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弟辰

母弟辰(?-?),,名,是宋元公的儿子,宋景公的同母弟弟[1][2]公子地的弟弟,公子褍秦的哥哥。

母弟辰
本名姓:
名:辰
活跃时期春秋时期
知名于宋国公子
父母父:宋元公

为质编辑

宋元公不讲信用、私心很多,又讨厌华氏向氏华定华亥向宁策划说:“逃亡比死强,先下手吗?”华亥假装有病,以引诱公子们,凡是公子去探病,就扣押起来。前522年夏季六月初九,公子寅公子御戎公子朱公子固公孙援公孙丁被杀,向胜向行被囚禁在谷仓之中。宋元公去华氏那里请求和解,华氏不答应,反而趁机劫持了宋元公。六月十六日,华氏将太子栾和母弟辰、公子地作为人质,宋元公则将华亥的儿子无慼、向宁的儿子罗、华定的儿子启作为人质,与华氏结盟。[3]

华亥和他的妻子一定要盥洗干净,伺候作为人质的三位公子吃完饭以后才吃饭。宋元公和夫人每天一定到华氏那里,让公子们吃完以后才回去。华亥担心这种情况,想要让公子们回去。向宁说:“正因为国君没有信用,所以把他的儿子们作为人质。如果又让他们回去,我们离死就不远了。”宋元公向大司马华费遂请求,准备攻打华氏。华费遂回答说:“下臣不敢爱惜一死,但这样恐怕是想要除掉忧虑反而滋长忧虑吧!下臣因此害怕,怎敢不听命令?”宋元公说:“孩子们死了是命中注定,我不能忍受让他们受耻辱。”冬季十月,宋元公杀了华氏、向氏的人质而攻打这两家。十月十三日,华氏、向氏逃亡到陈国,华登逃亡到吴国。向宁想要杀死太子,华亥说:“触犯了国君而出逃,又杀死他的儿子,还有谁接纳我们?而且放他们回去,還有功劳。”华亥派庶兄少司寇华牼带着公子们回去,说:“您的年岁大了,不能再事奉别人。用三个公子作为证明,一定可以免罪。”公子们进入国都,宋元公说知道华牼没罪,恢复了他的官职。[4]

出奔编辑

前500年,公子地把家产分成十一份,给了宠信的蘧富猎五份。公子地有四匹白马,宋景公宠信的向魋想要这四匹马。宋景公把马牵来,在马尾、马鬣上涂上红颜色给向魋。公子地生气,派手下人打了向魋一顿并夺回马匹。向魋害怕,准备逃走,宋景公关上门对向魋哭泣,眼睛都哭肿了。母弟辰对公子地说:“您把家产分给蘧富猎,而惟独看不起向魋,这也是不公平的。您平日对国君有礼,至多不过出国,国君必挽留您。”公子地出奔陈国,宋景公没有挽留他。母弟辰为公子地请求,宋景公不听。母弟辰说:“这是我欺骗了我哥哥。我领着国人出国,国君和谁处在一起?”冬季,母弟辰和仲佗石彄逃亡到陈国。[5][6]

叛变编辑

前499年春季,母弟辰和仲佗、石彄、公子地进入萧地而叛变。秋季,乐大心跟着叛变,大大地成为宋国的祸患。[7][8]

参考资料编辑

  1. ^ 《春秋左传正义·昭公二十年》:案公子辰是景公之母弟,地是辰兄,皆当为元公之子。今注皆作“元公弟”,误耳。
  2. ^ 《春秋左传正义·昭公二十年》:正义曰:定十年经书“宋公之弟辰”,当景公之世,辰及弟不得为元公弟也。《世族谱》:“辰、地皆云元公子。”此诸本皆云“元公弟”。当时转写误耳。
  3. ^ 《左传·昭公二十年》:宋元公无信多私,而恶华、向。华定、华亥与向宁谋曰:“亡愈于死,先诸?”华亥伪有疾,以诱群公子。公子问之,则执之。夏六月丙申,杀公子寅、公子御戎、公子朱、公子固、公孙援、公孙丁,拘向胜、向行于其廪。公如华氏请焉,弗许,遂劫之。癸卯,取大子栾与母弟辰、公子地以为质。公亦取华亥之子无慼、向宁之子罗、华定之子启,与华氏盟,以为质。
  4. ^ 《左传·昭公二十年》:华亥与其妻必盥而食所质公子者而后食。公与夫人每日必适华氏,食公子而后归。华亥患之,欲归公子。向宁曰:“唯不信,故质其子。若又归之,死无日矣。”公请于华费遂,将攻华氏。对曰:“臣不敢爱死,无乃求去忧而滋长乎!臣是以惧,敢不听命?”公曰:“子死亡有命,余不忍其訽。”冬十月,公杀华、向之质而攻之。戊辰,华、向奔陈,华登奔吴。向宁欲杀大子,华亥曰:“干君而出,又杀其子,其谁纳我?且归之有庸。”使少司寇牼以归,曰:“子之齿长矣,不能事人,以三公子为质,必免。”公子既入,华牼将自门行。公遽见之,执其手曰:“余知而无罪也,入,复而所。”
  5. ^ 《春秋·定公十年》:宋公子地出奔陈。
  6. ^ 《左传·定公十年》:宋公子地嬖蘧富猎,十一分其室,而以其五与之。公子地有白马四。公嬖向魋,魋欲之,公取而朱其尾鬛以与之。地怒,使其徒抶魋而夺之。魋惧,将走。公闭门而泣之,目尽肿。母弟辰曰:“子分室以与猎也,而独卑魋,亦有颇焉。子为君礼,不过出竟,君必止子。”公子地奔陈,公弗止。辰为之请,弗听。辰曰:“是我迋吾兄也。吾以国人出,君谁与处?”冬,母弟辰暨仲佗、石彄出奔陈。
  7. ^ 《春秋·定公十一年》:十有一年,春,宋公之弟辰及仲佗、石彄、公子地自陈入于萧以叛。
  8. ^ 《左传·定公十一年》:十一年,春,宋公母弟辰暨仲佗、石彄、公子地入于萧以叛。秋,乐大心从之,大为宋患,宠向魋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