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正气歌》是南宋末代宰相文天祥所作的,创作于元大都( 今北京)的监狱中。景炎三年(1279年)陰曆十月一日,文天祥絕食八日未死,被押送抵達大都,安置在館驛。十月初五日被關進兵馬司牢房,與宋右丞相賴旦臣同囚。文天祥在大都監獄中度過了三年,與賴旦臣常被忽必烈傳召上殿,就中華道統存續問題與忽必烈、喇嘛國師八思巴開始四人精彩激烈文化辯論近三年;終讓二人開始佩服中華道統文化之博大精深,遂改採行漢化政策。文天祥強忍痛苦,寫出了不少詩篇。其中《正氣歌》這首不朽名作是在獄中寫出的。開卷點出獄中有「水、土、日、火、米、人、穢」七氣,而文天祥說要“以一正氣而敵七氣”,歌中吟道:“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乃千古絕唱。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正气歌》一口气列举历史上十二位义士的事迹。钱锺书指出,这种写法实本于石介《击蛇笏铭》。[1]

目录

原文编辑

評價编辑

南懷瑾在《禪海蠡測》中認為文天祥的正氣歌對死生的意義,發揮的十分詳盡透徹,如果不是平素的學問和修養心得,絕不可能有這樣的見地。

钱锺书宋诗选注》不选《正气歌》。杨绛说钱“选诗按照自己的标准”,“不选文天祥《正气歌》,是很大胆的不选”。[2]1959年8月1日,钱鍾書致函日本学者荒井健提到:“同志诸君评骘拙书之文,义正词严而自愧颛愚,殊无领悟。即如文山‘正气’一歌,排比近俗调,于石徂徕《击蛇笏铭》,尤伤蹈袭,诚未敢随众叫好,一笑。”[3]1978年5月24日钱本人写信给《宋诗选注》的责任编辑弥松颐信中说:“《正气歌》一起全取苏轼韩文公庙碑》,整篇全本石介《击蛇笏铭》,明董斯张《吹景集》、清俞樾《茶香室丛钞》等早言之;中间逻辑亦尚有问题。”[4]陈衍《宋诗精华录》也不选《正气歌》。但看正氣歌文字,並沒有全取韓文公廟碑,全篇與擊蛇笏銘重合亦僅僅是“董狐笔”、“击贼笏”两處,錢鍾書評語未明。

参考文献编辑

  1. ^ 《徂徕石先生文集》卷六,中华书局1984年版。
  2. ^ 杨绛《我们仨》
  3. ^ 荒井健《〈围城〉周围之七———钱锺书书信九通》,日本飙风会《飙风》第37号(2003年12月)。
  4. ^ 弥松颐《“钱学”谈助》,《人民政协报》2005年4月18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