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织造衙门

(重定向自江宁织造署

江宁织造衙门[1]:70江宁织造署清朝中央政府江宁府(现江苏省南京市)设置、服务于清朝皇室织造御用和官用缎匹及采买御用物品的衙署。设立于顺治二年(1645年),下设的织造工场称江宁织造局

织造监督官由内务府派驻,称“江宁织造郎中”或“江宁织造员外郎”,通称江宁织造。与苏州织造杭州织造,统称为江南三织造[1]:70。“按定制,江南三织造都是内务府下属的业务部门”。康熙年间,江宁织造的职位通常由康熙帝的亲信担任,除了本职以外还兼有监视本地官员、向康熙帝汇报当地政治动向的秘密使命。雍正帝执政后,回归本职[2]:42—45。江宁的织造业在太平天国战争后一蹶不振。同治初年,复设织造局,后为同治帝大婚锻造布匹。光绪三十年(1904年)时,江宁织造署被裁撤,织造工场由皇商国营改为民营。

通常认为,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是曾长期担任江宁织造的曹玺家族的成员,他在《红楼梦》中多处留下江宁织造的印记。

历史编辑

  • 1645年(順治二年)江寧織造設立。[3]
  • 1689年(康熙二十八年),康熙自第二次南巡起,设江宁行宫于此。从第三次起,曹寅负责接待四次。(康熙第一次南巡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九月动身,当年六月曹玺病故于江宁,故第一次不便于设行宫于此,而驻在江宁将军府。曹玺逝世后,由马桑格代理江宁织造之职。直至康熙三十一年,曹寅以苏州织造兼任江宁织造。马桑格升任山东巡抚。故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康熙第二次南巡,驻江宁织造署,由马桑格接待。)
  • 现代研究者指出,雍正帝执政时完善了密折制度,江南三织造的政治功能萎缩,恢复了以本职业务为主的功能[2]:45
  • 1751年(乾隆十六年),乾隆帝南巡時,官署改為江宁行宫,江寧織造遷址重建。
  • 1853年(咸豐三年),江宁行宫和下属机房因太平軍進攻江寧而被毁。
  • 1864年(同治三年),清军收复南京城
  • 1865年(同治四年),在珠宝廊购置民房,复设机房,位于中山南路白下路交接处[4]
  • 1872年,同治帝大婚。为大婚所需,进贡八万匹。所需费用由江宁府下辖四县[註 1]和邻近的和州无为州等处负担[5]
  • 1904年(光绪三十年),江宁织造被裁撤。

官制、职责编辑

同治年间编撰《上江两县志[5]》所记官员配置:督理织造一员(无常品,以内务府官员任职,同时兼管督理龙江西新关务)、司库一员(正七品)、笔帖式二员(□七品[註 2])、库使二员(正八品)、乌林大一员(未入流)。

江宁织造每年由户部供银七万三百余两[4]。《大清会典》记载江南三织造分工分工为:“凡大红蟒缎、大红缎、片金、折缨等项,派江宁织造承办。仿丝绫、杭绸等项,杭州织造承办。毛青布等项,每年需用三万疋内,苏州织造承办,需用至四五万匹,则分江宁等处织办。“[1]:70

织造局编辑

江宁织造下属工场称织造局或织局,在南京城内设有多处机房。额设供应机房(织机)六百张。仇善培称在西华门汉府地方者,纱、、段、装、蟒等机五百五十四张,有坊曰尚方、华衮。在常府街桥者,称倭堂,有倭绒、素段等机四十六张。每年约织万数千匹。在江宁满城北安门内又置神帛堂。额设诰命制帛机六十八张[5]

汉府、常府街桥机房皆因太平军攻占南京城毁灭。同治四年(1865年)七月《筹设织造机房摺》中,陈述在珠宝廊复设机房的经过。初购珠宝廊李端住宅二十余间,因其住宅临内桥河水,便于漂丝之故。又筹款在两旁新建房屋五十余间,仓库五间。每间房设织机二张,新添房屋,可设织机百张。《上江两县志[5]》记珠宝廊机房设段机二百三十二张,倭绒等二十四张,共二百五十六张。年织千数百匹。或计织机二百二十九台[4]。神帛堂则未复设[5]。织局负责人称堂总,同治初年为柳天培,其后为陶祥[4]

1956年冬,南京博物院民族组调查时,珠宝廊机房房址位于中山南路白下路交接处。原机房工人回忆建筑布局为四方形,南接白下路、北邻厅后街,东至祠堂巷,西至跑马巷。当时,厅后街中山南路小学后墙基尚存“织局北界止此”界碑一块[4]

官署编辑

江宁织造的官署和府邸建筑始建于顺治十一年(1654年),全盛时的江宁织造府建筑群占地广大,东至利济巷,南至铜井巷和科巷,西至碑亭巷,北至今长江路。建筑群分为东、中、西三路,其中东路为办公衙署,中路为住宅,西路为花园。织造府曾多次作为清朝皇帝南巡的行宫,康熙帝六次南巡中有五次在这里驻跸。乾隆十六年(1751年)时,织造府改建为江宁行宫,织造署在淮清桥东北觅地另建。江宁行宫后来毁於太平天國时的战乱,只留下了“大行宫”的地名沿用至今。

2013年,在江宁织造遗址范围上新建的南京江宁织造博物馆正式开放,是江宁织造和红楼梦的专题博物馆。[6]

遗址现状编辑

  • 1984年,在大行宮小學發現遺址。
  • 2002年,南京市玄武區政府宣布重建江寧織造府。
  • 2013年,江宁织造博物馆正式开放。

图集编辑

江宁织造府模型,展出于南京江宁织造府博物馆(下同),东南俯瞰
西南俯瞰
东路建筑
中路建筑
西花园,西南俯瞰
西花园,西北俯瞰
南京江宁织造府博物馆,南面
大堂勤政堂复原陈列,匾额为康熙御笔

注释编辑

  1. ^ 四县即上元县江宁县六合县江浦县
  2. ^ 《上江两县志·卷十三·秩官》原文缺字。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郭琪. 《身兼数职的江南三织造》. 中国档案 (北京市: 中国档案杂志社). 2014, (2014年第12期): 70—71. ISSN 1007-5054 (简体中文). 
  2. ^ 2.0 2.1 韦庆远. 《江南三织造与清代前期政治》. 史学集刊 (吉林省长春市: 吉林大学). 1992, (1992年第3期): 42—50 [2021-08-27]. ISSN 0559-809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8) (简体中文). 
  3. ^ 江宁织造府复建背后:官商学历经25年利益博弈. [2010-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1). 
  4. ^ 4.0 4.1 4.2 4.3 4.4 南京博物院民族组. 《清末南京丝织业的初步调查》4.“织局”调查. 近代史资料 (北京市: 科学出版社). 1958, (1958年第2期).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1) (简体中文). 
  5. ^ 5.0 5.1 5.2 5.3 5.4 上江两县志·卷十三·秩官》督理江宁织造一员无常品。例以内务府官员为之。驻江宁司库一员正七品。笔帖式二员□七品。库使二员正八品。乌林大一员未入流。额设供应机房六百张。仇善培云在西华门汉府地方者,纱、、段、装、蟒等机五百五十四张,有坊曰尚方、华衮。在常府街桥者曰倭堂,有倭绒、素段等机四十六张。每年约织万数千匹,遭乱皆毁。今暂于珠宝廊设段机二百三十二张,倭绒等二十四张,共二百五十六张。年织千数百匹。往时又有神帛堂在驻防城北安门内。额设诰命制帛机六十八张,今未有设。岁于端阳贡纱、年贡段、万寿圣节赏缎绸百数十匹。今上大婚纳采征礼,上用暨赏用段、、绫、绢、纱、彩绣、装、蟒等项,江宁约派八万匹。其应用料工银两由江藩司拨解米石。在上元、江宁、六合、江浦、和州、无为州等处解一万石。督理龙江西新关务,织造兼管。
  6. ^ 云锦、旗袍、红楼文学汇聚“江宁织造博物馆”. [2013-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26).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