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多默里

查尔斯·多默里
出生 1778年
Chorągiew królewska króla Zygmunta III Wazy.svg波蘭立陶宛聯邦本奇
逝世 卒年不詳
逝世地不詳
职业 军人

查尔斯·多默里英语:Charles Domery),又名查尔斯·多默兹Charles Domerz),出生于1778年,逝世时间和地点不详,是一位以异常大的胃口而知名的波兰军人。于对抗法国期间普鲁士皇家陆军服役时,他发现军中口粮供应不足,于是选择开小差加入法国革命军来换取食物。在法军服役期间,他虽然总体上身体还算健康,但在食欲上卻無法節制,会吃掉任何能够吃到的食物。驻扎在巴黎附近时,他创下了一年吃掉174只的纪录。虽然不喜欢吃蔬菜,但要是没能找到其他食物,他会每天吃掉4至5(1.8至2.3公斤)的。在法国护卫舰奥什号Hoche)上服役期间有船员被炮火炸断了腿,多默里甚至试图要将之吃掉,直到被别的船员抢走并扔进了大海。

1799年2月,奥什号被英国军队俘虏,船上包括多默里在内的船员都被拘留在利物浦。多默里贪婪的食欲让英国人大为震惊,虽然提供给他的口粮定量已经是其他犯人的十倍,但他仍然在不停地找“食物”,他吃掉了监狱里的猫,还有至少20只老鼠进了他的囚室后就再也没出现过,监狱里的蜡烛也被他吃了一支又一支。多默里的事迹引起了“照顾伤病水手与照顾和治疗战俘委员会”(The Commissioners for taking Care of Sick and Wounded Seamen and for the Care and Treatment of Prisoners of War)的关注,并为弄清其食量而做了次实验。在一天的时间里,多默里吃掉了共计7.3公斤的牛乳房、牛肉和牛脂,并且都是生食,还有4瓶波特啤酒,他不但把这些全部都吃了下去,而且这一整天都没有排便和排尿或呕吐。

目录

外表和行为编辑

查尔斯·多默里又名查尔斯·多默兹[1],于1778年某个时间[2]:26[注 1]出生在波兰的本奇(Benche[注 2],从13岁时开始,多默里的胃口就异常的大[2]:26。他有八个兄弟,且据他所说在胃口方面都有同样的情况[3]:303。多默里回忆称自己的父亲也吃得很多,通常喜欢吃半生半熟的肉,只是那时自己年纪尚幼,实在记不得爸爸一顿到底要吃多少[2]:31。多默里所记得家中出现的唯一病症是年幼时爆发的一场天花,不过全家都得以幸存[2]:31

虽然饮食习惯以及面对食物时的行为表现都非同寻常,但据多位大夫的描述都称多默里为中等体型[3]:303,身高比较高,有1.91米[1][2]:29。他有一头棕色的长发,眼睛是灰色[2]:30皮肤光滑[2]:31,其他人描述他看上去“和颜悦色”[2]:30。大夫经过观察认为多默兹虽然目不识丁,但没有精神疾病的迹象,战友和研究过他的监狱医生都认为他的智商水平正常[3]:303[2]:32。虽然吃下的食物很多,但进行研究的大夫却发现他从来都没有呕吐过[2]:28,即便吃下大量烘烤或水煮的肉类也不例外[2]:32。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外在的不健康迹象,对他进行观察的大夫指出其双眼活动正常,舌头上也干净[2]:29。他的脉搏通常在每分钟84次左右,体温也正常[2]:31。他身上的肌肉强健度一般,但据大夫观察要比一般人弱,不过在军中服役时,他曾一天行军42公里,并且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良反应[2]:32

在一年中(多默里)就吞食了174只猫,不带皮,但也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脸上和手上都可以看到这种折磨的痕迹:他有时候会先杀死这些猫后再吃掉,但要是饿得狠了,他就等不及先尽这道人事了。[2]:26

M·皮卡德(M. Picard)的证词,他和多默里都在法军中服役,并且一起被关押在利物浦。

通过观察发现,多默里一般在晚上20点左右上床后会立即开始大量流汗[2]:30,并且会持续一到两个小时,这一期间他会一直保持清醒,然后才会入睡,而且无论上床前吃了什么,吃了多少,到了凌晨一点左右他又会醒过来并且饿得不得了[2]:30。这个时候他什么食物都吃,没东西吃的话就会抽烟[2]:30,到凌晨两点左右,他会再度入睡,再在清晨五点到六点间挥汗如雨地醒来,只要没再睡在床上就会停止流汗,等到吃东西的时候再又开始流[2]:31

服兵役编辑

13岁那年,多默里应征进入普鲁士皇家陆军,他所在的部队于第一次反法同盟结成期间围攻蒂永维尔[2]:32。普鲁士军队这时正面临军粮短缺的困境,多默里对此不堪忍受,他进入蒂永维尔后向法国指挥官投降,后者奖励了他一个大西瓜,多默里当场就和着皮一起吃了[2]:32。这位将军接下来又给了他各种各样的食品,他全部都马上吃掉了[2]:32

多默里接下来加入了法国革命军[2]:32,新战友们都对他巨大的胃口和不同寻常的饮食习惯震惊不已[2]:26。他的口粮是别人的两倍,还会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用自己的报酬购买额外的食物[2]:26,尽管如此,他的食欲还是没能得到满足,随军驻扎在巴黎附近期间,多默里在一年的时间里就吃掉了174只,只剩下皮和骨头,并且要是找不到别的食物,不喜欢蔬菜的他一天还要吃掉1.8至2.3公斤的草[2]:26[4]

 
多默里曾在这艘奥什号上服役,并随船一起被英军俘虏

与煮熟的肉相比,多默里更喜欢吃生的,他最喜欢的菜肴是生的公牛,还会吃掉任何能吃到的肉[3]:303。在法国护卫舰奥什号服役时[5],一位水手的腿被炮火炸断,多默里抓起这条断腿就开始吃,直到另一位船员从他手中抢过并将之扔到海里[4][2]:27[注 3]

被俘编辑

1798年10月,一支英国皇家海军舰队在爱尔兰附近海域俘获了奥什号[5],包括多默里在内的一众船员被送到利物浦附近的战俘营进行关押[1][3]:302。英军看守对多默里的胃口大为震惊并同意给他双份口粮[3]:303。这显然是不够的,他的口粮与日俱增,最终达到10人的份量[2]:27。这一期间战犯的口粮需由其服役部队效忠的祖国来支付,一名法国战俘每天的口粮标准为740克面包、230克蔬菜,再加上57克黄油或是170克干酪[6]

多默里还是饿,根据纪录他又吃掉了监狱里的猫,还有至少20只不幸误入他囚室的老鼠[1]。要是有囚犯不愿意服用医务室发放的药品,多默里也会代劳,但却没有因此而出现任何毒副作用[2]:27。另据记载,他还经常会吃掉监狱的蜡烛,要是他的啤酒定量给喝光了,他就会喝水来帮助下咽食物[2]:27。(这一时期由于卫生条件差,并且基础设施也因战争而受到破坏,欧洲军队强烈建议军人们不要喝水,免担患上经水传播疾病的风险。发放给军人的口粮中会带有轻度酒精饮料,如酒精含量很低的小啤酒,或是经稀释的朗姆酒,不然就会选择饮咖啡,因为冲泡之前都会先把水烧开[7]。)

实验对象编辑

他在胃没有吃饱时对攻击牛肉的渴望,就像是饿狼般贪婪地生吞活剥风卷残云。当他的喉咙因干渴而难以下咽时,他会用牙齿把蜡烛上的油脂刮下来进行润滑,一般来说他只需要三口就能完成。他能够把像个球一样的蜡烛吞掉,再把灯芯全部吐出来。要是别无选择,他可以吃掉大量的生土豆萝卜,但是要是还有得选,他压根儿就不会去碰面包和蔬菜。[2]:29

J·约翰斯顿医师

监狱的指挥官把多默里的情况报告后引起了“照顾伤病水手与照顾和治疗战俘委员会”的注意,该委员会当时负责英国皇家海军的所有医疗服务,并对战俘的福利待遇进行监督。委员会成员约翰斯坦医师和英国爱丁堡皇家内科医学院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of Edinburgh)研究员科克伦博士(Dr Cochrane)进行了一项实验来确定多默里的食量以及对非常规食物的耐受能力[3]:303[2]:28。他们于清晨4点叫醒了多默里,并给了他1.8公斤生的牛乳房,后者毫不犹豫地吃掉了[4]。上午9点半,他又拿到了2.3公斤生牛肉和12支牛脂做成,重453克的大蜡烛,还有一瓶波特啤酒,这些也全被他消灭了[1][2]:28。中午13点,多默里又拿到了2.3公斤牛肉,453克牛脂蜡烛和三大瓶波特啤酒,这些照样被他解决了[4]。整个实验过程中,他一直都没有排便排尿,也没有出现过呕吐症状,他的脉搏保持着正常速度,皮肤温度也没有发生变化[2]:28。实验结束后,多默里于下午18点15分回到自己的囚室,记录显示他“显得特别高兴”,一边欢呼、一边跳舞、一边抽烟,并且还喝着另一瓶波特啤酒[2]:28

造成多默里食量如此之大的原因尚不清楚。虽然这一时期也存在其他类似行为的记录,例如进行过验尸的塔拉里,但没有任何一起记录下来的现代多食症案例像多默里这样极端[3]:312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可能诱发极大的食欲和体重的快速下降,有专家推测,多默里的症状可能是因杏仁核腹内侧核受损而导致[3]:313,已知动物在伤及杏仁核或腹内侧核时会引发多食症[3]:313

多默里及其他被俘的奥什号船员之后的情况没有记录,获释后他究竟是回到了法国或波兰,还是留在利物浦也无从得知。查尔斯·多默里的故事曾于1852年引起了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的注意并因此而短暂回到公众的视野。狄更斯认为,让一个多默里这样的人到德鲁里巷的舞台上当众用餐,效果一定远胜于单纯的一部悲剧,因为他咀嚼的是有益健康的牛肉,而不是虚无飘渺的词语[1]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多默里的确切出生月份和日期不详,1799年被英军俘虏时,他表示自己的年龄为21岁[2]:26
  2. ^ 所有的来源都表示他出生于这个叫本奇的地方,但波兰没有这样一个地名存在,所以可能只是早期报告中的拼写错误以讹传讹[2]:26
  3. ^ 多默里被英国人俘虏前的事迹大部分来源于对其他被俘奥什号船员进行审问所获得的证词,这些内容无法加以证实。有鉴于多默里被俘后在拘留营的所做所为,对他进行检查的英国医生认为前面的证词应该属实。[2]:25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Dickens, Charles. A Great Idea. Household Words (London). 1852-08-21, 5 (126): 547.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Wilson, G. H. The Eccentric Mirror 2 (16). London: James Cundee. 1807.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Bondeson, Jan. Freaks: The Pig-Faced Lady of Manchester Square & Other Medical Marvels. Stroud: Tempus Publishing. 2006. ISBN 0-7524-3662-7. 
  4. ^ 4.0 4.1 4.2 4.3 Bondeson, Jan. The Two-Headed Boy.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4: 273. ISBN 0-8014-8958-X. 
  5. ^ 5.0 5.1 Nicholson, William. The British Encyclopedia, or, Dictionary of arts and sciences 3 2. Philadelphia: Mitchell, Ames and White: § Bulimy. 1818. 
  6. ^ Natural History, The Annual Register (London: J. Dodsley), 1801, 42 (The Annual Register for the year 1800): 365 
  7. ^ Neiberg, Michael. The Nineteenth Century. Soldiers' Lives Through History 4. Westport, CT: Greenwood Publishing: 64. 2006. ISBN 0-313-33269-X. 

参考书目编辑

  • Zupko, Ronald Edward. Revolution in Measurement: Western European weights and measures since the age of science. Philadelphia: 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 1990. ISBN 0-87169-1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