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林耀文,台湾政治人物。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科學院高階公共政策碩士畢業。在2002年謝長廷擔任高雄市市長時期擔任高雄市新聞處處長,是台灣政治史上最年輕的政務官[1],當時林耀文27歲。後2005年任行政院長辦公室主任,現為民主進步黨第18屆中央執行委員及台灣長工會辦公室主任、財團法人新文化基金會[2]董事長等。

林耀文
林耀文 2.jpg
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第18屆中央執行委員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76-02-22) 1976年2月22日43歲)
国籍  中華民國
政党 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
配偶 吳曉菁
母校 國立中山大學淡江大學

目录

現任编辑

民主進步黨第18屆中央執行委員、財團法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台灣長工會辦公室主任、台灣汽電共生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3]

學歷编辑

  • 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公共政策管理研究員
  • 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科學院高階公共政策碩士
  •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
  • 新竹中學
  • 新竹市建華國中

經歷编辑

  • 民主進步黨第18屆中央執行委員
  • 民主進步黨第16、17屆中央評議委員
  • 民主進步黨第13、14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
  • 2016年蔡英文競選辦公室總督導主任
  • 2015年台北市世大運之友會執行長
  • 2010年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 2009年台灣維新基金會執行長
  • 2008年謝長廷總統競選總部執行副總幹事
  • 2007年台北市長競選辦公室執行總幹事
  • 2006年謝長廷台北市長競選總部執行副總幹事、台灣長工會主任
  • 2005年行政院長顧問兼行政院長辦公室主任
  • 2004年陳水扁競選總統高雄市執行總幹事
  • 2003年高雄市政府新聞處長、高雄市長辦公室參議
  • 2002年謝長廷高雄市長競選總部執行總幹事
  • 2001年民主進步黨主席南部辦公室副主任
  • 2000年陳水扁總統高雄市競選辦公室執行副總幹事
  • 1998年謝長廷高雄市長競選總部青年部主任
  • 1997年蘇貞昌台北縣長競選辦公室青年部主任
  • 1996年謝長廷新文化工作隊

早期生涯编辑

1999年於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畢業,後就讀國立中山大學政治碩士班,2004年考上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科學院高階公共政策碩士。

1995年,當時彭明敏與謝長廷代表民進黨搭檔參選正副總統時,林耀文就加入了青年軍,投入輔選工作。因為表現傑出而被謝長廷吸收為重要輔選幹部。他與現任立法委員姚文智都是當時謝長廷競選兩屆市長時身旁的核心輔選大將。

林耀文早在唸大學時就已經加入謝長廷的「新文化學生工作隊」,1996年,被謝長廷提拔為新文化學生工作隊組織部隊長。在1999年,謝長廷將林耀文推薦給蘇貞昌擔任競選台北縣長競選總部文宣、行銷負責人,主導整個行銷策略計畫的擬定。

政治經歷编辑

新文化學生工作隊時期编辑

早在淡江大學念書時,林耀文就十分仰慕謝長廷,對他的「社區主義」、「臺灣命運共同體」等論述著迷,於是以義工的身份,加入了謝長廷的「學生工作隊」。

大學時期,林耀文與一般的大學生沒有不同,一樣會與同儕享受青春。在某次同學慫恿下,家裡政治背景也挺綠的林耀文,報名參加了民進黨彭明敏、謝長廷配,為第一次總統民選而組的青年軍「種仔鯨神學生矩陣」,這是他和謝長廷產生交集的源起。

當時的林耀文還非青年軍活躍分子,而「學生矩陣」的幹部則是來自謝長廷的「新文化工作隊」,時任謝營新聞部、活動部執行長的趙天麟阮昭雄都出自新文化工作隊,在謝家軍輩分上遠高於林耀文。他直到1996年彭謝敗選後,才正式加入新文化工作隊。[4]

1998年直轄市長選舉前,謝長廷決定南下高雄發展,此時還在就學的林耀文對於要不要跟謝長廷南下還頗有猶豫,後來是在友人勸進才下定決心。

當年高市選戰初始,林耀文擔任姚文智的祕書,陪他一起跑組織、接觸活動領域。走基層的歷練,讓林耀文的「同期生」們感受到「他與我們不大一樣了」、「總在忙一些我們不大能理解的事」。後來謝長廷勝選,仗著自己大四課不多,早知自己不用當兵的林耀文決定提早留在高雄拚政治事業,未隨其他青年軍同期回校園。

由於還是學生,林耀文一開始無法進市府,被謝長廷安排在市府外圍組織「高雄市發展聯誼會」。當初被謝團隊視為外圍的聯誼會,竟被林耀文弄得有聲有色,成為謝重要的政治金庫之一,三立電視董事長林崑海就是林耀文在此時結識的高雄政商界聞人之一,林耀文讓外界見識到他的手腕。[5]

這過程中,聯誼會複雜的政商人脈,成為林耀文個人在謝營內重要籌碼,連過去帶林跑組織的「師兄」姚文智,要動用這些民間資源,都還要透過林,姚在謝跟前的地位就這樣被林逆轉。

高雄市新聞處處長時期编辑

在謝長廷起起落落的這十幾年裡,林耀文一直在鞍前馬後效忠,從助選義工、基層助理到親信班底,角色轉變過很多次。特別是2003年3月,時年27歲的林耀文出任「高雄市新聞處長」,成為全臺灣最年輕的直轄市政務官,轟動一時。謝連任高市長後,林耀文就獲派任新聞處長,「把新聞處長當成謝的新聞祕書」,「三秒膠式」地緊黏謝,林也結交許多媒體友人,建構輿論界助力,甚至遠在台北布線。林在謝跟前的躥起過程,這些媒體資源也是重要關鍵。關鍵時刻,林會伺機到媒體旁關照,替謝掌控輿情。[6]

2002年,高雄市議員因為和當時的新聞處長管碧玲處得不好,揚言要砍掉新聞處,林耀文臨危授命上火線。 趙天麟也說,林耀文接下新聞處長後正式嶄露頭角,新聞處要被裁撤,林耀文卻展現了靈活的手腕,讓議員可以不動刀,新聞處保衛戰一役,讓謝長廷看到了他的潛力

據說,林耀文為了做好這項工作,曾反復背誦高雄的各項建設數字,對市內的大小事務瞭若指掌,還常常滿臉堆笑地應付各路記者。2005年初,謝長廷出任「行政院長」,林耀文也被委任為行政院長辦公室主任,創下了該職務最小年齡的紀錄。

林耀文在高雄市的代表作,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重新包裝愛河,也讓愛河成為得意政績。[7]

行政院長辦公室主任時期编辑

當謝出任閣揆時,林則出任閣揆辦公室主任,甚至經常代表謝與政、商兩界大老穿梭帶話,從此確立他在謝營的核心地位,成為謝長廷門口的守門人,經手謝長廷最機密的事務。

選戰策略编辑

林耀文一直是謝長廷的競選幹將。1996年,謝長廷競選副總統時,他是謝長廷競選團隊青年軍成員。1998年,謝長廷首度競選高雄市長時,他是青年軍的召集人。2002年,謝長廷競選連任時,他替謝長廷執掌「宣傳機器」。林耀文常常被借調給民進黨的其他人輔選,1997年,林耀文參加了蘇貞昌與國民黨候選人爭奪臺北縣長一役。當時,他建議蘇貞昌把「電火球」當成競選的招牌——既利用蘇貞昌的禿頭幽默了一番,也對蘇的政治光芒和能量進行了極傳神的包裝,收效甚佳。2004年,陳水扁競選總統時,林耀文擔任高雄市競選總部執行總幹事,也有不俗的表現。

謝長廷的競選團隊,所謂最高戰略決策的「策略小組」(召集人為新系大老吳乃仁,與會者有邱義仁、陳水扁心腹馬永成林錦昌等人),雖然號稱一、二周開會一次,但有些人也沒有常來。且平常開會的時候,雖然吳乃仁名為召集人,但會議主持人卻是葉菊蘭李應元也列席與會,林耀文則出席代表總統參選人。 

組織中的五個副總幹事分掌文宣、組織、活動、動員、行政等部門,但五人中,立委高志鵬、時任農委會主委蘇嘉全兩人出事(高志鵬被檢察官因關說起訴;蘇嘉全由於「為何不買五元」菜失言被K得滿頭包);而當時陳其邁隨時有被徵召參選高雄的可能(高雄市長陳菊當選無效之訴二審即將宣判),且這些人多為兼任,是否能專心輔選也有疑問。於是,五位副總幹事中,林耀文負責的「候選人事務群」就非常敏感。陳水扁於2000年競選時,擔任此職的是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馬永成,這個位子主要掌管參選人最貼身、最私密的事務,包括選舉最敏感的「錢」,及「招降納叛」等要務。

進一步分析,文宣群副總幹事雖然是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其邁,但文宣部主任卻是由林耀文兼任,這個位置必需抓緊文宣戰主調,且把關所有廣告、宣傳預算。  也就是說,林耀文在上代表謝長廷參與策略小組,在「大老」與「老大」面前確保謝長廷意旨;並以副總幹事的身份、銜謝長廷意志,在總幹事、執行副總幹事、其他四位副總幹事之間承上啟下、斡旋轉合;再用文宣部主任與親走重要樁腳的方式,直控第一線作業。 

選舉的空中作戰與地面作戰,「文宣」和「組織」兩大體系,以及「資金、人脈、募款」競選三大要素,全控在林耀文手裡。

著作编辑

在高雄市政府新聞處長任內創辦「高雄畫刊」。

新聞事件编辑

  • 台灣史上最年輕政務官

在2003年,林耀文出任高雄市新聞處長,當時年僅27歲,打破同黨籍羅文嘉28歲任政務官的紀錄,成為台灣史上最年經的政務官。

  • 壹週刊道歉啟事[8]

壹週刊在第636期中報導指林耀文澳門豪賭賭輸上億元、向友人調借資金供作賭金等內容,被證實為不實報導,後在661期第12頁中刊登道歉啟事。

  • 「兩岸關係的發展與創新」研討會

謝長廷以學術交流為名,在2013年6月29、30日於香港九龍,與中國社科院台研所所長余克禮等學者,就兩岸差異、社會發展、經濟交流、文化發展及城市交流等議題進行座談。中國時報報導指出,謝長廷辦公室主任林耀文在媒體提問中低調表示,謝長廷前往香港舉行研討會的消息公布後,確實不斷有台商邀請他前往大陸參訪,因此目前正在通盤考量中;確切的時間、地點,仍有待進一步確認,未來也不排除舉辦兩岸政策研討會。[9]

  • 2018年九合一大選挫敗 重炮抨擊黨中央

林耀文在民進黨2018年九合一大選挫敗後所開的第一次中執會上抨擊民進黨的施政方向,他舉日本首相安倍兩次執政,從大政府小企業,變成小政府大政府為例,也提到,修法營業稅提高到20%,強迫分配盈餘,都是問題。林耀文在會中更直言,「我們今天開完會,告訴社會什麼?人民就是討厭你,你卻一直在做人民討厭的事,行政院幕僚都在做SOP的事。」[10]

參考資料與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