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橫山是北宋時期,宋朝西夏兩國之間的邊界山脈,戰略地位十分重要[1],橫亙今日的陝西省北部,自陝西省東北部往西南方向廷伸。

地理编辑

橫山地區北部是現今的毛烏素沙漠[2],而南部則是黃土高原,這條黃土丘陵是除了陰山山脈外,關中地區第二條隔絕南北的大山,中國歷代王朝經常駐兵橫山,作為抵禦北方蠻族入侵關中地區的第二道防線,著名的蕭關就是位於橫山地區,為關中與塞北地區的主要孔道。

橫山山區延袤千里,境內盛產良馬,適宜稼耕,鄰近的鹽州,有鹽鐵之利[3]。當地百姓稱為「橫山羌」,剽悍善戰[4],是西夏人入侵北宋的重要兵源及后勤基地,西夏的步兵步跋子,就是主要由橫山蕃人組成[3]。因此西夏一旦失去橫山地區,不但失去兵源,其本土軍隊必須行軍,穿過五百里長的瀚海(指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南】以南一带的荒漠)才能攻擊宋國,以西夏當時國力來說,根本負擔不起行軍時的消耗。正因如此,橫山地區對西夏來說是「不容有失之地」,被西夏視為興衰的生命線。

對宋朝來說,橫山地區地勢居高臨下,可俯視西夏的興慶府灵州,佔領了橫山地區,除了令飽受戰亂困擾的關中地區得以休養生息外,更可消除西夏入侵宋朝的重要兵源。因此在歷時百年的宋夏戰爭中,橫山地區一直被兩國反覆爭奪,宋軍築羅兀城[5],及發動永樂城之戰,都是為了達成「全佔橫山」這一戰略目標,為全面滅夏奠定堅實基礎。

歷史编辑

公元1098年(紹聖五年)平夏城之役後,西夏慘敗,宋軍佔領大部分橫山地區,隨後興建西安州與天都寨,打通涇原路熙河路,關中地區真正成為內地,不復被西夏軍兵鋒威脅,宋軍正式取得對西夏的戰略主動權。

西夏不甘心失去橫山地區,但宋朝凌厲的攻勢,使西夏一直在亡國邊緣掙扎,而由於遼國在外交上暗助西夏,亦使宋軍在佔領橫山地區後,未能一舉滅夏。宋夏兩國在經過長年累月的戰爭後,最後在宋徽宗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西夏崇宗向宋朝表示臣服,且恢复旧时赐名曰赵乾顺。宋徽宗同意休戰,下令陝西六路罢兵息战[6]

宋欽宗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北宋被女真金國所滅。西夏蠶食宋朝西北領土,宋夏戰爭結束。

參考資料编辑

  1.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百》布(北宋大臣曾布曾子宣)曰:「若得横山、天都,亦非常不世之功也。朝廷出师常为西人所困者,以出界便入沙漠之地,七八程乃至灵州,既无水草,又无人烟,未及见敌,我师已困矣。西人之来,虽已涉沙碛,乃在其境内,每於横山聚兵就粮,因以犯塞,稍入吾境,必有所获,此西人所以常获利。今天都、横山尽为我有,则遂以沙漠为界,彼无聚兵就粮之地,其欲犯塞难矣,此所以为我之利不细,何必举兴州然後为快哉!」
  2. ^ 中國歷史地圖集(The Historical Atlas of China)中國地圖出版社出版(主編:王全國), ISBN 7-980013-01-8/K‧01
  3. ^ 3.0 3.1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三十二 慶曆元年(辛巳,公元1041)》太常丞、直集賢院、簽書陝西經略安撫判官田況上兵策十四事:「……緣邊(指橫山地區)與賊山界相接,人民繁庶,每來入寇,則科率糧糗,多出其間。山界之民,引弓甚勁,與賊為戰,所謂步奚,此皆去賊地遙,向漢甚邇。」
  4. ^ 清‧吴广成‧著《西夏書事 卷十二》:「夏御边善战,尤倚山讹。山讹者,横山羌,平夏兵不及也。」
  5. ^ 元‧脫脫‧著《宋史·卷486·夏国下》:“四年(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正月,种谔谋取横山,领兵先城罗兀,进筑永乐川、赏逋岭二砦。分遣都监赵璞,燕达筑抚宁城及分荒堆,三泉,吐浑川,开光岭,葭芦川四砦与河东路修筑,各相去四十里。”
  6. ^ 元‧脫脫‧著《宋史 卷二十二 本紀第二十二 徽宗四》:(宣和元年)六月己亥,夏國遣使納款,詔六路罷兵。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