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特務委員會特工總部

(重定向自極司非爾路76號

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特務委員會特工總部,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汪精衛政權日軍令設置於上海市特工總部,因其所在地为上海市沪西越界筑路地段的極司非爾路76號(今萬航渡路),又被称为76號[1]鄰近上海日本憲兵隊。在76号內裡常刑囚拷打重慶分子抗日志士。今址在萬航渡路435號。

简介编辑

76号是日本侵华政策的产物。1939年在日本驻沪领馆引荐下,已经投敌的原国民党特务李士群丁默邨与日本军部代表土肥原贤二会面,提出《上海特工计划》,得到日方重视。日本大本营下达了《援助丁默村一派特务工作的训令》。1939年5月汪精卫抵达上海组建伪政权,经过汪精衛政權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正式成立,由周佛海任特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丁默邨任副主任委员,李士群任秘书长。特务委员会主管汪伪政府所有特务情报机构,协调各情报特务机关的活动和有关经费预算、后勤保障等方面的工作,有直属的武装特务大队,负责保卫特务委员会机关、周佛海及官邸和其余汪伪政府要员。

特务委员会下设特工总部,驻位于沪西极司菲尔路北76号(今万航渡路435号)。丁默邨为特工总部主任,李士群、唐惠民为副主任。[2]特工总部下设16个处室及直属行动总队,在日占区还设有分站,全部人员约1800余人。特工总部内驻有一支由涩谷准尉统领的日本宪兵分队,职责就是监视“76号”的汉奸特务。“76号”每采取大的行动,不但要事先知会日本特务机关,还要在日本特务机关派员督导下方能实施。

1943年9月李士群被特高课毒死后,特工总部被撤销,并入了军事委员会政治保卫总局,下设第一局和第二局。第一局虽仍驻“76号”原址,但权势大不如前。1944年11月,赴日本治病的汪精卫死于日本,“76号”再降为第一局下属的上海分局。

機構编辑

  • 机要处
  • 总务处
  • 情报处
  • 电务处
  • 無線電偵察总台
  • 督察室
  • 審訊室
  • 化験室
  • 専員室
  • 看守所
  • 警衛总隊
  • 行动总队
    • 第一行动大队,驻忆定盘路37号
    • 第二行动大队,驻康家桥62号
    • 第三行动大队,驻忆定盘路35号
    • 第四行动大队,驻愚园路818号
    • 第五行动大队,驻马路桥钱家巷38号
    • 第六行动大队,驻康家桥62号[3]

歴任主任编辑

  • 丁默邨(1939年5月~1940年3月)
  • 李士群(1940年3月~1943年9月);副主任:唐惠民

酷刑编辑

设有酷刑三十八套,如吊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钢针刺指,设有天牢(吊捆在半空中暴晒)、地牢和水牢。[2][來源可靠?]

罪行编辑

为在社会上制造恐怖气氛,“76”号在路灯下悬挂人头,向被恐吓人家中扔断手断脚,在门上插匕首、寄子弹、恐吓信等,甚至跟踪绑架人质。仅1939年至1943年,不足四年的时间内,“76”号制造的暗杀、绑架事件达三千余件,每年近一千起。 仅仅1939年8月30日至1941年6月30日,上海报人遭暗杀的有:《大美晚报朱惺公、程振章,张似旭,《申报》金华亭。还有积极主张抗日救国的其他报人,如李驳英邵虚白赵国栋冯梦云周维善等。为了推行伪币,在银行制造血案,如1941年3月21日,在霞飞路(现淮海中路)1411弄10号,用机枪扫射,当场打死6人,打伤五人。次日在中国银行宿舍绑架员工达128人。3月24日,又在中央银行和中国农民银行门口放置定时炸弹。[2]

覆灭编辑

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日本开始推行新的侵华政策,为了获取太平洋战争所需要的战略物资,强化汪政权,需要安抚上海大资产阶级。同时日本进入租界后,不再希望有混乱的市面,而希望局势稳定。而76号如果还是一味胡作非为,在日本人眼里它的利用价值正在失去。但是此时的76号,尤其是它的头目李士群势力已经强大,并非轻易可排挤掉。特务头子李士群也在开始为自己留退路,一方面开始联系国民党军统特务,表明愿意为军统在上海的行动提供帮助,另一方面也为共产党的特务从上海撤离提供帮助。重庆的国民党军统特务一直试图刺杀李士群,同时日本方面也深感李士群尾大不掉,失去了豢养他的价值,在1943年9月,由日本上海宪兵队特高课长冈村借化解李士群和熊剑东(卧底军统特务)矛盾为由,请李士群到家里吃饭,并暗中下毒毒死了李士群,李死后,“76号”裡大小头目争权夺利,很快也分崩瓦解了。[2]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