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 (嘉靖進士)

江東(1508年-1565年),字伯陽,號芳溪,山東東昌府濮州朝城縣人,民籍,明朝政治人物。

江東

大明总督宣大等处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籍貫 山東東昌府濮州朝城縣
諡號 恭襄
出生 正德三年正月十二日
逝世 嘉靖四十四年九月二十五日
配偶 娶耿氏
親屬 (子)江至順、至静
出身
  • 嘉靖四年乙酉科舉人
  • 嘉靖八年己丑科同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山東鄉試第二十七名舉人。嘉靖八年(1529年)中式己丑科會試第一百七十九名,登第三甲第一百二十五名進士[1][2]。授戶部都水司主事,管理清江船厂,歴刑部員外、郎中,出為河南按察僉事,历升山西左参议、陕西副使、陕西右参政、山西按察使、山西右、左布政使,三十一年十月升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撫遼東、兼贊理軍務。在任四年,三十三年三月拜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總督陜西三邊軍務,五月以疾歸。三十五年正月起總督宣大山西等处地方军务兼理粮饷,三十六年三月回兵部管事,六月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提督山西保定河南等兵,以北楼口游击丘某、升京营参将徐珏、升万全都司夏时为游击,分统其众,往淮扬剿除倭寇,不久江北倭患平定,江东统兵还京。嘉靖三十六年十月,俺答圍大同右衛,朝廷詔江東以侍郎暫理總督宣大,急赴蓟鎮視事,江东及巡抚杨选、总兵张承勋选集主客兵数万,严部而进救大同右卫,虜寇遂解围退兵。皇帝大喜,下诏命江东驰驿还朝,赐二品大红纱衣一袭[3]

嘉靖三十八年三月廷试,充读卷官。三十九年三月升户部尚書,四月改任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加太子少保。四十年三月以振武營軍變为刑科左给事中魏元吉弹劾,五月又以南京池河新营兵变,被令回籍听用。十二月復起为兵部尚書,协理京营戎政,仍加太子少保如旧。四十一年四月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宣大山西等处军务,四十二年十月辛爱把都儿入犯蓟西,大掠顺义、三河等处,分兵围下店,江东自居庸关提兵急救,总兵胡镇分击于孤山,贼气丧宵遁,江东突出战于石匣,斩首七十九级,捷闻,加太子太保,荫一子国子生,赐蟒衣玉帶。后命兼督蓟辽等六镇巡边,嘉靖四十四年九月卒于怀来,赠少保,諡恭襄[4]

家族编辑

曾祖江浩;祖父江山;父江汝龍,母商氏[5]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张朝瑞. 《皇明贡举考》卷五. 《续修四库全书》史部第828册. 
  2. ^ 鲁小俊,江俊伟著. 贡举志五种 上. 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307-07043-1. 
  3. ^ 《山东通志》:江东字朝阳,山东朝城人。嘉靖八年进士,授户部主事,歴刑部员外、郎中,出为河南按察佥事,累升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在任四年,拜兵部右侍郎、总督陜西三边军务,以疾归。起总督宣大,还理部事。嘉靖三十七年,俺答围大同右卫,诏东以侍郎权总督宣大救之。当是时俺答驻右卫城西,黄台吉驻东南,脱脱驻西北,去城各三舍许,而抚臣朱笈、总兵龚业皆以候代不视事。有尚表者以罢任叅将运饷入城,为冦所摭不得出,遂取库藏甲胄弓弩分授丁壮,坚守以待外援。被围久,刍粮俱尽,輙括食马牛,撤屋而爨,讹言沸腾,士卒无叛志。东受命,即日就道,约巡抚杨选、总兵张承勋选主客兵七万人,持七日粮,运米万斛,倍道趋进,距右卫百里,昼鸣鼓发铳,夜列万炬,火光烛天。俺答诸部望见,以为援兵大至,即解去。东等具仪卫入城,表伏道左,东下车执手慰劳,拊循军士,宣朝廷德意,城中皆呼万岁。先是朝廷有弃右卫之议,帝疑之,以问大学士嵩,嵩欲弃之而不敢任,对曰:本兵许论尝总督宣大,当知状,请降㫖问之。论入见极言右卫在大同西北,孤悬塞外,昔日所以得安,由东西堡寨联络策应也。今墩堡悉毁于冦,遗一孤城,声问隔絶,兵无宿粮不能持久。今图永安,必复兵马原额,连岁荒歉,刍粟踊贵,能岁办五十万金则此弹丸小城犹可保也。论盖设为难辞,欲帝自弃之,帝闻顾拊几叹曰:无右卫是无大同也。于是毅然更立文武大吏,勅部措饷,发兵中使错互于道,至是围解,兵部尚书杨博以闻,帝大喜,下诏命驰驿还朝,赐二品大红纱衣一袭。东上城守将士功,帝为之升张承勋、尚表等四百二十八人。明年拜户部尚书,寻改南京兵部尚书、叅赞机务,加太子少保,辞不允。时振武营兵变之后,议者以为营兵可罢,东言振武营之选将以备倭,今倭患未可逆睹而遽议罢,非计也。天子以为然。寻以池河兵变,南京科道杨佺、刘行素等论东驭军无纪,有㫖解任。无何,起兵部尚书、协理戎政,又明年总督宣大军务,上疏曰:边事孔棘,谋臣经畧无虑数家,有为修边之说者,以为延袤数千里,筑垣乗塞,可恃无虞,而冦溃墙直入,曽无藩篱之固。有为筑堡之说者,以为人自为战,家自为守,星罗碁布,徧满川谷,然烽燧一警,望风瓦解。近遂有谓守不足恃,倡为主战之说者,以为专以战胜为功,不计败亡之罪,而不度彼已,易于尝试,良将劲兵销亡殆尽。凡此之计,臣目见其困矣。臣愚妄谓今日惟以守边堡为要,而守之之法有十积谷一也,还徴调二也,练土兵三也,増城浚池四也,筑火墩以便耕牧,使商旅通行,有警易于收保五也,造双轮车以备战守六也,择任将帅和睦行阵七也,信赏必罚八也,厚恤间谍九也,严禁边军通外十也。此十说者,拟之犁廷老上、拓壤狼居,诚非逺猷,而言之必可行,行之必可成,成之必可久,无出于此。今日大弊,尤在文武异心,上下不相信责,速效者务粉饰之计,惮明作者,多因循之图。过疑畏者又逡巡而不敢试其所长,夫亡羊补牢,固已为晚。然方病蓄艾,尚犹可及。臣勉率诸臣,同心戮力,务袪夙弊。惟陛下寛其文法,俾得少効尺寸。臣不胜大幸。天子以为然。明年辛爱把都儿入犯蓟西,烽火彻大内,东提兵急趋,总兵胡镇分击于孤山,贼气丧宵遁,东突出战于石匣,斩首七十九级,㨗闻,加太子太保,荫一子国子生,赐蟒衣玉𢃄。在镇四年,前后条议边计不下数十,率朝上夕报可。帝尝遣中使馈食慰劳,玺书褒奨,一时边帅不敢望也。后命兼督蓟辽等六镇巡边,卒于怀来,赠少保,諡恭襄。东性慷慨豁达,推诚御下,所至人乐为用。自奉俭约,官登八座,田园不増,海内服其清德。独在宣大听谗,误劾山西副使张学顔,为时所讥云。
  4. ^ 《大明世宗肃皇帝实录卷五百五十》:嘉靖四十四年九月戊午,总督宣大等处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江东卒。东山东朝城人,嘉靖己丑进士,授工部主事,历刑部员外郎、郎中,升河南佥事。累升副都御史、巡抚辽东,寻总督陕西三边,以疾归。起兵部右侍郎、总督宣大,三年还理部事。未几升户部尚书,改南兵部,召还,以本兵协理戎政已,复总督宣大。在镇四年, 上尝遣中使馈食慰劳,玺书褒奖,命兼督宣大蓟辽等六镇,至是卒于怀来,赐祭葬如例,赠少保,谥恭襄。
  5. ^ 龚延明主编. 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 登科录 点校本. 宁波: 宁波出版社. 2016. ISBN 978-7-5526-2320-8. 《天一閣藏明代科舉錄選刊.登科錄》之《嘉靖八年己丑科進士登科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