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楚攻羅之戰發生於前699年,楚國討伐羅國,被羅國軍隊打敗的一場戰爭。

楚攻羅之戰
日期前699年
地点
结果 楚軍大敗,主帥屈瑕自縊身死。
参战方
楚國 羅國盧戎
指挥官与领导者
屈瑕 不詳
兵力
不詳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楚武王四十二年(前699年)的春季,武王派遣莫敖屈瑕為元帥率領楚軍討伐羅國,令尹鬬伯比送之後對其車御曰:「莫敖必敗。舉趾高,心不固矣。」 鬬伯比預言莫敖此行定必失敗,見到楚王便提議多派軍隊,楚王入告夫人鄧曼,鄧曼說:「鬬伯比關心的不在兵力的多少,而是說君王要誠信鎮撫百姓,以德義訓誡官員,而要用刑法來威嚇莫敖。莫敖經過蒲騷之役的勝利,將自以為是,輕視羅國。君王若不加適當控制,豈不是等於不加防範嗎?」楚王派賴國人追趕,沒有追上。臨陣,莫敖傳令軍中,諫者有刑,軍隊凌亂地渡過鄢水,攻入羅國,莫敖輕敵不設防備,羅國與盧戎兩軍合擊楚國軍隊,楚軍大敗,屈瑕率餘部撤至荒谷自縊身死,其他將領也囚在冶父等候處罰,楚武王認為是自己的過錯。免去其他將領的罪[1]

參考文獻编辑

  1. ^ 春秋左氏傳 桓公十三年》:十三年,春,楚屈瑕伐羅,鬥伯比送之還,謂其御曰,莫敖必敗,舉趾高,心不固矣,遂見楚子曰,必濟師,楚子辭焉,入告夫人鄧曼,鄧曼曰,大夫其非眾之謂,其謂君撫小民以信,訓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莫敖狃於蒲騷之役,將自用也,必小羅,君若不鎮撫,其不設備乎,夫固謂君訓眾而好鎮撫之,召諸司而勸之以令 德見莫敖而告諸天之不假易也,不然,夫豈不知楚師之盡行也,楚子使賴人追之,不及,莫敖使徇于師曰,諫者有刑,及鄢,亂次以濟,遂無次,且不設備,及羅,羅與盧戎兩軍之,大敗之,莫敖縊于荒谷,群帥囚于冶父,以聽刑,楚子曰,孤之罪也,皆免之。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