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学

(重定向自民族音樂學

民族音樂學(Ethnomusicology),有時又叫音樂人類學,是音樂學人類學的一支[1]。它結合了人類學田野調查的研究方法,相對於音樂學研究西方音樂演進的脈絡,民族音樂學將世界音樂納入研究範圍,研究西洋音樂範圍外的所有音樂類型。民族音樂學也進行音樂分析,但經常將「音樂在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作為首要的音樂研究課題[2]

弗朗西斯·丹斯莫爾黑足族印第安人酋長錄音,1916年

布鲁诺·内特尔說民族音樂學是一種西方思維模式的產物[3]。它本身就是西方學者出於對非西方音樂的興趣而建立起來的,但隨著學科的逐漸發展,西方音樂也被納入其研究的範疇[4]

歷史编辑

19世纪民歌收集的風潮而起,最早民族音樂學的概念由人類學學者提出,這些研究民族音樂的人類學家,被稱為「人類音樂學者」。早在文藝復興時期,民族音樂學概念還沒有被確立之前,已經有人著手這方面研究,直到19世紀初,約1880年間,已有音樂學者比較西洋音樂與非西洋國度的音樂差異,而開展出「比較音樂學」(Comparative Musicology),研究對象定為歐洲之外的種族、民族的音樂文化,此定義由德國美籍的音樂學者库尔特·萨克斯提出,界定所謂異國文化音樂的範疇。第一份廣泛比較各民族音樂結構的研究報告,為英國語言學兼物理學家、數學家、音樂作家伊利斯(Alexander J. Ellis, 1814-1890)發表的《不同國家的音樂》( On the Musical Scales of Various )。此後,歐美出現一支受過專業訓練的民族學隊伍,致力於蒐集異國的民間藝術,蒐集非歐洲古典音樂樂器、相關音樂文物與手稿,為當時代人們增加非古典音樂文化的視野。

1877年爱迪生 發明留聲機,對無記譜法與文字的民族音樂研究產生莫大助力。在此基礎上,產生了比較音樂學這們學科。其中,具有時代意義的專論如:美國音樂作家西奧多·貝克的一篇關於美國印地安音樂的論文;以及史都姆 (Stumpf Carl, 1848-1936)發表了第一篇關於不列顛哥倫比亞省 Bella Coola 原住民文化的專論。

同此時期,巴托克·贝拉的研究方法與將民謠曲調融入西洋音樂,成為歐洲民謠研究典範。弗朗西斯·丹斯莫爾1893年於芝加哥世界博覽會中著手研究印地安音樂,建立了北美印地安音樂的重要研究法,並於1907 年開始為 美國民族學社進行系統性的研究,其中包含對 Cheyenne、Arapaho、 Maidu、Santo、Domingo、Pueblo 和新墨西哥印地安等種族的徹底探討。

参考文献编辑

  1. ^ Seeger, Anthony. 1983. Why Suyá Sing.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p. xiii-xvii.
  2. ^ Hood, Mantle. Ethnomusicology. (编) Willi Apel. Harvard Dictionary of Music 2nd.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69. 
  3. ^ Nettl, Bruno. The Study of Ethnomusicology. Urbana, Ill.: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1983: 25. 
  4. ^ Merriam, Alan. 1960. “Ethnomusicology: A Discussion and Definition of the Field.” Ethnomusicology 4(3): 107-114.

外部連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