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段秀實(719年-783年),原名段顏,字成公中國隴州汧陽(今陝西千陽)人[1]唐代軍事人物。學者胡三省總結其一生曰:「自高仙芝喪師於大食,段秀實始見於史,其後責李嗣業不赴難,滏水之潰,保河清以濟歸師,在邠州誅郭晞暴橫之卒,與馬璘議論不阿,及治喪,曲防周慮,以安軍府,最後笏擊朱泚,以身徇國,其事業風節,卓然表出於唐諸將中[2]。」

祖父段達曾擔任左衛中郎,父親段行琛曾擔任洮州司馬,後來因為段秀實而獲贈揚州大都督。段秀實六歲時母親生病,他七天不飲食,直到母親病好才飲食,當時被稱為「孝童」。長大之後,個性沉厚而有判斷力,想要對這個世界有所貢獻。唐玄宗時被推舉為明經,但段秀實說:「搜章擿句,不足以立功。」於是放棄了功名。

從軍與怛羅斯戰役编辑

天寶四年(745年),安西節度使馬靈察[3]將段秀實登錄為別將,並跟隨征伐護蜜國有所戰功,被封為安西府別將。

天寶七年(748年),高仙芝取代馬靈察成為安西節度使,段秀實則轉跟隨高仙芝

天寶十年(751年),高仙芝舉兵包圍怛邏斯,後來黑衣大食(即阿拔斯王朝)的援軍前來救援,高仙芝的軍隊戰敗,軍官們的心情都低落。夜裡段秀實聽到副將[4]李嗣業的聲音,段秀實因而大聲斥責他說:「憚敵而奔,非勇也;免己陷眾,非仁也;軍敗而求免,非丈夫也。」李嗣業聽到之後感覺到很慚愧,便與段秀實一起收拾整理戰敗的部隊,重新整軍。軍隊回安西後,李嗣業高仙芝表示,希望任命段秀實為判官,高仙芝則任命他為隴州大堆府果毅

天寶十二年(753年),封常清取代高仙芝安西節度使,段秀實跟著封常清攻打大勃律,進軍賀薩勞城,一戰而勝。封常清想要追趕逃跑的敵人,段秀實勸他說:「會打贏敵人,是敵人引誘我軍,請吩咐部隊去搜索山林。」果然發現敵人埋伏的軍隊,段秀實因戰功改任命為綏德府折衝都尉

安史之亂與節度判官编辑

馬嵬驛之變後,至德元年(756年)七月,唐肅宗靈武即位,徵召安西節度使梁宰前往協助平定安史之亂,但是梁宰卻企圖觀望局勢,而不出兵協助。李嗣業贊成梁宰的做法,但是段秀實卻跟李嗣業說:「天子方急,臣下乃欲晏然,信浮妄之說,豈明公之意耶?公常自稱大丈夫,今誠兒女耳。」。李嗣業於是去勸說梁宰出兵。於是梁宰就出兵五千人,由李嗣業統率前往協助唐肅宗,段秀實則擔任副手[5],累積了許多戰功。後來,李嗣業擔任節度使,段秀實的父親段行琛過世,段秀實停職回家服喪,李嗣業覺得少了段秀實彷彿少了左右手,便上表希望段秀實擔任義王友一職,並充當節度判官[6]

至德二年(757年),安慶緒洛陽敗逃退據(今河南安陽),李嗣業與其他軍隊包圍他,安西的輜重都放在後方的河內。於是李嗣業就上奏請求任命段秀實為懷州長史,管理軍州,並加節度留守後方,負責提供後援糧草。當時軍隊士兵老化財政窘迫,段秀實努力向地方募集士兵與馬匹協助軍隊。乾元二年(759年),唐軍與安慶緒愁思岡發生戰鬥,李嗣業遭流箭射中而死於軍中,軍隊推舉安西兵馬使荔非元禮取代李嗣業的職位。段秀實聽到這個消息,就派遣手下的先鋒將白孝德帶士兵護送李嗣業的棺木回到河內,段秀實並與全體將吏一起哭著在邊境迎接,花了自己的財產去辦好喪事。荔非元禮對於段秀實的義氣感到讚賞,上奏任命他為光祿少卿,並維持之前的節度判官一職。

上元二年(761年),邙山之戰史思明大敗唐將李光弼寶應元年(762年),荔非元禮兵馬移防到翼城,當時王元振叛變,翼城士兵跟著響應,殺了荔非元禮,許多將佐也都被殺害,只有段秀實因為德行讓士兵信服,所以沒有被殺害[7]。軍隊推薦白孝德節度使,軍心才安定下來。白孝德又推薦段秀實擔任光祿卿,同時也為白孝德的判官。段秀實連續擔任多屆安西節度使[8]的判官,名聲越來越大。廣德元年(763年),吐蕃佔領首都長安唐代宗逃到陝西,段秀實勸白孝德帶軍去協助唐代宗白孝德改任邠寧節度使,並奏請任命段秀實為太常卿、署支度營田二副使。白孝德帶軍隊西進,所過之處都被軍隊掠奪。又因為邠寧的糧食不夠,就請求調軍到奉天(今乾縣)。當時公權力低落,縣吏大多都不知道逃去哪邊,軍紀渙散,常常有搶劫竊盜的事情發生,白孝德無法控制軍隊的紀律。段秀實私下說:「使我為軍候,當不如此。[9]司馬王稷聽到了,就任命段秀實為都虞候,並管理奉天行營事。段秀實號令嚴一,軍隊的紀律就穩定下來,唐代宗聽到了大為讚賞。後來軍隊回到邠寧,繼續擔任都虞候白孝德並推薦他為涇州刺史

涇州刺史编辑

當時郭子儀是以副元帥的職位駐軍在郭子儀的兒子郭晞則是擔任檢校尚書領行營節度使,屯兵邠州,放縱士兵,軍紀低落,邠州一些人就見機行賄,讓自己掛名入伍,因而更加胡作非為,地方官也沒有辦法管。白天在市場又搶又偷,如果有所抵抗,就打傷人,破壞人家的鍋鼎瓦盆甚至店舖,至甚至撞殺孕婦。邠寧節度使白孝德因為郭子儀位高權重,不敢彈劾,段秀實從涇州寫信給白孝德,希望要跟他討論事情,見面了則跟他說:「天子以生人付公治,公見人被暴害,恬然,且大亂,若何?」白孝德回答說:「願奉教。」段秀實則說:「秀實不忍人無寇暴死,亂天子邊事。公誠以為都虞候,能為公已亂。」白孝德聽了就讓他擔任軍職。後來郭晞的士兵17人到市場取酒,殺死了酒翁,並將釀酒器具破壞,段秀實就下令叫人逮捕他們,砍下他們的頭放在竹竿上,掛於市場的門外。 [10]

士兵們知道了,大喊大叫,穿上盔甲準備發動兵變。白孝德很害怕,與段秀實商量該怎麼辦。段秀實說:「讓我去跟他們說吧。」於是解下佩刀,用個跛脚的隨從牽馬,來到郭晞的軍營前。作亂的士兵出營門接他,段秀實笑著說:「殺我一個老兵,何必這麼大的陣仗!我帶著我的頭來了。」作亂者佩服他的膽識而目瞪口呆。於是段秀實慰諭他們說:「尚書固負若屬邪,副元帥固負若屬邪?奈何欲以亂敗郭氏!」晞出,秀實曰:「副元帥功塞天地,當務始終。今尚書恣卒為暴,使亂天子邊,欲誰歸罪?罪且及副元帥。今邠惡子弟以貨竄名軍籍中,殺害人,藉藉如是,幾日不大亂?亂由尚書出。人皆曰尚書以副元帥故不戢士,然則郭氏功名,其與存者有幾!」晞再拜曰:「公幸教晞,願奉軍以從。」即叱左右皆解甲,令曰:「敢讙者死!」秀實曰:「吾未晡食,請設具。」已食,曰:「吾疾作,願宿門下。」遂臥軍中。晞大駭,戒候卒擊柝纫之。旦,與俱至孝德所,謝不能。邠由是安。

段太尉在泾州担任营田副使。泾州大将焦令谌掠夺他人土地,自己强占了几十顷,租给农民,说:“到谷子成熟时,一半归我。”这年大旱,田野寸草不生,农民将灾情报告焦令谌。焦令谌说:“我只知道收入的数量,不知道旱不旱。”催逼更急,农民自己将要饿死,没有谷子偿还,只得去求告段太尉。段太尉写了份判决书,口气十分温和,派人求见并通知焦令谌。焦令谌大怒,叫来农民,说:“我怕姓段的吗?你怎敢去说我的坏话!”他把判决书铺在农民背上,用粗棍子重打二十下,打得奄奄一息,扛到太尉府上。太尉大哭道:“是我害苦了你!”马上自己动手取水洗去农民身上的血迹,撕下自己的衣服为他包扎伤口,亲自为他敷上良药,早晚自己先喂农民,然后自己再吃饭。并把自己骑的马卖掉,换来谷子代农民偿还,还叫农民不要让焦令谌知道。驻扎在邠州的淮西军主帅尹少荣是个刚直的人,他来求见焦令谌,大骂道:“你还是人吗?泾州赤地千里,百姓将要饿死;而你却一定要得到谷子,又用粗棍子重打无罪的人。段公是位有仁义讲信用的长者,你却不知敬重。现在段公只有一匹马,贱卖以后换成谷子交给你,你居然收下不知羞耻。大凡一个人不顾天灾、冒犯长者、重打无罪的人,又收下仁者的谷子,使主人出门没有马,你将怎样上对天、下对地,难道不为作为奴仆的而感到羞愧吗!”焦令谌虽然强横,但听了这番话后,却大为惭愧乃至流汗,不能进食,不消一晚,就自恨而死。[11]

代宗大曆元年,朝廷以四鎮北庭行營節度使馬璘兼邠寧節度使成為段秀實的新上司,馬璘以段秀實為三使都虞侯。一日,軍中有一能拉開二十四張弓[12]的大力士犯了盜竊罪,璘欲免之,秀實曰:「將有私愛,則法令不一,雖韓、白復生,亦不能為理。」璘善其議,竟使殺之。璘決事有不合理者,必固爭之,得璘引過乃已。璘城涇州,秀實掌留後,歸還,加御史中丞。璘既奉詔徙鎮涇州,其士红嘗自四鎮、北庭赴難中原,僑居驟移,頗積勞怨。刀斧將王童之因人心動搖,導以為亂。或告其事,且曰:「候嚴,警鼓為約矣。」秀實乃召鼓人,陽怒失節,且戒之曰:「每更籌盡,必來報。」每白之,輒延數刻,四更畢而曙。既差互,童之亂不能作。明日,告者復曰:「今夜將焚草場,期救火者同作亂。」秀實使嚴加警備。夜半火發,乃使令於軍中曰:「救火者斬。」童之居外營,請入救火,不許。明日斬之,捕殺其黨凡十餘人以徇,曰:「敢後徙者族!」於是遷涇州。既至其理所,人撰敻絕,兵無廩食。朝廷憂之,遂詔璘遙管鄭、潁二州,以贍涇原軍,俾秀實為留後,二州甚理。璘思其績用,又奏行軍司馬,兼都知兵馬使。

八年,吐蕃來寇,戰于鹽倉,我軍不利。璘為寇戎所隔,逮暮未還,敗將潰兵爭道而入。時都將焦令諶與諸將四五輩狼狽而至,秀實召讓之曰:「兵法:失將,麾下當斬。公等忘其死而欲安其家耶!」令諶等恐懼,下拜數十。秀實乃悉驅城中士卒未出戰者,使驍將統之,東依古原,列奇兵示賊將戰,且以收合敗亡。蕃红望之,不敢逼。及夜,璘方獲歸。

十一年,馬璘得了重病,自知不起,於是請秀實攝節度副使兼左廂兵馬使。秀實乃以十將張羽飛為招召將,分兵按甲,以備非常。璘卒,而軍中行哭赴喪事於內,李漢惠接賓客於外,非其親不得居喪側,族談離立者捕而囚之。都虞候史廷幹、裨將崔珍張景華謀作亂,秀實乃送廷幹於京師,徙珍及景華外鎮,軍中遂定,不戮一人。尋拜秀實涇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四鎮北庭行軍涇原鄭潁節度使。三四年間,吐蕃不敢犯塞,清約率易,遠近稱之。非公會,不聽樂飲酒,私室無妓媵,無贏財,退公之後,端居靜慮而已。德宗嗣位,就加檢校禮部尚書、張掖郡王。

入朝及殉國编辑

德宗建中元年,先前因黨附元載而貶官的楊炎已被德宗任命為宰相了,他想繼承元載遺志修築原州城,開陵陽渠,因為屬於段秀實的轄區,德宗於是詢問段秀實的意見。段秀實以為正值春天農忙之時。不可興土功,請待農閒時候。楊炎聽不下反對意見,就請德宗招段秀實入朝為司農卿,遺缺涇原節度使以邠寧節度李懷光兼之[13],不久後,涇原將士不喜李懷光,推劉文喜為首而叛變,原州城亦無法開工。文喜之亂弭平後,涇原節度管內穩定了幾年。姚令言繼任節度使。

建中四年,發生涇原兵變,先前出使吐蕃,有大功於國的源休為盧杞所忌,不能得到滿意的官位,一直心懷怏怏,故藉此機會勸朱泚僭逆稱帝。朱泚於是遣其將韓旻領馬步三千攻打奉天想捉住德宗。又以為秀實是前任涇原節度,頗得士卒愛戴,楊炎罷了秀實的兵權,秀實一定也懷恨在心,於是召秀實謀議。秀實假裝願意跟隨朱泚造反,私底下約定舊部劉海賓、何明禮、岐靈岳同謀殺泚,迎德宗回京。

韓旻的軍隊出了長安後,秀實知道奉天的兵力不足,德宗的處境非常危險,故派人告知岐靈岳,要他偷竊姚令言的兵符召韓旻回京,岐靈岳尚未得手,秀實怕來不及了,於是寫下一紙公文,大意是說將派大軍攻打奉天,要韓旻的三千人先回長安,再與大軍一起出發。然後將自己的司農卿官印倒過來,蓋在偽造的公文末尾,派一個長跑健將在駱驛追上了韓旻,韓旻不辨公文真假,奉命回軍。段秀實對三位同志說:「朱泚看到韓旻回長安,會議上追究起來,我們四個就完了!到時我將親手殺他,不成功便成仁,絕不向此賊北面稱臣。」於是約定,自己如果不成,劉海賓將猝起繼之,何明禮為外應。

第二天,朱泚召秀實議事,源休、姚令言李忠臣、李子平皆在座。秀實穿著戎服與會,朱泚說到僭位稱帝之事,秀實聽了義憤填膺,勃然而起,抓住源休手腕,奪其象笏,然後走向朱泚,唾其面,大罵曰:「狂賊,吾恨不斬汝萬段,豈從汝反耶!」隨即舉起象笏向朱泚當頭擊下,朱泚舉臂自捍,因此只擊中其額頭,流血匍匐而走。變故突起,眾人呆若木雞,劉海賓卻膽怯起來,不敢出手相助秀實,反而逃離現場。須臾,李忠臣回過神來,上前擋住段秀實的追擊,秀實知道功敗垂成了,大義凜然地說:「我誓死忠於國家,你們殺了我吧!」朱泚的衛士於是圍住秀實,刀劍齊下。此時朱泚一手蒙住傷口,一手亂揮意圖阻止衛士們,口中說:「義士也,勿殺。」秀實卻已忠勇殉國了[14],劉海賓、何明禮、岐靈岳相次被殺。德宗在奉天知道此事,歎惜自己沒有重用秀實,使人盡其才,垂涕久之。(亦即文天祥《正氣歌》第二段中的「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之句。)

家庭编辑

编辑

段伯倫 累官至太子詹事。文宗大和二年正月奏:「亡父贈太尉秀實,準前後制敕令所司置廟立碑,今營造已畢,取今月二十五日行升祔禮。」詔曰:「秀實忠衛宗社,功配廟食,義風所激,千載凜然。間代勳力,須異等夷,宜賜綾絹五百疋,以度支物充。仍令所司供少牢,贈給鹵簿人夫,兼太常博士一人檢校。」尋加伯倫檢校左散騎常侍,兼殿中監。大和四年十一月,遷右金吾衛大將軍、兼御史大夫,充街使。八年七月,檢校工部尚書,充福建等州都團練觀察使,入為太僕卿,卒。宰臣李石奏曰;「伯倫,秀實之子。自古歿身以衛社稷者,無如秀實之賢。」文宗憫然曰:「伯倫宜加賻贈。」仍輟朝一日,以禮忠臣之嗣。

编辑

  • 段嶷
  • 段文楚
  • 段珂

逸事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作家柳宗元後來將所聽聞的段秀實逸事寫成〈段太尉逸事狀〉一文。

內容主要有三段故事:第一段為段秀實擔任涇州刺史時,對於郭晞軍隊軍紀的控制。

第二段則是擔任涇州營田官時,對於將領焦令諶與農民衝突的調解。

第三段則是述說段秀實拒絕朱泚的賄賂。

這三段故事並沒有在《舊唐書》之中記載,但是在《新唐書》之中卻有完整的收錄。

注釋编辑

  1. ^ 家族原本是姑臧人,後來因為段秀實的曾祖父段師濬擔任隴州刺史之後就遷居於這裡。
  2. ^ 資治通鑑225卷唐代宗大曆十一年第十二條之注
  3. ^ 馬靈察」出自於《舊唐書》,《新唐書》則作「馬靈刦
  4. ^ 「副將」出自於《新唐書》,《舊唐書》作「都將」
  5. ^ 舊唐書》是說段秀實擔任後援,副手是《新唐書》的說法
  6. ^ 舊唐書》的原文為「表請起復,為義王友,充節度判官。」《新唐書》的原文為「表起為義王友,充節度判官。」根據《唐代宗教文化與制度》一書所考證,段秀實一直在安西節度使府任職,義王友不可能為實任京官,且與節度判官相連,當亦為試官,蓋史書省略了「試」字。
  7. ^ 此為《新唐書》的說法,《舊唐書》則是說段秀實「獨以智全」
  8. ^ 分別為高仙芝李嗣業荔非元禮白孝德
  9. ^ 此為《舊唐書》說法,《新唐書》說的是「使我為軍候,豈至是邪?」
  10. ^ 本段出自於柳宗元所寫的〈段太尉逸事狀〉,《新唐書》有完整收錄,但是《舊唐書》卻隻字未提。請參考逸事一段。
  11. ^ 本段出自於柳宗元所寫的〈段太尉逸事狀〉,《新唐書》有完整收錄,但是《舊唐書》卻隻字未提。請參考逸事一段。
  12. ^ 《段公別傳》說是二百四十斤重的弓
  13. ^ 資治通鑑226卷唐德宗建中元年第四條
  14. ^ 資治通鑑228卷唐德宗建中四年十月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