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歸謬法拉丁語Reductio ad absurdum)是一種論證方式,首先假設某命題成立,然後推理出矛盾、不符已知事實、或荒謬難以接受的結果,從而下結論說某命題不成立。

歸謬法與反證法相似,差別在於反證法只限於推理出邏輯上矛盾的結果。

示例编辑

例一(推理出矛盾的結果)
假設  有理數,則可令  最簡分數,此時    互質
左右平方得  
由於只有偶數平方是偶數,因此   必為偶數,故設  
代入上式得  ,故知   為偶數
由於    皆為偶數,不互質,與前述    互質矛盾
因此原假設是錯的,故知   不是有理數,只能是無理數
例二(推理出不符已知事實的結果)
假設總統是女人,女人應該有突出的乳房,但總統曾裸露上身跑步,而從新聞錄像可看到他並沒有突出的乳房,因此總統不會是女人。
龍樹《大智度論》 :佛說六識,意識所緣的諸法都是生滅法,如果存在「我法」的話,應該有第七識去識別它,但是沒有第七識存在,因此無我[1]
例三(推理出荒謬難以接受的結果)
假如殺人都應該償命,小美家被歹徒闖入洗劫一空,小美還被歹徒強暴,後來小美趁歹徒不注意拿起身邊利器抵抗,不小心把歹徒弄死了,那麼小美該死嗎?
假如星漢帝國要穩定存在超過一個世代,那帝國的經濟至少要得以持續。星漢帝國男少女多,且幾乎所有的女人在三十歲之前就會被處死,但不論古代或現代,一個人至少要十到二十年的時間成長,而如果要讓養育一個人的成本得以回收,至少要讓這些人工作三四十年的時間,而稅收只是把這些工作收入收歸政府所有而已,不能真正消滅成本,因此不足以彌補差距,這樣帝國要從哪弄錢,好補足這樣的不足,從而避免經濟崩潰?

外部連結编辑

  • ^ 《大智度論》卷12:「問曰:云何我不可得?答曰:如上我聞一時中已說,今當更說。佛說六識:眼識及眼識相應法,共緣色,不緣屋舍、城郭種種諸名。耳、鼻、舌、身識,亦如是。意識及意識相應法,知眼、知色、知眼識,乃至知意、知法、知意識。是識所緣法,皆空無我。生滅故,不自在故。無為法中亦不計我,苦樂不受故。是中若彊有我法,應當有第七識識我;而今不爾,以是故知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