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毛泽东1976年9月9日逝于北京,享壽82岁(虚龄83岁)。

毛泽东的死亡及悼念活动
Mao Zedong portrait.jpg
毛泽东(1893年-1976年)
参与者 华国锋(主持)、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共党员、中国大陆军民、世界各国领导人和毛泽东支持者
地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中南海202別墅
日期 1976年9月9日至1976年9月18日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976年9月9日下午4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以《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的形式公布消息称:“1976年9月9日0时10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名誉主席毛泽东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1]。毛泽东是继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后,第三位于1976年去世的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2]

目录

晚年病情编辑

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之后,毛泽东的身体状况急剧衰退,在1972年初曾发生严重休克[3]。此后毛泽东又发生白内障,双目失明,直至1975年手术后恢复一半视力[4]

1976年9月9日0时10分,毛泽东在北京中南海202別墅內病逝。新华社发布通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公告》。中共中央至今尚未公布毛泽东因何病而死。毛泽东醫疗小组主要成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〇五医院院長李志绥回忆录中称,兩位醫生診斷毛澤東患有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俗稱「漸凍人症」),而不是帕金森氏症[5][6]李志綏稱毛澤東死因是漸凍人症及心血管疾病[5]:9

治丧委员会委员编辑

  1. 华国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公安部部长)
  2. 王洪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
  3. 叶剑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秘书长、国防部部长)
  4. 张春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常委、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

韦国清刘伯承江青(女)、许世友纪登奎吴德汪东兴陈永贵陈锡联李先念李德生姚文元吴桂贤(女)、苏振华倪志福赛福鼎宋庆龄(女)、郭沫若徐向前聂荣臻陈云谭震林李井泉张鼎丞蔡畅(女)、乌兰夫阿沛·阿旺晋美周建人许德珩胡厥文李素文(女)、姚连蔚王震余秋里谷牧孙健粟裕沈雁冰帕巴拉·格列朗杰江华

追悼大会编辑

1976年9月18日下午3时,“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追悼大会”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主持大会,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致悼词。当时天安门广场上站了前来悼念毛泽东的民众,人数估计多达十多万,估计北京有幾十万民众参加,全国部分地區举行相关的悼念活动。

台湾反应编辑

中國國民黨黨營報紙《中央日報》在9月10日的頭版以標題「禍國殃民·百死莫贖 毛匪澤東斃命」刊登毛澤東的死訊,並在副標題稱「死訊宣佈時奪權布置顯未完成 為匪偽留下無法收拾的爛攤子」。[7]

〔中央社臺北九日電〕為禍中國六十年的匪酋毛澤東,於今天凌晨結束了他醜惡的一生。

共匪「新華社」於今天下午四時播出匪黨「中央委員會」、匪偽「人大常務委員會」、匪偽「國務院」與匪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一封所謂「告全黨全軍全國全族人民書」中,宣布毛酋因病情惡化,醫治無效,於今天零時十分在北平死亡。

共匪這一文件,匪黨未提及毛酋曾留下任何遺言,也未提及毛酋死後對繼承人問題,作了什麼安排。

「新華社」在發表這一文件中透露,毛酋不但與「疾病鬥爭」,而且在奄奄一息的時候,仍不忘掌握匪黨匪軍的權力,「一直戰鬥到生命的最後一息」,更顯示毛酋未能完成奪權的布置,而在權力鬥爭中的煎熬中黯然死去,替匪偽頭目留下了一個無法收拾的爛攤子。

毛酋顯然是在四月五日天安門事件後病情加劇,他最後一次露面是於五月二十七日會見巴基斯坦總理布托,六月十五日匪黨「中央」宣布毛酋不再會見外賓。由於天安門事件引發了大陸人民的反毛反共怒火,毛酋雖在一怒之下整肅了鄧小平,但是卻無法平抑爆炸性的不滿情緒,天安門事件成了毛酋的催命符。七月底唐山發生大地震,整個大陸流傳著毛酋已臨末日的傳說,這一次大地震敲響了毛酋的喪鐘。

毛匪澤東畢生迷信權力,強調「階級鬥爭」,製造仇恨,煽動暴亂,為中國有史以來最暴虐的極權主義者,竊據大陸以來屠殺了七千萬的大陸人民,他自以為製造矛盾、發動階級鬥爭可以鞏固他的極權統治,但終於在無情的鬥爭下喪生。

他的死,正如大陸人民在天安門喊出的口號:「秦始皇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8]

9月11日,中國國民黨主席蔣經國發表《告大陸同胞書》,號召大陸同胞、中共幹部、官兵及駐外人員「抗暴革命」,並稱:「中國國民黨是不問階級、不分彼此、只講大是大非、全民的民主革命政黨!每一個奮起抗暴的大陸同胞,就都是國民革命的精神黨員!每一個覺醒反共的共黨幹部,就都是國民革命的精神鬥士!每一個起義自救的共軍官兵,就都是國民革命的精神戰友!每一個脫離魔掌、投向自由的共黨駐外人員,就一樣是國民革命的志士仁人!」[9]並將《告大陸同胞書》透過國軍各空飄與海漂系統,傳送到大陸各地。前線國軍各播音站,也向大陸廣播了這份《告大陸同胞書》。[10]

中華民國國民大會也于9月10日發表聲明,呼籲大陸同胞於毛匪斃命、匪黨內部權力鬥爭加劇之際,加強反共抗暴鬥爭,早日摧毀反人性、反人權的匪偽政權。中華民國體育協進會理事長黎玉璽與四十五個單項運動協會則呼籲大陸運動員,把握出國訪問及比賽的機會,投奔自由。[11]

而在和大陸隔海相望的金門,中華民國國軍加強空飄廣播及喊話,號召大陸軍民同胞,在此毛匪斃命的變亂中,乘時奮起,摧燬暴政。

台灣宗教界對毛澤東之死普遍感到高興,樞機主教于斌說,「毛澤東死亡,可以說是我們反攻復國的契機」

由於香港無線電視製播《毛澤東特輯》,被認為是「通共媚匪」,台灣三家電視台中視華視台視發表共同聲明,抵制無線電視的節目、影片,停止各方面合作,[12]這一行為一直到80年代《楚留香》在台灣掀起熱潮,才宣告結束。

国际反应编辑

在消息公布后的15分钟内,世界主要的媒体,包括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等都报道毛泽东的死讯。

  •   美國:美國總統福特第一時間向北京致唁電,他在唁電中表示,「一九七五年十二月我訪問北京時曾有幸會見了毛主席。我們的談話促進了美中關係沿著我們兩國早先設想的路線發展。請讓我現在象那時一樣申明,美國决心在上海公報的基礎上完成我們關係的正常化。這將是讚揚他的遠見的恰當的管道,也將有益於我們兩國人民。」[13]此後他又在記者會上發表了聲明,他說:「美國人不會忘記,正是在毛主席的領導下,中國同美國一起採取行動結束了一代人的敵對情緒,在我們兩國關係上開創了一個新的和比較積極的時代。」但美國民間也有不同的聲音,華爾街日報評論指出,「毛澤東不會為中國人所懷念,而會使他們所懷恨。」,紐約時報則稱呼毛澤東為「中國的史達林,瘋狂廢除舊秩序的制度」。
  •   蘇聯:由於中蘇交惡,蘇聯方面只在官方報紙的角落簡短提及毛澤東去世。
  •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朝鲜):1976年9月9日,金日成向中共發出唁電,唁電中說:「在朝鮮人民為反對美帝國主義武裝侵略者而進行激烈鬥爭的祖國解放戰爭時期,毛澤東同志粉碎了國內外敵人的一切阻撓,掀起抗美援朝運動,用鮮血援助了我國人民的正義鬥爭。」[14]朝鮮政府還將9月10日至18日定為全國哀悼期,下半旗誌哀,并舉行了大規模的悼念活動。
  •   羅馬尼亞:羅馬尼亞總統齊奧塞斯庫在唁電中說,「毛澤東是羅馬尼亞人民親密的朋友。他努力發展我們兩黨、兩國和兩國人民之間的關係,以利於兩國人民、利於社會主義與和平事業。 」[15]
  •   巴基斯坦:9月9日,巴基斯坦總統喬德里發表聲明:「作為改變了占人類四分之一的人民生活的中國革命之父,毛主席是有史以來最傑出的領袖之一。作為政治家和思想家,他在人類史册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他的逝世不僅對中國人民而且對世界各國人民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巴基斯坦總理布托則表示,「毛澤東主席一貫關心巴基斯坦的幸福和進步,這使他永遠活在我們心中。巴基斯坦人民同兄弟的中國人民一起哀悼這位偉人的逝世。」[16]
  •   南斯拉夫:南斯拉夫總統鐵托評價:「毛澤東主席的逝世使中國人民失去了最傑出的領袖。如果沒有他,現代中國是難以想像的。」[17]
  •   越南越南勞動黨以最高規格發表唁電,同時在唁電中說「越南人民永遠銘記敬愛的毛主席所說的“七億中國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堅強後盾,遼闊的中國領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後方”這一充滿情誼的話語。我們越南人民無比深切地感謝毛澤東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和兄弟的中國人民給予我們革命事業的巨大的、寶貴的支持和援助。」[18]
  •   澳大利亚澳洲總督约翰·罗伯特·柯尔爵士說:「我知道中华民族的每一个成员,今天都象一个家庭失去最敬爱的家长一样」,總理约翰·马尔科姆·弗雷泽評價:「在他的指引和鼓舞下,中国重新赢得了民族尊严和国际威望」[19]
  •   日本: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等人到中國大使館親自誌哀,并發表聲明稱「现在,日中两国关系正在发展的时候,失去了这位伟大的领导人,衷心感到惋惜」,而新華社也在日本官方釋出極大善意之後重申北京支持日本主張收復被蘇俄佔領的北方四島的要求。
  •   英國:英國女王伊利莎白二世親致唁電,首相詹姆斯·卡拉汉說,「他的影響遠遠超出了中國的疆界,無疑他將作為世界聞名的偉大政治家而被人們所緬懷。」[20]
  •   法国:法國總統德斯坦表示,「他使中國擺脫了昔日的屈辱,使中國恢復了歷史賦予她的中心地位。法國不會忘記,正是毛澤東主席和深切敬仰他的戴高樂將軍一起促成了我們兩國互相接近。」[21]9月11日,巴黎有市民舉行遊行集會,哀悼毛澤東的去世。

身后安排编辑

虽然毛泽东生前鼓励火化、并在火化同意书上签名,但他的遗体仍被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做屍體防腐处理后永久保留。初时暂厝人民大会堂,完成防腐处理后被安放在水晶棺内,放置在新建成的毛主席纪念堂供后世瞻仰,由中共中央办公厅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维护和运营。后来,参观毛主席纪念堂成为特色的思想政治教育红色旅游项目。[22]

参考文献编辑

  1. ^ 毛泽东逝世--中国共产党新闻--人民网
  2. ^ 毛泽东主席逝世公开广播的背后
  3.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金冲及 主编) (编). 《毛泽东传:1949-1976》.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3: 1615. 
  4. ^ 顾保孜、杜修贤. 《红镜头中的毛泽东》. 辽宁人民出版社. 2004. 
  5. ^ 5.0 5.1 Li Zhi-Sui. 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 Random House Publishing Group. 22 June 2011: 581–583. ISBN 978-0-307-79139-9 (英语). They suspected that Mao had an extremely rare motor neuron disease,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known colloquially in the West as Lou Gehrig's disease 
  6. ^ 李志綏. 第三篇 一九六五年--一九七六年.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7. ^ 「禍國殃民·百死莫贖 毛匪澤東斃命」,《中央日報》頭版,1976年9月10日
  8. ^ 《中央日報》,臺北:中央日報社,民國六十五年九月十日
  9. ^ 蔣主席號召大陸同胞 同心攜手併肩奮鬥 徹底摧毀毛共暴政 共軍共幹起義都是我精神戰友 所有抗暴革命決迅速支援供應. 《中央日報》頭版. 1976-09-12. 
  10. ^ 蔣主席告大陸同胞書 傳送大陸各地. 《中央日報》頭版. 1976-09-12. 
  11. ^ 國代呼籲大陸同胞 及時奮起摧毀暴政. 聯合報. 1976-09-11. 
  12. ^ 中央社. 港無線電視台媚匪 國內三台決予抵制. 聯合報. 1976-10-01. 
  13. ^ 美国总统福特的唁电. 人民日報. 1976-09-14. 
  14. ^ 金日成. 金日成同志的唁电. 人民日報. 1976-09-11. 
  15. ^ 齊奧塞斯庫. 齐奥塞斯库同志的唁电. 人民日報. 1976-09-11. 
  16. ^ 巴基斯坦總統、總理發來的唁電. 人民日報. 1976-09-11. 
  17. ^ 约瑟普·布罗兹·铁托. 南斯拉夫总统铁托的唁电. 人民日報. 1976-09-11. 
  18. ^ 越南劳动党中央、国会常务委员会和政府会议的唁电. 人民日報. 1976-09-12. 
  19. ^ 澳大利亚总理弗雷泽的唁电. 人民日報. 1976-09-12. 
  20. ^ 詹姆斯·卡拉汉. 英国首相卡拉汉的唁电. 人民日報. 1976-09-12. 
  21. ^ 法国总统德斯坦的唁电. 人民日報. 1976-09-12. 
  22. ^ 毛泽东逝世后遗体是如何进行保护的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