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楊諒(6世纪-605年),字德章,一名,隋文帝楊堅第五子,母独孤皇后。因不滿隋煬帝楊廣,起兵造反,被楊素率兵擊敗,被囚至死。

目录

生平编辑

開皇元年(581年),立為漢王
開皇十二年(592年),封為雍州,加上柱國、右衛大將軍,轉左衛大將軍。
開皇十七年(597年),任并州(今山西太原)總管,領地西起太行山,東至渤海,北達燕門關,南距黃河的52州,楊堅很寵愛這幼子,特授予楊諒遇事不必拘于律令限制,可自行行事的特權。

開皇十八年(598年)高句麗婴阳王高元率騎兵萬余進擾遼西,被營州總管韋衝擊退,隋文帝遂命楊諒、上柱國王世積為行軍元帥,高熲为汉王长史,周罗睺為水軍總管,率大軍30萬,進攻高句麗。強渡遼水又時逢雨季,軍中疫病流行,不利而還。開皇十九年(599年)突厥犯邊境,隋文帝以楊諒為行軍元帥,楊素大敗突厥。

太子楊勇被廢令楊諒心不安穩,因據守在當時天下精兵之地,心中便有了異心,上諫隋文帝說:「突厥方強,立即讓太原為重鎮,宜修武備。」隋文帝聽從。於是召了很多工人,製造兵器,貯存於并州。招僱亡命之徒,左右親戚故舊,將近數萬人。任命南朝梁將軍王僧辯的兒子王頍為咨議參軍,和重用以前是南朝陳的將軍蕭摩訶

到蜀王楊秀因罪被廢,使得楊諒愈加不安。仁壽四年(604年)隋文帝駕崩,楊廣派車騎將軍屈突通帶著隋文帝的詔書,召楊諒回朝。楊諒知有異,不聽從遂起兵反叛。總管司馬皇甫誕勸諫不可,楊諒大怒,囚禁了皇甫誕。

王頍建議楊諒說:「大王手下將領士卒的家屬們,都在關西(函谷關以西),如果用他們當主力,就應該發動攻擊,長驅直入,直接奪取京師(首都大興),是所謂疾雷不及掩耳。如果只打算佔據北齊舊有疆域(楊諒管轄地),則應任用東方(函谷關以東)人。」楊諒不能決定,於是兼用兩種策略,宣稱「楊素謀反,要誅殺他,以清君側。」

聞喜(山西省聞喜縣)人總管府兵曹裴文安建議楊諒說:「井陘(河北省井陘縣西)以西地區(山西省),完全在大王控制之下,山東(太行山以東)武裝部隊,也由大王指揮,應該全部動員,派老弱殘兵駐守險要,但仍命他們隨時擴充土地。然後率領精銳,直入蒲津關(山西省永濟市西黃河渡口),我願充當前鋒,大王率主力繼進,閃電攻擊,挺進霸上(陝西省西安市東灞河畔);咸陽(陝西省咸陽市)以東地區,可以從容不迫的把它平定。此時,京師震動騷擾,軍隊不能馬上集結,上下互相猜疑,人心離散。我們立即發號施令,誰敢不聽。用不了十天,大事可定。」

楊諒大喜,派大將軍余公理,從太谷(山西省太谷縣)出發,前往河陽(河南省孟州市);大將軍綦良,從滏口(河北省武安市西南)出發,前往黎陽(河南省浚縣);大將軍劉建,從井陘(太行八陘之五·河北省井陘縣西)出發,奪取地區(河北省);柱國喬鐘葵從雁門(山西省代縣)出發。任命裴文安當柱國,和紇單貴王聃、大將軍茹茹天保等率軍直指京師。到了距蒲津關一百多里處,楊諒忽然改變主意,命紇單貴破壞黃河大橋,堅守蒲州(山西省永濟縣),召回裴文安。裴文安返抵晉陽說:「軍事行動,必須詭秘神速,為的是要出敵人意料之外,大王既不親征,我又被調返,使敵人計成,大事就會永去。」楊諒不回答,任命王聃當蒲州刺史(山西省永濟縣),裴文安當晉州(山西省臨汾市),薛粹當絳州(山西省新絳縣),梁菩薩當潞州(山西省長治市),韋道正當韓州(山西省襄垣縣),張伯英當澤州(山西省晉城市)刺史。

隋煬帝派楊素騎兵五千,襲擊王聃紇單貴據守的蒲州,攻破,进而率步兵與騎兵共四萬取晋阳。楊諒派趙子開守高壁岭,楊素擊敗他。楊諒得知消息大為恐懼,親率大軍在蒿澤(汾陽縣北湖泊)佈陣抵抗。不料下大雨,楊諒打算率軍撤退,王頍勸諫說:「楊素孤軍深入我方陣地,人困馬乏,大王率領精銳部隊,親自出擊,一定取得勝利。而今見到敵人就要退走,顯示我們膽怯,使軍心沮喪,更增加對方軍隊的氣焰,大王千萬不可回軍。」楊諒不聽從,退守清源(山西省清徐縣)。楊素進而發動攻擊,楊諒與之大戰,死了一萬八千人,楊諒退保晋阳楊素四面包圍,楊諒束手無策,請求投降,文武百官上奏楊諒罪當死,隋煬帝說:「始終是兄弟,在情不忍心,欲饒恕免其一死。」於是削為民,除其戶籍,楊諒遂被囚禁而死。兒子楊顥也因此被禁錮宇文化及弒逆隋煬帝之時,遇害。

家庭编辑

王妃编辑

子女编辑

傳記文獻编辑

  • 《隋書》卷45,列傳第10
  • 《北史》卷71,列傳第59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