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紓

(重定向自林纾

林紓(1852年11月8日-1924年10月9日),原名群玉琴南畏廬別署冷紅生,晚號蠡叟踐卓翁六橋補柳翁長安賣畫翁餐英居士春覺齋主人射九室名春覺齋煙雲樓等。福建閩縣(今福州)人,清末民初的古文家、翻譯家

林纾
Lin Shu.jpg
琴南
畏庐、冷红生、蠡叟、六桥补柳翁[1]:3、践卓翁、长安卖画翁、餐英居士[1]:3、射九[1]:3
出生群玉
(1852-11-08)1852年11月8日
 大清福建省閩縣(今福州市
逝世1924年10月9日(1924歲-10-09)(71歲)
 中華民國京兆地方
職業文学家、翻译家、画家
國籍 中國
代表作《闽中新乐府》
翻译:《巴黎茶花女遗事》《块肉余生录》
配偶刘琼姿、杨道郁
父母林国铨
陈蓉
兒女林璐、林琮、林珪
受影響於桐城派古文

生平编辑

林紓少孤家貧,自幼嗜書如命,五歲時在私塾旁聽,感動過私塾教師。自言“四十五以內,匪書不觀”,“雜收斷簡零篇用自磨治”,校閱古籍二千餘卷。林紓崇尚程朱理學,自言讀程朱二氏之書“篤嗜如飫粱肉”,並讚譽宋儒“嗜兩廡之冷肉,凝拘攣曲局其身,盡日作禮容,雖心中私念美女顏色,亦不敢少動”的修為。

1897年春,林紓先後喪母喪妻,在精神上遭受極大打擊。好友王壽昌魏瀚見他心境悲涼,便反覆勸他合譯小說法國小仲馬小說《茶花女》。他多次婉拒,最後還是答應下來,首部譯本《巴黎茶花女遗事》就此诞生。林氏本人不諳外語,不能讀外國原著,只能“玩索譯本,默印心中”,后來他又與魏易王慶驥王慶通毛文鐘等人合作,[2]翻譯外國小說,曾筆述英、法、美、比、俄、挪威、瑞士、希腊、日本和西班牙等國的作品。林紓譯書的速度極快,[3]他自己曾經形容“耳受手追,聲已筆止”,當然這些譯文也有不少誤譯,[4]評價向來毀譽參半。[5]林紓本人也把責任推掉:“鄙人不審西文,但能筆達,即有訛錯,均出不知”,[6]甚至把許多劇本,譯成了小說,鄭振鐸曾指出:“莎士比亚的剧本,《亨利第四》,《雷差得纪》,《亨利第六》,《凯撒遗事》以及易卜生的《群鬼》(《梅孽》)都是被他译得变成了另外一部书了。”[7] 林紓與魏易合作完成美國作家斯托夫人的《黑奴吁天錄》(1901年),他在書前的“例言”說:“是書開場、伏脈、接筍、結穴,處處均得古文家義法”。

译著编辑

林紓一生著譯甚豐,翻譯小說超過213部。[8][9]林译小说最多的是英国作家哈葛德的作品,[10]其他還包括有莎士比亚笛福斯威夫特兰姆史蒂文森狄更斯司各特柯南·道尔华盛顿·欧文雨果大仲马小仲马巴尔扎克伊索易卜生托尔斯泰等名家的作品。稿酬如潮,他的好友陳衍戲稱他的書房是“造幣廠”。[11]根據錢鍾書的觀察,在譯完《離恨天英语Paul et Virginie》(Paul et Virginie, 1913年)之前,林譯本十之七八都很出色,後期的譯筆逐漸退步,無甚趣味。

譯作一覽编辑

  • 巴黎茶花女遺事》(La dame aux camélias),法國小仲馬,林紓、王壽昌合譯。(1898-1899)
  • 《吟邊燕語》(Tales from Shakespeare),今譯《莎士比亞戲劇故事集》,英國査爾斯‧蘭姆(Charles Lamb,1775-1834)和他的姐姐瑪麗‧蘭姆(Mary Lamb,1764-1847)著,林紓、魏易合譯。(1903年)
  • 伊索寓言》,希臘伊索,与严培南、严璩合译。(1903年)
  • 《利俾瑟戰血餘腥記》(Histoire d’un conscrit de 1813),法国阿猛查德著,林紓、曾宗鞏譯。(1904年)
  • 黑奴籲天錄》(Uncle Tom's Cabin),美國斯托夫人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5年)
  • 迦因小傳》(Joan Haste),英国哈葛德著。(1905年)
  • 《埃及金字塔剖屍記》(Cleopatra),英国哈葛德著,林紓、曾宗鞏合譯。(1905年)
  • 《英孝子火山報仇錄》(Montezuma’s Daughter),英国哈葛德著,林紓、魏易合譯。(1905年)
  • 《鬼山狼俠傳》(Nada the Lily),今譯《百合娜達》,英国哈葛德著,林紓、曾宗鞏合譯(1905年)
  • 《斐洲煙水愁城錄》(Allan Quatermain),英国哈葛德著,林紓、曾宗鞏合譯(1905年)
  • 《玉雪留痕》(Mr. Meeson’s Will),今譯《米森先生的遗嘱》,英国哈葛德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5年)
  • 《埃斯蘭情俠傳》(Eric Brighteyes),英国哈葛德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5年)
  • 《拿破仑本纪》(History of Napoleon Buonaparte),洛加德英语John Gibson LockhartJohn Gibson Lockhart)原著。林紓、魏易合译。(1905年)
  • 《撒克遜劫後英雄略》(Ivanhoe),今譯《艾凡赫》,沃尔特·司各特原著。(1905年)
  • 魯濱孫飄流記》(Life and Strange Surprising Adventures of Robison Crusoe),英國达孚(即丹尼爾·笛福)原著,林紓、曾宗鞏譯。(1905年)
  • 《美洲童子萬里尋親記》(Jimmy Brown Trying to Find Europe),增米·亞丁原著,林紓、曾宗鞏合譯。(1905年)
  • 《女師飲劍記》(Brighton Tragedy),布司白英语Guy BoothbyGuy Boothby)原著。(1905年)
  • 《洪罕女郎傳》(Colonel Quaritch V.C.),英国哈葛德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6年)
  • 《霧中人》(People of the Mist),英國哈葛德原著,林紓、曾宗鞏合譯。(1906年)
  • 《蠻荒志異》(Black Heart and White Heart , and Other Stories),英國哈葛德原著,林紓、曾宗鞏合譯。(1906年)
  • 《橡湖仙影》(Dawn),今譯《黎明》,英國哈葛德著,林紓、魏易合譯。(1906年)
  • 《紅礁畫槳錄》(Beatrice),英國哈葛德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6年)
  • 《海外軒渠錄》(Gulliver's Travels),今譯《格理弗遊記》,英國喬納森·斯威夫特原著,林紓、魏易合譯出前半部。(1906年)
  • 《拊掌錄》(The Sketch Book of Geoffrey Crayon, Gent),今譯《見聞札記》,美国作家華盛頓·歐文的短篇小说集,[12]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金風鐵雨錄》(Micah Clarke),今譯《米卡·克拉克》,阿瑟·柯南·道尔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
  • 《滑稽外史》(Nicholas Nickleby),今譯《尼古拉斯·尼克貝》,英國狄更斯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
  • 《十字軍英雄記》(The Talisman),英國司各特著,魏易口译。(190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劍底鴛鴦》(The Betrothed),今譯《未婚妻史葛》,英司各特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
  • 《神樞鬼藏錄》(Chronicles of Martin Heweitt),[13]阿瑟·毛利森英语Arthur MorrisonArthur Morrison)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
  • 《旅行述異》(Tales of a Traveller),美國华盛顿·欧文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大食故宮餘載》(The Alhambra: The Historical Stories),今譯《阿爾罕伯拉》,美國华盛顿·欧文。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
  • 《空谷佳人》,英國博蘭克巴勒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
  • 《雙孝子喋血酬恩記》(The Martyred Fool),英國大隈克司蒂穆雷(David Christie Murray)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
  • 孤星淚》,法國囂俄(即雨果)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
  • 《愛國二童子傳》(Le tour de la France par deux enfants),法國沛那原著,林紓、李世中合譯。(1907年)
  • 《花因》,幾拉德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7年)
  • 《孝女耐兒傳》(The old Curiosity Shop),今譯《老古玩店》,英國狄更斯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賊史》(Oliver Twist),今譯《孤雛淚》,英國狄更斯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塊肉餘生錄》(David Copperfield),今譯《大卫·科波菲尔》,英國狄更斯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塊肉餘生述後編》,英國狄更斯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歇洛克奇案開場》(A Study in Scarlet),即推理小說福爾摩斯》系列中的《血字的研究》,英柯南達利原著。(1908年)
  • 《玉樓花劫》(Le Chevalier de Maison-Rouge),今譯《紅屋騎士》,法國大仲馬原著。林紓、李世中合譯。190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新天方夜譚》,斯蒂文森、佛尼司地文,林紓、曾宗巩合譯。(1908年)
  • 《髯刺客傳》(Uncle Bernac),今譯《贝纳克叔叔》,柯南達利著(即英國柯南·道爾),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恨綺愁羅記》(The Refugees),今譯《難民》,柯南達利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
  • 《電影樓臺》(The Doings of Raffles Haw),今譯《點石成金》,柯南達利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蛇女士傳》(Beyond the City),今譯《遠離城市》,柯南達利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西北亞郡主別傳》(For Love or Crown),馬支孟德(Arthur W.Marchmont)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荒唐言》(The Faerie Queene),今譯《仙后》,伊门斯宾塞尔原著,[14]林紓、曾宗鞏合譯。(1908年)
  • 《英國大使紅繁露傳》(The Scarlet Pimpernel),男爵夫人阿克西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鐘乳骷髏》(King Solomon's Mines),林紓、曾宗鞏合譯。190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不如歸》,日本德富健次郎著,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冰雪姻缘》(Dombey and son),今譯《董貝父子》。(1909年3月)
  • 《黑太子南征錄》(The White Company),今譯《白衣縱隊》,英國柯南達利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9年)
  • 《璣司刺虎記》(Jess),英國哈葛德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09年)
  • 《藕孔避兵錄》(The Secret),英國斐立伯倭本翰(E. Phillips Oppenheim)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9年)
  • 《西奴林娜小史》(A Man of Mark),安東尼·霍普英语Anthony HopeAnthony Hope)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蘆花餘孽》(From One Generation to Another),今譯《一代傳一代》,色东·麦里曼英语Hugh Stowell ScottHenry Seton Merriman)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9年)
  • 《慧星奪婿案》,却洛得倭康、诺埃克尔司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9年)
  • 《貝克偵探初編》(The Quests of Paul Beck),马克丹诺·保德庆英语Matthias McDonnell BodkinM.McDonnel Bodkin)原著。林纾、陈家麟合译。(1909年)
  • 《貝克偵探續編》,林纾、陈家麟合译。(1909年)
  • 《双雄较剑录》(Fair Margaret),哈葛德原著。(1910年)
  • 《冰洋鬼啸》,口译者不详。1911年发表于《小说时报》第12期。
  • 洞冥記》(A Journey from This World to The Next),斐鲁丁著。(1921年5月)
  • 《天囚懺悔錄》,约翰·沃克森罕英语John OxenhamJohn Oxenham)。林紓、魏易合譯。(1908年)
  • 《脂粉議員》,司丢阿忒原著,林紓、魏易合譯。(1909年)
  • 《騙術翻新》,林纾、魏易合译。(1909年)
  • 三千年豔屍記》(She, a History of Adventure),[15]英國哈葛德著,林紓、曾宗鞏合譯。(1910年)
  • 《古鬼遺金記》(Benita),英國哈葛德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2年)
  • 《残蝉曳声录》,测次希洛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小说月报》3卷7期(1912年)
  • 《情窝》,威利孙原著,林紓、力树萱合譯。(1912年)
  • 離恨天》(Paul et Virginie),今譯《保尔和薇吉妮》,森彼得Bernardin de Saint-Pierre)著,林紓、王慶驥合譯。(1913年)
  • 《罗刹雌风》,希洛原著。力树萱口译。(1913年)
  • 《黑楼情孽》(The Man Who Was Dead),马支孟德原著。陈家麟口译。1914年連載於《小说月报》第五卷第1~4号。同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单行本。
  • 《深谷美人》,倭尔吞原著。(1914年8月)
  • 《罗刹因果录》,俄國列夫·托尔斯泰原著。[16](1914年)
  • 《情铁》,老昔倭尼原著。林紓、王庆通合译。1914年发表于《中华小说界》第一卷第1~5期。
  • 《石麟移月记》,马格内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5年1月~6月《大中华》月刊。
  • 哀吹錄》,法國巴魯薩(即巴爾扎克)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5年)
  • 《薄幸郎》(The Changed Brides),英國鎖司倭司(Emma D. E. N. Southwroth)女士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5年)
  • 《蟹蓮郡主傳》(Countess De Charney),今譯《攝政王之女》,林紓、王慶通合譯。(1915年)
  • 《雲破月来缘》,鹘刚伟原著。林紓、胡朝梁合譯。发表于1915年5月~9月《小说月报》第6卷第5~9号。
  • 《魚海淚波》(Pécheur d'Islande),今譯《冰島漁夫》,法國皮埃尔·洛蒂(Pierre Loti)原著。(1915年)
  • 《溷上花》(Le coupable),法國爽梭阿過伯(Francois Coppée, 即科佩)原著,林紓、王慶通合譯。191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義黑》,德罗尼原著。林紓、廖诱合译。191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亨利第四紀》(Henry Ⅳ),今譯《亨利四世》,莎士比(即莎士比亞)原著。1916年2月~4月《小说月报》第7卷第2~4号。
  • 《亨利第六遗事》(Henry Ⅵ),今譯《亨利六世》,莎士比原著。(1916)
  • 《鱼雁抉微》(Lettres Persanes),今譯《波斯人信札》,孟德斯鸠原著。(1916)
  • 《鷹梯小豪傑》(The Dove in the Eagle's Nest),夏綠蒂·瑪麗·楊支(Charlotte Mary Yonge)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
  • 《織錦拒婚》,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
  • 《雷差得紀》(Richard Ⅱ),今譯《查理二世》,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年)
  • 《木馬靈蛇》,美國包魯烏因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年)
  • 《香鉤情眼》(Antonine),今譯《安東尼》,法國小仲马原著,林紓、王慶通合譯。(1916年5月)
  • 《血华鸳鸯枕》(L'Affaire Clémenceau),今譯《克列蒙梭的事業》,小仲马原著,林紓、王慶通合譯。1916年8月~12月《小说月报》第7卷。
  • 《红箧记》,希登希路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发表于1916年3月~10月《小说月报》第7卷第3~10号和1917年1月《小说月报》第8卷第1号。
  • 《奇女格露枝小傳》(The Thane's Daughter),瑪麗·考登·克拉克(Mary Cowden Clarke)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年)
  • 《橄欖仙》,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年)
  • 《詩人解頤語》,倩伯司原著,收笔记故事205则,林紓、陳家麟合譯。(1916年12月)
  • 《凱撒遺事》(Julius Caesar),今譯《裘利斯·凯撒》,英國莎士比亞原著,林纾、陈家麟合译。(1916年)
  • 《柔乡述险》,利华奴原著。陈家麟口译。1917年1月~6月,《小说月报》第8卷第1~6号。
  • 《喬叟故事集》(Tales from Chaucer in Prose)之《鸡谈》,今譯《坎特伯雷故事集》,[17]1916年12月,《小说月报》第7卷第12号
  • 《乔叟故事集》之《三少年遇死神》,1916年12月《小说月报》第7卷第12号
  • 《拿云手》,英国大威森原著,刊於1917年1月的《小说海》第3卷第1~8期
  • 《乔叟故事集》之《格雷西达》,1917年2月,《小说月报》第8卷第2号
  • 《乔叟故事集》之《林妖》,1917年3月,《小说月报》第8卷第3号
  • 《乔叟故事集》之《公主遇难》,1917年6月,《小说月报》第8卷第6号
  • 《乔叟故事集》之《死口能歌》,1917年6月,《小说月报》第8卷第6号
  • 《乔叟故事集》之《魂灵附体》,1917年7月,《小说月报》第8卷第7号
  • 《天女离魂记》(The Ghost Kings),英國哈葛德原著。林紓、陈家麟合譯。191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烟火马》(The Brethren),英國哈葛德原著。林紓、陈家麟合譯。191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牝贼情丝记》,陈施利原著。林紓、陈家麟合譯。191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桃大王因果录》,参恩女士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7年7月~1918年9月《东方杂志》第14卷第7号~第15卷第9号。
  • 《乔叟故事集》之《决斗得妻》,1917年10月,《小说月报》第8卷第10号。
  • 《社會聲影錄》,林紓、陳家麟合譯。(1917年)
  • 《人鬼关头》,今譯《伊凡·伊里奇之死》,俄國托尔斯泰原著。(1917年)
  • 《白夫人感旧录》(Monsieur Destrémeaux,roman psychologique),海斯班(Jean Richepin,1849~1926)原著。林紓、王庆通合译。1917年发表于《小说月报》第八卷。
  • 《鹦鹉缘》(Adventures de quatre femmes et d'un perroquet),《鹦鹉缘续编》、《鹦鹉缘三编》,法國小仲马原著,林紓、王慶通合譯。(1918年)
  • 《癡郎幻影》,赖其镗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8年10月)
  • 《現身說法》,今譯《童年少年青年》,俄國列夫·托爾斯泰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8年)
  • 《孝友镜》(De arme edelman),比利時恩海贡斯翁士(Hendrick Conscience,1812~1883)原著。林紓、王庆通合译。191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玫瑰花》(The Rosary),又《续编》,佛羅倫斯·巴克雷(Florence L.Barclay)原著。(1918-1919)
  • 《恨樓情絲》,[18]俄國列夫·托爾斯泰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9年)
  • 《九原可作》(Le Docteur Servans,1849),今譯《塞尔万大夫》,法国小仲马原著,林紓、王慶通合譯。刊於1919年《妇女杂志》第5卷第1~12期。
  • 《鐵匣頭顱》(The Witch's Head,1885),英國哈葛德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919年7月)
  • 《鸇巢記》(Der schweizerische Robinson)初编、续编,今譯《瑞士家庭魯濱孫》,瑞士威斯(Johann David Wyss)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9年)
  • 《鐵匣頭顱續編》(The Witch's Head II),英國哈葛德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19年10月)
  • 《妄言妄听》,美森原著。陈家麟口译。1919年8月~12月《小说月报》第10卷第8~12号。
  • 《鬼窟藏娇》,武英尼原著。陈家麟口译。1919年6月
  • 《西楼鬼语》,约克魁迭斯原著。陈家麟口译。(1919年6月)
  • 《泰西古剧》(Stories from the Opera),达威生(Gladys Davidson)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連載於1919年1月~12月《小说月报》第10卷第1~12号。
  • 《焦头乱额》,美國尼可拉司(Nicholas Carter)原著。(1919年)
  • 《蓮心藕縷錄》(When Knighthood Was in Flower,1898),美國查爾斯·梅傑(Charles Major)原著。(1919年8月)
  • 《情天異彩》(Un billet de loterie,1886),今譯《一張彩票》,署法國周魯倭(即儒勒·凡爾納)原著。(1919年9月)
  • 《豪士述獵》(Maiwa's Revenge),英國哈葛德原著。陈家麟口译。連載於1919年《小说月报》第十卷第11~12号。
  • 《金棱神女再生缘》(The World's Desire),英國哈葛德原著。(1920年)
  • 《球房纪事》,俄國托尔斯泰原著。(1920年)
  • 《乐师雅路白忒遗事》,俄國托尔斯泰原著。(1920年)
  • 《高加索之囚》,俄國托尔斯泰原著。(1920年)
  • 《想夫怜》,美國克雷夫人原著。(1920年)
  • 《賂史》(The Phantom Torpedo-boats),法國亞波倭得原著,[20]林紓、陳家麟合譯。(1920年)
  • 《伊罗埋心记》,小仲马原著。林紓、王慶通合譯。发表于1920年1月~2月《小说月报》第11卷第1~2号。
  • 《歐戰春閨夢》(續編),高桑斯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20年3月、5月)
  • 《戎馬書生》(The Lances of Lynwood),杨支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20年4月)
  • 《盈盈一水》,又名《還珠艷史》,1920年2月,商務印書館印行。
  • 《膜外风光》(Le voile du bonheur),克里孟索(Georges Clemenceau,1841~1929)原著。林紓、叶于沅合译。1920年,北京以陆徵祥家刻本印行。
  • 《梅孽》(Gengangere),今譯《群鬼》,挪威易卜生的剧本。1921年,商务印书馆出版。[21]
  • 《炸鬼記》(Queen Sheba’s Ring),英國哈葛德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21年)
  • 《俄宫秘史》,俄國丹考夫原著,林紓、陳家麟合譯。(1921年)
  • 《厲鬼犯蹕記》(Windsor Castle),英國安司倭司,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年)
  • 《僵桃記》,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年)
  • 《馬妒》,高尔忒原著。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年)
  • 《雙雄義死錄》(Quatre-vingt-treize),即法國預勾(雨果)的《九三年》,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年)
  • 《怪董》,伯鲁夫因支原著。陈家麟口译。(1921年5月)
  • 《鬼悟》,署威而司(即儒勒·凡爾納)原著。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年6月)
  • 《沧波淹谍记》,卡文原著。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年10月)
  • 《沙利沙女王小记》(The Island Mystery),伯明罕(George A.Birmingham)原著。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情海疑波》,道因原著。林紓、林凱合譯。(1921年11月)
  • 《埃及异闻录》,路易原著。林紓、毛文鐘合譯。(1921年11月)
  • 《以德报怨》(The Bride of Llewellyn),美國沙士司卫甫夫人原著。林紓、毛文鐘合譯。(1922年)
  • 《魔俠傳》,即《唐吉訶德》,[22]林紓、陳家麟合譯。(1922年)
  • 《矐目英雄》(Michael Strogoff,1876),今譯《沙皇的信使》,泊恩(即儒勒·凡爾納)原著。林紓、毛文鐘合譯。(1922年3月)
  • 《情翳》,美國鲁兰司原著。林紓、毛文鐘合譯。1922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 《情天補恨錄》,克林登女士原著。林紓、毛文鐘合譯。发表于1923年1月5日~4月20日《小说世界》周刊第1卷第1~3、5~7、9、11、13期和第2卷第1、3期。
  • 《妖髡缳首记》(Carnival of Florence),巴文(Marjorie Bowen)原著。林紓、毛文鐘合譯。发表于1923年5月25日~9月31日《小说世界》周刊第2卷第8、10~13期和第8卷第1~9期。
  • 《三種死法》,俄國托尔斯泰原著。口译者不详。1924年发表于《小说世界》第五卷。
  • 《亨利第五纪》(Henry Ⅴ),即《亨利五世》,莎士比原著。1925年11月27日-12月4日連載於《小说世界》周刊第12卷第9~10期。
  • 《乔叟故事集》之《加木林》,1925年12月25日,《小说世界》第12卷第13期
  • 《信託公司》,英國亨利。(1925年)
  • 《杏核》,英國亨利。(1925年)
  • 《世界大學》,英國亨利。(1925年)
  • 《回生丸》,英國亨利。(1925年)
  • 《檢查長》,英國亨利。(1925年)
  • 《美人局》,英國亨利。(1925年)
  • 《破术》,英國亨利。(1925年)
  • 《伪币》,英國亨利。(1925年)
  • 《象牙荷花》,英國亨利。(1925年)
  • 《金矿股票》,英國亨利。(1925年)
  • 《绑票》,英國亨利。(1925年)
  • 《访员》,英國亨利。(1925年)
  • 《一家三千》,英國亨利。(1925年)

譯著年代不詳编辑

  • 《耶稣夜宴》
  • 《耶稣圣节》
  • 《耶稣生日日》
  • 《巴黎四义人录》
  • 《欧文论英伦风物》
  • 《记惠斯敏司德大寺》,今译名为《杰弗里·克雷昂先生的见闻杂记》,选自《拊掌录》。
  • 《耶稣圣节前一日之夕景》
  • 《英女士意色儿离莺小记》
  • 《孝女履霜記》[23]
  • 《欧西通史》
  • 《保种英雄传》

未刊编辑

  • 《悶葫蘆》,美國堪白洛原著,原稿存於林紓夫人楊郁處,1955年捐贈北京圖書館。
  • 《神窝》,又名《美术姻缘》,美國惠而東夫人原著。手跡現藏中國現代文學館。
  • 《金缕衣》,美國克雷夫人原著。據胡寄塵《林琴南未刊譯本之調查》記載,原稿存上海商務印書館。
  • 《情橋恨水錄》,英國裴爾格女士原著。此稿現藏林紓孫女婿周啓懇處。
  • 《欧战军前琐话》(Les Silenceee dn Colonel Bramile, 1918),法國安德烈.馬路亞原著。林紓,毛文鍾同譯。
  • 《交民巷社会述》,法國華伊爾,俄國丹米安同著。林紓,王慶通同譯。原稿存林紓夫人林楊郁處,1955年捐贈北京圖書館。
  • 《雨血風毛錄》(Scouting with Kit Carson),美國湯木森(Everett T. Tominson)原著。林紓,毛文鍾同譯。原稿存林紓夫人林楊郁家。1955年,捐贈北京圖書館。
  • 《风流冤孽》,法國小仲馬原著。[24]
  • 《情幻》(The Cossacks),今譯《哥薩克人》,俄國託爾斯泰原著。
  • 《五丁開山記》,今譯《神秘島》,法國文魯倭(凡納爾)原著,譯稿毀於戰火之中。

評價编辑

林紓性情急躁,[25]思想屬保守派,與當時新文化運動的領袖如陳獨秀胡適等人意見相左,曾写文言小说《妖梦》《荆生》讽刺他们。其實林紓並不反對白話文,他本人還寫過白話詩,他只是反對盡廢古文。林紓稱胡適是“左右校長而出”的秦二世。不過胡適對林紓的翻譯成績仍有好評,《五十年來中國之文學》文中提到:“古文裡很少有滑稽的風味,林紓居然用古文譯了歐文和狄更斯的作品。古文不長於寫情,林紓居然用古文譯了《茶花女》與《迦因小傳》等書。古文的應用,自司馬遷以來,從沒有這種大的成績。”周作人指出:“他介绍外国文学,虽然用了班、马的古文,其努力与成绩绝不在任何人之下。……老实说,我们几乎都因了林译才知道外国有小说,引起一点对于外国文学的兴味,我个人还曾经很模仿过他的译文。”[26]亚瑟·威利评论說:“狄更斯……所有过度的经营、过分的夸张和不自禁的饶舌,(在林译裡)都消失了。幽默仍在,不过被简洁的文体改变了。狄更斯由于过度繁冗所损坏的每一地方,林纾都从容地、适当地补救过来。”[27]

翻譯家林語堂在其英文小說《京華煙雲》(Moment in Peking,又譯作《瞬息京華》)的第十九章曾說:「林氏是古閩一位舊式學者,本身並不懂英文,他所譯各書.乃是請一位從英國回來的留學生口頭講給他聽而寫成。他最厲害之處,乃在於用文言譯述西方長篇小說。他的譯文瑰奇縱橫,充分的發揮小說所應有的各種規模,這也是他為何得享盛名的原因。」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吴十洲. 民国人物绰号杂谭. 郑州: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07. ISBN 978-7-215-06244-3. 
  2. ^ 魏易的女兒魏惟儀在〈我的父親--魏易〉一文中提到:“林先生不太瞭解譯書必須忠於原文,不可隨意竄改,往往要把自己的意思加進去,自然不免有時會與父親發生爭執;結果林先生總是順從了父親的意見,僅將自己的想法寫在眉批裡。”見《歸去來》(台北市:大地,1987年),頁21。
  3. ^ 《十字軍英雄記》譯本陳希彭序言:“(林紓)每為古文,則矜持異甚!或經月不得一字,或涉旬始成一篇;獨其譯書則運筆如風落霓轉,而造次咸有裁制;所雜者,不加點竄,脫手成篇。”
  4. ^ 鲁迅:《致增田涉》,《鲁迅全集》第13卷第473页,人民文学出版1981年出版。單德興從《海外軒渠錄》中發現林紓誤譯的情形是“無頁無之”,甚至是“無行無之”了。(〈翻譯‧介入‧顛覆:重估林紓的文學翻譯──以《海外軒渠錄》為例〉
  5. ^ 茅盾形容林紓是“歪译”:“口译者将原文译为口语,光景不免有多少歪曲,再由林氏将口语译为文言,那就是第二次歪曲了。”但他又說:“自然也不是说林译部部皆歪,林译也有不但不很歪,而且很有风趣——甚至与原文的风趣有幾分近似的,例如《拊掌录》中间幾篇。这一点我们既佩服又惊奇。”(茅盾:《直译·顺译·歪译》,见《文学》月刊第二卷第3期(1934年3月))。
  6. ^ 《西利亞郡主別傳·序》
  7. ^ 郑振铎:《林琴南先生》,《小说月报》第一五卷一一号一九二四年一一月。不過,日本學者樽本照雄发现林纾翻译的是奎勒-库奇(A.T.Quiller-Couch)《莎士比亚历史剧故事集》(Historical tailers From Shakespeare)中的文章,不是林纾故意把剧本改成小说的。
  8. ^ 郑振铎写《林琴南先生》统计林译小说“成书的共有156种;其中有132种是已经出版的,尚有14种则为原稿。还存于商务印书馆未付印。”朱羲胄撰《春觉斋著述记》统计林译作品共182种。阿英《晚清小说史》认为其翻译小说,“计英国九十九部,一七九册;美国二十部,二十七册;法国三十三部,四十六册;比利时一部,二册;俄国七部,十册;西班牙一部,二册;挪威一部,一册;希腊一部,一册;瑞士二部,四册;日本一部,一册;未知国五部,六册;共一七一部,二七○册。还有未收集的短篇十五种”。谭正壁的《中国文学史大纲》估计林纾译作“不久将超出200种以上”。马泰来《林纾翻译作品全目》认为“林译作品今日可知者,凡一八四种,单行本一三七种,未刊二十三种,八种存稿本。”樽本照雄的《林紓冤罪事件簿》,第4頁則統計為213種。
  9. ^ 有人把《布匿第二次战纪》也视为“林译小说”,马泰来《林译提要二十二则》考证此书实为牛津大学近代史皇家讲座教授阿纳乐德著《罗马通史》之第三卷(文载1982年香港《冯平山图书馆金禧纪念论文集》)。
  10. ^ 陳平原認為:“雨果、托爾斯泰之所以不如哈葛德受歡迎(清末民初,柯南道爾的小說翻譯介紹進來的最多,其次就是哈葛德),很大原因取決於中國讀者舊的審美趣味——善於鑑賞情節而不是心理描寫或氛圍渲染。”見陳平原、夏曉虹編,《二十世紀小說理論資料:(第一卷)1897-1916》》(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7年,頁10)
  11. ^ 陳衍《福建通志·林紓傳》:“其友陳衍嘗戲呼其室為造幣廠,謂動即得錢也。”(朱羲胄編《貞文先生學行記》卷一,頁5。)
  12. ^ 《拊掌錄》收錄有《睡洞》、《李迫大梦》等,今譯《沉睡谷傳奇》與《李伯大夢》。
  13. ^ 《神枢鬼藏录》收侦探小说6篇。
  14. ^ 樽本照雄認為底本为麦里郝斯(Sophia H. Maclehose)的《斯宾塞〈仙后〉故事选》(Tales from Spencer: Chosen from The Faerie Queene, School Edition, with introduction, Notes, etc., Macmillian and Co., London, 1905 or 1907)。
  15. ^ 《三千年豔屍記》是林紓的譯本,但早在1898年5月《时务报》第60—69册上刊载曾广铨译的小说《长生术》,也就是哈葛德小说《她》。
  16. ^ 《罗刹因果录》是托尔斯泰的短篇小說集。林紓曾把美国作家包鲁乌因的儿童故事《梭伦格言》误收入《罗刹因果录》。
  17. ^ 根據马泰来考证,林譯《乔叟故事集》原本实际上译自查理·克拉克(Charles Cowden Clarke)改写的乔叟著《坎特伯雷故事集》。原著故事十则,林译其中九篇,其中八篇发表于《小说月报》。
  18. ^ 包括《波子西佛杀妻》、《马莎自述生平》两部短篇,今分别译为《克莱采奏鸣曲》、《家庭的幸福》。
  19. ^ 錢鍾書表示:“說也奇怪,同一個哈葛德的作品,後期譯的《鐵匣頭顱》之類,也比前期所譯他的任何一部書讀起來沉悶。”
  20. ^ 樽本照雄認為底本出自英人Allen Upward所著小说The International Spy: Being a Secret History of the Russo-Japanese War
  21. ^ 1919年潘家洵已經開始翻译《群鬼》。
  22. ^ 樽本認為其底本为莫妥(Peter Anthony Motteux)的英文改写本《拉曼叉堂吉诃德历史》(The History of Don Quixote of La Mancha, London, J. M. Dent & Sons Ltd and In New York),人人文库版(Everyone’s Library)。
  23. ^ 《林紓翻譯作品全目》編目164
  24. ^ 張俊才《林紓評傳》記載:“《風流冤孽》,法國小仲馬原著,王慶 通口譯。手書原稿82頁,存國家圖書館”(頁291)。
  25. ^ 林紓的叔父林國賓曾對姪子評價,“雖善讀,顧燥烈不能容人,吾知其不勝官也。”(《畏廬續集·叔父靜庵公墳前石表辭》)
  26. ^ 《林琴南与罗振玉》,《语丝》周刊,1924年12月1日
  27. ^ 曾锦漳著《林译小说研究》,见1967年2月香港《新亚学报》第八卷第1期第4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