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武行德(908年-979年),中国武将,历仕后唐后晋后汉北周北宋

武行德
出生 908年
晋国
逝世 979年
北宋
职业 后唐后晋后汉北周北宋武将

生平编辑

武行德是并州榆次人,身长九尺余,材貌奇伟,家境贫穷,常砍柴贩卖养家。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一次闲暇时在郊外打猎,正值武行德在道路左边背柴趋步拱手,石敬瑭见其魁岸,背的柴又异常多,令力士举之,都不能举,认为武行德是奇人,于是将其留在帐下。[1]

后来石敬瑭建立后晋。天福初年,授武行德奉国都头,迁指挥使,改控鹤指挥使、宁国军都虞候。开运四年(947年),辽朝灭晋,进入晋都汴京,时任奉国指挥使武行德被擒,[2]假意请求效命辽朝。辽朝相信了他,三月,准备了数十艘载铠甲的船,令武行德率数百十将校军卒送回本国。武行德从汴水到河阴,对诸将说:“我辈受国厚恩,而受制于契丹(辽朝),与其离乡井、投边塞,为异域之鬼,何如与诸君驱逐凶党,共守河阳,姑且待契丹兵退,观察谁是天命所属再归顺他,建功业,定祸乱,以图富贵,可以吗?”众人素来服其威名,都说:“愿效死命”。于是武行德率弩手都头张晖等将士当即杀了辽朝监使,分授器甲,由汜水倍道而行到河阳。辽朝所任的河阳节度使崔廷勋(一作崔延勋)正出兵送新任昭义节度使耿崇美潞州,武行德乘虚而入,崔廷勋出兵来拒,武行德麾众迎战,从白天死战到中午,崔廷勋大败,弃城逃到怀州[3]武行德于是据有河阳,尽以府库分给将士,众人因而推武行德知州事。[4][5]武行德以张晖为弩手指挥使。[6]时辽兵尚多,武行德激励士卒,修缮甲兵,据上游,士气越发高涨,人望归之。[1]

后来武行德听闻河东节度使刘知远起兵建立后汉,就自称河阳都部署,遣其弟武行友走小道奉蜡表劝进。[2]辽朝任自己所任的遥领武定节度使方太为洛阳巡检,方太到郑州,被郑州戍兵所迫自立为郑王,逃跑,戍兵反而向辽朝诬陷方太,方太无法自明清白,趁乱占据河南府,想归顺刘知远。武行德派人诱他:“我是裨校,公以前镇此地(开运二年(945年)方太曾任河阳留后),今我虚位相待。”方太相信了,到河阳,为武行德所杀。[7]刘知远本已任北京随使、左都押衙刘铢为河阳节度使,刘铢尚未赴任;武行友到河东军部太原,刘知远览武行德奏,很高兴,即授武行德河阳三城节度、[5]检校太尉,充一行马步军都部署。[4]五月,崔廷勋、耿崇美、奚王拽剌合兵反攻,进逼河阳,嵩山贼帅张遇率众数千救河阳,战于南阪,败死。武行德出战,也败,闭城自守。拽剌欲攻城,崔廷勋认为辽军已退,得河阳无用,又听闻刘知远部将忠武军节度使史弘肇已得泽州,就放弃围攻河阳,退回怀州,武行德令张晖引军前往怀州,崔廷勋等最终向北遁去,[3]张晖于是领怀州军。[6]武行德遣人迎史弘肇,史弘肇率众南下与武行德合兵。[8][9]辽朝所任宣武军节度使萧翰撤军前,在汴京立后唐明宗子许王李从益为帝。刘知远已亲自从太原前来,李从益遣使召归德军节度使高行周和武行德,想委以军事共同阻拦刘知远,但二人都没来,反而奏报刘知远,刘知远怒。李从益及其部下群臣知道自己不能成事,于是称梁王、知军国事,遣使奉表称臣迎刘知远,[10]自己回家。刘知远由晋州、绛州到洛阳,武行德在境上迎候,以所部兵护卫他到汴京,再回河阳。[1]刘知远到汴京,密令杀李从益。[11][12][13]闰七月,加武行德阶爵。[14]

后汉隐帝乾祐元年(948年)三月,加武行德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六月,移真定尹、成德军节度使[15]二年(949年)九月,加检校太师[16]任内见牙将曹彬端庄纯正,指着左右说:“这是远大之器,非常人。”[17]三年(950年)三月,武行德为庆贺隐帝生日嘉庆节而入朝,[18]获进邑封。[19]后周广顺元年(951年)正月,加兼侍中[20]三月改忠武军节度使,八月迁河南尹、西京留守。[21]当时禁止盐入城,违犯者判死刑,告发者得厚赏。洛阳民家有老妪将要入城卖蔬菜,不久有和尚向其买蔬菜,翻看装菜的竹筐,秘密将盐放在其中,稍微问了价钱,不买而去。老妪持蔬菜入城,守关者搜出盐,将她抓到府中。武行德见装盐的布不像村妇所有之物,怀疑、诘问,老妪说:“刚才有和尚在城外买蔬菜,取去看了很久离开了。”武行德就捕捉和尚讯问,承认与守关吏同诬老妪以希得赏赐。武行德释放老妪,斩和尚及守关吏数人。人们畏武行德若神明,部下凛然。三年(953年),丁母忧,后起复。[1]

显德元年(954年)正月,加开府阶,进封谯国公[22]后周世宗即位,七月,武行德兼中书令[23]周世宗见洛阳城头有缺,令修葺,武行德率部民万余人修好了城,封邢国公。秋季,代王晏武宁军节度使,与王晏互换。之前,唐末割据淮南杨行密家族从甬桥东南决汴水。二年(955年)十一月,后周议将南征,遣武行德率所部丁壮于古堤疏导汴水,东达泗上。[24]三年(956年),世宗亲征南唐,四月,以武行德为濠州行营都部署,在濠州境破唐军二千余人。[25]不久奉命率师屯定远,逼其城。唐将濠州都监郭廷谓募壮士装作小贩进入定远,侦察周军人数及守将之名,回报是武行德、周务勍,郭廷谓说:“这可图啊。”于是集合万余乡兵和自己的五千军卒,日夜训练,五月,依山衔枚设伏,破武行德,周军大溃,死者数百人,武行德单骑逃跑,[26]七月,贬授左卫(或作右卫)上将军。[27][28]五年(958年),参与攻克淮南,五月,复授保大军节度使兼中书令。[29]六年(960年)后周恭帝嗣位,八月,武行德进封宋国公[1][30]

北宋初,加中书令,进封韩国公,再授忠武军节度使,改封魏国公乾德二年(964年)冬,移镇安远军节度使,加开府仪同三司开宝二年(969年)十月,宋太祖在后苑宴请凤翔节度使王彦超及武行德等节度使,酒酣,从容说他们都是国家宿将,久在藩镇,事务繁忙,不符合自己优待贤才的意图,暗示他们放弃节度使之职。王彦超立即表示辞职,而武行德等则竞相自陈攻战履历艰苦,宋太祖说:“这是异代之事,何足论!”以武行德为太子太傅,当时被宴请的节度使们都被罢免而改任了其他官职。[31][32]时议因此称许王彦超。[33]三年(970年)二月,太祖设宴广政殿,武行德、王彦超等醉酒失仪,被御史弹劾,有诏免罪。[34]太平兴国三年(978年),武行德以本官致仕。四年,卒,年七十二,赠太师。[1]

后来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采纳御史中丞陈过庭之言,学习宋太祖开宝设宴的办法罢免了一些节度使。[35]

评价编辑

  • 《宋史》谕曰:武行德守洛邑,辩究欺罔,民用畏服,顾不优于诸人耶?[1]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