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柳浑(716年-789年2月23日[1]),本名柳载,本字元舆,后字夷旷,一字惟深襄州人,祖籍河东郡解县(今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封爵宜城县伯[2],谥号唐朝官员唐德宗年间拜为宰相

柳渾
出生 716年
唐朝
逝世 789年2月23日
唐朝
职业 唐朝官员

家世编辑

柳载出自河东柳氏东眷,六代祖柳惔是南梁仆射。曾祖父柳善才,荆王侍读。祖父柳尚素,润州曲阿县令。父柳庆休,渤海郡县丞。[3]后赠蔡州刺史工部尚书[4]

柳载父柳庆休早卒。他好学,但因父亲早亡而贫穷。十多岁时,有巫者告之:“你相貌早夭且贱,做和尚可缓死,禄位不是你的事。”叔伯们想从其言,柳浑说:“抛弃圣教,行异术,不如速死。”更加好学,与名士们同游。唐玄宗开元年间中汝州进士[5]礼部侍郎韦陟以为异,录为上第。授宋州单父尉。[6][7]加云骑尉。[4]

唐肃宗年间编辑

唐肃宗至德年间(756年-758年),江西采访使皇甫侁闻柳载之名,辟为判官,守永丰令。有能名,被表为洪州丰城令。[8]累除衢州司马,未就职,弃官归隐武宁山。

唐代宗年间编辑

唐代宗年间,又召拜监察御史,认为君命不可逃,装束赴任。监察御史被要求谨慎规矩,而柳载性不拘束,为上司不喜,因而不乐,寻求他任。宰相们认识到他的才能,奏留他为右补阙[7][9][10]次年,除殿中侍御史,赐绯鱼袋,知江西租庸院事。[4][6]

侍御史。唐代宗大历年间(766年-779年),江西监察使魏少游奏柳载充江南西路都团练判官。累授检校司封郎中。柳载效力魏少游期间,有开元寺僧人和徒弟夜饮,醉倒后寺庙起火。他们归咎于守门的聋仆,贿赂魏少游派去调查的军候,使后者上状如是称。魏少游信以为真,准备处罚那个仆人,很多人知道仆人无辜却不敢言。柳载和同僚崔祐甫却入内报告给魏少游。魏少游惊讶,讯问僧人,僧人招供。魏少游感谢他们:“若不是二位君子,老夫就要成暗劣之人了。”从此柳载以公正闻名。后路嗣恭接替魏少游,以柳载为都团练副使。改祠部员外郎,转司勋郎中,大历十二年(777年),拜袁州刺史。[4][6][7]

唐德宗年间编辑

十四年(779年),唐代宗崩,子唐德宗继位。崔祐甫拜相,建中初年荐柳载为谏议大夫。吏部侍郎邵说以才干闻名,有人以为他能做宰相,金吾将军裴儆对柳载说邵说原为叛将史思明史朝义父子旧臣,掌兵权,前后掳掠名家子女数十人以为婢仆,还抢夺宝货,力屈了才投降,朝廷宥以不死,做官了又厚颜无耻,遑遑求财,装饰府邸,结托权贵以求大用,不知愧惧而有得色,不能长久,故揣测他祸不远了。建中元年(780年)二月,柳载又因崔祐甫推荐出任浙江东西黜陟使,奏润州刺史马炫(《册府元龟》或误作“冯炫”)清白,使其得征拜为太子右庶子、迁左散骑常侍[9][11]朝散大夫,又拜左庶子、集贤殿学士。后召回长安迁尚书左丞。[6]建中三年(782年)五月,邵说果然被贬死。[12][13]六月,柳载以右庶子为尚书右丞。[7][14]银青光禄大夫,迁右散骑常侍[4]

四年(783年)正月,宰相关播任用李元平汝州抵御叛将淮西节度使李希烈,柳载说:“这是衔着玉卖石头啊。去了一定被擒,能抵御什么贼呢?”并举王衍殷浩华而不实的例子,时人不信,等李元平果然被李希烈生擒,众人才叹服。[7]十月,在长安待命的泾原兵兵变,德宗被迫逃往奉天。柳载全家逃到终南山躲藏,泾原兵推太尉朱泚为首,朱泚很快建立秦政权,自称皇帝。他素闻柳载之名,为离间德宗君臣,下诏以柳载同平章事崔宁中书令,都拜为宰相,并查访到柳载躲藏处,要配给他宰相的印信。柳载改名换姓欺骗叛军,还将家人交给叛军为人质。叛军将其爱子带回拷问,右腿都被打折。柳载乘机从小道翻越秦岭,历时十多天,找到了德宗的队伍。德宗以为崔宁和朱泚串通,处死了崔宁,[15][16]但没有处置柳载。[17]后德宗被迫远遁梁州,柳载随驾,被任为左散骑常侍。兴元元年(784年),朱泚政权被灭,德宗重返长安,柳载称自己的名字上了朱泚的诏书,引以为耻,“载”字又有“戈”旁,而国家正需要偃武,请求改名为“浑”,[18]并改表字,获准。[4][6]

贞元元年(785年)七月,朝廷论功,柳浑获赐轻车都尉,拜兵部侍郎[19]封宜城县伯。三年(787年)正月,因权相韩滉推荐,柳浑被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拜为宰相,[14][20]门下省。德宗曾亲自选县令们主管京畿城邑,有政绩,召宰相说此事,宰相们如左仆射张延赏等都贺德宗得人,唯独柳浑不贺,说:“这是京兆尹的职责。陛下应该选择臣等辅政,臣应当选京兆尹,京兆尹应当寻求县令主管琐事。代京兆尹选择县令不是陛下所宜做的。陛下舍弃此道,使地方大治,可谓爱人,但不是王政的大伦,臣不知道有何可贺。”德宗以为然。德宗命玉工做腰带,玉工摔坏了一个銙,不敢上报,秘密买了其他玉补上;献上后,德宗指出买来的銙材料不像,玉工伏罪,德宗命处决,诏书到中书省,柳浑说:“陛下如果当时便杀了就罢了,若下达有司,就需要议罪量刑。且才春季就行刑,容臣条奏定罪。”以误伤乘舆器服之罪,杖当事玉工六十,其余玉工释放,诏从之。柳浑又奏:“故尚书左丞田季羔,公忠正直,先朝名臣。其祖、父都以孝行得以旌表门闾,京城的隋朝旧第只有季羔一家而已。如今他的堂侄田伯强要卖了房子募兵讨吐蕃。这个例子一旦开了,恐怕滋长为非作歹之风。讨贼自有国家大计,岂能便宜侥幸之徒?且毁弃义门,有损风化,希望稍作责罚,也可惩劝。”[21]德宗准奏。时韩滉专权,其他宰相形同虚设,柳浑虽然是韩滉所荐,但厌恶韩滉专政且认为他过苛,以前宰相齐映因狷察拜相不到一年就被罢为戒,严斥他杖责下层官吏致死的行为,韩滉惭愧,自此收敛所为。韩滉与光禄卿裴腆不和,趁柳浑休假,秘密请贬裴腆。诏书已下,柳浑坚执不肯,请求讯问、校验,依法定罪量刑,裴腆最终获赦仍任本职。二月,柳浑反对德宗提拔原近臣果州刺史白志贞浙西观察使,认为白志贞是个谄媚之徒,即使有廉洁谨慎之名,也不宜提拔为要职,屡次上表使此事中止。[4]但当柳浑病假时,德宗还是提拔了白志贞。柳浑康复后请辞,被德宗优诏拒绝。[22]其判门下省期间,主管官吏说应该审定吏、兵部拟任命的六品以下官员,柳浑不悦地说:“各部门分管事务,又去改变他们的决定,这不合礼制法律。官员们离家千里只为这点俸禄,主持一个小地方的事务,难道担心办不好吗?况且奖赏善政贤才,不靠这个。”因此这年审定任命的官员没有被更改。[6][7]

柳浑曾与张延赏奉诏撰《昭德皇后庙乐章》,但德宗认为词句不美,留中不用,而令学士吴通玄另外撰写献上。[23][24][25]

闰五月,德宗不顾大将太尉李晟反对,和吐蕃宰相尚结赞结盟。当日,另一大将浑瑊作为德宗使者,准备在平凉川正式和尚结赞签署和约。德宗在便殿对宰相们说这是社稷之福,柳浑却直言自己为吐蕃不可信而担忧,李晟也同意。德宗为他们持续反对和议而愤怒,斥责了他们:“柳浑是书生,不懂边事;以大臣(指李晟)的智慧谋略,怎么也说出这样的话!”他俩都顿首俯伏,当即被下令回到中书省,柳浑所奏被留中。但当夜,邠宁节度使韩游瑰关于吐蕃伏击浑瑊且几乎俘获他的报告就到了。德宗大惊柳浑预言到了此事,遣使将报告给柳浑。次日,他召柳浑于前殿,对柳浑说:“你只是个书生,竟然能如此精准地料及万里之外的此事。”对他尤其礼敬。柳浑先前曾和流放江南的李泌顾况交好、吟咏,柳浑拜相后,征顾况为校书郎,时任陕州长史的李泌也得以回朝为宰相。[26]六月,李泌与李晟、司徒马燧、柳浑一同入见德宗,说服德宗当面承诺善待身为功臣的李晟、马燧。[22]同时,因为柳浑敢直言,和德宗信任的张延赏关系变差。德宗以张延赏管吏事,而以柳浑管刑法。[27]张延赏弄权自矜,嫉恨柳浑守正。一次,张延赏派亲信对柳浑说:“相公您因为品德而受到很大的尊敬,如果在朝堂上慎言,能长保相位。”柳浑答:“代我谢谢张公,柳浑的头可断,但舌头不可禁!”于是被张延赏排挤。德宗喜欢说话文雅含蓄的人,而柳浑直率且常用俚语,因而不久即冒犯了德宗。德宗想贬柳浑为亲王的师傅,但在李泌劝说下只是于八月贬他再任右散骑常侍。[4][6][7][14][20][28][29][30]

柳浑善作文,但追随时风以求功业,作文不及胞兄柳识深思。又善辩、幽默、旷达,与他人交往时,不像高官通常表现的那样骄傲。罢相后数日,他就和老友们旅游,完全没有表现出为罢相而沮丧的样子。前宰相李勉卢翰评价道:“我们和柳宜城相比,都是过于拘束的人。”贞元五年二月五日(789年3月6日),柳浑卒于昌化里,官终银青光禄大夫、右散骑常侍、轻车都尉,年七十四。[7][31]有《柳浑集》十卷。[6][32]节俭不事产业,俸禄都分给宗族、姻亲,身后没有地产。[4]

唐宣宗大中初年,柳浑续图凌烟阁[33]

评价编辑

  • 旧唐书》:
    • 史臣曰:张镒萧复柳浑,节行才能訏谟亮直,皆足相明主,平泰阶,而卢杞忌之于前,延赏排之于后,管仲有言:「任君子,使小人间之,害霸也。」德宗黜贤相,位奸臣,致朱泚、怀光之乱,是失其人也,岂尤其时哉!
    • 赞曰:得人则兴,失人则亡。镒、复、去,宗社其殃。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旧唐书》卷一十三
  2. 柳浑为伯爵的记载是根据他在两唐书中的传记。《旧唐书·德宗本纪》称他为宜城县子,而非伯爵。比较《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五《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二、《旧唐书》卷一十三和柳宗元《故银青光禄大夫右散骑常侍轻车都尉宜城县开国伯柳公行状》。
  3. 存档副本. [2009-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02). 《新唐书》卷七十三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2-03.
  4.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柳宗元《故银青光禄大夫右散骑常侍轻车都尉宜城县开国伯柳公行状》
  5. 此从《行状》。《两唐书》皆作天宝(742年-756年)初年事。
  6.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五
  7.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二
  8. 鉴于皇甫侁于至德二载(757年)被罢免此职,柳载为他效力肯定在此之前。见《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九
  9. 9.0 9.1 《册府元龟》
  10. 此从《行状》。《两唐书》本传及《册府元龟》作左补阙
  11.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四
  12.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七
  13. 《新唐书》卷二百零三
  14. 14.0 14.1 14.2 《旧唐书》卷一十二
  15.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七
  16.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四
  17.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八
  18. s:请改名奏
  19. 此从《旧唐书·德宗纪》。《旧唐书》本传作二年(786年)事。
  20. 20.0 20.1 《新唐书》卷七
  21. s:请禁田季羔货宅奏
  22. 22.0 22.1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二
  23. 《旧唐书》卷五十二
  24.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下
  25. 《新唐书》卷七十七
  26. 《旧唐书》卷一百三十
  27.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七
  28.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九
  29.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三
  30. 《旧唐书》本传及《资治通鉴》作罢为左散骑常侍。
  31. 《两唐书》本传作卒年七十五,此从《行状》。
  32. 《新唐书》卷六十
  33.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