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瑯仙

(重定向自林琅仙

林瑯(?-?),亦作林琅清代嘉慶年間北臺灣知名的福佬客堪輿師秀才出身,精通五術,尊稱為林瑯仙林琅仙,與中臺灣蝨母仙南臺灣林鎮仙齊名。他曾經為板橋林家、板橋江家、中和游家等擇地建墓,但其事蹟多為傳奇故事,不甚可考。

傳說编辑

漂流來臺编辑

傳說林瑯閩西客家人,幼讀四書五經而得補弟子員秀才),卻不重視科舉,不喜制藝,不應孝廉大比。反而喜好相命之學、卜卦之法等,曾在江西贛州求學「楊救貧學派」的青烏(堪輿、風水)之術,後來到閩南研究風水,並在當地學習閭山普庵兩派的法術。但是長期旅居閩南,其長輩寄信迫其應考舉人,林瑯只好去應考,但他算出陸路會遇到猛虎,就改水路往福州,誰知乘船遇到颱風,漂泊至臺灣府臺北滬尾(今日臺灣新北市淡水區),林瑯身上有銀兩,所以也不在意,就在滬尾遊山玩水。

擇點風水编辑

林瑯在臺北各地遊玩,時常為人擇墓,而後裔都「寅葬卯發」,在一兩年之內都昌隆繁盛,因而在臺北的堪輿界成名。

埋碑點穴编辑

林瑯認為臺北觀音山風水特佳,又見一碑文上有「淡水河,淡水流,淡水河上淡水流。淡河千古,淡流千古,地靈千古。」(據說是明鄭總兵劉國軒作)等字,無人能對。林瑯對曰:「獅頭山,獅頭穴,獅頭山上獅頭穴,獅山萬年,獅穴萬年,富貴萬年。」於是林瑯認為臺灣山明水秀、地靈人傑,就放棄回閩,留在臺北,為人看風水為生。林瑯每見到好的風水,就埋石碑為記,據說埋了將近一百個石碑。在今日五股仍有一碑「天賜一善」,據說即是林瑯作的記號,並作一打油詩傳世;「大地生在羊稠口,恰似金獅坐北斗,世人有福葬得著,金銀財寶萬萬斗」。

滬尾預言编辑

一日,林瑯表示滬尾(今日臺灣新北市淡水區)一座山丘的地理「如龍」,但是為「羅漢降龍」之勢,預言日後當有一位大禪師前來本地弘法傳教,弟子甚眾,該禪師施展神通,驅逐番兵後,又雲遊幾十年,有檀越為他設立伽藍,得以在滬尾廣施佛法,但眾人皆不解,林也不願解釋;一直到日治時期鄉民才知道林瑯說的高僧,不是甚麼武僧僧兵,是早已涅槃清水祖師(「蓬萊老祖」神像),番兵是指西仔反法軍,「伽藍」是指淡水祖師廟

板橋林家编辑

林瑯被林本源家族板橋林家)聘為御用堪輿師,林瑯為林家看風水,選擇了「仙人撒網穴」與「飛鳥穴」。

臺塑王家编辑

林瑯一日在新店山上看風水,遇到王世來(臺塑集團王永慶王永在的祖先),王世來雖然不認識他,卻熱情招待,燒酒、美食、鐵觀音盡出,林瑯很感動,於是為他擇墓地,要求王世來葬在新店青潭的「猴穴」,據林瑯說,後人會在幾個甲子之後成為鉅富,享受六代的榮華富貴。

粉鳥穴编辑

林瑯曾經為一家選了一個「粉鳥歸林穴」,正要埋葬時,另一個風水師也選到此穴。風水師派人來懇求此穴,願意給林瑯一筆拆遷費,林瑯反而說願意付他一筆交通費,讓這位風水師另尋他處,反過來請風水師飲「圓仔湯」。風水師覺得被羞辱,於是一怒之下在附近的山頭立了一個蟒蛇木像,意為「蟒蛇粉鳥」,使此穴失效。林瑯於是點了三天火把,懸掛火德真君名號的布幡,說是「烈火逐蟒蛇」,第四夜,蛇頭就被燒毀。風水師又更怒,於是用黃銅雕塑蛇頭,並在蛇頭上面貼避火符,意思是「真金不怕火煉」。林瑯於是立了能夠擒拿蛇仙的法主真君神像,並懸掛法主真君召喚雷神六丁六甲五營神兵的「唵啞缽囉啞缽囉.......」等梵文陀羅尼經幡,當天蛇像就被天雷摧毀,林瑯大勝,但認為此人的法術修為不差,於是派人送給對方一筆銀兩

破地理编辑

林瑯為人好惡分明,快意恩仇,凡友好者,林瑯就為他尋找吉穴;凡有仇怨者,林瑯無不破壞其家祖墳風水,作為報復。

破蝦穴编辑

據說林瑯曾為一家尋得蝦穴,後該家與林瑯發生糾紛,於是把林瑯驅逐,因據說林瑯會奇門遁甲,能行罡步斗,一踏入墳墓,就可以作法「破地理」(敗壞風水),因此該家的家主派遣丁勇看守祖墳,嚴防林瑯進墳,林瑯只從外面扔了一根貼著符咒的竹竿進去,衛士發現後即刻把竹竿扔出,但是此舉已晚,過了一個時辰,該墓噴出黑色泉水,一年後,該家的顯貴之人即遭罷黜,又與鄰里發生官司,家道中落。

破鯉魚穴编辑

臺南歸仁吳衡山家族十分興旺,因為其府邸為「鯉魚穴」;林瑯與吳家不知道有何過節,居然要破壞此穴,遂到臺南,勸說鄉民在附近興建磚窯「十三窯」、發展磚業。「十三窯」很快成名,為地方帶來經濟繁榮,但是正對鯉魚穴,使得魚嘴被燒磚熱氣烘烤,不久,此穴失靈,吳家也迅速家道中落,直到吳衡山死後,後人選得了「石燭穴」為墳墓,才讓吳家家道復興。

身後编辑

林瑯作為板橋林家的御用堪輿師,育有三個兒子,林家對他奉若上賓。林瑯在過世前,要求將他埋在草山冷水坑附近的「候鳥銜屍穴」,並指定棺材必須橫放,可以庇蔭三房子孫;孰料下葬當天,颱風引發暴風雨,抬棺的人只好先把棺木放著,等待雨勢減緩;不到半個時辰,棺材居然就被土石流掩埋,由於並不是林瑯指定的橫放,地點也與羅盤的定位,有一些落差,風水被破解,於是無法庇蔭子孫,鄉民認為,是林瑯點破太多天機,而造成神怒;或者說天命難測,林瑯「千算萬算,算不到天一劃。」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