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杨善(14世纪-1458年),字思敬北直隸大兴县(今北京市)人。明朝禮部尚書。善辩,曾不理明景帝敕命,以自己的口才說服了瓦剌太師也先,迎回了被俘虜的明英宗。明英宗回國後,又參與奪門之變復辟了被軟禁的明英宗,贈興濟侯,謚忠敏

生平编辑

其先祖自太原燕京,故成為燕京人,秀才出身,跟随燕王朱棣,担任礼官,儀表堂堂,聲音洪亮,擅長雄辩,巧舌如簧。朱棣發動靖難之變而稱帝,建元永樂。永樂元年(1403年),改鴻臚寺序班,后累進右寺丞。

1424年明仁宗繼位,后楊善升為鴻臚寺寺卿宣德六年(1431年),楊善曾被彈劾下獄。

正統六年(1441年),兒子杨容詐作中官書,被發覺,謫戍威遠衛,楊善則沒有被追究。之後,升爲禮部左侍郎,仍視鴻臚事。正統十四年(1449年),跟隨明英宗北征,在土木之變後逃亡回京。也先圍攻順天府時,他擔任左副都御史,與都督王通提督京城守備。北京保衛戰結束后,進右都御史,仍然掌管鴻臚寺事。英宗被瓦剌太師也先俘虜後,于謙等人擁立了景帝,尊英宗為太上皇

景泰元年,群臣在朝房相賀新年,唯獨杨善落淚道:「太上皇在甚麼地方?而我們自己在賀年啊!」群臣慚愧,紛紛停止慶賀。同年夏,李實羅綺出使瓦剌,商議罷兵事情,他們尚未歸來時,也先使者已經到達,并稱朝廷遣使到阿剌知院,而不遣大臣報可汗太師,事必不濟。吏部尚書王直進言請求派遣使者同行,明景帝命李實還議,當時李實剛至,於是改命楊善與工部侍郎赵荣率随行人员,攜帶金銀書幣出使瓦剌[1]

明景帝本无意迎接明英宗歸國,所以當時廷臣胡濙等人紛紛進言,請購買衣服等物給被俘的明英宗,明景帝均不予批准。當時也先欲歸還明英宗,但明景帝書寫的敕書中卻無奉迎語,而自賫賜也先的東西外,別無他物。楊善因此拿出家財,在集市上購買一些所需品,一同帶在路上[2]。在抵達后,蒙古館伴與其對飲,問他:「當時土木堡之變時,你們部隊為何戰敗?」楊善對故意謊稱道:「當時軍隊主力均在南征,而王司禮邀明英宗到其故里,不是為戰備而出,所以被你們戰勝。現在南征的將士均歸還,有二十萬部隊。其中又募集官員及有將能者,有三十萬。并悉數教導神槍火器藥弩,都能在百步外射穿人馬腹。又採用策士進言,在邊界等要害地點,藏三尺鐵椎,只要馬蹄越過均被刺穿。同時派遣大量刺客,夜度到你們營幕中。”蒙古館伴聽後色變。楊善接著說:「可惜了,以後這些都用不上了。」問道:「爲什麽?」楊善回答:「和議成了后,我們就相好若兄弟了,還需要這些做什麽?」之後贈送其賫。蒙古人大喜,把這些話都傳給也先[3]

次日,杨善拜見也先,亦大贈禮物,也先表示高興。楊善先詰問道:「正統年間,太師您派遣貢使必有三千人,每年我們必定再次致贈金錢,滿滿路上都是,怎麼會違背盟約,發動攻擊,為甚麼呢?」也先答道:「因為你們削減我馬價,給予的絲帛多被剪裂,此前派遣的人都不能回來,又減少歲賜。」楊善稱:「并沒有削減。太師您的馬年齡增加,價格已經貶值,但我們不忍拒絕,只好稍微降低收價。而絲帛剪裂的事情,是通事所為,我們發現事情后,他們都被誅殺了。這就跟太師貢馬有劣弱,貂皮都破了,肯定是下面人操作,怎麼會是您的意思呢?況且使者每次來朝多至三四千人,其中又一些做強盜或者違法的事情,回國可能會被您處罰,所以都自己逃亡了。而貢使受宴賜的,上面报的人数都有虚数,朝廷核实后均给予,减去的只是虚数,如果有人在,那肯定不会减去的。」也先听后连连称是。杨善再称:「太师您再次攻打我们,屠杀数十万人,太师您的部下也死伤不少。上天有好生之德,太師卻喜歡殺人,所以现在數次打雷,作為警報。现在把我们太上皇釋放了,和好如故,中國的金錢也會按日到達,兩國都很快樂,不是很美好麼?」也先说:「那你们的敕書上,为何没有奉迎太上皇的言詞?」杨善称:「这是为了成全您的美名,让您自己去做啊。如果我们写到敕書,那会被视为太师您迫于朝廷之命,非太師誠心啊。」也先听后大喜,问:「太上皇回國,還能再當上天子麼?」杨善答:「天子的帝位已定,很難再移。」也先曰:「那禪讓怎麼說呢?」杨善答:「古代堯讓舜,今日兄讓弟,正是相同啊。」此时,瓦剌平章昂克問杨善:「为何不用重寶來贖回你们太上皇?」杨善称:「如果拿来物品交换,人们都说太师您太圖利了。这次故意不带来,是想证明太師您仁義,是好男子,将会垂史策,頌揚萬世。」也先听后笑稱善。随后,知院伯毅帖木耳劝也先留下使者,遣使要上皇復位。也先则害怕失信,认为不可,竟许杨善奉太上皇歸國[4]。如此,杨善最後在没有圣旨的情况下迎回了明英宗。

当时举朝上下均稱讚杨善立奇功,而明景帝以其并非初遣旨,并未重赏。之后升迁为左都御史景泰三年,加太子太保,景泰六年,乞致仕,后詔不許。天顺元年,石亨、曹吉祥发动奪門之變,楊善因參與謀劃,封奉天翊衛推誠宣力武臣、特進光祿大夫柱國興濟伯,歲祿千二百石,賜世券,掌左軍都督府事。尚書胡濙頌善迎駕功,命兼禮部尚書天順二年(1458年)去世,贈興濟侯,謚忠敏[5]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171):“楊善,字思敬,大興人。年十七為諸生。成祖起兵,預城守有勞,授典儀所引禮舍人。永樂元年,改鴻臚寺序班。善偉風儀,音吐洪亮,工進止。每朝謁引進奏時,上目屬之。累進右寺丞。仁宗即位,擢本寺卿。宣德六年被劾下獄,褫冠帶,逾月。正統六年,子容詐作中官書,假金於尚書吳中。事覺,謫戍威遠衛,置善不問。久之,擢禮部左侍郎,仍視鴻臚事。十四年八月扈駕北征。及土木,師潰,善間行得脫。也先將入寇,改左副都御史,與都督王通提督京城守備。寇退,進右都御史,視鴻臚如故。景泰元年,廷臣朝正畢,循故事,相賀於朝房。善獨流涕曰:「上皇在何所,而我曹自相賀乎!」眾愧,為之止。是年夏,李實、羅綺使瓦剌,議罷兵,未還,而也先使至,言朝廷遣使報阿剌知院,而不遣大臣報可汗及太師,事必不濟。尚書王直等奏其言,廷議簡四人為正副使,與偕行,帝命俟李實還議之。已而實將至,乃命善及侍郎趙榮為使,賫金銀書幣往。”
  2. ^ 明史》(卷171):“先是袁敏者,請賫服御物問上皇安,不納。及是,尚書胡濙等言,上皇蒙塵久,御用服食宜付善等隨行,亦不報。時也先欲還上皇,而敕書無奉迎語,自賫賜也先外,善等無他賜。善乃出家財,悉市彼中所需者,攜以往。”
  3. ^ 明史》(卷171):“既至,其館伴與飲帳中,詫善曰:「土木之役,六師何怯也?」善曰:「彼時官軍壯者悉南征,王司禮邀大駕幸其里,不為戰備,故令汝得志耳。今南征將士歸,可二十萬。又募中外材官技擊,可三十萬。悉教以神槍火器藥弩,百步外洞人馬腹立死。又用策士言,緣邊要害,隱鐵椎三尺,馬蹄踐輒穿。又刺客林立,夜度營幕若猿猱。」伴色動。善曰:「惜哉,今皆置無用矣。」問:「何故?」曰:「和議成,歡好且若兄弟,安用此?」因以所賫遺之。其人喜,悉以語也先。”
  4. ^ 明史》(卷171):“明日謁也先,亦大有所遺,也先亦喜。善因詰之曰:「太上皇帝朝,太師遣貢使必三千人,歲必再賚金幣載途,乃背盟見攻何也?」也先曰:「奈何削我馬價,予帛多剪裂,前後使人往多不歸,又減歲賜?」善曰:「非削也,太師馬歲增,價難繼而不忍拒,故微損之。太師自度,價比前孰多也?帛剪裂者,通事為之,事露,誅矣。即太師貢馬有劣弱,貂或敝,亦豈太師意耶?且使者多至三四千人,有為盜或犯他法,歸恐得罪,故自亡耳,留若奚為?貢使受宴賜,上名或浮其人數,朝廷核實而予之。所減乃虛數,有其人者,固不減也。」也先屢稱善。善復曰:「太師再攻我,屠戮數十萬,太師部曲死傷亦不少矣。上天好生,太師好殺,故數有雷警。今還上皇,和好如故,中國金幣日至,兩國俱樂,不亦美乎?」也先曰:「敕書何以無奉迎語?」善曰:「此欲成太師令名,使自為之。若載之敕書,是太師迫於朝命,非太師誠心也。」也先大喜,問:「上皇歸將復得為天子乎?」善曰:「天位已定,難再移。」也先曰:「堯、舜如何?」善曰:「堯讓舜,今兄讓弟,正相同也。」其平章昂克問善:「何不以重寶來購?」善曰:「若賫貨來,人謂太師圖利。今不爾,乃見太師仁義,為好男子,垂史策,頌揚萬世。」也先笑稱善。知院伯颜帖木耳勸也先留使臣,而遣使要上皇復位。也先懼失信,不可,竟許善奉上皇還。”
  5. ^ 明史》(卷171):“時舉朝競奇善功,而景帝以非初遣旨,薄其賞。遷左都御史,仍蒞鴻臚事。二年,廷臣朝正旦畢,修賀朝房。善又曰:「上皇不受賀,我曹何相賀也?」三年正月加太子太保。六年以衰老乞致仕,優詔不許。善狀貌魁梧,應對捷給。然無學術,滑稽,對客鮮莊語。家京師,治第郭外。園多善果,歲時饋公卿戚里中貴,無不得其歡心。王振用事,善媚事之。至是又與石亨、曹吉祥結。天順元年正月,亨、吉祥奉上皇復辟。善以預謀,封奉天翊衛推誠宣力武臣、特進光祿大夫、柱國、興濟伯,歲祿千二百石,賜世券,掌左軍都督府事。尚書胡濙頌善迎駕功,命兼禮部尚書,尋改守正文臣。善使瓦剌,攜子四人行,至是並得官。又為從子、養子乞恩,得官者復十數人。氣勢烜赫,招權納賄。亨輩嫉而間之,以是漸疏外。二年五月卒。贈興濟侯,謚忠敏。善負才辨,以巧取功名,而憸忮為士論所棄。其為序班,坐事與庶吉士章樸同繫獄,久之,相狎。時方窮治方孝孺黨,樸言家有孝孺集,未及毀。善從借觀,密奏之。樸以是誅死,而善得復官。于謙、王文之戮,陳循之竄,善亦有力焉。子宗襲爵,後革「奪門」功,降金吾指揮使。孫增尚公主。”
官衔
前任:
胡濙
明朝禮部尚書
1457年-1458年
繼任:
蕭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