橫臺灣通史》(1920年)的記載,乙未戰爭嘉義城陷落後,林崑岡聽聞義勇軍履遭敗仗,乃召集曾文溪以北各莊人士籌組義勇軍,宣告說:「臺灣亡矣,若等將何往?吾欲率子弟,衛桑梓。若等能從吾乎?」響應者百餘人,公推新營莊生員沈芳徽為統率,而自己作為輔佐。派人赴臺南請求撥付武器裝備,但僅得舊銃數十桿。林崑岡率所部與軍對戰於鐵線橋。崑岡手持盾牌與利刃,勇士數人跟隨之,踴躍前進,日軍因而稍為退卻。其後再戰於溝仔頭,殺死一日軍中尉,沿途莊民亦持械助戰。義勇軍採取遊擊戰術,日軍疲於奔命。農曆二十三日,日軍集中兵力發起總攻勢,崑岡指天發誓說:「天苟不欲相余,今日一戰,當先中彈而死。」眾人當場皆感激而泣。義勇軍鳴鼓出戰,林崑岡被子彈貫穿胸部,死時仍手握利刃坐於地,其長子亦於該役戰死。5日後,莊人收屍時,仍神色倔強如生,時年45歲。[6]

根據吳新榮《震瀛採訪錄》(1981年)的說法,光緒廿一年八月廿六(1895年10月14日)有人在漚汪文衡殿前立起掛有白布的竹竿,白布上面並寫「大日本帝國順良民」的字樣[2][1]。次日林崑岡大怒將竹竿白布撕棄,並向大眾表示願傾盡家產抗敵,號召附近聚落居民加入其行列[2][1]。到了九月一日(1895年10月18日),前來的壯丁據說多達數千人[2][1]。林崑岡之後排香案祝告天地,說假使日本的天年到了,他將中頭門銃,以免多殺同胞[2][1]。隨後他命西甲戴姓的棉被牌陣為前鋒,進軍到竹篙山,與急水溪對岸渡仔頭的日軍對峙[2][1]。數日之後兩方人馬交戰,但林崑岡中了頭門銃,右膝關節受傷無法行走[2][1]。最後林崑岡以自己的軍刀自戕[2][1]

史蹟编辑

故居编辑

據說是利用漚汪文衡殿重建後用剩的建材所蓋成,故完成時間約在光緒二十、二十一年(1894、1895年)左右[2]。外觀為一般的三合院[2]

忠神殿编辑

林崑岡去世後,相傳有人見到他騎馬奔馳在竹篙山上,故認為他已成神,尊為「竹篙山之神」[5]。1951年有鄉賢李石定捐地,建小祠奉祀,1979年請求南鯤鯓代天府五府千歲賜准,賜名「忠臣公」,重建小祠為「忠臣殿」[5][2]。1989年再次重建,並將神明尊號改稱「忠神公」,廟名改稱「忠神殿」[5]。祭典日在農曆二月初七[5]

註釋编辑

  1. ^ 《南瀛古厝誌》與《南瀛抗日誌》寫是清道光十二年閏十月廿四日[1][2],但該年是閏九月。又臺南市文化局網站「臺南研究資料庫」參考此書寫傳,將日期改作10月24日,故去掉閏字作該年十月。
  2. ^ 《臺灣通史‧卷三十六 列傳八‧吳、徐、姜、林列傳》:「崑岡字碧玉,漚洪莊人,嘉邑諸生也。設教鄉中,素好義,能為人排解。至是聞前敵疊敗,集曾文溪以北莊人而告之曰:『臺灣亡矣!若等將何往?吾欲率子弟衛桑梓,若等能從吾乎?』應者百數十人。推新營莊生員沈芳徽統之,而己為佐。遣人赴臺南,請軍器,僅得舊銃數十桿。邀戰於鐵線橋。崑岡持棉牌,握利刃,勇士數人從之,踴躍而進。日軍稍卻。復戰於溝仔頭,殺一中尉。沿途莊民亦持械拒戰,忽合忽逝。二十有三日,日軍大進。崑岡指天而誓曰:『天苟不欲相余,今日一戰,當先中彈而死。』眾皆感泣。鳴鼓出,彈貫其胸,握刃坐。長子亦戰死。越五日,莊人乃收其屍,倔強如生,年四十有五。」
  3. ^ 黃明雅在《南瀛古厝誌》中寫說吳新榮採訪時有採集到林崑岡邀請同志之柬片與他的神主牌位,故吳新榮文章中的「年已六十四歲」應無誤[2]
  4. ^ 黃文博《南瀛歷史與風土》則寫擅長「雙鐧」[5]
  5. ^ 光緒十五年(1889年)十月到二十年(1894年)三月漚汪文衡殿重建,同時增設文昌祠,並設育英書院[2]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凃順從. 《南瀛抗日誌》. 臺南縣文化局. 2000-02: 頁45─60. ISBN 957-02-5459-9.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黃明雅 作;黃明惠 攝影. 《南瀛古厝誌》. 臺南縣立文化中心. 1997-06: 頁110─121. ISBN 95700-9731-0. 
  3. ^ 3.0 3.1 吳文星. 林昆岡. 《臺灣歷史辭典》 四版一刷. 遠流. 2006-09-25: 頁478. ISBN 957-01-7430-7. 
  4. ^ 4.0 4.1 4.2 林崑岡. 臺灣記憶. 國家圖書館. [2018-07-08].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黃文博. 《南瀛歷史與風土》. 常民文化. 1995-12: 頁288─292. ISBN 957-99343-2-0. 
  6. ^ 連雅堂,《台灣通史》卷三十六 列傳八 邱逢甲 吳徐姜林 吳彭年 唐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