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英

毛澤東之子

毛岸英(1922年10月24日-1950年11月25日),譜名远仁,字岸英[1]以字行,曾化名杨永福[2]湖南湘潭人,生于湖南长沙,是毛泽东与其第二位妻子杨开慧的长子。朝鲜战争時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机要秘书俄语翻译,1950年11月25日在朝鮮平安北道昌城郡東倉面大榆洞(現在的東倉郡大榆勞動者區)的志愿军司令部遭空袭阵亡。

毛岸英
Mao Anying.jpg
毛岸英
岸英
出生(1922-10-24)1922年10月24日
 中華民國湖南长沙縣湘雅醫院
逝世1950年11月25日(1950歲-11-25)(28歲) 
 朝鲜平安北道昌城郡東倉面大榆洞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驻地
(現東倉郡大榆勞動者區)
死因空襲
墓地 朝鲜平安南道桧仓郡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陵園
纪念建筑毛泽东故居
国籍 中華民國 (1922年-1928年)
 中華民國 (1928年-1949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年-1950年)
籍贯湖南湘潭縣
民族汉族
语言汉语普通话、湘潭话、俄语、英語
教育程度大学
职业军人、机要秘书、俄语翻译
组织Red Army flag.svg 蘇聯紅軍
中国人民解放军
研究领域军事
政党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运动朝鲜战争
配偶刘思齐(1949年-1950年結婚)
父母父亲毛泽东
母亲杨开慧
亲属同父同母兄弟毛岸青毛岸龙

生平编辑

1922年10月24日,毛岸英生于湖南長沙湘雅醫院[3]。1927年,何键在湖南开始清党,杨开慧带着3个儿子到板仓乡下躲避。1930年,杨开慧被杀后,毛岸英被保释出狱,并带到上海进入中共地下党所办的“大同幼稚园”。1932年寄养在中共中央特科工作人员董健吾家中。据师哲回忆,毛岸英后来告诉他,他们经常要做家务,并常挨打。[2]1933年,中共中央迁往江西省瑞金经济资助中断,毛岸英和弟弟毛岸青流落街头。

 
毛岸英与其妻刘松林结婚合影

1936年,因与董健吾有私人关系,奉系領導人張學良派部下李杜帶兄弟倆到法国马赛,数月之后由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副團長康生帶往莫斯科,進入位于莫斯科市郊的莫尼諾第二國際兒童院[4]。取俄语名“谢尔盖”(Сергей),称作“谢尔盖·永福”。1936年至1942年为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学员,1942年11月至1943年5月为位于舒亚的“恩格斯”列宁格勒军事政治学校学员,1943年5月至1944年8月为列宁军事政治学院诸兵种系学员,其间加入苏联共产党(联共(布)),1944年8月至11月为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见习生,1944年12月之后为日丹诺夫信息管理学院第二系大学生[5][6]。1946年1月,乘飞机回到延安。1947年春,国军进攻延安时,康生带他去山西临县发动土改。进北京后出任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的秘书兼翻译。1949年10月与刘松林结婚。1950年8月中旬,任北京机器总厂党总支副书记。

朝鲜战争编辑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10月下旬,毛岸英隨中国人民志愿军越過鴨綠江入朝作战,任志愿军司令部俄语翻译和机要秘书。毛岸英在朝鲜隐姓埋名,被称作刘秘书,只有少数人知晓其真实身份[7]。据刘思齐转述赵南起的描述,当时毛岸英和他们一样都是吃没去壳的高粱米干炒面[8]。杨迪和成普都提到了毛岸英曾经插嘴作战布置,而出乎众人意料的彭德怀很温和一事。根据38軍軍長梁興初之子梁晓源回忆,毛岸英曾經向梁興初要求到38軍帶兵,梁興初說必须得到彭德怀同意,毛岸英便表示要去找彭德怀談[9]

1950年11月24日下午,两架绰号「黑寡妇」的美军P-61戰鬥機在大榆洞的志愿军司令部上空盘旋了1个多小时進行侦察,志愿军首长因此规定:明晨4时前开饭完毕,除值班者外,其他人在天亮前全部进防空洞。[10]1950年11月25日上午11时,聯合國軍四架南非B—26轰炸机英语Douglas A-26 Invader轰炸了大榆洞[11][12],投下的凝固汽油弹击中茅屋(司令部作战室)而燃燒,毛岸英未能及時逃出,當場死亡,尸体无法辨认,靠他生前戴的苏联手錶残骸才确认,年僅28岁。当彭德怀得知毛岸英有危险时,急得立即想跑去,被警卫员抱住,他说“再不放手我毙了你”,警卫员说“你毙了我也不放手”。[13]毛泽东决定不把毛岸英的遗体运回国。[2]毛岸英後被葬於朝鮮平安南道檜倉郡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陵園,墓碑上題字為“毛岸英同志之墓”。

身亡过程编辑

 
1950年10月16日,毛岸英(后排左二)在出国作战前,在辽东省安东市(今辽宁丹东)辽东解放烈士纪念塔前与战友合影。后排左一为同为志司参谋的徐亩元,该照片由其家人珍藏,在2020年公布

原始报告编辑

毛岸英遇难当天下午16时,彭德怀以志愿军司令部名义给中央军委和东北军区正副司令员高岗贺晋年去电,汇报了当天的情况:“我们今日七时已进入防空洞,毛岸英同三个参谋在房子内。十一时敌机四架经过时,他们四人已出来,敌机过后他们四人返回房子内,忽又来敌机四架投下近百枚燃烧弹,命中房子,当时有二名参谋跑出,毛岸英及高瑞欣未及跑出被烧死,其他无损失。”[14][15][16][17]:428[18]

跑出来的两位幸存者中有一位是作战处副处长成普。

回忆录中的毛岸英牺牲编辑

此后毛岸英遇难时在作战室裡的情况,尤其是关于食物,有多种不同的说法。

热饭编辑

1993年出版,由朝鲜战争时任彭德怀军事秘书的杨凤安与军事科学院军史研究员王天成合著的《驾驭朝鲜战争的人》(2009年更名为《北纬三十八度:彭德怀与朝鲜战争》再版)中描述,美军当时已大致发现志愿军指挥部位置并多次派间谍实地用“发报机或信号灯指示目标”,在一次空袭中毛岸英和高瑞欣“因昨晚睡的晚了,早饭未来得及吃”,“正在围着火炉热饭吃”,“未来得及跑出,不幸牺牲”[19]

成都军区政治部编研室研究员元江根据时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丁甘如的文稿及访谈录所整理的文章描述,毛岸英因连日工作而十分疲倦,当天凌晨从食堂打回饭后先睡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用火炉加热冷透的馒头和稀饭,正端起碗吃时轰炸就发生了[20]

炒饭或蛋炒饭编辑

原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杨迪在1998年出版的回忆录《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透露,当天(但此书的三个版本都将这一天写成“11月24日”)拂晓前(而轰炸发生在11月25日上午),毛岸英、作战处参谋高瑞欣和作战处副处长成普三人违反必须进入防空洞的防空纪律,在彭德怀办公室中“炒米饭”[21];本书分别于2003和2008年出版的第2版和第3版增加了“用鸡蛋炒米饭”的细节,并说明所用鸡蛋是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治委员的朴一禹[a]送给彭德怀的,在当时相当珍贵[23][24]

炒饭说的否定意见编辑

对于炒饭或蛋炒饭一说,存在一些否定意见。

轰炸幸存者、志司作战处副处长成普于1972年写给中央专案组的材料《关于毛岸英同志牺牲情况的回忆》一文中,陈述了毛岸英等参谋为准备二次战役而在司令部紧张工作的情况,并指出轰炸发生时,杨凤安不当班且在一个小土洞内休息,也未提到与热饭或蛋炒饭有关的内容[8]。高瑞欣的女儿杨彦坤在回忆中提到她写信询问成普当时具体情况时,成普回信说:「全身衣服着火,脸部烧成重伤。」对蛋炒饭的问题,成普在第二封回信中驳斥:「作战室既没有鸡蛋,也没有炒饭的锅瓢炒勺,也没有油盐之类。如果要煮鸡蛋,到炊事班的灶房才行。作战室是指挥打仗的地方,不具备这些东西。」[25]。2011年,成普生前口述、身后由其女儿成曦[26]与其他人整理发表的文章描述,当天上午11点左右,毛岸英在完成收发电报的工作后,正在吃苹果和烤苹果皮[27];该文授权发表于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版本删去了烤苹果皮的细节[28]。2012年,北京电视台《档案》节目的《毛岸英死亡真相:祸起蛋炒饭?》也展示了成普的说法[8],成普就毛岸英牺牲情况给出的书面描述驳斥蛋炒饭说法,称其为“天大的谎言”,并称当时志司并无鸡蛋,无法制作蛋炒饭,自己也并未和任何人提到过该说法,并且解释称当时毛岸英和高瑞欣为了二次战役的事在坚守岗位[8][25]

时任志司作战处参谋赵南起在口述回忆中称毛岸英不是“弄饭时被炸死”,而是完成“处理急件”的公务之后“饿了找饭吃”,并提到当时没有米饭,“只能找点高粱熬粥当饭”,“还不是高粱米粥,因为高粱的皮都还没有褪掉”[29]。刘思齐也回忆赵南起曾向她提到过没有米饭的情况[8]

不明原因编辑

时任志愿军副总司令、负责司令部防空安全的洪学智将军在25日当天决定白天不举炊,7时前一律入防空洞,洪将军已经在防空洞布置了地图、食物、饮水、炭火。他回忆“那天早饭吃得很早。饭后,毛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同我们一道上山疏散,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又跑回屋里去了。”[30]

文艺作品中的毛岸英牺牲编辑

不在志愿军司令部亲历该事件的一些人在后来创造的文艺作品,包括小说、影视,通常都把毛岸英牺牲的原因归于毛要去抢救文件、地图[31],或者在其他人都去防空洞的情况下坚持在办公室值班。

轰炸机飞行员编辑

关于炸死毛岸英的飞行员,有一种说法是:美国国防部资料库里的记录显示:第18战斗轰炸大队的3架P-51,312、304、303号大概那时执行了一次轰炸任务。操作这三架战斗的飞行员分别是Lipawsky、Richter、Odendaal。根据南非国家档案馆1950年11月25日南非空军出勤记录,而第18战斗轰炸机大队是美军和南非空军的联合大队,上述三架飞机隶属于南非空军。炸死毛岸英的应为從平壤機場起飛的南非空军波兰裔飞行员利波夫斯基(G. B. Lipawsky)上尉。利波夫斯基生于1919年,在二战和朝鲜累计飞行超过12,000小时。利波夫斯基上尉所在第18战斗轰炸大队的飞机,主要机型是P-51野馬式戰鬥機。他與Theron中校於11月19日進行了南非空军在韓戰的首次實戰出擊。[32][33][34]

但是也有人认为此说法是错误的:根据上述的当日出动纪录,他们轰炸的地区坐标是BV6731,这个地点在清川江边,位于熙川与新兴洞之间,距离当天志愿军司令部所在地的大榆洞尚有数十公里之远,所以据此断定不太可能是此三人。要找出到底是谁轰炸了大榆洞,并不是件简单的事。当时联合国空军每日出动架次平均达350余架次,除非能够确定是哪一型飞机轰炸,否则很难确定是哪一个单位,也就很难去找到战斗纪录。[來源請求]

家庭编辑

與毛澤東之關係编辑

1945年,毛岸英从苏联回来后,为让毛岸英了解中国实际,决定把毛岸英送到当时的劳动英雄吴满有处锻炼。送毛岸英的战士回来讲了个笑话:毛岸英看马既驮得他,又得驮粮食,生怕把它累坏,非要把一斗小米背自己身上。士兵向他解释,这样马驮得一般多,他才搞明白。大家听了可笑了一阵子。[35]

彭德懷等人不同意毛岸英赴朝鮮戰鬥,毛回答:“誰叫他是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阵亡当天,彭德怀向中央军委专门电告此事,周恩来将电报暂时搁下,直到1951年1月2日才把电报送给毛泽东、江青。1951年1月2日第三次戰役結束後,毛要秘書葉子龍把毛岸英調回中國,葉子龍等人才向毛報告毛岸英死亡的消息,毛抽起香菸,沉思許久,才說:“打仗嘛,總難免要有犧牲。”[36]

相關文化作品编辑

书籍
電視劇
電影

注释编辑

  1. ^ 本书原文将朴一禹称呼为“朴一禹次帅”,然而朝鲜人民军直到1953年才增设了次帅军衔[22]
  2. ^ 一说为向国潭
  3. ^ 嗣父为向国源。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金恩辉、陈玉红、贺达. 吉林省图书馆馆藏韶山毛氏族谱概述. 高校图书馆工作. 2001, (4) [2014-08-29]. 
  2. ^ 2.0 2.1 2.2 “毛泽东和他的爱子岸青和岸英”. 《毛泽东的翻译师哲眼中的高层人物》. 人民出版社. 2005年. 
  3. ^ 珍贵史料 - 湘雅医院. www.xiangya.com.cn. [2020-11-18]. 
  4. ^ 孟昭庚. 毛岸英与毛岸青出国前后 (1): 17–21. 2007 [2021-11-28].  已忽略未知参数|journa= (帮助)
  5. ^ 赵嘉麟. 俄解密档案披露毛岸英二战岁月. 国际先驱导报 (359). 2008-05-08: 3版 [2021-11-28]. 
  6. ^ 岳果. 卫国战争期间的毛岸英. 人民政协报. 2015-05-07 [2021-11-28]. 
  7. ^ 作家杨大群的说法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19/21/41/1_1.html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 ^ 8.0 8.1 8.2 8.3 8.4 毛岸英死亡真相:祸起蛋炒饭?. 档案. 北京电视台. 2012-02-07. 
  9. ^ 梁曉源 講述. 梁興初38軍抗美援朝獲無價嘉獎 毛岸英要求帶兵. 北京青年報 (新華網). 2010年10月23日 [2014-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1). 
  10. ^ 张树德. 彭德怀被诬陷有意害死毛岸英 连续失眠产生幻觉. 《毛泽东与彭德怀》 (中国青年出版社). 2010年10月22日. 
  11. ^ 武立金. 美机轰炸大榆洞 毛岸英牺牲手表辨遗体. 《毛岸英在朝鲜战场》 (作家出版社). 2006年9月. 
  12. ^ China gorges on the forbidden fruit with Korean War TV series. 2016-06-11. (英文)
  13. ^ 存档副本. [2013-07-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01). 
  14. ^ 毛、高二位同志被燃烧弹烧死(电报译稿). 彭(德怀)台来. 作战类. 1950-11-25. 译稿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15. ^ 央视网. 《国家记忆》 20201109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历史铭记. 2020-11-09 [2020-11-09]. 
  16. ^ 许礼平. 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香港人:陆朝华往事. 澎湃新闻. 2020-06-25 [2020-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1). 
  17. ^ 《彭德怀传》编写组 (编). 彭德怀传. 北京: 当代中国出版社. 1997年7月. 
  18. ^ 中国央视首次公开彭德怀绝密电报讲述毛岸英战死细节. 联合早报网. 2020-11-11 [2020-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8). 
  19. ^ 杨凤安、王天成. 北纬三十八度线——彭德怀与朝鲜战争. 中央文献出版社. ISBN 9787506538411. 
  20. ^ 元江. 彭德怀脱险与毛岸英遇难 (PDF). 军事历史. 1997, (5): 19–23 [2014-02-08]. 
  21. ^ 杨迪. 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98年9月: 292–293. ISBN 7506535629. 
  22. ^ 小资料:朝鲜军衔知多少. 新华社. 2016-04-15 [2018-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6). 
  23. ^ 杨迪. 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 第2版.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2003年7月: 337–338. ISBN 7506535629. 
  24. ^ 杨迪. 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 第3版.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2008年9月: 309–310. ISBN 9787506556927. 
  25. ^ 25.0 25.1 黄卫. 我的和毛岸英一起牺牲的父亲. 中国新闻周刊. 2010-11-11, (42): 78–80 [2013-07-20]. 
  26. ^ 魏光敬、杨钤文、刘祎、陈富强、赵凤娟. 致敬最可爱的人. 华商报. 2020-10-25 [2021-10-05]. 
  27. ^ 成普(口述); 成曦、密巍(整理). 现场目击者见证 毛岸英牺牲真相. 文史参考. 2011年12月, (23): 40–43 [2013-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13). 
  28. ^ 现场目击者见证 毛岸英牺牲真相.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1-12-31 [2013-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29). 
  29. ^ 赵南起(口述); 高芳、秦千里(整理). 怀念我的战友毛岸英. 纵横. 2010, (8): 4–7 [2021-10-28]. 
  30. ^ 西柏坡纪念馆. 西柏坡记忆.第伍卷. 
  31. ^ 毛新宇. 我的伯父毛岸英. :“我的伯父这会儿也登记、发完了电报,就动手摘墙上的大幅作战地图……敌机又从北边飞回来了。”
  32. ^ 青岛24小时. 是谁对毛岸英投下了那枚燃烧弹. 新浪微博. 2015-11-27 [2017-03-28]. 
  33. ^ 66年前的今天:波兰裔南非飞行员杀害毛岸英. 网易新闻. 2016-11-25 [2017-03-22]. 
  34. ^ Korean War – 62nd Anniversary. SAAF Museum. [2017-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9) (英语). 
  35. ^ 《往事难忘主席》,惠金贤,《文史资料 第47辑》,北京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第17-18页
  36. ^ 武立金. 第七章 遲到的噩耗. 毛岸英在朝鲜战场. 作家出版社. 2006年 [2014-02-08]. ISBN 978-7-5063-3717-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2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