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汉诺威号战列舰(德語:SMS Hannover[註 1])是德意志帝国海军所建造的五艘德国级前无畏战列舰的第二艘,以普鲁士时期(现位于下萨克森州境内)的汉诺威省命名。汉诺威号及后续建造的三艘同级舰在设计和施工上均与主导舰德国号有略微差异,主要体现于推进系统和较厚的装甲。它于1904年11月开始进行龙骨架设德语Kiellegung,并于1907年10月投入舰队服役;此时距革命性“全重型火炮(all big gun)”概念的无畏号战列舰加入英国皇家海军已逾十个月。因此,作为主力舰的汉诺威号在完工之前便已沦为二流;无畏舰更强大的主炮英语Main battery和更高的航速使得像汉诺威号这样的舰只在战列线交锋中毫无用处。

A large white life-preserver with the words "S.M.S. Hannover," the black and white flag of the German Navy, and a white and yellow flag are superimposed on a photo of a large gray warship; thick black smoke drifts from its three smoke stacks
汉诺威号于1906年的明信片中
历史
德国
艦名 汉诺威号
艦名出處 汉诺威
建造者 威廉港帝国船厂德语Kaiserliche Werft Wilhelmshaven
動工日 1904年11月7日
下水日 1905年9月29日
服役日 1907年10月1日
结局 1944至1946年间拆解于不来梅港
技术数据
艦級 德国级战列舰
艦型 前无畏舰
排水量
  • 标准:13191吨
  • 满载:14218吨
全長 127.6米
全寬 22.2米
吃水 8.21米
動力輸出 3台三胀蒸汽机
動力來源 13068千瓦
速度 18节
續航距離 4520海里以10节
乘員 743人
武器裝備
装甲

汉诺威号及其姊妹舰随舰队亲历了广泛的出动。该舰参与了所有重大的训练演习,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战于1914年7月爆发。汉诺威号及其姊妹舰立即被派往担当易北河河口的警卫任务,而舰队余部则仍在调动中。该舰还参加了多次舰队推进,并于1916年5月31日至6月1日爆发的日德兰海战达到顶点。在战斗中,汉诺威号是第二战列分舰队英语II Battle Squadron第四支队的旗舰。日德兰之后,汉诺威号及其幸存的三艘姊妹舰从舰队中撤出现役以充当警戒舰。在1917年,汉诺威号曾被临时用作靶舰英语Target ship,然后再重回波罗的海的警卫任务。舰只于1918年12月、即战争结束后不久除役。

战后的德国海军编制——魏玛国家海军将汉诺威号召回了现役服务。从1921年至1931年,它随舰队服役了十年之久,直至再次退役。海军曾计划将该舰改造成无线电控制的飞机用靶舰,但却从未实现。舰只最终于1944年至1946年间在不来梅港被拆解报废。其舰钟则留存于德累斯顿聯邦德國軍事史博物館内。

建造编辑

 
德国级舰只线条画

汉诺威号旨在于德国战列线上与公海舰队的其它战列舰共同作战[1]。舰只于1904年11月7日在威廉港帝国船厂德语Kaiserliche Werft Wilhelmshaven开始进行龙骨架设德语Kiellegung[2]。它于1905年5月29日下水德语Stapellauf、并于1907年10月1日投入海上试航英语sea trial,但11月在斯卡格拉克海峡进行的舰队演习中断了试验。[3]试航于演习结束后恢复,至1908年2月13日,汉诺威号已为加入现役舰队准备就绪。它被分配至公海舰队的第二战列分舰队英语II Battle Squadron,与其姊妹舰德国号波美拉尼亚号在一起。[4]然而,装备了十门12英寸(300毫米)主炮的英国战列舰无畏号已于1906年12月入役,这是在汉诺威号投入使用之前[5]。无畏号的革命性设计使得当时德意志帝国海军的所有主力舰均成为了过时的存在——包括全新的汉诺威号[6][註 2]

汉诺威号的全长为127.6米(418英尺8英寸),有22.2米(72英尺10英寸)的舷宽英语Beam (nautical)和8.21米(26英尺11英寸)的吃水深度。其满载排水量为14,218公噸(13,993長噸)。舰只配备了三台三胀式蒸汽机,产生的额定功率为17,524匹公制馬力(12,889千瓦特),最高速度达18節(33公里每小時)。在10節(19公里每小時)的巡航速度下,它可以航行最多4,520海里(8,370公里)。[2]

舰只的主要武器为安装在两座双联装炮塔内的四门280毫米40倍径速射炮英语28 cm SK L/40 gun[註 3]副炮英语Battleship secondary armament则包括十四门分别安装在舰舯炮廓内的170毫米40倍径速射炮英语17 cm SK L/40 gun和二十门安装在枢轴基架上的88毫米45倍径速射炮英语8.8 cm SK L/45 naval gun。此外,舰只还配备了六具450毫米鱼雷发射管,均置于船体的水下部分。[9]

服役历史编辑

随着它入役,汉诺威号加入了第二战列分舰队。从1908年5月至6月,汉诺威号参加了在北海的演习。从接下来的一个月至8月,舰队进行了驶入大西洋的训练巡航。在巡航期间,汉诺威号曾于7月23日至8月1日在亚速尔群岛蓬塔德爾加達作停留。[3]年度的秋季演习从9月开始;在这些结束后,汉诺威号被转移至第一战列分舰队英语I Battle Squadron,并在那里担任了两年的分舰队旗舰。11月,舰队及部队演习在波罗的海举行。[10]

汉诺威号所参加的训练方案在接下来的五年内都呈现类似的格局。这其中包括从1909年7月7日至8月1日驶入大西洋的另一次巡航。[11]1910年2月,第一分舰队在波罗的海进行单独训练。该部队随后于4月1日从基尔转移至威廉港的基地。舰队演习在随后不久举行,接下来是前往挪威的夏季巡航,以及在秋季额外增加的舰队训练。1911年10月3日,汉诺威号被转移回第二分舰队。由于7月的阿加迪尔危机,这一年的夏季巡航仅限于波罗的海,以避免在与英国和法国的紧张局势加剧期间暴露舰队。1914年7月14日,再次前往挪威的年度夏季巡航启动。然而七月危机期间的战争威胁导致德皇威廉二世在仅两周后便提前结束行程巡航;汉诺威号随舰队于7月底返抵威廉港。[10]

第一次世界大战编辑

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汉诺威于舰队余部仍处于调动期间,在易北河河口阿尔滕布鲁赫德语Altenbruch锚区英语Roadstead担当防卫值勤。10月下旬,该舰被发往基尔,对其水下保护系统进行改造,以使其更具弹性。然后,汉诺威号加入了1914年12月15-16日对突袭斯卡布罗、哈特尔浦及惠特比英语Raid on Scarborough, Hartlepool and Whitby战列巡洋舰群提供掩护的战列舰编队。[10]在行动中,由12艘无畏舰和8艘前无畏舰组成的德国战列舰编队一度驶至距离英国一个孤立分舰队的6艘战列舰约10海里范围内。然而,与对方其它驱逐舰之间在黑暗中的零星冲突使得公海舰队总司令、海军上将腓特烈·馮·英格諾爾误判自己面对的是整个大舰队主力。根据德皇威廉二世的命令,为避免不必要的冒险,英格诺尔中断了交战并调转战列舰返回德国。[12]

1915年的多格滩海战英语Battle of Dogger Bank (1915)期间,汉诺威号曾于1月24日启航以支援被困的德国战列巡洋舰,但很快便返回港口。4月17-18日,汉诺威号又为前往斯瓦特滩英语Swarte Bank外围执行布雷任务的第二侦察集群轻巡洋舰提供掩护。前往多格滩英语Dogger Bank的舰队推进随后则在4月21-22日进行。5月26日,汉诺威号被送到基尔以更换其中一门280毫米炮。6月28日,该舰重新回到基尔,为其锅炉安装辅助燃油设施;工作一直持续至7月12日。9月11-12日,第二侦察集群再度前往斯瓦特滩执行另一次的埋雷任务,汉诺威号及第二分舰队余部均为其提供支援。随后是10月23-24日,舰队的又一次扫荡无功而返。在1916年3月5-7日的舰队推进期间,汉诺威号则随第二分舰队受命留在德意志湾英语German Bight,准备随时出航支援。它们于4月24-25日炮击雅茅斯及洛斯托夫特英语Bombardment of Yarmouth and Lowestoft的行动中重新加入了舰队。[10]在在前预定目标的途中,战列巡洋舰塞德利茨号因不慎触雷而被迫提前返航。同时由于能见度不佳,此次行动很快被叫停,并在英国舰队尚未及拦截前离开。[13]

日德兰海战编辑

 
英国(蓝)及德国(红)舰队于日德兰海战的主要调遣图

海军上将赖因哈德·舍尔作为公海舰队的新任总司令,计划立即发动进入北海的另一轮袭击,目的是吸引及牵扯大舰队的一部分,并在英国舰队主力可能报复之前将其摧毁。然而,塞德利茨号的损坏和第三战列分舰队英语III Battle Squadron几艘无畏舰的冷凝器故障导致计划被迫推迟至1916年5月底。[14]德国战列舰群于5月31日才完成集结并于03:30驶离玉石湾德语Jadebusen。汉诺威号担任第二战列分舰队第四支队的旗舰,位居德国战列线的后方。而第二分舰队则受海军少将弗朗茨·毛弗德语Franz Mauve[15]在“向北疾行”期间,舍尔下令舰队以最高速度追击英国第5战列分舰队英语5th Battle Squadron的撤退战列舰。汉诺威号及其姊妹舰的速度明显不如更快的无畏舰,并迅速落后。[16]与此同时,舍尔指示汉诺威号置于德国战列线的末尾,这样他便可在阵型的两端都有一艘旗舰[17]。至19:30,大舰队已经抵达现场,面对舍尔具有明显的数量优势[18]。由于较慢的德国级舰只的存在,德国舰队的移动严重受阻;如果舍尔下令立即转向往德国,他将不得不牺牲速度较慢的舰只以方便逃脱[19]

舍尔决定利用“掉头交战德语Gefechtskehrtwendung”扭转舰队的航向,这一操作要求德国战列线的每个部队同时调转180°[20]。在落后的情况下,第二战列分舰队无法在调转后遵循新的航向[21]。因此,汉诺威号及分舰队的另外五艘舰都处于德国战列线的下风舷。毛弗曾考虑将他的舰只移动至战列线尾端,位居第三战列分舰队的无畏舰之后;但当他意识到此举将会对海军上将弗朗茲·馮·希佩爾麾下的战列巡洋舰调动造成干扰后,他决定取消这项移动。作为替代,毛弗试图将其舰只置于战列线的首端。[22]

当天晚些时候,正处于困境的第一侦察集群的战列巡洋舰遭到了其英国同行的追击。汉诺威号和其它所谓的“五分钟舰船”[註 4]遂航行至对阵战巡分舰队之间提供支援。[24]这些舰只仅进行了简短的交战,很大程度上是受累于糟糕的能见度。汉诺威号在此期间共发射了八轮280毫米炮。[24]英国战列巡洋舰长公主号英语HMS Princess Royal (1911)则多次朝汉诺威号开火,直至后者被烟雾掩盖。汉诺威号一度被长公主号发射的其中一枚13.5英寸(340毫米)炮的碎片击中。[25]毛弗认为继续与更强大的战列巡洋舰交战是不明智的,于是下令向右转舵8点离开。[26]

31日深夜,舰队编为夜间巡航队形返回德国。德国号、波美拉尼亚号和汉诺威号都落在国王号之后,以及第三战列分舰队的其它无畏舰之后。[27]汉诺威号随即加入了黑森号西里西亚号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号阵中[28]。黑森号位于汉诺威号和波美拉尼亚之间,而另外两艘舰则落在战列线的末端[29]。6月1日01:00后不久,德国战列线的领头舰只与英国装甲巡洋舰黑太子号英语HMS Black Prince (1904)相遇。黑太子号很快便被德国无畏舰的密集炮火所摧毁。拿骚号被迫撤出战列线以躲避正在沉没的英舰,并在一小时后于汉诺威号的前部重新入列。[30]大约03:00左右,英国驱逐舰对舰队进行了一系列攻击,其中一些是针对汉诺威号[31]。此后不久,波美拉尼亚号被英国驱逐舰冲击号英语HMS Onslaught (1915)发射的至少一枚鱼雷击中;爆炸引燃了弹药舱,并伴随着一次巨大的爆炸被摧毁。位居波美拉尼亚号之后的汉诺威号不得不转右满舵以躲避残骸。[32]与此同时,由冲击号发射的第三枚鱼雷从汉诺威号的后方近距离掠过,迫使其转向离开。在04:00过后不久,汉诺威号及其它几艘舰反复向它们认为是潜艇的目标开火;其中一次,来自汉诺威号和黑森号的炮火几乎命中了己方轻巡洋舰斯德丁号德语SMS Stettin慕尼黑号英语SMS München,这促使舍尔下令它们停止射击。[33]在06:00前不久,汉诺威号及其它几艘舰只再向假想的潜艇开火。[34]

尽管夜间战斗凶险,公海舰队还是成功突破了英国的驱逐舰群,并于6月1日凌晨04:00抵达喇叭礁英语Horns Rev[35]。数小时后,德国舰队再抵达威廉港,并由未受损的拿骚级黑尔戈兰级无畏舰于锚区外围组成防御阵位[36]。在海战过程中,汉诺威号共发射了八轮280毫米炮、二十一枚170毫米炮和四十四枚88毫米炮[37]。该舰及其船员在敌方的炮火中则毫发无损[10]

后续行动编辑

日德兰海战后,汉诺威号于11月4日驶入船坞进行定期维修。汉诺威号及第二战列分舰队余部于11月30日从公海舰队脱离,并重新派驻至易北河口的警戒值勤。1917年初,汉诺威号在波罗的海被用作靶舰德语Zielschiff。3月21日,汉诺威号的一些火炮被移除;该舰随后从6月25日至9月16日转换为警备舰英语guard ship使用。在此期间,第二战列分舰队于8月15日正式解散。9月27日,汉诺威号被派往波罗的海担当警戒值勤,它在那里取代了更老式的战列舰洛特林根号[38]

战后服务编辑

1918年11月11日,德国与西方协约国签订了《康边停战协定》。根据协定条款,德国舰队最现代化的主力舰将被扣押在斯卡帕湾的英国海军基地,而舰队余部则解除武装。[39]在协定生效当日,汉诺威号被临时发往斯维内明德,然后于11月14-15日与西里西亚号一同返回基尔。一个月后,在12月17日,汉诺威号根据停战协定的条款而退役。[38]

1919年6月21日签署的《凡尔赛条约》允许德国水面舰队保留八艘过时的战列舰。这其中包括三艘德国级舰只:汉诺威号、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号和西里西亚号,以及五艘不伦瑞克级舰只[40]。1921年2月,汉诺威号成为了于威瑪國家海軍中服役的第一艘老式战舰,并在波罗的海担任舰队旗舰。它的首个母港是斯维内明德,但于1922年被转移至基尔。1923年,国家海军采用了一种新的领导架构,并由不伦瑞克号成为舰队旗舰。在1925年10月,汉诺威号转移至北海驻防。1927年3月,随着西里西亚号重新服役,汉诺威号被除役。然而,经过进一步改造后,汉诺威号携新建的桅杆但仍保留三烟囱的样式,取代艾尔萨斯号英语SMS Elsass于1930年2月至1931年9月再次服役。[41]

汉诺威号于1936年从海军序列英语Navy List中除名。当局曾有设想将它改造为供飞机训练使用的靶舰,但这从未实现。[42]最终,该舰于1944年5月至1946年10月间在不来梅港拆解。其舰钟现陈列于德累斯顿聯邦德國軍事史博物館[43]

注释编辑

脚注

  1. ^ SMS表示Seiner Majestät Schiff, 即“陛下之舰”。
  2. ^ 无畏号的十门主炮比起汉诺威号及其同级舰的重炮数量翻了一番。此外,英国舰只配备了强劲的涡轮发动机,可以21節(39公里每小時)的速度航行,这比德国舰只多出3节的优势[7]
  3. ^ 根据德意志帝国海军的命名法,该炮的官方名称为28 cm SK L/40。其中SK(Schnelladekanone)表示“速射炮”,而L/40表示炮管长度,即40倍径[8]
  4. ^ 舰只被称为“五分钟舰”,因为这是它们在面对无畏舰时所预计的生存时间。[23]

引用

  1. ^ Herwig, p. 45.
  2. ^ 2.0 2.1 Staff, p. 5.
  3. ^ 3.0 3.1 Staff, p. 10.
  4. ^ Staff, p. 7–12.
  5. ^ Gardiner & Gray, pp. 21–22.
  6. ^ Herwig, p. 57.
  7. ^ Gardiner & Gray, p. 21.
  8. ^ Grießmer, p. 177.
  9. ^ Gröner, p. 20.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Staff, p. 11.
  11. ^ Staff, pp. 8, 11.
  12. ^ Tarrant, pp. 31–33.
  13. ^ Tarrant, pp. 52–54.
  14. ^ Tarrant, p. 58.
  15. ^ Tarrant, p. 286.
  16. ^ London, p. 73.
  17. ^ Tarrant, p. 84.
  18. ^ Tarrant, p. 150.
  19. ^ Tarrant, pp. 150–152.
  20. ^ Tarrant, p. 152–153.
  21. ^ Tarrant, p. 154.
  22. ^ Tarrant, p. 155.
  23. ^ Tarrant, p. 62.
  24. ^ 24.0 24.1 Tarrant, p. 195.
  25. ^ Campbell, p. 254.
  26. ^ Tarrant, pp. 195–196.
  27. ^ Tarrant, p. 241.
  28. ^ Campbell, p. 275.
  29. ^ Campbell, p. 294.
  30. ^ Campbell, p. 290.
  31. ^ Tarrant, p. 242.
  32. ^ Campbell, p. 300.
  33. ^ Campbell, p. 314.
  34. ^ Campbell, p. 315.
  35. ^ Tarrant, pp. 246–247.
  36. ^ Tarrant, p. 263.
  37. ^ Tarrant, p. 292.
  38. ^ 38.0 38.1 Staff, p. 12.
  39. ^ Armistice, Chapter V.
  40. ^ Williamson, pp. 5–6.
  41. ^ Hildebrand, p. 47 f,Vol. 3.
  42. ^ Gardiner & Gray, p. 141.
  43. ^ Gröner, p. 22.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