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瑟嚴

(重定向自楊聖嚴

楊瑟嚴譜名蘭玉,名堯天表字舜年,號瑟嚴居士瑟巖居士庵號聖嚴堂哂拈齋清代康雍乾時代著名讼师崇明島人,康熙四十八年秀才,熟讀四書五經,唯科舉失意,鄉試不第,未舉孝廉。為三餐考量,只好作訟師以糊口,與謝方樽馮執中諸福寶合稱江南四大讼师。《太倉州志》、《崇明縣志》中均載,楊“才識過人”,與謝方樽的形象不同,瑟嚴不甚貪財。著有《業鑒火珠》、《申韓明鑒》等書。

生平编辑

瑟嚴早年是個窮秀才,僅作塾師,結文社讀書,社中富友甚多,每每答應借錢給他,卻都食言,瑟嚴引以為憾。其親人死去,無力厚葬、大作功德,瑟嚴深恨。

一年後的冬季,瑟嚴要向他們借錢,他們卻東推西扯,瑟嚴於是在雪夜中請他們到家中飲酒,也不開口借錢,卻找來美豔的藝妓表演,強迫眾人暢飲,燒了兩大鍋炭火,煮火鍋。酒酣耳熱,那些富友們就把貂皮大衣脫下來掛在牆上,瑟嚴乘著他們醉了,暗中命其書僮將他們的貂皮大衣都拿去當鋪當了,得了許多銀兩,將當票還給富友們,瑟嚴也開立借據,約定明年春季還錢。其中一人就說:「你這種機謀,應該作訟師,而非私塾彼童子之師。」瑟嚴笑而不語,從此投身刀筆界

瑟嚴成名後,時常救助百姓。如有一次崇明島農民們因為軍馬時常踩踏農田,憤而將數匹馬殺死並梟首,官兵大怒,將農民們綁縛入軍營,要以「軍法從事」。瑟嚴急忙入營,寫下狀紙,卻僅寥寥九個字「廄焚子退朝曰傷人乎」總兵知道這是以孔子重視人命的觀點,來暗示總兵放人,就說「不問馬」,把農民罰了錢,就放回農民了。農民們欲酬謝楊,楊卻婉拒。

但是當事人如果略有小富,瑟嚴就會收取較高的報酬。有一地保,在崇明港邊捕魚,撈得一具浮屍,卻發覺是鄉中的惡紳武舉人黃維群,想要報官,又怕被黃家誣賴為殺人犯,想要不報官,屍體卻已經在自己的漁船上,又不敢棄屍,只好求教於瑟嚴。瑟嚴得知地保家中頗有積蓄,就說:「一般的狀紙二十金(二十兩銀),太平的狀紙二百金,一般的狀紙賭性命,太平的狀紙保太平。」地保初想省錢,就只出二十金,楊就寫下「為發現浮屍報請勘驗事:竊小鄉內崇明港口,於四月初二日發現屍身一具,尚未腐爛,查得係鄉內武舉人黃維群之屍身,似係落河身死,並無傷痕。援例稟報,伏乞鑒察。」並且說「這狀紙可能未免纏訟,攸關性命,君宜慎之。」地保回家,與妻商量,妻怒曰:「汝性命豈止一百八十金?速去楊家換卷來!」地保又拿了一百八十兩銀去楊家,要楊給「太平狀紙」。楊提筆一劃,在「崇明港口於四月初二日發現屍身一具」一句上,把「口」加上一筆,改成一個「中」字;說「港口發現,誰殺未必明瞭,可能是殺死人後,棄置港口。若是港中發現,正不知屍身何處落下、何處沖來,各官司定不問。」後來黃家屢屢告狀,一直堅持是地保謀害,上訴到行省臬司,臬司都不理會。

參考資料编辑

  • 吳思任.《江南四大讼师》.世壹出版
  • 上海市崇明縣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辦公室編,《崇明機智人物楊瑟嚴》,上海:學林出版社,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