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铁路轮渡

武汉铁路轮渡是曾经来往于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武昌区之间、连接京汉铁路粤汉铁路、横跨长江火车轮渡

背景编辑

早在1906年,京汉铁路就已通车,并在汉口一侧建成了汉口江岸站。12年后,粤汉铁路湖北至湖南的区间通车,并与株萍铁路接轨,还在武昌徐家棚附近设立了徐家棚车站。两座车站和两条铁路隔江相望,但是无法相连;因此,来往江两岸的乘客只能带着行李,在下车后换乘轮渡,到达江对岸后再登上另一趟列车,而货物则需要工人从列车上搬下来,再搬上轮船,最后再由江对岸的工人搬上另一趟列车。[1]

计划与建设编辑

1917年8月,平汉铁路局致信交通部,建议开办与粤汉铁路的轮渡联运业务;1年后的11月,平汉铁路局拟定了江岸站和徐家棚站作为轮渡连接的车站,轮渡的运营则由平汉铁路局管理。随后,平汉铁路局划拨了4艘,粤汉铁路局划拨了2艘,交通部也划拨了2艘共8艘轮船为轮渡服务。1921年1月10日,轮渡船票正式对外发售,然而5个月后,由于轮渡持续产生亏损,平汉铁路局向交通部请求停办;虽然交通部下令让粤汉铁路局接手,但是粤汉铁路局也因为经济困难而无法从命。1925年,平汉轮渡处设立,但是轮渡未能重启。[2]

启用编辑

开通编辑

粤汉铁路通车1年后,轮渡于1937年3月10日开通[3]。在武汉长江大桥通车前,列车只能通过这个轮渡系统来往于京汉铁路和粤汉铁路之间。江北到江南的列车会先在大智门火车站下客,再驶入江岸站解编,接着由调车机车将车厢推上轮船,与坐在客舱裡的乘客一同过江,而车头则去牵引其他的列车[3]。2小时后,轮船到达江南的徐家棚站,乘客下船等候列车重新编组,待编组完成、新车头接上后,乘客再重新上车,继续接下来的旅程[4]。这种新颖的交通方式在市民们口中成为了武汉一大“怪”——“火车要靠轮渡载”[3]

运营编辑

在开通初期,轮渡所使用的船只是木制的,所以每天只能运送6-7对列车、不足50节车厢,一年下来发送的货物有10余万吨,载运旅客6-7万人[5]:259。后来轮渡购入蒸汽船后,每天投入运营的船达到了4艘[3],分别为“北京号”、“上海号”、“汉口号”、“南昌号”,其中“北京号”最大,能一次装载12节车厢[6];轮渡每天能运送2000节车厢,其中以货车居多[7]

抗战爆发后,轮渡的轮船和设施都在武汉沦陷前转移到了重庆,后在日本投降后才恢复[1]

到1954年,日均渡江车数由1953年的492辆增加到518辆,1955年又提高到554辆[5]:313

承担乘客运输的客运轮渡共有渡轮7艘,木驳3艘,趸船2艘,持有火车票的旅客、铁路系统职工和家属可以免费乘坐;1953年5月18日起,这条路线被移交给武汉轮渡公司,后在长江大桥通车后停运[8]:465

停用后编辑

随着武汉长江大桥建成,京汉铁路和粤汉铁路成功贯通并更名为京广铁路,列车不再需要通过轮船摆渡,于是轮渡所属的4艘轮船也被调往芜裕铁路轮渡[6]。当时正是一五计划二五计划实施期间,武钢一冶工厂的工人急剧增加,所以轮渡没有停运,而是承担起了这些工人的通勤[9]

由于当时北京政府周边地区关系紧张,解放军的防御能力不够强大,为避免长江大桥在战争中被攻击,影响长江两岸的交通(尤其是107国道和京广铁路),轮渡又于1966年,作为战备码头保留[7]。1967年,长100多米的“武汉号”[註 1]轮渡投入使用[7];随后,原先在此服役的“浦口号”也被调往芜湖[6]。1996年,码头举行了一次战备演习[6]

轮渡现隶属于武汉铁路局武汉桥工段轮渡车间管理[7]

战备码头编辑

徐家棚战备码头位于武汉长江二桥武昌一侧的桥头附近。有一条铁轨从武昌北环线分出,在跨过公路后向着江岸边延伸,并沿着江岸的石坡往下;在这条铁路的尽头有5排从高到低的水泥墩,墩的上部预留了铺设枕木和轨道的位置,是为在长江水位不同时铺设轨道而准备的;这就是徐家棚战备码头原址的全貌。[3]2012年11月1日,武汉海事局发布通告,表示将为战备码头选择新的地址[6];码头最终在2019年与武昌北环铁路一道拆除[10]

汉口一侧的客运码头在停用后从铁道部移交给武汉轮渡公司,转而承担起武汉市内的通勤[11],至今仍在运营[3],而供列车上下船的码头已没有任何踪迹[3]

纪念编辑

在北岸的轮渡原址上,武汉市政府设立了“粤汉码头”的石碑、詹天佑雕像和一台蒸汽机车,作为汉口江滩景观长廊的一部分[3]。另一边,为缓解武昌的交通状况,南岸的武昌北环线和徐家棚站已经拆除,预计将改造为铁路主题的公园,成为武昌“城市阳台”的一部分[3]

注释编辑

  1. ^ 长108米、宽10.08米,共4层,拥有3台柴油发动机,前后都有侧向推进器,可以侧向移动,可装载13节车厢 曾在文革期间改为“东方红”号,文革结束后改回现名

参考文献编辑

[12]

  1. ^ 1.0 1.1 第四章 桥梁 隧道 轮渡. 郑州铁路局志 (1893-1991) 上. 中国铁道出版社. 1997-12: 312–313 [2019-04-21]. ISBN 978711302956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04-20). 
  2. ^ 湖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湖北省志·交通邮电. 湖北人民出版社. 1995-03: 34–35 [2019-04-20]. ISBN 7-216-01650-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04-20).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82年前往事:粤汉铁路火车轮渡过大江. 楚天都市报. 2019-03-10 [2019-09-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3). 
  4. ^ 江城公交蝶变史. 长江日报. 2019-06-25 [2019-09-16]. 
  5. ^ 5.0 5.1 武汉市志·交通邮电志 (PDF). 武汉大学出版社. 1998-03 [2019-09-17]. ISBN 7-307-02577-9. 
  6. ^ 6.0 6.1 6.2 6.3 6.4 火车轮渡 守候47年的人文景观. 长江日报. 2013-01-17 [2019-09-16]. 
  7. ^ 7.0 7.1 7.2 7.3 走进时光深处的“武汉号”. 人民铁道. 2019-08-02 [2019-09-16]. 
  8. ^ 武汉市志·城市建设志 (PDF). 武汉大学出版社. 1996 [2019-09-28]. 
  9. ^ 武昌徐家棚站蝶变:82年前火车在此乘轮渡过江 如今将崛起生态长廊. 武汉文明网. 2019-03-10 [2019-09-16]. 
  10. ^ 对区人大十五届二次会议第6号代表建议的回复(A). 武昌区人民代表大会. 2019-03-11 [2019-09-16]. 
  11. ^ 武汉过江故事:从火车轮渡到地铁2号线. 新浪. 2013-08-11 [2019-09-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6). 
  12. ^ 都是铁路人,你们开火车他们却开船!. 人民铁道. 2019-09-08 [2019-09-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