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祺瑞

中國軍閥和政客

段祺瑞(1865年3月6日-1936年11月2日),原名启瑞芝泉中國安徽合肥(今属肥西县)人,為中華民國政治家皖系军阀首领,曾三次出任国务总理,1916年至1920年為北洋政府的實際掌權者和領導人。1924年至1926年為中華民國臨時執政,民初三大北方军阀之一。

段祺瑞
DuanQirui.jpg
中華民國臨時政府臨時執政
任期
1924年11月24日-1926年4月20日
前任曹錕大總統
继任國務院攝行
中華民國第8任政事堂國務卿
任期
1916年4月22日-1916年6月29日
前任徐世昌
继任改為國務總理
自己
中華民國第9、11、13任國務總理
任期
1916年6月29日-1917年5月23日
前任政事堂國務卿
自己
继任伍廷芳(代理)
任期
1917年7月14日-1917年11月22日
前任江朝宗(代理)
继任汪大燮(代理)
任期
1918年3月23日-1918年10月10日
前任錢能訓(代理)
继任錢能訓(代理)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同治四年(1865年)2月9日
 大清安徽省廬州府合肥縣
逝世1936年11月2日(1936-11-02)(71歲)
中國上海市
墓地 中國北平市萬安公墓西部陵區
籍贯安徽六安
政党皖系軍閥

早年编辑

段祺瑞祖父及叔父皆為淮軍將領,且與李鴻章同鄉。基於家學淵源與同鄉背景,段祺瑞在1885年考入由李鴻章創設的天津武備學堂,習炮兵科。1889年畢業時,天津武備學堂擇選5位畢業生派赴德意志帝國學習軍事,段祺瑞獲選為其中一員。段祺瑞在德國柏林陸軍學院留學期間繼續深造砲兵相關知識,隔年(1890年)回國。回國後,段祺瑞先短暫任職北洋軍械局委員,1891年改任威海隨營武備學堂教習兼炮兵統帶,曾參與威海衛之戰

1894年甲午戰爭北洋艦隊全滅後,1895年12月段祺瑞進入袁世凱幕府,於小站練兵,擔任砲兵隊統帶兼隨營學堂監督,成為袁的親信,其宦途也跟隨著袁世凱扶搖而上。

經歷编辑

1899年,袁世凱編練的新軍開赴山東省鎮壓義和團;1901年,段祺瑞升任武衛右軍各學堂總辦,因袁世凱升官擔任直隸總督北洋大臣,武衛右軍更名常備軍移駐保定;1902年6月,段祺瑞升任北洋軍政司參謀處總辦,負責北洋新軍所有編裝與訓練任務。

1903年10月,清朝政府決定設立練兵處,統轄新軍訓練,同年12月袁世凱兼任練兵處會辦大臣,因袁世凱推薦,段祺瑞升任練兵處軍令司正使、加副都統銜;此時段祺瑞与冯国璋王士珍並称为「北洋三杰」(亦被稱為;王為龍,段為虎,馮為狗)。1904年,段祺瑞兼任常備軍第三鎮翼長署理;1905年2月正式升任新军陆军第四镇统制,驻军天津马厂,同年進行的河間秋操演習段祺瑞擔任北軍總統。

1906年,段祺瑞改任陸軍第三鎮统制兼北洋武備學堂督理,1906年3月被任命為福建省汀洲鎮總兵,段祺瑞南下赴任。5月8日,陸軍行營軍官學堂在保定成立,段祺瑞任督辦[1]:27。段祺瑞在北洋軍系影響力是基於他長期主掌軍隊訓練及養成,新軍逐漸編練成形的同時,段祺瑞也逐漸在軍隊中植入屬於他專屬的倫理性影響力。

1909年1月2日,袁世凯一度失勢,遭清政府下令“着即开缺,回籍养疴”,袁臨別前將北京私宅赠与段祺瑞。段祺瑞則在同年12月回任陆军第六镇统制。

1910年5月25日,清廷以段祺瑞督办北洋陆军学务有功,赏头品顶戴。12月18日加侍郎衔,外放任江北提督,驻江苏淮安清江浦,负责本地治安。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清朝政府重新啟用袁世凱,袁世凱將段祺瑞召回北京,10月25日段升任清军第二军軍統;第二軍隨後開拔南下與第一軍(軍統馮國璋)一同清剿革命黨,清廷增封段祺瑞為湖廣總督。由於袁世凱與革命黨間持續進行談判,南下清軍並未盡全力掃除武漢當地之敵;待11月13日袁世凱擔任內閣總理大臣取得職權後,段祺瑞除湖廣總督之位外會辦撫剿事宜;由於馮國璋攻克武漢三鎮進度過順,11月28日袁世凱任命段祺瑞調任第一軍軍統,第二军軍統換由馮國璋擔任。12月5日,段祺瑞下令第一軍退出漢陽,開始進行南北議和,革命軍黃興孫文等同意,倘能促使宣統退位,可由袁世凱擔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

1912年1月26日,在袁世凱授意下,段祺瑞等北洋軍五十位將領聯名發布徐樹錚起草的《北洋五十將乞共和電[2],向隆裕太后逼宮,不久,段祺瑞又發表《乞共和第二電[2],直接挑明「謹率全軍將士入京,與王公剖陳利害」,直接以武力恐嚇隆裕太后,隆裕于2月12日颁降懿旨,接受優待條件,溥儀退位,中華民國正式成立。

中華民國成立後,1912年3月10日袁世凱出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段祺瑞同時出任陸軍總長。

1913年7月,段祺瑞代理國務總理,組成段祺瑞臨時內閣,調兵鎮壓二次革命;12月陸軍總長一職由周自齊接任。此後又署理湖北都督兼領河南都督,鎮壓白朗起義。

1914年2月,袁世凱段祺瑞召回北京述職,其湖北都督由段芝貴、河南都督在4月由田文烈接任;1914年5月,袁世凱增設海陸軍大元帥統率辦事處,試圖收回由陸軍部主控的軍權,段祺瑞擔任陸軍總長;段祺瑞因不滿這個調任,在陸軍總長一職任內主要業務都由親信徐樹錚定奪;1914年,日本軍隊占领青岛,段主张对日本决一死战。

1914年後,袁世凱與段祺瑞的不和日趨浮上檯面;1915年5月“二十一条”签订后,段祺瑞告病辭職,赴西山养病;其陸軍總長一職由王士珍接任。袁世凯在1915年底推行洪憲帝制時,段表示不拥护帝制。

1916年3月袁世凱被迫取消帝制,恢復共和制,邀请段出山任國務總理,最終段祺瑞回任參謀總長兼陸軍總長。6月袁世凱病逝,黎元洪接任大總統,段祺瑞擔任國務總理。之後段祺瑞成為北洋政府派系內的皖系領袖。

1917年,與大總統黎元洪之間因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問題引發府院之爭,引發由张勳领导的溥儀復辟。復辟歷時十二日後即被段于天津馬廠誓師镇压。在繼任的馮國璋總統任期内,就解决南北分裂,统一中国的方式问题,与冯发生第二次府院之争,1917年8月14日,对德國奧匈帝國宣戰,正式加入一战,並派華工到歐洲,及換取列強对中國如大國的待遇。于1917年11月22日辞职。

1918年3月22日复职。同年10月10日,馮國璋大总统的任期屆满,安福国会选举徐世昌大总统。段與馮約定共同下野[註 1]。段祺瑞通过安福系继续在幕後操縱政權。1920年7月在直皖战争中失败,退隐天津。

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大总统曹錕,先邀请孙中山北上,后与奉系妥协,请段祺瑞出山,任中華民國臨時政府臨時執政(國家元首)。

1925年4月24日,段正式下取消法統令,废除斷續運行12年的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由中華民國臨時參政院替代之。

晚年编辑

1926年3月18日,发生北洋政府镇压北京学生运动的三·一八惨案,同年4月9日被鹿鍾麟驱逐,避入東交民巷法使館。後聯奉軍不成,20日下台,退居天津日租界当寓公,潛心佛學,自号“正道居士”。1928年7月3日蔣抵北平後,聽聞段祺瑞之安福系在天津活動之說,乃以學生身分致書段氏,勸其愛惜令名:「弟子蔣介石謹致敬於芝泉夫子座前,而問起居……中正與先生別垂二十三年,知先生或憶當年弟子中有蔣志清其人者。此二十三年中,先生幾度秉國大政,備極喧赫;而中正始終追隨先總理,奔走革命,致力撲滅奉先生為領袖之北洋軍閥,歷盡艱苦,而未嘗偶一修音問者公也。今燕雲收復,北伐即告完成,中正身臨舊都,未遑寧處,上書敬候居者私也。公私之間,截然有鴻溝在。……中正對於先生已往翊贊共和之勳績,深知尊重,無敢或忘;並深願先生愛惜令名,善用勳望,以固革命之基,而奠共和之實,使天下後世皆知先生救國愛民之真誠,而不終為奸邪宵小之所誤,是則公私之幸也。語曰:君子愛人以德。輒敢以弟子之私,布其誠悃,惟希鑒察。」[4]:161-162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因日本軍隊佔領中國東北,拒絕與日本人往來,頗有民族操守。

至1933年1月,日軍攻占山海關,華北情勢危急,蔣恐段祺瑞為日人利用,乃請交通銀行董事長錢新之作為特使,持其親筆函赴天津,往見段氏,邀請南下;段氏亦恐遭日人劫持,經思考後決定接受,於1月21日凌晨離開天津南下,1月22日抵達南京,蔣親自於下關碼頭迎接,執弟子禮[4]:162。1月23日,蔣復陪同段氏往謁中山陵,向孫致意,並「與之暢談辛亥年要求共和通電以前之歷史」,謂:「此老骨格與精神,求之當世不可多得也」,午夜蔣送段氏登車赴上海定居[4]:162。2月段祺瑞移居上海

1935年被任命為国民政府委员,但没有就职。

逝世编辑

1936年11月2日,段氏病逝於上海[4]:162。11月3日,蔣致電中央,以其「贊成共和與再造之功,殊不可沒」,地位「實為元勳」,建議予以「國葬」,並指示軍事委員會及軍政部派員協助治喪;且親撰輓聯,於審視國民政府褒揚令後,悼念曰:「段氏對於國家確有不沒之功,於己之師生關係尤無任哀悼也。」[4]:162

段氏葬於萬安公墓,享年71歲。

段临终遗言有“八勿”,即:“勿因我见而轻起政争,勿尚空谈而不顾实践,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勿信过激言行之说而自摇邦本。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司教育者,勿忘保存国粹;治家者,勿弃国有之礼教;求学者,勿鹜时尚之纷华。”

歷代內閣编辑

1916年段祺瑞第一次内阁编辑

1916年4月23日成立。国务總理段祺瑞,外交總長陸徵祥(后由曹汝霖兼署),內務總長王揖唐,財政總長孫寶琦,陸軍總長段祺瑞兼,海军总长刘冠雄,司法总长章宗祥,教育總長張國淦,農商總長金邦平,交通總長曹汝霖(大半由梁士詒決定),參謀總長王士珍,審計院長莊蘊寬。1916年6月30日改组,1917年5月23日因府院之争结束。

国务总理段祺瑞,外交總長唐紹儀(唐未到前由陳錦濤兼署,9月唐抵达,因督军团通电反对,旋即辞职,伍廷芳接任),內務總長許世英,財政總長陳錦濤,陸軍總長段祺瑞(兼任),海軍總長程璧光,司法總長張耀曾(張耀曾未到前由張國淦兼署),教育總長孫洪伊(次长吳闓生代理,范源濂继任总长,孫洪伊改任內務總長,原內務總長許世英改任交通總長),農商總長張國淦,交通總長汪大燮

1917年段祺瑞第二次内阁编辑

1917年7月17日成立,11月22日因第二次府院之争结束。国务总理段祺瑞、外交總長汪大燮、內務總長湯化龍、財政總長梁啟超、陸軍總長段祺瑞兼、海軍總長劉冠雄、司法總長林長民、教育總長范源濂,農商總長張國淦、交通總長曹汝霖

1918年段祺瑞第三次内阁编辑

1918年3月29日成立,12月13日因新国会(安福国会)成立结束。国务总理段祺瑞、外交總長陸徵祥、內務總長錢能訓、財政總長曹汝霖兼,陸軍總長段芝貴、海軍總長劉冠雄、司法總長朱深、教育總長傅增湘、農商總長田文烈、交通總長曹汝霖、机密院院长曹泾沅。

西原借款编辑

西原借款為1917年至1918年间段祺瑞政府和日本签订的一系列公开和秘密借款的总称。

1917年7月,段祺瑞重任中华民国国务总理后,为推行“武力统一”政策,镇压孙中山倡导的护法运动,以中國權利為抵押品,向日本大量借款。1917-1918年,段祺瑞共向日本借款5亿日元。其中由西原龟三与段祺瑞政府的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商办议定的有吉会铁路、满蒙四铁路、吉林、黑龙江两省的森林和金矿、有线电信、参战、交通银行等八项借款,共计1.45亿日元。

通过这一借款,段祺瑞把中国山东和东北地区的铁路、矿产、森林等权益大量抵押给日本,但是抵押只是形式上的,而西原借款給中國的條件離苛刻很遠。

西原借款所得款項,日後用於財政性支出占65.22%,軍費占總支出占25.40%。

中日协定编辑

1918年5月16日,日本陆军少将斋藤季治郎与段祺瑞政府代表靳云鹏,在北京秘密签订《中日陆军共同防敌军事协定》。19日又签订《中日海军共同防敌军事协定》。

“协定”的主要内容是:中国与日本采取“共同防敌”的行动;日本在战争期间可以进驻中国境内;日军在中国境外作战时,中国应派兵声援;作战期间,两国互相供给军器和军需品。

通过“协定”,日本派出大批军队进入中国东北,日本迅速取代了沙俄在东三省北部的侵略地位,中国则面临沦为日本附属国的局面,不過當時許多中國人的判斷是日本會比蘇聯給中國更好的條件,因為八國聯軍時日軍良好紀律及日俄戰爭前後中日友好的印象還深植於當時中國人的心中。

軼事编辑

段祺瑞篤信佛教,平日多半喫齋念佛、朝夕燒香禮佛,能解《金剛經》、《法華經》。

段祺瑞一生酷爱围棋,與其子段宏業、姪子段宏綱皆是圍棋高手。據說段祺瑞少年時曾與劉銘傳下過圍棋,段祺瑞執政時资助过大批围棋好手(包括顧水如吳清源等),被称作“中国围棋的大后台”,段祺瑞長子段宏業是國手級的大師,段祺瑞屢戰屢敗,故往往生氣不語,皆是由段宏綱勸解。

段祺瑞也喜歡打麻雀,賭注不大,卻是麻雀高手,往往一夜多勝。

段祺瑞之後統治中國的蔣介石,自稱在保定讀軍校時,軍校總辦是段祺瑞,故蔣介石自認為「段祺瑞學生」,親自致贈禮金,加上同樣反共,故段祺瑞晚年與蔣介石關係不差。北洋三傑即段祺瑞,冯国璋与王世珍,外界评三人才能高下,即神仙,老虎,狗,神仙王能力最好,次是段如虎,冯最后,三人皆袁世凯提拔起,1911年10月辛亥武昌革命,袁即派出段与冯领清新军近五万,当周即自直隶南下,大战南方军至1912年1月中,国父孙中山自美国搭轮船赶回国,调停即南北始停战。

評價编辑

后人评论段祺瑞者甚多,有支持的學者[谁?]讚揚其品质高尚,爱国有心,组织才能非凡,善于利用政治手腕和军事手腕维护政權。雖為軍閥,但人格正面,為人严肃刻板,不苟言笑,生活朴素,清廉如水,无积蓄、無房产,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人称「六不总理」,享譽於世。也有人[谁?]骂其军阀习气,刚愎自用,迷信武力,倾心权术,在军事上并无出色战功和理论,喜用私人為將領。

1924年3月,北京大學紀念25周年活動中,大學生進行國內大人物票選,段祺瑞與胡適同居第四名,前三名為孫中山陳獨秀蔡元培

段祺瑞因致电要求清帝退位、抵制洪宪帝制和讨伐張勳復辟这三件事,有“三造共和”的美誉。梁启超评价段祺瑞:“其人短处固所不免,然不顾一身利害,为国家勇于负责,举国中恐无人能比。”吴佩孚:“天下无公,正未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奠国著奇功,大好河山归再造;时局至此,皆误在今日不和,明日不战,忧民成痼疾,中流砥柱失元勋。”[5]

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段祺瑞被推为中華民國临时执政。1926年,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聯合發動學生抗議,北京軍警鎮壓请愿学生,造成“三·一八惨案”,旋被冯玉祥赶下台。“三一八”惨案发生后,有说法认为段祺瑞随即赶到现场,向死者长跪不起,并决定终身食素,至死都没有违背这一决定。根據當時新聞檔案,段祺瑞根本没有去“三一八”惨案现场,也没有出现在“悼念三一八惨案死难同胞大会”[6],並且段政府称示威学生为“暴徒”[7]。有回忆者称段祺瑞在三一八之后在家中也吃荤,在其他场合吃素只是与信佛有关[8]

國民政府褒揚令︰前臨時執政段祺瑞,持躬廉介,謀國公忠。辛亥倡率各軍贊助共和,功在民國。及袁氏僭號,潔身引退,力維正義,節概凜然。嗣值復辟變作,誓師馬廠,迅遏逆氛,卒能重奠邦基,鞏固政體,殊功碩望,薄海同欽。茲聞在滬溘逝,老成凋謝,惋悼實深,應即予以國葬,並發給治喪費一萬元。生平事蹟,存備宣付史館。用示國家篤念耆勳之至意。此令!

著作编辑

段祺瑞晚年喜好吟詠,有《正道居詩》、《正道居詩續集》、《正道居感世集》、《正道居感世續集》等,後合編為《正道居集》,計有文八篇,詩三十五題五十四篇,可惜流傳甚罕。香港學者陳煒舜積數年之力,在《正道居集》的基礎上補輯逸作,包括文(聯、頌)三十二篇、詩十題十篇,集合近三十位青年學人撰寫解題、註釋,附以〈剪影集錦〉與〈公文電報選輯〉,編成《段祺瑞正道居詩文註解》(臺北:萬卷樓,2020年3月),[9]俾廣大讀者了解這位雄傑之士不為人知的「好文」一面,進而對民初史有更深入的認知。

影視作品编辑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段祺瑞建议推举徐世昌为下届总统,他自己则表示不做副总统,倘若冯国璋愿意退为副总统,他也可以同意,否则他愿意和冯国璋同时下野。段出此途,表面上说,是为了团结北洋派,因为徐世昌是北洋的元老,且和直系有很深渊源,徐出山,直系不会反对,段和冯同时下台,直系也可心平。[3]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ISBN 9787101079982. 
  2. ^ 2.0 2.1 1925年12月30日,北洋军阀皖系将领徐树铮于廊坊车站遭冯玉祥仇杀. 
  3. ^ 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
  4. ^ 4.0 4.1 4.2 4.3 4.4 呂芳上策劃,王奇生、汪朝光、邵銘煌、林桶法、金以林、黃道炫、楊維真、劉維開、羅敏著. 《蔣介石的親情、友情與愛情》. 台北市: 時報文化. 2011-03-18. 
  5. ^ 吴佩孚评价段祺瑞:天下无公 正未知几人称帝. 凤凰网. [2012年] (中文(中国大陆)‎). 
  6. ^ 段祺瑞因枪杀学生而终身吃素忏悔?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4-02.
  7. ^ 林本源. 《三一八惨案始末记》. 1926. 
  8. ^ 王楚卿. 《段祺瑞公馆见闻》. 《文史资料选辑》第四十一辑. 
  9. ^ 民國大軍閥著作罕有結集──《段祺瑞正道居詩文註解》後記. 灼見名家. [2020年] (中文(台灣)‎). 

来源编辑

书籍

外部链接编辑

北洋三傑
王士珍 - 段祺瑞 - 馮國璋
  大清
前任:
魏光焘
湖广总督
1911-1912
繼任:
(废止)
  中華民國北洋政府
前任:
(創設)
  中華民國陸軍总長
1912年3月 - 1913年12月
繼任:
周自齐
前任:
黎元洪
湖北都督(代理)
1913年12月 - 1914年2月
繼任:
段芝貴
前任:
張鎮芳
河南都督(代理)
1914年2月 - 4月
繼任:
田文烈
前任:
趙秉鈞
  中華民國陸軍総長
1914年5月 - 1915年8月
(1915年5月、王士珍署理)
繼任:
熊希龄
前任:
馮国璋
  中華民國参謀総長
1916年3月 - 4月
繼任:
王士珍
前任:
王士珍
  中華民國陸軍総長
1916年4月 - 1917年5月
繼任:
王士珍
前任:
徐世昌
  中華民國政事堂国務卿
1916年4月 - 1916年6月
繼任:
(改为国务总理)
前任:
(改为政事堂国务卿)
  中華民國国務总理
1916年6月 - 1917年5月
繼任:
伍廷芳
前任:
王士珍
  中華民國陸軍总長(代理)
1917年7月 - 11月
繼任:
王士珍
前任:
李经羲
  中華民國国務总理
1917年7月 - 11月
繼任:
汪大燮
前任:
王士珍
  中華民國国務总理
1918年3月 - 10月
繼任:
钱能訓
中国国家元首
  中華民國国家元首
前任:
曹锟
大总統
臨時執政
1924年11月 - 1926年4月
繼任:
张作霖
(安国陆海军大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