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權龍褒(生卒年不詳),《朝野僉載》記作權龍襄秦州人,為武周唐朝年間武將詩人。歷任滄州刺史瀛州刺史、容山府折衝、右金吾衛將軍、最高官至左武衛大將軍。權龍褒以創作平仄不對,粗淺直白,比喻不當,邏輯錯誤,強湊音韻的知名,為當時唐朝文壇所嘲諷,稱其詩風為「權龍褒體」,被後世視為作詩的反面教材。不過「權龍褒體」自成一家,真率自然,仍有詩人蓄意模仿其詩風作詩,包括晚唐的詩人鄭愚,說明權龍褒的詩風某程度上被接受,納入俗體詩一類。《全唐詩》收錄權龍褒詩五首,《全唐詩補編·續拾》收錄一首[1][2]

權龍褒
國家 武周唐朝
龍褒
籍貫 秦州
其他名號 權龍襄
出生 生年不詳
生地不詳
逝世 卒年不詳
卒地不詳

生平编辑

《秋日述懷》

檐前飛七百,雪白後園强。
飽食房裡側,家糞集野螂。

權龍褒為人性情急躁,才疏學淺,卻沒有自知之明,經常自誇能寫詩,卻完全不懂音韻。權龍褒不知忌日規矩,問下屬,下屬回答:「父母逝世的那一日,告假回家,獨坐房中不出門。」如是者在他父母忌日,權龍褒於房中獨坐之際,一隻黑犬闖入房中,權龍褒大怒,道:「忌日被破壞了!」遂重寫書扎,改為明天再作忌日。談論的人莫不被此惹得大笑[1][3][4]

武周萬歲通天年間,權龍褒初任滄州刺史,詩興大發,作一首《初到滄州呈州官》[5],向下屬展示,下屬評道:「你真是超群的才華。」權龍褒卻老實回答:「不敢,強湊音韻而已。」後來權龍褒又作一首《秋日述懷》[6],這一回,他的下屬完全看不明白詩的內容,權龍褒解釋道:「紙鷂在檐前飛旋,值七百文錢。洗過的衫掛在園中,曬乾後潔白如雪。飽飯後,就在房裡側臥。家中糞便,必招惹許多野外的屎殼郎。」人們聽聞此事後,每每在背後嘲笑[1][2][3]

唐中宗李顯為太子時,設宴與群臣共歡,時為夏日,來賓皆以夏日為題材賦詩。權龍褒自薦一詩,有「嚴雪白皓皓,明月赤團團[7]。」句,有人問:「這是夏景來的嗎?」權龍褒答道:「強湊音韻而已。」李顯聞之,忍不住下筆譏諷:「來自秦州的才子龍褒。白日明月照,夏天嚴雪起。如此的詩章,強湊音韻而已[1][3]。」

《嶺南歸後獻詩》

龍褒有何罪?天恩放嶺南。
敕知無罪過,追來與將軍。

權龍褒改任瀛州刺史,轄下高陽縣博野縣發生管轄權糾紛,兩縣皆上呈各自的理據,權龍褒判道:「兩縣的爭地糾紛,非本州府的權限之內,兩地既然是縣級地區,請按有關規定到特定機構處理。」然後寫上自己的名字。他的下屬提醒他,按近來的規定他不必署名,權龍褒道:「我不明白,若不署名,誰知道我是哪家的浪驢呀!」新年時,權龍褒的朋友自京寄信給他,上有句:「改年多感觸,想你有同樣感受。」於是他召集官員,說:「有詔改年號為多感元年。」把信展示眾人,眾人望之哄堂大笑,權龍褒羞得推責敕書遲遲不到才犯錯[1][3]

權龍褒因與張易之有親戚關係,被牽連而貶去嶺南作容山府折衝,但很快在神龍年間擢升為右金吾衛將軍,他作兩詩回贈唐中宗,是為《神龍中自容山追入上詩》[8]和《嶺南歸後獻詩》[9],唐中宗看後不禁莞爾。每逢唐中宗和學士賦詩,權龍褒都會自薦他的詩,唐中宗遂戲稱他為「權學士」。權龍褒景龍年間累升為左武衛大將軍,何年逝世未載[3]

評價编辑

《喜雨》

暗去也沒雨,明來也沒雲。
日頭赫赤出,地上綠氤氳。

權龍褒身為武將而才力不及,詩作劣拙,但也真率自然,留存下來的詩有六首之多。這一切都是反映唐朝眾人皆詩的社會風氣,亦是提升社會地位的方法,所以使到身為武將的權龍褒也興起作詩,附庸風雅。權龍褒其詩一直被後世詩家咎病,視為反面教材,例如《喜雨》[10]中形容的全是久旱無雨之景,與題目自相矛盾。歷代詩家大多不承認權龍褒為詩人身份。明朝王世貞在《藝苑卮言》中批評權龍褒詩只有掩嘴而笑的份[11]。《太平廣記》將權龍褒列入〈嗤鄙〉類目,胡震亨編纂的《唐音統籤》將之列入〈諧謔〉類目。而清朝季振宜更乾脆,編纂自己的版本的《全唐詩》時,直接把權龍褒的記錄刪除。不過也非全無欣賞者,胡震亨閱過《嶺南歸後獻詩》後,評:「他其實都懂韻律[2]。」明末清初詩人錢謙益在詩作《病榻消寒雜咏·其四十》之中,形容自已年老,腦筋不靈活,連才華也跟權龍褒並排了[12]

權龍褒的詩風也被稱為「權龍褒體」,有詩人刻意模仿其詩風,例如鄭愚所作的《擬權龍褒體贈鄠縣李令及寄朝右》[13],詩中的嘲弄之意,令李令終至辭官[2]

參考文獻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1.0 1.1 1.2 1.3 1.4 《朝野僉載》卷4 張鷟著:「唐左衛將軍權龍襄性褊急,常自矜能詩。通天年中。為滄州刺史。初到,乃為詩呈州官曰。遙看滄海城,楊柳鬱青青。中央一群漢,聚坐打杯觥。諸公謝曰。公有逸才。襄曰。不敢。趂韻而已。又秋日述懷曰。簷前飛七百,雪白後園彊。飽食房裏側,家糞集野蜋。參軍不曉,請釋,襄曰。鷂子簷前飛。直七百文。洗衫掛園。乾白如雪。飽食房中側臥。家裏便轉。集得野澤蜣蜋。談者嗤之。皇太子宴,夏日賦詩。嚴霜白浩浩,明月赤團團。太子援筆為讚曰。龍襄才子,秦州人士。明月晝耀,嚴霜夏起。如此詩章。趂韻而已。襄以張易之事,出為容山府折衝。神龍中追入,乃上詩曰。無事向容山,今日向東都。陛下敕進來,今作右金吾。又為喜雨詩曰。暗去也沒雨,明來也沒雲。日頭赫赤出,地上綠氳氤。為瀛州刺史日。新過歲,京中數人附書曰。改年多感,敬想同之。正新喚官人集云。有詔改年號為多感元年。將書呈判司已下。衆人大笑。龍襄復側聽。怪赦書來遲。高陽博野兩縣,競地陳牒,龍襄乃判曰。兩縣競地,非州不裁。既是兩縣,於理無妨付司。權龍襄示。典曰。比來長官判事,皆不著姓。龍襄曰。餘人不解。若不著姓,知我是誰家浪驢也。龍襄不知忌日,謂府史曰。何名私忌。對曰。父母亡日,請假,獨坐房中不出。襄至日,於房中靜坐,有青狗突入,龍襄大怒曰。冲破我忌。更陳牒,改作明朝,好作忌日。談者笑之。」
  2. ^ 2.0 2.1 2.2 2.3 梁海燕. 《权龙褒和他的“趁韵诗”》. 文史知识2010年第8期. 2010年. ISSN 1002-9869. 
  3. ^ 3.0 3.1 3.2 3.3 3.4 《唐詩記事》卷80 計有功編:「景龍中,為左武衛將軍,好賦詩而不知聲律,中宗與學士賦詩,輒自預焉。帝戲呼為權學士。初以親累遠貶,洎歸,獻詩云:「龍褒有何罪?天恩放嶺南。敕知無罪過,追來與將軍。」上大笑。嘗吟《夏日詩》:「嚴雪白皓皓,明月赤團團。」或曰:「豈是夏景?」答曰:「趁韻而已。」通天中刺滄洲,初到,呈同官曰:「遙看滄洲城,楊柳鬱青青。中央一群漢,聚坐打杯觥。」諸公謝曰:「公有逸才。」曰:「不敢,趁韻而已。」嘗作《秋日休懷詩》曰:「簷前飛七百,雪白後園疆。飽食房裏側,家糞集野蜋。」參軍不曉,問之,權曰:「鷂子簷前飛,直七百;洗衫掛後園,白如雪;飽食房中側卧,家裏便轉集得野澤蜣蜋。」聞者嗤之。始賦夏日嚴霜明月之句,乃皇太子宴賦詩。太子援筆譏之曰:「龍褒才子,秦州人士。明月晝耀,嚴雪夏起。如此詩章,趁韻而已。」龍褒為瀛洲刺史,歲暮,京州人附書云:「改年多感。」乃將書呈判司以下云:「有司改年為多感元年。」一日,謂府吏,何名私忌?對曰:「父母忌日,請假。」偶房中靜坐,有青狗突入,大怒曰:「衝破我忌,更牒改到明日,好作忌日。」談者笑之。」
  4. ^ 《耳目記》 張鷟著:「周左領軍權龍褒將軍不識忌曰,問府史曰:「何名私忌?」對曰:「父母亡曰,請假獨坐房中不出。」褒至忌曰,於房中靜坐。有青狗突入房中,褒大怒:「沖破我忌,更陳牒,改明朝好作忌曰。」談者笑之。」
  5. ^ 《初到滄州呈州官》 權龍褒著:「遙看滄洲城,楊柳鬱青青。中央一群漢,聚坐打杯觥。」
  6. ^ 《秋日述懷》 權龍褒著:「簷前飛七百,雪白後園疆。飽食房裏側,家糞集野蜋。」
  7. ^ 《皇太子夏日賜宴詩》 權龍褒著:「嚴雪白皓皓,明月赤團團。」
  8. ^ 《神龍中自容山追入上詩》 權龍褒著:「無事向容山,今日向東都。陛下敕進來,令作右金吾。」
  9. ^ 《嶺南歸後獻詩》 權龍褒著:「龍褒有何罪?天恩放嶺南。敕知無罪過,追來與將軍。」
  10. ^ 《喜雨》 權龍褒著:「暗去也沒雨,明來也沒雲。日頭赫赤出,地上綠氤氳。」
  11. ^ 《藝苑卮言》卷3 王世貞著:「自昔倚馬占檄,橫槊賦詩,曹孟德、李少卿、桓靈寶、楊處道之外,能複有幾?自非本色,故足貽姍。敖曹《行路難》,猶堪放浪;崇文『酵兒』,有愧祖武。至於權龍褒輩,只供盧胡而已。」
  12. ^ 《病榻消寒雜咏·其四十》 錢謙益著:「信筆塗鴉字不齊,叢殘篇什少詩題。心情癢癢如中酒,手腕騰騰欲降乩。搜索句窮翻壁蠹,喔咿吟苦伴鄰雞。才華自分龍褒並,未敢囊詩付小奚。」
  13. ^ 《擬權龍褒體贈鄠縣李令及寄朝右》 鄭愚著:「鄠縣李長官,橫琴膝上弄。不聞有政聲,但見手子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