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柳话

西南官话方言

桂柳官话,系西南官话的一种,通行于广西北部汉语区。西南官话按照地域划分为成渝、滇西、黔北、昆贵、灌赤、鄂北、武门、岑江、黔南、湘南、桂柳十一片。广西的西南官话大部分属桂柳片(少部分属于黔南片),称为“桂柳话”或“桂柳官话”。因柳州官话和桂林官话最为通行,对周边地区的官话呈发散式辐射影响,故亦习惯上将“桂柳话”指代广西境内的所有西南官话[1]。桂柳话是目前广西境内使用人数最多、地位最强势的方言[2]

桂柳话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
区域广西北部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3
ISO 639-6gili

桂柳话细分又有桂林话柳州话郴州话荔浦话等,其间有一些差别。

使用地區编辑

桂柳話通行於廣西壯族自治區西北部五十六個縣市的部分地區。包括:
南寧,柳州,合山,桂林,來賓,百色,河池,馬山,上林,賓陽,扶綏,隆安,龍州,柳城,融安,鹿寨,象州,武宣,忻城,陽朔,靈川,興安,平樂,荔浦,恭城,昭平,蒙山,贺州,鐘山,田東,平果,德保,靖西,那坡,淩雲,樂業,田林,西林,羅城,環江,南丹,天峨,鳳山,東蘭,融水,三江,金秀,龍勝,富川,隆林,巴馬,都安等。

廣西的西南官話中向來以為桂林話流行最廣,實際上,柳州話通行的範圍更廣。桂林話只存在于桂林及興安、靈川的一些城鎮,其餘廣大地區,通用的官話都接近柳州話。[3]

方言分片编辑

2012版《中國語言地圖集》编辑

2012年新版《中國語言地圖集》主要採用了李藍的研究成果,將貴州省境內的官話方言分為5大片[4]:上一版的岑江片湖廣片(下分黔東小片黎靖小片懷玉小片),黔南片桂柳片黔南小片昆貴片川黔片黔中小片黔北片(除中部地區和威寧)劃入川黔片成渝小片灌赤片岷江小片遵義-鳳崗之間的黔北片西蜀片岷赤小片,原屬黔北片的威寧縣劃入雲南片滇中小片

2012版《中國語言地圖集》貴州話分區圖 名稱 特徵 分佈地區
 
  湖廣片-黔東小片
調值、曉母合口呼整體混入[f]、零聲母合口呼讀[v]、部分地方咸山攝一二等合口字分韻 黔東南州劍河台江施秉鎮遠三穗岑鞏天柱榕江從江錦屏
  湖廣片-黎靖小片
與黔東小片相比,調值接近長沙話、有獨立入聲調 黔東南州黎平
  湖廣片-懷玉小片
知章組合口字今讀[t͡ɕ]組聲母 銅仁市玉屏
  桂柳片-黔南小片
調值、古咸山攝舒聲字鼻韻尾脫落、很多地方咸山攝一二等合口字分韻、部分縣市保留入聲 黔南州都勻福泉貴定龍里惠水羅甸三都平塘獨山荔波黔東南州凱里丹寨麻江雷山
  川黔片-黔中小片
撮口呼讀作齊齒呼 貴陽市貴陽市轄區、清鎮安順市安順市轄區、平垻普定鎮寧貞豐關嶺黔西南州興義興仁晴隆普安安龍冊亨望謨,以及六盤水市六枝盤縣黔南州長順
  川黔片-成渝小片
典型的西南官話 貴陽市修文息烽開陽遵義市道真畢節市除威宁外全境(包括畢節市轄區、黔西大方金沙織金納雍威寧赫章),黔東南州黃平,以及銅仁市碧江區松桃江口石阡安順市紫雲
  雲南片-滇中小片
調型屬昆明型,撮口呼讀作齊齒呼 畢節市威寧
  西蜀片-岷赤小片
保留獨立入聲調或入聲韻類與舒聲有區別、麻韻三等字讀[i]或[ei] 遵義市遵義市轄區、遵義縣鳳崗湄潭仁懷桐梓赤水習水綏陽餘慶正安務川銅仁市思南印江沿河德江,以及黔南州甕安

桂柳话音韵共同特点编辑

声母编辑

  1. 全浊声母清化。中古的全浊声母今读相同或者相近部位的清音。古全浊平声今读送气清声字母,古全浊仄声今读不送气清声字母。
  2. 日母字在桂柳话中基本上为零声母,多读细音。

韵母编辑

  1. 蟹摄合口一、三等端系字,臻摄合口一等端系舒声字,止摄合口三等精组字的韵头[u]大多脱落,读开口呼。
  2. 果摄一等字的韵母基本读[o]。
  3. 止摄开口三等精、庄组字的韵母基本上读[ɿ]。
  4. 曾摄合口一等和帮组开口一等、梗摄帮组开口二等以及通摄一、三等(晓、影、日母字除外)的舒声字韵母读[oŋ]。

声调编辑

基本分为四声,古平声全清、次清大多是读阴平,全浊、次浊为阳平;古上声全清、次清、次浊读上声,古上声全浊大多是读去声;古去声全清、次清、全浊、次浊大多读去声;古入声今归阳平。

桂柳話內部音韻異同比較编辑

聲母比較编辑

比較項目 桂林 柳州 白石
全濁聲母清化,平聲送氣仄聲不送氣 + + +
古知、莊、章組與精組相混 + + -
分尖團 - + +
泥、來不混 - + +
古曉、非組字分明 - +/- +
古邪母平聲字部分讀送氣塞擦音 - + +
黃、王不混 + + -
日母字基本讀零聲母 + + +
有舌根鼻音聲母[ŋ] + + +

韻母比較编辑

聲調比較编辑

比較項目 桂林 柳州 白石
平分陰陽,清平歸陰平,濁平歸陽平;清上和次濁歸上聲;全濁上聲和去聲歸去聲 + + +
古入聲字基本歸陽平 + + -
保留獨立入聲調 - - +
無明顯輕聲 + + +

注釋和參考文獻编辑

  1. ^ 闭艳艳. 鹿寨官话、平乐官话与柳州官话、桂林官话的亲疏关系. 广西大学. 2006. 
  2. ^ 袁善来、黄南津. 广西强势语言(包括汉语方言、普通话)更替及其外部原因. 柳州师专学报. 2005-09 [2014-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2). 
  3. ^ 楊煥典、梁振仕、李譜英、劉村漢. 廣西的漢語方言(稿). 方言. 1985年第3期. 
  4. ^ 《西南官话的分区(稿)》">李蓝(2009年第1期),《西南官话的分区(稿)》,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