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煨(音wēi 注音ㄨㄟ?-209年),字忠明東漢末年時期的將領,涼州武威人。

生平编辑

性多疑,原為董卓麾下,晉升為中郎將。後屯兵華陰,有政聲,他曾收容同鄉的謀士賈詡,賈詡素有名望,為煨軍所敬,但賈詡不見用於煨,後投奔張繡。董卓死後,漢獻帝李傕处东归至華陰,寧輯將軍段煨出營迎接,供給獻帝飲食衣服[1]。後將軍楊定與段煨不和,串通董承楊奉等人,誣陷段煨勾結郭汜。楊定攻打段煨,雙方激戰十餘天,不分勝負。後為獻帝勸解。建安三年(198年),在裴茂的指挥下,煨入長安,指挥梁兴张横击杀逃到黄白城的李傕,將李傕全家老少200餘口押解許都曹操下令夷三族,獻帝封段煨為“安南將軍”。官至大鴻臚光祿大夫建安十四年(209年),以壽終。

修缮华岳庙编辑

据《艺文类聚》,《初学记》,《古文苑》、《文选·沈约游沈道士馆诗》:

《易》曰:「天地定位,山泽通气。」然山莫尊于岳,泽莫盛于渎。山岳有五而华处其一,渎有四而河在其数,其灵也至矣。圣人废兴,必有其应。故岱山石立,中宗继统;太华授璧,秦胡绝绪;白鱼人舟,姬武建业;宝珪出水,子朝丧位。布五方则处其西,列三条则居其中。若广兽奇虫,《山经》有纪矣。是以帝皇巡狩,亲五岳而告至,观方后而考礼,故,经有望秩之禋,典有生殖之祀,盖所以崇山川而报功也。四海一统,天子秉其礼;诸侯力政,强国摄其祭。其奉邑曰华阴也久矣,乃纪于《禹贡》而分秦、晋之境。奉鄙晋之西则曰阴晋,边秦之东则曰宁秦。邑既迁徙,礼亦如之。二国力争,以奉以祭。其城险固,基趾犹存。故老之言,未殒于民也。逮至大汉,受命克乱,不愆不忘,旧名是复,率礼不越,故祀是尊。历叶增修,虔恭又备。一祷三祀,终岁而四,以迄于今。而世宗又经集灵之宫于其下,想乔、松之畴,是游是憩。郡国方士,自远而至者,充岩塞崖。乡邑巫觋,宗祀乎其中者,盈谷溢谿。咸有浮飘之志,愉悦之色,必云霄之路,可升而越,果繁昌之福,可降而致也。故殖财之宝,黄玉自出;令德之珍,卿相是毓。匪惟嵩高,降生申甫,此亦有焉。天有所兴,必先废之,故殷宗、周宣,以衰致盛。是时也,王业中缺,大化陵迟,郡县既毁,财匮礼乏,庭庙倾坏,坛场芜秽,祭祀之礼,颇有缺焉。于是镇远将军领北地太守阌乡亭侯段君讳煨字忠明,自武威占此土,凭托河华,二灵是兴。故能以昭烈之德,享上将之尊,衔命持重,屯斯寄国,讨叛柔服,威怀是示。群凶既除,郡县集宁,家给人足,户有乐生之欢,朝释西顾之虑。而怀关中之恃,虽昔萧相辅佐之功,功冠群后,弗以加也。遂解甲休士,阵而不战,以逸其力,修饰享庙,坛场之位,地荒而复辟、礼废而复兴。又造祠堂,表以参阙,建路路之端首,观壮丽乎孔彻。然后旅祀祈请,既有常处,虽雨沾衣,而礼不废。于是邑之士女,咸曰宜之。乃建碑刊石,垂示后裔。其辞曰:於穆堂阙,堂阙昭明。经之营之,不日而成。匪奢匪俭,惟德是程。匪丰匪约,惟礼是荣。虔恭礼祀,黍稷芬馨。神具醉止,降福穰穰。

參考文獻编辑

  1. ^ 曹魏郎中京兆魚豢撰、富平張鵬一輯《魏略輯本》•卷五:“煨在華陰時。脩農事,不虜略。天子東還,煨迎道貢遺周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