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德川家家紋
御三家 御三卿
紀州德川家 一橋德川家
尾張德川家 清水德川家
水戶德川家 田安德川家

水戶德川家(日语:水戸徳川家みととくがわけ Mito Tokugawa-ke)是德川氏的支系,德川御三家之一,簡稱水戶家。家祖是德川家康的十一子德川賴房江戶時代治理常陸國水戶藩,領地的石高數號稱38萬石(實際上僅有25萬石),僅為尾張德川家紀伊德川家的一半左右。而且水戶德川家藩主的官位最高僅能升至從三位權中納言的官位,相較於尾張德川家紀伊德川家的藩主均能升至從二位權大納言的官位,水戶家的家格在御三家中明顯較低,因此也有認為水戶家原本僅是要作為德川賴房的同母兄長德川賴宣所創立的紀伊德川家的支藩、分家的說法。

概要编辑

根據德川家康的遺命,如果將軍秀忠的男系子孫斷絕時,只能從尾張藩紀伊藩中挑選男子繼承,因此在家康、秀忠擔任將軍的時代,將軍家(德川宗家)、尾張德川家、紀伊德川家,號稱御三家。但到第三代將軍家光的時代,為了抬高將軍家、並且提拔與自己年齡相近而且為童年玩伴的叔父德川賴房的地位,將水戶家與尾張家、紀伊家同等看待,此後御三家才專指尾張、紀伊、水戶三家。但水戶家並不因成為御三家之一而變為有繼承將軍家的資格。(日後出身於水戶的慶喜,是因為過繼給一橋德川家的養子,才得以身為御三卿之一的資格成為幕府將軍)。

水戶德川家第二代藩主光圀,因為不傳位給自己親生兒子而立庶出的兄長的長子為繼承本家的世子、以本藩經費設館編修大日本史、並且敢於反抗與批評五代將軍德川綱吉的惡政,因而品德深受各界敬重。在民間傳說、戲劇(如:水戶黃門)當中,被描繪成為民除害、監督將軍施政的「天下的副將軍」。

水戶家除了本藩外,還包含了四個支藩,讚岐國高松藩的高松松平家、陸奧國守山藩的守山松平家、常陸國府中藩的府中松平家、常陸國宍戸藩的宍戸松平家。水戶藩的歷代藩主都不算長命,但子嗣並沒有因此斷絕。到了江戶時代後期,其他親藩的子嗣斷絕後,也幾乎是從水戶家領養嗣子的。尾張藩德川慶勝會津藩松平容保都是過繼到高須藩當繼子的松平義和的子孫。

水戶家第二代藩主光圀,因為深受中國朱子學當中「尊王賤霸」、「正名分」等思想的影響,所以認為自己身為朝臣的責任要高於保護德川宗家的利益,他的此種觀念無形中影響了水戶藩所屬下級武士的思想。因而在幕末時水戶藩的許多下級武士成為尊皇攘夷派的成員而與幕府對立。幕府大老井伊直弼即是於櫻田門外之變中,死於水戶藩脫藩武士之手。

幕末時,水戶藩藩主德川齊昭,在日本應付外國列強的外交政策選擇上,持頑固的「攘夷」立場而與幕府的「開國」政策對立;在將軍繼嗣問題上,則是與幕閣、南紀派對立的一橋派領袖之一;水戶藩並且曾經不經過幕府允許而私自從朝廷接受所謂「戊午的密敕」。因此,在幕末時水戶藩雖然身為德川家的親藩、並且是得以過問幕政的御三家之一,但其許多作為均掣肘了幕府施政並且打擊了幕府的威信,可說是無意中間接促進了德川幕府的崩潰與終結的力量之一。

明治維新後,水戶藩被列為華族(貴族),被授予侯爵的地位,後來升到公爵。十三代當主國順,設立財團法人水府明德會,並保存了德川光圀的茶室跡。

歷代藩主的後嗣编辑

水戶侯爵德川家编辑

  • 第十二代(侯爵) 德川篤敬(式部次官)
    • 圀順 (第十三代)
    • 宗敬 (一橋德川家養子。貴族院副議長,參議院議員)
  • 第十三代(侯爵)(後來公爵)德川圀順(日本紅十字社社長,貴族院的議長)

戰後的水戶德川宗家编辑

系譜编辑

關聯項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