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

樱花是蔷薇科李属樱亚属植物的统称,尤其指花朵美丽供观赏的种类
(重定向自櫻花

樱花蔷薇科李屬樱亚属學名Prunus subgen. Cerasus)植物的统称,尤其指花朵美丽供观赏的种类。人们通常所称的樱花是指观赏性的樱花,而不是生产食用果实的樱花[1][2]

樱花Infobox info icon2.svg
2020-04-07 Prunus × yedoensis Tambasasayama,Hyogo(丹波篠山市篠山川のソメイヨシノ)DSCF2986☆彡.jpg
染井吉野樱
科学分类 编辑
界: 植物界 Plantae
演化支 维管植物 Tracheophyta
演化支 被子植物 Angiosperms
演化支 真双子叶植物 Eudicots
演化支 蔷薇类植物 Rosids
目: 蔷薇目 Rosales
科: 蔷薇科 Rosaceae
属: 李属 Prunus
亚属: 樱亚属 P. subg. Cerasus

见正文。

郑州大学校园内的樱花
東京上野公園櫻花
東京新宿御苑櫻花
東京都文京区

概述编辑

樱花在几百万年前起源于喜马拉雅地区,之后向北温带其他地区扩散,约在渐新世和中新世时期,其中一支经由今中国东部到达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3]因此,樱花是中国、朝鲜、韩国和日本等东亚地区的常见物种。樱花的野生品种主要广泛分布在北半球。[4][5][6]在欧洲和北美的主流分类中,用于观赏的樱桃树被归入李属,该属大约有400种。另一方面,在日本、中国和俄罗斯的主流分类中,观赏樱花被归入樱亚属,该属由大约100个物种组成,与李属不同,樱亚属不包括中国李灰叶稠李等。[1]

在欧洲和北美,适合观赏樱花的大花野生樱花不多。它们中的许多树与今天人们想象中的典型樱花形状和花朵都有所不同。[5][7]在中国大陆也有很多野生的樱花品种,但很多都是小花,开大花适合赏花的野生樱花品种的分布区域一般只限于远离人们生活区的小范围。[8]在日本,大岛樱日本山樱能够开出适合赏樱的大花,并倾向于成为大树,它们分布在该国相当广泛的地区,并靠近人们的生活区。因此,人们认为观赏樱花的文化和栽培品种的生产发展于日本历史。[8][9]

一些品種的櫻花所結的果实因味道欠佳不作食用,但可作繁殖櫻花樹之用,在溫帶地區平地即能結果,在亞熱帶地區海拔則需高於500公尺。目前许多用于观赏樱花的樱花不是野生物种,而是栽培品种。由于樱花具有可变异的特性,因此,人们创造出许多专门用来赏樱的栽培品种,这种情况在日本更加常见。自平安时代以来,日本人通过选择野生樱花自然杂交或人工杂交产生的优良或变异个体,进行嫁接扦插,从而培育出许多栽培品种。大岛樱山樱大叶早樱等,这些在日本自然生长的樱花容易变异,尤其是大岛樱,它是日本的特有树种,容易变异成重瓣,其生长快,花大,香味浓。因此,大岛樱因其良好的特性,产生许多称为山樱花的樱花作为栽培品种的母本。母本品种为大岛樱的代表性栽培品种是染井吉野樱关山樱。染井吉野樱主要种植在亚洲国家,关山樱主要种植在西方国家。[10][11][12][13]

2021年2月19日,初春的武汉大学校园内,云南高盆樱迎着暖阳已争相绽放。

在中国大陆,自古以来就有观赏梅花等花朵的文化,进入21世纪以来,赏樱在中国大陆逐渐流行。[14]在欧洲,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英国人科林伍德·英格拉姆英语Collingwood Ingram收集和研究日本樱花,并创造出各种观赏品种,使赏樱的文化开始传播。在美国,1912年日本赠送樱花作为友谊的象征后,赏樱开始传播。[15]在日本,樱花从平安时代起廣為種植,其与日本文化密切相关,并发展出浓厚的赏樱文化,因此,樱花逐渐被认为是日本的国花;[16]在各种栽培品种中,染井吉野是最广泛种植用于观赏的樱花。通常,樱花的花语有“精神之美”与“优雅的女人”之意,在西方还有“优秀的教育”之意。[17]

分类编辑

樱花的植物学分类在不同时期和不同国家都有所不同。截至21世纪,在欧洲和北美的主流分类中,用于观赏的樱花被归入李属,包括约400个品种。另一方面,在中国、俄罗斯和日本的主流分类中,用于观赏的樱花被归入樱亚属,该属由大约100个物种组成,与李属不同,樱亚属不包括中国李灰叶稠李等。[1]在日本,樱花的归类一直采用欧洲和美国的主流分类,归与李属,直到1992年左右,为了更准确地反映樱花的最新植物学情况,它被重新归类为樱亚属。然而,在英语国家,为了便于介绍,它经常被归入李属。一般来说,樱花只指这100多个品种中的一些,以及由它们产生的栽培品种。[1]

此外,由于樱花比较容易变异,花木品种繁多,所以品种也很多,如变种是种的亚分类,种之间的杂交种,栽培种等。为此,许多研究人员在不同时期对某一类型的樱花命名过不同的学名,因此,在樱花的分类上存在着混乱的现象。[18]

通常所说的樱花属于李屬樱亚属學名Prunus subgen. Cerasus),常见栽培的物种有:

李属李亚属矮生樱组(學名Prunus subgen. Prunus sect. Microcerasus)植物在中文中也叫樱桃,但它们不一定叫做樱花,如麦李在日文中叫做庭樱,但郁李在日文中叫做庭梅。李属稠李亚属學名Prunus subgen. Padus)植物在中文中不叫樱花,但在日文中常常以樱为名,如灰叶稠李在日文中叫做上沟樱,橉木在日文中叫做犬樱。

花期编辑

 
染井吉野樱是通过嫁接繁殖的栽培品种,在相同的环境下同时达到盛花期

樱花的大部分野生品种和栽培品种在北半球的3月至4月开花。对于野生品种,即使是同一胖子,每棵树的基因也不同,因此,即使它们被种植在同一个地方,它们盛开的时间也有一些差异。另一方面,对于栽培品种,其往往是为了观赏樱花而种植,由于其是通过嫁接或切割而繁殖的克隆体,在遗传上是统一的,所以,同一栽培品种的每一棵树种在同一地方是同时盛开与凋落的。此外,一些野生品种,如大叶早樱,以及由它们培育出来的栽培品种,在叶子开放之前就已经盛开,会给欣赏它们的人一种炫耀的印象。染井吉野樱是作为观赏樱花的樱花树中最受欢迎的一种,因为除了这些同时开花的特点和在叶子开放前花朵盛开的特性之外,它还能开出大量的花朵,并迅速成长为大树。山樱花的许多栽培品种是在大岛樱的基础上由复杂的种间杂交而诞生,其通常用于观赏,一般在染井吉野樱盛开的几天到两周后达到盛开状态。[21]

樱花树的开花时间被认为受到全球变暖城市化热岛效应的影响。根据日本京都市日本山樱约1200年的盛开日期记录,从812年到19世纪,盛开时间相对稳定,但之后,盛开时间迅速提前,2021年出现了1200年来最早的盛开日期记录。19世纪50年代的平均高峰日是4月17日左右,但在21世纪20年代是4月5日,在此期间,平均温度上升了约3.4摄氏度。根据华盛顿特区潮汐湖的染井吉野櫻盛开日期的记录,1921年左右是4月5日,但2021年左右是3月31日。这些记录与19世纪中期以来全球平均气温迅速上升的记录是一致的。[22][23]

日本的赏樱文化编辑

春天賞櫻是日本傳統習俗之一,過去日本氣象廳每年會發表櫻花開花日期預測,是為“櫻前線”,目前櫻花開花預報已移轉至日本氣象協會日语日本気象協会發布。[24]日本氣象廳僅保留櫻花等生物季節觀測資料。[25]至2012年為止氣象廳的櫻花標本木觀測對象:北海道是大山櫻,沖繩是寒緋櫻,其餘地區是染井吉野櫻。[26]2011-2013詳細的各地櫻花標本木種類列表大致同前,惟根室是以千島櫻為觀測對象。[27]

日本櫻花起源复杂,来源于众多野生种的杂交培育。用于杂交育种的野生种包括大岛樱江户彼岸樱山樱花日本山樱大山樱霞樱丁字樱英语Prunus apetala豆樱寒緋櫻等,绝大部分在日本本土都有野生生長甚至是是日本特有种。寒緋櫻原产中国大陆和台湾,据说在日本冲绳先岛诸岛的石垣岛有野生生长,也可能是从中国华南移栽的,但是在中国长期没有得到开发利用。日本樱花大多数品种属于里樱(Prunus Sato-zakura Group),如普贤象(Prunus 'Arbo-rosea')、白普贤(Prunus 'Shirofugen')、关山(Prunus 'Sekiyama')、松月(Prunus 'Superba')等。[28]

病蟲害编辑

日本櫻花病蟲害编辑

(资料来源[29]

  • 幼果菌核病と斑点性病害 Monilinia kusanoi
    • 栽培品種中櫻桃Prunus pseudocerasus, 寒緋櫻Prunus campanulata, 豆櫻Prunus incisa系統的罹病率高。
  • てんぐ巣病 Taphrina wiesneri
    • 染井吉野罹病率明顯居高。
    • 栽培品種中的大島櫻Prunus speciosa豆櫻Prunus incisa江戶彼岸Cerasus spachiana系統亦有罹病個體。
    • 野生品種中山櫻及丁字櫻有罹病個體。
  • 増生病
    • 品種與菌株間有相當差異。
  • 腐朽病害
    • 品種與菌株間有相當差異

因應防止天狗巢等病蟲害蔓延,日本公益財團法人花之會自2005年起停產染井吉野櫻種苗,2009年起停止販售染井吉野櫻種苗。[30]供應品種皆以對病蟲害較有抵抗力者為主。[31]

台灣櫻花病蟲害编辑

  • 霧社血斑天牛:95年起於八仙山國家森林遊樂區進行檢測與防治。[32][33]
  • 簇葉病(日本稱天狗巢病):民國88年起於阿里山地區之櫻花即有發生。[34][35]

食用编辑

观赏用途的樱花品种,其果实通常不适合食用,其他品种中的部分樱花果实可以使用,其通称樱桃[36]。民眾常常誤以為櫻花和櫻桃是不同的物種,但实际上有些物种既有观花品种(樱花),又有食用品种(樱桃)。比如中国樱桃传统上作为果树栽培,但亦有观花品种,如泰山香樱(Prunus pseudocerasus 'Taishan Xiang')和剑桥樱(Prunus pseudocerasus 'Cantabrigiensis')。

日本櫻花食用编辑

  • 櫻花
    • 名產地為神奈川縣秦野市,以屬於重辦櫻花的關山品種為主原料。[37]根據日本公益財團法人日本花之會的櫻圖鑑,關山櫻之學名為 Prunus lannesiana ‘Sekiyama’。[38]
  • 櫻葉
    • 名產地為靜岡縣賀茂郡松崎町,以伊豆當地有原生分布之櫻花(大島櫻)進行栽培為主原料。[39]根據日本公益財團法人日本花之會的櫻圖鑑,大島櫻之共同學名為Prunus lannesiana var. speciosa[38]。目前大陸地區亦有生產輸日。[40]

著名赏櫻地點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Toshio Katsuki. (2015) Sakura. pp.14–18 岩波书店. ISBN 978-4004315346
  2. ^ The history and cultural symbolism of both the seven wild species and the hundreds of forms known for centuries as sato-zakura, or garden cherries and information about growing and propagating is found in Kuitert, Wybe. Japanese Flowering Cherries. Timber Press. 6 March 2015. 
  3. ^ 果壳 科技有意思. www.guokr.com. [2022-03-25] (英语). 
  4. ^ Are cherry trees native to countries other than Japan?. The Flower Association of Japan. (原始内容存档于5 August 2014). 
  5. ^ 5.0 5.1 Basic knowledge of cherry blossoms. JAPAN Cherry Blossom Association. 
  6. ^ STUDIES ON THE HISTORY OF FLOWERING CHERRY--《Journal of Nanjing Forestry University》1982年02期. en.cnki.com.cn. [9 April 2019]. 
  7. ^ Toshio Katsuki. (2015) Sakura. p.122 岩波书店. ISBN 978-4004315346
  8. ^ 8.0 8.1 Toshio Katsuki. (2018) Sakura no Kagaku (Science of Cherry Blossoms). pp.160–161 SB Creative. ISBN 978-4797389319
  9. ^ [Roh MS et al (2007) Characterization of wild Prunus yedoensis analyzed by inter-simple sequence repeat and chloroplast DNA. Scientia Horticulturae 114(2): 121–128. doi:10.1016/j.scienta.2007.06.005]
  10. ^ Toshio Katsuki. (2015) Sakura. pp.86–95 p.106 pp.166–168 岩波书店. ISBN 978-4004315346
  11. ^ Origins of Japanese flowering cherry (Prunus subgenus Cerasus) cultivars revealed using nuclear SSR markers. Shuri Kato, Asako Matsumoto, Kensuke Yoshimura, Toshio Katsuki etc. [February 27, 2021]. 
  12. ^ Origins of Japanese flowering cherry (Prunus subgenus Cerasus) cultivars revealed using nuclear SSR markers. Forestry and Forest Products Research Institute. June 16, 2014 [February 27, 2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9 March 2019). 
  13. ^ Toshio Katsuki. (2018) Sakura no Kagaku (Science of Cherry Blossoms). pp.40–42 SB Creative. ISBN 978-4797389319
  14. ^ 界面新闻 · 文化. www.jiemian.com. [2022-03-23] (中文). 
  15. ^ Toshio Katsuki. (2015) Sakura. pp.119–123 岩波书店. ISBN 978-4004315346
  16. ^ Honoca. The beauty and history of sakura, Japan's national flower. Tsunagu Japa. [6 January 2016]. 
  17. ^ サクラの花言葉. 花言葉-由来. イーガオジャパン合同会社. [2019-03-19]. 
  18. ^ Toshio Katsuki. (2015) Sakura. pp.32–37 岩波书店. ISBN 978-4004315346
  19. ^ 李朝銮. 蒋舜媛. 杏属和樱属植物新组合. 植物分类学报. 1998-07-10, 36 (4): 367–372 [2021-01-19]. ISSN 1674-4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1) (中文(中国大陆)). 
  20. ^ 해남 대둔산 왕벚나무 자생지 (海南 大屯山 왕벚나무 自生地). 天然記念物に関するデータベース. 韓国文化庁. [2011-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3). 
  21. ^ Toshio Katsuki. (2015) Sakura. pp.40–56 岩波书店. ISBN 978-4004315346
  22. ^ Japan’s Kyoto cherry blossoms peak on earliest date in 1,200 years, a sign of climate change. The Washington Post. March 30, 2021
  23. ^ Cherry blossom phenology and temperature reconstructions at Kyoto. Yasuyuki Aono. Osaka Prefecture University.
  24. ^ 桜の開花予想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日本気象協会
  25. ^ 生物季節観測の情報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気象庁
  26. ^ さくらの開花日と満開日 生物季節観測の情報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気象庁
  27. ^ さくらの満開日(2011-2013年) 生物季節観測の情報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気象庁
  28. ^ 森林総合研究所 多摩森林科学園. 桜の新しい系統保全 ―形質・遺伝子・病害研究に基づく取組―. 2013 [2014-04-22]. ISBN 978-4-905304-19-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1). 
  29. ^ 桜の新しい系統保全 ―形質・遺伝子・病害研究に基づく取組―PDF (19 MiB)(独立行政法人 森林綜合研究所 多摩森林科學園、2013年2月15日、ISBN 978-4-905304-19-7
  30. ^ 公益財団法人日本花の会はサクラてんぐ巣病からソメイヨシノを守るためにソメイヨシノの苗木配布および販売を中止します (PDF). 公益財団法人 日本花の会.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9-24). 
  31. ^ 桜苗木の申込みについて. 公益財団法人 日本花の会.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7). 
  32. ^ 當保育類昆蟲變成害蟲 山櫻花上的霧社血斑天牛 (PDF). 林業研究專訊 vol.19 No.2 2012. [2014-04-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33. ^ 八仙山森林遊樂區山櫻花之蟲害監測與防治 (PDF).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委託研究計畫系列. 林務局.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04). 
  34. ^ 阿里山櫻花保育健診. 林務局.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2). 
  35. ^ 林務局聘請樹醫生專業治療 阿里山老櫻花展生機. 嘉義區林管處.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2). 
  36. ^ 吴, 岘. 简议科学规划的养生产业发展前景及其发展措施. 建筑发展. 2017-10-02, 1 (9). ISSN 2425-0082. doi:10.18686/bd.v1i9.849. 
  37. ^ 6.桜 第4話食品としてのサクラ  桜湯、花酒と桜餅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日本大學 藥學部
  38. ^ 38.0 38.1 DB32/T 2119-2012 公益財団法人 日本花の会 -桜図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2). 
  39. ^ 桜葉漬. [2014-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2). 
  40. ^ 平成22年(ワ)第47173号 不正競争行為差止等請求事件 (PDF). [2014-04-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11-2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