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爽文事件

1787年清領時期台灣民變

林爽文事件清朝时期台湾的三大民變之一,由天地會領袖林爽文發動的一場抗清行動。

林爽文事件
Attack on the mountain Xiaobantian.jpg
平定台灣戰役之一——攻剿小半天山
日期 大清乾隆五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1786年)
地点
结果 清朝獲勝,林爽文凌遲處死。
参战方
清朝大清帝國 林氏順天政權
指挥官与领导者
清朝恆瑞
清朝黃仕簡
清朝任承恩
清朝福康安
林爽文
莊大田

作戰經過编辑

抗清初期编辑

林爽文事件之前,台灣社會存在著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歸納而言,約有五項:[1]

一、吏治不良:1. 官員貪污、2. 吏役擅作威福,民眾滋生不滿。

二、游民充斥

三、班兵(輪班駐臺之清廷綠營兵)腐敗:1. 兵丁包差 2. 兵丁開賭 3. 兵丁窩娼

四、民間結社

五、族群械鬥 [1]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一月十六日,因臺灣府知府取締天地會,逮捕天地會領袖林爽文之叔叔、伯伯,林爽文遂率軍劫獄反抗,號稱五十萬眾響應,2日後(1月18日)攻下彰化市,殺臺灣知府孫景燧、理番同知、北路協副協等人,進駐彰化縣。1月20日,北路的王作、李同等人率眾響應爽文,向北攻下竹塹(今新竹市),殺淡水同知程峻。隨後,林爽文建號「順天」,往南攻打諸羅縣等地,福建陸路提督署力守,諸羅縣知縣與已卸任的皆被殺。鳳山縣天地會領袖莊大田亦集眾起兵響應,發生篤嘉莊之戰,至二月全台除南部臺灣府、諸羅,中部海港鹿港鎮外均陷落。

隨著林爽文勢力大多屬於台灣漳州閩南人系統,率先攻打的鹿港艋舺北港竹塹等地,卻多屬於台灣泉州閩南人地盤,雙方向來有宿怨,於是全台灣爆發大規模的漳泉械鬥,不少台灣泉州閩南人自組「泉州義民軍」紛紛自衛,配合清軍圍攻、抵抗以漳州閩南裔台灣人為主的林爽文勢力入侵家園。

其後,因為林爽文勢力也攻打台灣客家庄,桃竹苗,六堆等地的客家居民也紛紛以鄉勇形式組織「台灣客家義民軍」,也配合清軍圍攻、抵抗林爽文軍隊以保衛自己的家園。在新竹地區,則有陳紫雲領導下,轉戰今日新竹市、新竹縣等地。

閩浙總督聞變,急派福州將軍恆瑞、福建水師提督和福建陸路提督率清軍4000人征台,先後收回諸羅縣城、鳳山縣舊城,不久即於4月23日再被莊大田攻佔,雙方形成拉鋸戰。調並浙江、廣東清軍一萬多人親自渡台,隨後又增加七千人,雙方對峙在台灣府城。

抗清後期编辑

後來清廷又派陝甘總督大學士福康安參贊大臣海蘭察共率綠營八千人於12月10日(陰曆11月2日)自泉州人控制的鹿港登臺,上岸後再招團練六千,總兵力一萬四千,與林爽文三萬兵力對峙,雙方戰於八卦山。福康安先後收彰化諸羅。林爽文敗走集集水沙連(今南投縣魚池鄉)等地。1788年2月10日,福康安令人說服當地居民於老衢崎頂(今苗栗縣崎頂一帶)生擒林爽文。之後林爽文及諸要犯皆按律例凌遲處死梟首示眾,原籍祖墳盡被刨挖,家眷連坐,女性發配邊疆為奴,十五歲以下男童被押至北京內務府閹割充當太監[2][3]

莊大田由於與泉州籍首領莊錫舍有嫌隙,兵敗逃亡時行蹤為清軍所知,被烏什哈達率領的水師抓獲時,已身受重傷,在臺灣處死,函北京。

此事清廷雖派軍不足4萬,費時一年四個月平亂。然而巧用族群關係,借助閩、粵間之矛盾,並結好原住民,圍堵林爽文部眾,終殲滅之[4]。清乾隆五十二年(西元1787年)乾隆皇帝為了「嘉」獎諸羅縣義民「義」舉,而將諸羅改名「嘉義」。

後續编辑

1788年9月乾隆七十八歲大壽,乾隆接受福康安安排各社有功頭目進京朝見,並論功行賞。當時進京名單包含四大總社烏鰲總社、阿里山總社、大武壠總社及傀儡山總社等共30名原住民大小頭目。而該次朝覲事蹟亦由皇帝諭令補畫入1761年由傅恒主持完成之《皇清職貢圖》中[4]

影響编辑

  • 泉州閩南人也在今雲林縣北港鎮留有「北港義民廟」信仰,拜的就是前述乾隆皇帝頒發的「旌義」牌,為泉州系統的台灣泉州系閩南義民廟。
  • 但台灣漳州地區(主要是台灣中南部的山線地區),尤其是鄰近南投縣一帶的地方人士,多為漳州裔台灣人後裔,仍對林爽文留有某種程度的美好歷史記憶。
  • 天地會早先領導中樞在台灣;歷經林爽文事件以後,天地會領導權轉移至中國大陸,隨著時代的演變,天地會形成洪門,據山為寨;又有大量的天地會分子加入並充實了另外一個信奉羅教清幫,幫中多漕運工人,沿江設舵,控制了內河的運輸。

乾隆平定臺灣得勝圖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来源编辑

书籍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