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斯洛伊德王朝

担任早期高加索伊比利亚王国乔治省首领的君主王朝

柯斯洛伊德王朝 (Chosroid)(Khosro [v] ianni 拉丁化為 Chosroid,喬治亞語:ხოსრო[ვ]იანები),也被稱為高加索伊比利亞 米哈拉尼德王朝(Iberian Mihranids),是君主王朝,後來在第4到第9世紀間,擔任早期高加索伊比利亞王國喬治亞省的首領。他們的血緣來自伊朗米哈拉尼德豪族英语House of Mihran,在約公元337年(或者公元319年/326年)接受基督教作為其官方宗教, 並在拜占庭帝國和伊朗薩珊王朝兩個強權之間遊走,以保持自己一定程度的獨立性。薩珊王朝在約公元580年廢除薩珊伊比利亞英语Sasanian Iberia王權之後,這個王朝在兩個緊密關聯,但有時也相互競爭的王室分支(年長的柯斯洛伊德(Chosroid))和年幼的瓜拉姆(Guaramid))領導下中倖存下來;直到9世紀初,這兩個王朝由喬治亞巴格拉季昂王朝(Bagratids)繼承,登上高加索伊比利亞王國王位寶座。

起源编辑

柯斯洛伊德王朝來自米哈拉尼德豪族英语House of Mihran,是伊朗七大豪族(也稱為 seven Pathian clans)中的其中一支,與薩珊王朝有遠親關係,這個柯斯洛伊德王朝不久又將其另外兩個分支取得古噶克英语Gugark(Gogarene)和加德曼英语Gardman(Gardman)的王位,在這兩個高加索的公國之中,有亞美尼亞人高加索阿爾巴尼亞人,以及喬治亞人混合居住。 [1][2][3][4][5][6][7][8]

根據《喬治亞編年史英语Georgian Chronicles》記載,第一位柯斯洛伊德王朝國王米里安三世英语Mirian III of Iberia(Mihran)(統治期間公元284-361年),是由他的父親(喬治亞編年史英语Georgian Chronicles 中稱呼他為“Chosroes”,伊朗的偉大君王)[9] 安排,通過與高加索伊比利亞公主阿比舒拉(Abeshura,最後一位喬治亞阿爾薩希德王朝(Arsacid)國王阿斯帕古斯一世英语Aspacures I of Iberia的女兒)結婚而登基,。喬治亞的另一個中世紀編年史,《[[:卡特利的皈依|卡特利的皈依]]英语Conversion of Kartli》,與《喬治亞編年史英语Georgian Chronicles》中的“國王生平”(Life of the Kings)的記載不同,這部編年史說米里安三世英语Mirian III of Iberia是國王列夫(Lev)的兒子,國王列夫(Lev)為國王阿斯帕古斯一世英语Aspacures I of Iberia的繼承人。列夫(Lev)的身份在其他地方未有資料可證實。[10][11]

早期的柯斯洛伊德王朝编辑

實際上,米哈拉尼德家族能登上高加索地區的王座,是呈現薩珊王朝戰勝了殘留在這個區域的帕提亞的阿爾薩希德王朝(Arsacid),後者的亞美尼亞分支當時在衰落中,而在喬治亞的分支則已滅亡。[12]

作為伊朗的附庸國王,柯斯洛伊德王朝的創立者米里安三世英语Mirian III of Iberia參加薩珊王朝對抗羅馬帝國的戰事。但是,在公元299年的《尼西比斯和約英语Peace of Nisibis (299)》中,羅馬被承認對喬治亞東部擁有宗主權,但羅馬人也承認米里安三世英语Mirian III of Iberia為高加索伊比利亞國王。 米里安三世英语Mirian III of Iberia迅速適應了高加索地區(Caucasia)政治結構的變化,並與羅馬建立了緊密聯繫。[13] 女基督徒傳教士尼諾英语Saint Nino(Nino)在公元337年,或者前後將米里安三世英语Mirian III of Iberia,妻子娜娜(Nana)和他的全家改為信奉基督教後,這種聯繫更進一步的加強。然而,薩珊王朝繼續與羅馬帝國爭奪對高加索伊比利亞的影響力,並成功地短暫的趕走了米里安三世的親羅馬繼位者索羅馬希斯二世英语Sauromaces II[14] 在公元361年扶立親伊朗的阿斯帕古斯二世英语Aspacures II of Iberia。羅馬皇帝瓦倫斯(Valens)於公元370年干預,並恢復了索羅馬希斯二世英语Sauromaces II的王位,而阿斯帕古斯二世英语Aspacures II of Iberia的兒子,也是繼任者米爾達特三世英语Mihrdat III(約為公元365年-380年),被允許保留對該王國東部的控制權。[15] 然而,到了公元380年,薩珊王朝協助阿斯帕古斯三世英语Aspacures III of Iberia(公元380年-394年)統一高加索伊比利亞,而成功地重獲了薩珊人的影響力,並開始取得該國的朝拜納貢。顯然,羅馬人承認在與伊朗達成公元387年的阿西里森和約英语Peace of Acilesene之後,失去了高加索伊比利亞。基督教會以及一部分的貴族抵制了伊朗在喬治亞東部地區的影響力的增長,包括伊朗人提倡的瑣羅亞斯德教喬治亞字母的發明是傳播基督教義學習的重要手段,也是這場鬥爭中最重要的文化遺產。[16] 儘管身為基督教徒,柯斯洛伊德王朝的國王通常仍然忠於他們的伊朗宗主國,直到瓦克唐 一世英语Vakhtang I of Iberia(Vakhang I Gorgasali)(約公元447年-522年)(他也許是柯斯洛伊德王朝的國王中最受愛戴的,傳統上人們也把建立喬治亞現代首都提比里斯歸功於他)於公元482年扭轉了他的政治取向,他讓他的國家和教會更加符合當時的拜占庭政策。然後,他與亞美尼亞王子[[link-en|瓦丹 馬米科尼安|Vardan Mamikonian}}結盟,對薩珊王朝進行了公開叛亂,並持續進行了一場絕望但最終未成功的鬥爭,直到他過世。[17]

後期的柯斯洛伊德王朝编辑

瓦克唐 一世英语Vakhtang I of Iberia於公元522年去世後,家族衰落,僅對高加索伊比利亞(Iberia)行使有限的權力,當地政府由總部位於提比里斯的伊朗總督(viceroy)通過與當地王子的妥協有效地運作。當高加索伊比利亞的巴庫里烏斯三世英语Bacurius III of Iberia於公元580年去世時,薩珊人抓住了廢除君主制的機會,並沒遭遇高加索伊比利亞貴族的任何抵抗。瓦克唐 一世英语Vakhtang I of Iberia的後代被剝奪了財產,退守到他們的山中堡壘 - 年長的柯斯洛伊德(Chosroid)這一支守在卡赫季省,而年幼的瓜拉姆(Guaramids)這一支則守在克拉列季英语Klarjeti扎瓦赫季。後面一個分支的家族成員瓜拉姆一世英语Guaram I of Iberia(公元588年-590年)在公元588年薩珊人統治下叛變,並誓言效忠拜占庭皇帝莫里斯 (拜占庭)(Maurice),並被授予拜占庭尊貴的封號庫洛帕拉提斯英语curopalates。他以擔任統治首長的形式成功地恢復了高加索伊比利亞的自治權,這一重新安排被伊朗在公元591年和平接受,將拜占庭和在提比里斯的伊朗人兩者分割。[18] 瓜拉姆一世英语Guaram I of Iberia的兒子和繼任者史蒂芬努斯一世英语Stephanus I of Iberia,(約公元590-627年)將其忠誠轉向薩珊王朝並重新統一了高加索伊比利亞,最終受到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Heraclius I)(公元610年-641年)的強烈報復,他與可薩人結盟在高加索伊比利亞(Iberia)採取軍事行動,在公元627年一次嚴峻的包圍之後攻占了提比里斯希拉克略史蒂芬努斯一世英语Stephanus I of Iberia剝皮處死,將他的王位交給了在卡赫季省的親拜占庭柯斯洛伊德王朝王子阿但納斯一世英语Adarnase I of Iberia(約公元627年-637 / 42年)。[19]

當時的柯斯洛伊德王朝受希拉克略(Heraclius I)的的扶持而登大位,因此一直堅持親拜占庭路線,但到了斯蒂芬努斯二世英语Stephanus II of Iberia(公元637/642年-約650年)在位時被迫向阿拉伯人哈里發國稱臣納貢,這哈里發國終將成為具有支配地位的區域大國。在阿但納斯二世英语Adarnase II of Iberia(約公元 650-684年)死後,與之競爭的年幼的瓜拉姆(Guaramids)這一支的 瓜拉姆二世英语Guaram II of Iberia(公元684年-約693年)奪回了權力,年長的柯斯洛伊德(Chosroid)這一支再次撤回了卡赫季省的封地(appanages),在那裡,他們培養出一位卡赫季的阿奇爾英语Archil of Kakheti,他是格魯吉亞正教會(Georgian Orthodox Church)的聖徒,在公元786年在阿拉伯人的手中殉難。在卡赫季的阿奇爾英语Archil of Kakheti死後,他的大兒子卡赫季的約翰英语John of Kakheti(Iovane)(卒於公元799年)被疏散到西部喬治亞拜占庭人統治的科爾基斯( Egrisi (Lazica))地區,而他的小兒子卡赫季的約瑟英语Juansher of Kakheti(公元786年-約807年)則留在卡赫季省,他與喬治亞巴格拉季昂王朝的祖先,在Erusheti-Artani的阿達納斯英语Adarnase I of Tao-Klarjeti( Adarnase)親王的女兒拉塔夫里英语Latavri of Tao-Klarjeti(Latavri)結婚。[20]

年幼的瓜拉姆(Guaramids)這一支在公元786年滅亡,而年長的柯斯洛伊德(Chosroid)這一支則多存活了二十年。卡赫季的約瑟英语Juansher of Kakheti約在公元807過世,這一支也就消亡了。在卡赫季(Kakheti)的柯斯洛伊德王朝財產被當地貴族家族接管,這些家族透過組織區域主教英语Chorbishop繼承的方式延續到公元11世紀,而年幼的瓜拉姆(Guaramids)這一支的莊園則從巴格拉季昂王朝(Georgian Bagratids)時轉給了他們的族人親戚。[21]

參考文獻编辑

  1. ^ Toumanoff, Cyril. Chronology of the Early Kings of Iberia. Traditio 25 (1969), p. 22.
  2. ^ Yarshater (1983), p. 520
  3. ^ Charles Allen Burney, David Marshall Lang (1971), p. 205
  4. ^ Pourshariati (2008), p. 44
  5. ^ Hussey, Joan M. (1966), p. 597
  6. ^ Rapp, Stephen H. (2003), p. 154
  7. ^ Lenski, Noel. (2003); (...) they successfully asserted their claim by crowning a Persian dynast named Mirian III. Mirian, founder of the Mihranid dynasty, which ruled Iberia into the sixth century (...)
  8. ^ Bardakjian & La Porta. (2014), p. 195
  9. ^ Thomson, Robert W. (1996), Rewriting Caucasian History: The Medieval Armenian Adaptation of the Georgian Chronicles: The Original Georgian Texts and the Armenian Adaptation, pp. 74-5. ISBN 0-19-826373-2.
  10. ^ Rapp, pp. 293-295
  11. ^ Rapp, pp. 293-295
  12. ^ Toumanoff, Cyril. 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 Caucasian History, II: States and Dynasties of the Formative Period. Traditio 17 (1961), p. 38.
  13. ^ Suny, Ronald Grigor (1994), The Making of the Georgian Nation, p. 15.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ISBN 0-253-20915-3.
  14. ^ Sauromaces is surprisingly ignored by local written tradition, but mentioned by the contemporary Roman historian Ammianus Marcellinus in his Res Gestae. Rapp (2003), p. 488.
  15. ^ Greatrex, Geoffrey B. (Dalhousie University). The Background and Aftermath of the Partition of Armenia in A.D. 387. The Ancient History Bulletin 14.1-2 (2000): 35-48.
  16. ^ Suny (1994), p. 22.
  17. ^ Suny (1994), p. 24.
  18. ^ Suny (1994), p. 25.
  19. ^ Suny (1994), p. 26.
  20. ^ Rapp (2003), p. 475
  21. ^ Suny (1994), p.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