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再遇

毕再遇(1148年-1217年),字德卿,兖州(今山东省兖州市)人,南宋著名將領。

早期编辑

毕再遇的父亲毕进是岳飞部将,毕再遇因父荫为官,隸侍衛馬司,武藝絕人,挽弓至二石七斗,背挽一石八斗,步射二石,馬射一石五斗。孝宗召見,大悅,賜戰袍、金錢。

开禧北伐中事迹编辑

开禧二年(1206年)四月,以寧遠軍承宣使、殿前司副都指挥使、镇江府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郭倪兼任山东、京东路招抚使,率南宋东路军北伐。武節郎毕再遇率87名敢死队,从武功大夫、忠州刺史、镇江府驻扎御前武锋军统制陈孝庆渡淮攻泗州(今江苏盱眙西北)。毕再遇定计,以宋军主力佯攻泗州西城(州治),自率部下出其不意奋勇登上东城(淮平县城)南角,杀敌数百。东城金军溃败后开北门逃走,毕再遇攻占泗州东城。金军仍坚守泗州西城,毕再遇又转攻西城,树大将旗,大呼:「大宋毕将军在此,可速降!」于是金淮平知县降,毕再遇又占领泗州西城,取得了东路宋军北伐的首功。招抚使郭倪赶到新占领的泗州,慰劳得胜的宋军,授毕再遇刺史衔。毕再遇说:「国家河南八十有一州,今下泗两城即得一刺史,继此何以赏之?」坚辞不受。

五月,郭倪池州(今安徽贵池)驻扎御前诸军副都统制郭倬、主管侍衛親軍马军行司公事李汝翼,率军数万进攻宿州(今属安徽),官军败绩,陈孝庆率部进援。又命毕再遇率骑兵480名为先锋,直接进攻徐州(今属江苏)。当毕再遇进至虹县(今安徽泗县)时,遇到从宿州败退的宋军,随即加速进军,到达灵璧(今属安徽)时,又遇到进屯附近凤凰山的陈孝庆,他也要退兵。毕再遇说:「吾奉招抚命取徐州,假道于此,宁死灵璧北门外,不死南门外也。」遂自率所部阻击金军,当5000 金军追来时,他派20名骑兵守北门,亲自率其余骑兵向金军冲击,金军大败,毕再遇率部追奔三十里,使宋军陈孝庆的大部队得以安全退兵。当宋军退到泗州后,毕再遇“以功第一”,特授武功大夫、遙郡刺史、左骁卫将军、殿前司选锋军统制。不久,奉命退回淮南的盱眙,兼知盱眙军。九月,領达州刺史,又改任镇江府駐扎御前中军统制仍兼知盱眙军。十月末,东路金军主帅、山东两路兵马都统纥石烈执中,统兵渡淮南下,进围楚州(今淮安),毕再遇奉命救援楚州郭倪另派部队接管盱眙的防务。毕再遇率部北上后,金军进攻盱眙,接防的宋军惊溃,盱眙被金军攻占,毕再遇又回军收复盱眙。不久,毕再遇升任镇江府駐扎御前诸军副都统制,再次率军救援楚州,面对十倍于己的金军,毕再遇派小部队,间道乘夜赶赴金军运粮车的宿营地淮阴(今淮阴西南),烧尽金军的后备粮草,大败淮阴的护粮金军。

其时,西路金军已渡淮并迫近长江,围攻和州(今安徽和县),毕再遇立即率部南下,坚守六合(今属江苏)。宋朝廷任命毕再遇带节制淮东军马衔,以便调遣淮东的其他宋军抗金。十二月上旬,金军进至六合西北二十五里的竹镇,毕再遇随即登城部署战事,命令守城宋军偃旗息鼓,并伏兵于南土门,排列弩手于土城上。当金军刚进到城濠前,宋军突然万弩齐发,开门出战,鼓声大作,城上旗帜并举,金军惊恐而退,毕再遇乘机率军追击,金军大败。金军数万随后又围攻六合,金河南统军使纥石烈子仁督兵攻城,六合城中宋军的箭已射尽,毕再遇命人打着青盖在城墙上来回走动,金军以为是宋军主将,因而争相向青盖射箭,城楼、城墙到处是箭,宋军拔取使用,多达一二十万支。毕再遇又命人在城门附近奏乐,以示闲暇,间或出兵袭击金军,使得金军日夜不得安宁。乘金军稍退之机,毕再遇亲自率军出城,夺取城东的野新桥,宋军突然出现于金军背后,金军遂退兵,毕再遇率军一直追击至滁州(今属安徽),俘获大量骡马衣甲。毕再遇又以功升忠州团练使,并升任镇江府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权山东·京东路招抚司公事。毕再遇自北伐以来,仅八个多月,已自低级军官升为独当一面的大将,接替郭倪全面指挥淮东的抗金战争,这在宋代是极其少见的。

三年(1207年)春,毕再遇回至扬州(今属江苏),又加骁卫大将军衔(正四品)。毕再遇派兵分头袭扰围攻楚州已数月的金军,金军终于不支而退。毕再遇特授福州觀察使、知扬州事、淮南东路安抚使。十一月,南宋礼部侍郎史弥远矫诏杀害主战派权臣韩侂胄后,积极向金乞降求和。

嘉定和议之后编辑

嘉定元年(金泰和八年,1208年)初,又加左骁卫上将军衔(从三品)。宋金签订“嘉定和议”后,毕再遇一再请求解甲归田,以表明自己反对和议的态度。但未被准许退闲,仍一直担任镇江府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知扬州事、淮南东路安抚使。三年(1210年),还晋升为保康军承宣使。朝廷召见毕再遇,欲派他平定李元砺。因李元砺已被擒,未行[1]。四年(1212年),才以提举宫观任闲职。

嘉定十年(金贞祐五年,1217年)四月,金军再次南犯,年近古稀的毕再遇已无力效命疆场,升以武信军节度使衔致仕。不久病死,享年70岁,后赠太师、谥忠毅。

参见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

 宋史·卷402》,出自脱脱宋史

注释编辑

  1. ^ 宋史全文·卷三十》庚午嘉定三年[……]湖南賊羅世傳縛李元礪以降峒寇悉平[……]已解赴江西矣奏未至會鎮江都統制畢再遇赴召朝論欲遣再遇討之於是元礪已就擒而朝廷未知也[……]

参考文献编辑

  • 宋史》卷402《毕再遇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