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楊乃武與小白菜,是清末四大疑案之一。同治年间,楊乃武葛畢氏被懷疑通姦殺夫,在刑求後認罪,身陷死牢,含冤莫雪。此案驚動朝廷,在數度更審後雖還予清白,然而兩人受盡酷刑折磨的悲慘遭遇仍令人不勝唏噓,也盡顯清末官員貪腐無能至極的醜態。事件經過後來多番被改編成影視作品。

目录

人物编辑

  • 楊乃武
字書勳,又字子釗,浙江省餘杭縣餘杭鎮澄清巷人,家世以種為業,性格耿直,為癸酉科鄉試舉人,因排行老二,人稱「楊二先生」。三次娶妻,分別爲吳氏(髮妻,早亡)、大楊詹氏(死於難產)、小楊詹氏(本名詹彩鳳)。
  • 葛畢氏
即畢生姑,一些文藝作品中稱其作畢秀姑,為葛家童養媳[來源請求]長得白皙秀麗;因常穿綠衣白褲,人稱「小白菜」。楊乃武曾為葛品蓮夫婦在倉前鎮租屋的東家,平時葛品蓮去上工,楊乃武在家教畢秀姑識字,兩人過從甚密,於是街坊有「白菜」的流言緋語。

經過编辑

葛畢氏 ( 畢秀姑 ) 的丈夫葛品連有流火宿症。同治十二年(1873年)十月初七,葛品連旧病復发。同治十二年十月初九,葛品連暴斃,餘杭縣仵作驗屍認為是砒霜 ( 三氧化二砷 ) 毒殺,葛母沈喻氏 ( 後改嫁沈氏 ) 平時就懷疑媳婦畢秀姑不守貞節,與曾經熟識的倉前鎮租屋房東楊乃武有染,認為兒子之死是她與楊乃武合謀毒害,遂向餘杭縣縣衙鳴冤提告。

此案由當時知縣劉錫彤初審,將葛畢氏屈打成招,並逼問同謀,葛畢氏不堪熬刑,只好隨意說出楊乃武其人。早年杨乃武曾舉發當時還是九品官的刘锡彤苛扣官糧,無獨有偶恰巧本案嫌犯出現了楊乃武,故有傳言刘锡彤因此趁機對楊乃武挾怨報復,過堂時將杨乃武三次夹棍,杨乃武三次昏死,仍拒不画供。之後,刘锡彤私下暗将葛品蓮的驗屍單上「口鼻流血」四字改为「七孔流血」,在主犯楊乃武沒有畫供的情況下,就將一等人犯解送提交杭州府

杭州知府陈鲁仍用嚴刑逼供,迫使楊乃武招供畫押,杨乃武在府衙堂上也多次昏死,最後終於撐不過熬刑,供认是自己给的砒霜毒药。陳魯遂追問砒霜從何而來,楊乃武隨意捏造指稱是向倉前鎮愛仁堂藥鋪老闆錢寶生購得。陳魯並未直接傳訊錢寶生,而是命劉錫彤去倉前鎮訊問錢寶生,錢寶生當初表明自己不叫錢寶生,而叫錢坦,且他店裡根本不賣砒霜,更沒有錢寶生其人;劉錫彤便以威脅加利誘的手段,讓錢坦自稱名叫錢寶生,認下楊乃武確實向他購得砒霜,並偽造謄錄賣砒的帳目在店號的帳本中,以及簽下一張賣砒的甘結。如此人證物證俱全,陳魯遂將此案以通姦殺夫之罪判決「楊乃武斬立決,葛畢氏凌遲處死」,依行政程序上报浙江按察使蒯贺荪

蒯賀蓀曾一度發現本案的破綻,但後來仍維持原判,上交浙江巡撫。當時浙江巡撫楊昌濬派臬台會審,在審問時,不問案情真假,仍一昧庇護府縣的原判,楊乃武想翻案,供稱並無在倉前愛仁堂買砒霜之事,府審時全係畏刑亂供。楊昌濬遂派了一位候補知縣鄭錫滜做密查委員,到餘杭倉前去密查。鄭錫滜也為了自己的仕途不想得罪任何人,仍以確有其事上奏。

楊家不服,到杭州喊冤告狀。楊乃武胞姐楊淑英(菊貞)曾在兵部右侍郎夏同善家做過保姆,透過夏同善與刑部分管浙江司刑狱林文忠將案卷送至军机大臣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翁同龢手裡,認為疑點重重,上呈同治帝同治皇帝認為事件不可思議,並面報兩宮太后,隨即下旨刑部,令浙江巡撫楊昌濬重新審訊,並遣監察御史王昕私訪民間,得知愛仁堂並無賣砒霜。可惜楊昌濬為保面子和曾參審官員的烏紗帽,竟依仗左宗棠擁兵邊疆之勢,復以「通姦謀命」上奏。

楊昌濬曾令嘉興知府許瑤光審問。許瑤光不動刑,叫楊乃武及秀姑照實說,於是犯人盡翻前供,當堂呼冤。審兩個多月後,許瑤光不敢定案上復,未能訊結。[1]

同治帝委浙江学政胡瑞瀾钦差大臣,重審此案。但胡对刑法无知,敷衍上諭,刘锡彤又用重金贿赂了胡瑞澜左右官员,以嚴刑逼供。葛畢氏受不了烧红铜丝穿乳極刑,再次誣供楊乃武指使殺人。胡瑞瀾以為:“案經反復推究,供詞僉同,並無濫刑逼供之事。即照本律科斷,楊乃武斬立決,葛畢氏凌遲處死。”监察御史邊寶泉彈劾胡瑞澜复审草率。

同治十三年(1874年)九月,楊淑英陪同楊乃武妻詹彩鳳第二次進京,由夏同善引薦,求遍浙江籍在京官員三十餘人。夏同善會同王昕親自上疏,為楊乃武平反。同年十二月十日,《申报》载:“本馆近两日连录餘杭詹氏都察院奏请敕刑部复审呈稿一纸。此案干系重大。核其大略:‘该县民葛品连于十月初九被乃武妻葛毕氏加毒毙命,葛品连母疑而告县,呈内唯毕氏是指。知县验勘讯情,拟以举人杨乃武与葛毕氏通奸,与伊夫构嫌,因办毒药使该氏毒死其夫。’”《申报》亦登出,楊淑英上都察院的狀紙與都察院所公布的版本有所不同,例如少了「屈打成招」的詞語。

光緒二年(1876年),刑部尚書桑春榮親審此案,在朝阳门海会寺開棺重新驗屍。在刑部任职六十年的老仵作照《洗冤集錄》說法,證實葛品連並非毒發身亡,乃得病而死,只是骨頭表面發霉。[2]光緒三年二月,震驚朝野的「楊乃武與小白菜」案宣告終結,楊乃武與葛畢氏獲無罪出獄。但二人因在獄中多次被嚴刑拷问,皆一身傷殘,而且楊氏連功名也不能恢復。而胡瑞瀾、楊昌濬以下三十多名官員則撤職查辦,大都是出身湘军的「兩湖派」將領,使得左宗棠的「兩湖派」勢力受到嚴重打擊。

在此事上,上海的新聞報章《申报》,對此案自始至终作了详尽报导,矛頭直指朝廷官官相護,瞞上欺下。同治十三年十月二十九日,《申报》公布杨乃武呈诉都察院的状子全文,将杨乃武“八不解”公诸于众,引來民間輿論、浙江鄉紳以及浙江籍官員對楊乃武的同情,由於楊昌濬涉嫌包庇下屬,欺壓浙江鄉紳,故不少浙江籍官員為楊乃武奔走,希望可以為楊乃武翻案。最後此案終於驚動同治皇帝兩宮太后,下令重審,“凡三次上控,歷四年而始白”。

楊乃武久經酷刑瘸腿不良於行,晚年以植桑養蠶度過餘生。民國二年(1914年)9月,因患瘡疽不治身死,年74歲,墓在餘杭縣西門外新廟前。

畢秀姑回到餘杭,出家,法名“慧定”,卒於民國十九年(1930年),墳塔在餘杭縣東門外文昌閣旁邊。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改編作品编辑

依據本案改編的作品有:

電影编辑

電視劇编辑

電視歌仔戲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杨濬. 口述歷史:我父親楊乃武與小白菜的冤獄真相(4). 中華網. 2005-08-04 [2014-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0月8日) (中文). 
  2. ^ 《申报》光绪三年二月二十二日(1877年5月5日)报导:“当日检验时,刑部堂司各官与原审之余杭县令,并在公、在案诸人,俱于两旁静观……直省仵作与浙省原仵作同称无毒,声喊确凿,两旁观者欢呼雷动,叫‘青天有眼’者不绝。刘令至此始咨嗟踯躅,神色惶遽……”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