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括化他人

概括化他人(英語:generalized other),又稱概化他人類化他人[1],是由喬治·賀伯特·米德提出的社會科學概念,並主要用於符號互動領域。通常的概念是:在某一特定社會裡,一個人對自己的行動和想法的期望與他人相同,並因此表明其作為一個共享社會體系的代表成員與他人之間的關係[2]

米德認為給予個人自我統一感的組織化社區或社會團體,均可稱為是概括化他人;概括化他人的態度即是整個社區的態度。社會過程即是透過概括化他人的形式而影響個人的行為,換言之,社會藉概括化他人控制和約束個別成員的行動。概括化他人是探討個人如何從參照團體中選擇適當的角色,根據抽象的原則評斷自己的表現,並形成穩健統整的自我形象。[3]

當一名演員試圖想像他人對自己的期望時,他便是站在概括化他人的視角。

先驅编辑

米德對概括化他人的概念與亞當·史密斯關於中立旁觀者的想法相聯繫[4],後者源於早期约瑟夫·艾迪生愛比克泰德的想法[5]

亞當·史密斯寫道:「我們設想自己行動時有一個完全公平公正的人在場,而這個人……通常只是個男人,一名中立的旁觀者,他對我們行為舉止的看法,跟我們所認為的他人的看法一樣漠不關心。」[6]

角色扮演和遊戲编辑

米德認為每一個人的自我是由社會經驗之中逐漸發展而成的。自我發展的第一個階段,是個人的自我由特定他人或團體對自己的特殊態度所形成,譬如兒童從父母的期望、眼神或言語,想像自己即是父母所期望或描述的自我;此一時期的父母或特定的他人、團體等,均是個人成長歷程中的參照團體。自我發展的第二階段,個人的自我不僅是由父母、其他特定他人或團體的期望或態度所形成,而且是由個人所綜合歸納的周遭社會的共同價值、信念與態度,亦即所謂「概括化他人」所形成。[3]

米德首先對比了「幼兒時期的角色扮演和假裝的經歷」與「有組織的遊戲」之間的差異。其中一個角色只是簡單地被另一個角色取代,沒有任何連續性。他說:「在後者中,兒童必須得知所有參與遊戲的人的看法。」[7] 他認為有組織的遊戲是構成成熟自我意識不可或缺的部分,而實現的方式只能是學習如何反應和理解,他人對(改變)與自己有關的共同許諾的態度:即「概括化他人」[8]

米德辯論道:「在遊戲中,有一個組織化、概括化的他人,這是由兒童自然發現的……例如,假設有一個球隊作為社交團體,則『概括化他人』即為球隊——就其進入球隊而言——作為一個有組織的過程或社交活動——進入到球隊每個成員個人的經歷。」[9]譬如兒童在遊戲之中,先是模仿成人而扮演父母、親人、警察、醫生、法官、工人,繼而發展遊戲的規則,各種規則的服從便是概括化他人的作用[3]

透過以未知他人的視角觀察事物,兒童可能最終得以具象化他人的意圖和期望,且看待他(自己)時從他人的觀察點出發——概括化他人的觀點。

「概括化他人」的看法即為更大社群的看法。據米德所言,概括化他人是我們與社會聯繫的媒介。

相似的心理分析概念编辑

作為一個概念,「概括化他人」大致與佛洛德學說的「超我」的構想相同。它也被拿來跟雅各·拉岡對「父親之名英语Name of the Father」的用法對比,為第三方由所有人類互動中的社會習俗、法律和語言的存在所建立的[10]。它也與巴赫京假定以接收和理解人類溝通的「非常受話人」(superaddressee)類似。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the generalized other - 概化他人;類化他人. terms.naer.edu.tw. 國家教育研究院雙語詞彙、學術名詞暨辭書資訊網. [2020-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2. ^ John O'Neill, Sociology as a Skin Trade (London 1972) p. 169
  3. ^ 3.0 3.1 3.2 高強華. Generalized Other - 類化的他人(概括化他人). terms.naer.edu.tw. 教育大辭書. [2020-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中文(臺灣)). 
  4. ^ Lars Udehn, Methodological Individualism (2001) p. 367n
  5. ^ Nicholas Phillipson, Adam Smith: An Enlightened Life (2011) p. 107
  6. ^ Quoted in Phillipson, pp. 164–5
  7. ^ George H. Mead, Mind, Self, and Society (Chicago 1962) pp. 159, 154
  8. ^ Mead, p. 155
  9. ^ Mead, pp. 160, 154
  10. ^ Vincent Crapanzano, Hermes' Dilemma and Hamlet's Desire (1992) pp. 88–9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