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冈子规

正冈子规(1867年10月14日-1902年9月19日) 日本俳人。生於慶應3年9月17日(1867年10月14日),卒於明治35年(1902年9月19日)。明治時代文學宗匠,於俳句短歌新体詩小說評論随筆有多方面的創作活動。患結核病七年而歿,得年34歲。本名常规,生于爱媛县松山市。早期作品有小说《月亮的都城》、 《花枕》、《曼珠沙华》等。

正岡子規
Masaoka Shiki.jpg
原文名稱正岡 子規
日文假名まさおか しき
羅馬拼音Masaoka Shiki
出生本名常規,幼名處之助,后改
1867年10月14日
 日本伊予国温泉郡藤原新町
逝世1902年9月19日(34歳)
 大日本帝國東京市下谷区上根岸
墓地大龍寺東京都北区田端)
職業俳人歌人新聞記者
語言日本語
國籍 大日本帝國
母校帝国大学国文科中途退学
創作時期1893年 - 1902年
體裁俳句短歌、新体詩、小説評論随筆
代表作《病床六尺》、《歌よみに与ふる書

生平编辑

正冈子规是伊予国温泉郡藤原新町(今四國愛媛縣松山市花园町)人,是松山藩武士正岡常尚與八重的長男,母親是松山藩学者大原觀山的長女。

1872年(明治5年)正冈父親過世,他繼承為家督,此后相继被大原家和叔父加藤恒忠(拓川)抚养。正冈曾在外祖父的私塾學習漢書,第二年入学末广小学,随后转学到胜山学校。少年時代正冈子规喜好漢詩、戲劇、军事故事、書畫,并和友人创作了传阅的杂志,举办了试作会。日後他又受到自由民權運動影響,很熱衷政治。

1880年(明治13年),正冈子规進入旧松山中学(今松山东高等学校),1883年休學赴东京,在赤坂丹后町的须田学舍学习汉文,为备考英语在共立学校(今开成高等学校)就读。第二年,正冈成為舊藩主家的資助生,入学东京大学预备科,居住在常盘会寄宿舍。1890年(明治23年)正冈進入東京帝國大學哲學系,不久后他开始對文學有興趣,次年轉到國文系。从此以后,他以「子規」之名開始創作。

在松山中学、共立學校时期,正冈子规認識了同學兼同鄉的秋山真之,他们还有共同的友人勝田主計,在東大預備科時,他与夏目漱石山田美妙等人为同窗好友。

大學輟學後,正冈子规通過叔父的介紹,在1892年進入《日本报》擔任記者,他把亲人引荐过来,使该报成为他文学活动的据点。1893年正冈开始連載《獺祭書屋俳話》,这是俳句革新運動的開端。

1894年夏甲午戰爭爆發,正冈於1895年4月擔任近衛軍團的從軍記者,前往遼東半島,抵达2日後馬關條約簽署。同年5月,正冈在第二軍兵站部拜見了军医部长森林太郎(森鷗外)之後歸國。他在歸國途中的船上吐血,之後進入神戶醫院。7月,在須磨保養院療養后,正冈回到松山。

因为正冈子规有咳血症,所以他把自己比作据说会“啼血”的杜鹃,并把杜鹃的汉名“子规”作为自己的俳号。此期间正冈对俳句分类,以及俳人与谢芜村进行了研究,为俳句界做出巨大贡献。正冈曾与夏目漱石同住,二人进行了俳句讨论。1897年,俳句雜誌《杜鹃》創刊。

在和歌领域,正冈在《日本报》上连载了《歌よみに与ふる書》。他不认可《古今集》,同时对《万叶集》给予高度评价,批评直至江户时代仍被格式束缚的和歌,并为了革新和歌而组织了根岸和歌会。根岸和歌会后来被伊藤左千夫长冢节等人发展为和歌社团“アララギ”。

隨著病情加重,正冈寫下了《病床六尺》,但裡面並沒有自暴自棄或感傷,反而是客观勾画了臨死時自己的肉体和心灵状况,是一部出彩的人生紀錄,直到現在仍经久不衰。 同时期他在病床上所写的日记《仰卧漫录》的原件现被兵库县芦屋市的虚子纪念文学馆收藏。

生平年表编辑

注:1872年之前的日期为旧历

  • 1867年(庆应3年)9月:出生于伊予国温泉郡藤原新町(今爱媛县松山市花园町),是松山武士正冈常尚的长男。
  • 1868年(明治元年):搬家到凑町新町。
  • 1872年(明治5年)4月:父亲去世。
  • 1873年(明治6年):入学广末学校。
  • 1875年(明治8年)
    • 1月:转学至胜山学校(今松山市立番町小学)。
    • 4月:祖父观山去世,随土屋久明学习汉学。
  • 1878年(明治11年):第一次写汉诗,并得到久明的指教。
  • 1879年(明治12年)12月:毕业于胜山学校。
  • 1880年(明治13年)3月:入学松山中学(今松山东高等学校)
  • 1883年(明治16年)
    • 5月:为了备考大学预备科从松山中学辍学。
    • 6月:前往东京。
    • 10月:入学共立学校(今开成高等学校)
  • 1884年(明治17年)9月:入学东京大学预备科(后为第一高等中学)。开始创作俳句。
  • 1887年(明治20年)7月:拜访大原其戎,并向他展示了自己的俳句手稿。 同年,正冈的俳句在其戎主持的杂志 《真砂の志良辺》上发表。
  • 1888年(明治21年)
    • 7月:从第一高等中学预科毕业
    • 9月:升本科,入住常磐会寄宿舍。
  • 1889年(明治22年)
    • 4月3日:与常磐会的朋友两人徒步旅行前往水户,菊池谦二郎的家在此处。
    • 5月:咳血。首次以“子规”作为别名。
  • 1890年(明治23年)
    • 7月:从第一高等中学本科毕业。
    • 9月:入学帝国大学文科大学哲学系。
  • 1891年(明治24年)1月:转系至文学。
  • 1892年(明治25年)
    • 10月:退学。
    • 12月:进入日本报社。
  • 1895年(明治28年)4月:作为甲午战争的随军记者前往中国,归国途中咳血。
  • 1896年(明治29年)1月:在子规庵举行俳句会。
  • 1898年(明治31年)3月:在子规庵举行歌会。
  • 1900年(明治33年)8月:大量咳血。
  • 1902年(明治35年)9月:去世,年仅34岁。安葬于东京都北区田端大龙寺。

子规辞世时留下绝笔俳句:“糸瓜咲て痰のつまりし仏かな”(丝瓜花开/喉头痰哽/时日不久)“痰一斗糸瓜の水も間にあはず”(咳痰一斗/纵有丝瓜水/亦于事无补)“をとゝひのへちまの水も取らざりき”(前天的丝瓜水好/再也取不到)。根据这些俳句,子规的忌日9月19日被称为“丝瓜忌”,也有人根据子规的雅号命名为“獭祭忌”。

雅号编辑

作为雅号的子规来自于杜鹃的别称,这是正冈子规用啼血的杜鹃来比喻因结核病而咳血的自己。

此外,子规还使用过“獺祭書屋主人”“竹之里人”“香云”“地风升”“越智处之助”等别号。

“獺祭書屋主人”的“獭”指水獭,出自《礼记·月令》:“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獭祭鱼,鸿雁来。”曾经在中国,人们认为水獭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吃东西之前把它们的捕获物摆放好,就像在祭祀,把它献给上天。因此人们认为:“即使水獭也会祭祀,就像人类一样。”后来,唐朝诗人李商隐会把自己尊敬的诗人的作品抄在纸条上,在构思诗歌时把纸条摆放在左右。因为这样的行为就像上文提到的故事,所以李商隐以“獭祭鱼庵”为号。由此,“獭祭鱼”就有了“散落摆放的书籍”的意思。而“獭祭书屋主人”的名字不单单是“书籍散落摆放的书屋主人”的意思,更代表着子规想要成为李商隐一样著名的诗人的决心,在病榻的枕边摆放着许多资料的他也确实和水獭一样。

此外,在随笔《筆まかせ》中子规提到他使用过54个雅号,还有许多未被提及的笔名,包括下文提到的“野球”。

病痛编辑

正如他在咳血后自称 “子规”所象征的那样,子规的文学与他的疾病密不可分。 据他的母亲八重回忆,婴儿时期的子规有一张不寻常的圆脸,外表难看,而且鼻子很短。他经常因为身体虚弱、身材矮小和内向而受到欺负。

子规第一次咳血是在1888年8月的镰仓旅行途中。子归本人则在旅行结束的半年后,将第二年(1889年)4月的水户旅行认为是他生病的原因。5月,大咳血的他被医生诊断为肺结核。在当时,肺结核被认为是不治之症,被确诊就相当于下了死亡判决。正是在这一时期,子规写下了和杜鹃有关的俳句,并第一次把子规当作俳号。

子规的病在担任从军记者前往报道甲午战争期间恶化。1895年5月,他在归国的船上病重且大量咳血,随即在神户住院,在须磨休养后回到了松山,随后在当时任职于松山中学的夏目漱石住处静养。这一年10月,在再次赴东京的途中犯腰痛以至于难以行走。起初他以为是风湿病,次年(1896年)被诊断为结核菌渗入脊椎导致坏疽。此后他卧床多日,数次手术仍未能使病症好转,臀部和背后开始生疮流脓。

即使在子规不能再行走之后,他偶尔也会乘坐人力车外出,但在1899年夏天之后,他甚至连坐起来都变得困难。从这时起,子规卧床约三年,连翻身都忍受剧痛,但他继续写俳句、和歌和随笔(其中一些是他口述的),同时用麻药缓解疼痛,他还继续指导来看望他的年轻诗人,如高滨虚子、河东碧梧桐、伊藤左千夫和长冢节等人。据说,碧梧桐为他卧病在床,炎热难耐的师父制作了一台手动风扇。子规对这把扇子非常喜爱,他把它命名为 "风板",并想把它作为俳句的季语。

子规与棒球编辑

子規是日本引入棒球之初最狂热的选手,直到1889年開始咳血為止,他才结束了棒球生涯。最经常担当的位置是捕手。

子规对于其他运动完全没有兴趣,却痴迷于棒球,即使是子规的知音河东碧梧桐对此也无法理解,把他的狂热称为“变态现象”。

由於他幼名是“升”(noboru),所以他曾把“野球”(noboru)作为他的笔名。这比中马庚在1894年把baseball(棒球)翻译成“野球”(yakyuu)还要早四年。因此尽管读法不同,子规是第一个发明“野球”这个词汇的人,尽管这不是对应棒球的翻译,只是作为自己的笔名。实际上,子规在1896年7月27日的《日本报》上有随笔写到:

“目前还没有关于棒球的翻译,这里给出的翻译是我自己创造的。 尽管我知道这个翻译可能不合适,但我没有理由仓促修改它。 恳请赐教。”

对于“打者”“跑者”“界外球”“四坏球”“高飞球”“游击手”等舶来词,子規也都有對應的日文及漢字翻譯如:「打者」「走者」、「四球」、「直球」、「飛球」、「短遮」。但是,他并没有对“棒球”提出翻译。

而且子規也有「まり投げて見たき広場や春の草 」「九つの人九つの場をしめてベースボールの始まらんとす」的句子,對文學翻譯野球的普及有所貢獻。并且和新海非风一起创作了被视为日本第一部棒球小说的《山吹の一枝》。因此在2002年也進入了野球殿堂。

位於松山市JR四國鐵路車站市坪站」,其副站名稱作「野球,の・ボール」,就是紀念正岡子規在世時積極發揚的這種運動。[1]

朋友编辑

與作家夏目漱石日本海軍軍官秋山真之為至交好友。

俳句编辑

  • 柿食へば鐘が鳴るなり法隆寺(中国的日本文学研究家李芒译作“方啖一颗柿,钟声悠婉法隆寺")
  • をとゝひのへちまの水も取らざりき(前天作成的絲瓜藥露,尚未取用)
  • 台湾や陽炎毒を吹くさうな
  • 六尺の夏草を刈る女かな

和歌编辑

  • くれなゐの二尺伸びたる薔薇の芽の針やはらかに春雨のふる(二尺嫩紅,薔薇新芽,軟刺沐於春雨中)
  • 足立てば新高山の山もとにいほり結びてバナナ植ゑましを
  • フォルモサの高砂島に君行かば島人さびてバナナくふらん

家世编辑

人物编辑

  • 不擅長英語,考試的時候也有作弊。像judiciary這個字他不懂,問旁邊的人時,誤聽為「幫間」(但其實是「法官」),之後就用幫間寫作。但子規在這次考試是及格的,反而是幫他作弊的那個人不及格。
  • 漱石與子規本人以外,與子規的家族也有往來,子規的遠親歌原奈緒在電視受訪時說,「曾祖父與子規會一起交流俳句的樣子。聽說夏目漱石也與他們感情頗好。」
  • 在松山和漱石同住期间,曾说过要请一顿鳗鱼饭,最后是漱石付的钱。
  • 子规在东京帝国大学入学后放弃学哲学是有原因的。有一次,夏目漱石的友人米山保三郎和子规聊天说:“哲学这种东西,我们无法理解,如果不理解的话,又怎么能运用它呢?”子规惊叹着改变了念头。

评价编辑

在他短暂的一生中,子规在俳句,和歌的改革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被评价为在近现代文学中确立了短诗型文学的发展方向的改革者。


在俳句领域,子规否定了“月并俳句”的陈腐,高度赞赏松尾芭蕉俳句的诗情画意。他还从江户时代的文献中发掘出了与谢芜村等被遗忘的俳人。此外,他还受到欧洲19世纪自然主义的影响,坚持以写生和写实的方式进行现实生活的诗歌创作,这使得俳句发展出一种新的诗歌情感。


在和歌领域,子规在诗论方面发挥的作用要大于实际创作。当时痴迷于俳句的他,只留下了非常粗糙的大纲式的和歌批判。在他所有的作品中,对于和歌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歌よみに与ふる書》。与俳句一样,在《歌よみに与ふる書》的和歌理论强调了对基于写实的现实主义诗歌的重视,以及对《万叶集》的颂扬和对《古今集》的否定。


子规也是一位鲜为人知的汉诗作者。 他的学生吉川幸次郎回忆说,铃木虎雄(陆羯南的女婿,也是子规在《日本报》的同事)对子规的汉诗的评价比对漱石的更高。


補充閱讀编辑

  • 以正岡子規為主人翁的長篇小說《坂上之雲》(司馬遼太郎著),是日本上班族必讀的職場戰略。
  • NHK特別歷史劇於2009年播放至2011年,演出者為香川照之。(2010年第二部中病死)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