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是别传

柳如是別傳》,原題《錢柳因緣詩釋證稿》,是史家陳寅恪晚年的封刀之作,約八十餘萬言。

內容编辑

《柳如是別傳》描寫的柳如是乃明末清初的名妓,嫁給錢謙益。陳寅恪對柳如是評價極高,認為是“民族獨立之精神”,為之“感泣不能自己”。但《柳如是別傳》的寫作動機,至今仍是一個謎疑[1]。陈寅恪自言“世所传河东君(柳如是)之事实,多非真实,殊有待发之覆。今撰此书,专考河东君之本末,而取牧斋事迹之有关者附之”。何齡修認為“第五章《復明運動》實際上是全書主旨所在。”陈寅恪在《柳如是别传》缘起有一诗:“平生所学惟余骨。晚岁为诗欠砍头。幸得梅花同一笑,岭南已是八年留。”

成書编辑

陳寅恪晚年雙眼已盲,雙腿又斷,只能以口述方式,由助手黄萱女士記錄,黃萱曾感慨地說:“寅師以失明的晚年,不憚辛苦、經之營之,鉤稽沉隱,以成此稿。其堅毅之精神,真有驚天地、泣鬼神的氣概”。此書是陳寅恪生前最後一部巨著,寫作時間最長、篇幅最大。1953年開始撰寫,至1964年夏天完稿,但因文革遲未付梓,直到1980年8月初版。吳宓說此書「藉以察出當時政治(夷夏)道德(氣節)之真實情況,蓋有深意存焉。絕非消閒風趣之行動也。」[2]

評價编辑

錢鍾書對此書頗不認同[3],認為陳寅恪沒必要為柳如是寫那麼大的書[4][5]

注釋编辑

  1. ^ 陈寅恪《咏红豆》诗序云:“昔岁旅居昆明,偶购得常熟白茆港钱氏故园中红豆一粒,因有笺释钱柳因缘诗之意,迄今二十年,始克属草。”
  2. ^ 吳宓:《吳宓日記》1961年9月1日,《陳寅恪先生編年事輯》,177頁
  3. ^ 關於柳如是《男洛神賦》,錢鍾書說:“陳寅恪謂為賦陳臥子,迂謬可笑”,又說:“亦似耠孌童,所謂‘雋郎’是也”
  4. ^ 《余英時論錢鍾書口占,用〈贈王〉韻》
  5. ^ 安迪的《我與錢鍾書先生的短暫交往》:“對王國維,錢先生說一向不喜歡此人的著作……對陳寅恪,錢先生說陳不必為柳如是寫那麼大的書……對張愛玲,錢先生很不以為然。”

參考書目编辑

  • 何齡修:《柳如是別傳讀後》
  • 余英時:《陳寅恪晚年詩文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