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江祏(5世纪-499年8月4日),弘业,濟陽考城人,南朝齐高官。

家世编辑

江祏是济阳考城人。祖父江遵,宁朔参军。父江德驎,司徒右长史。江祏年轻时就和姑母之子即自己的表兄萧鸾亲近如兄弟。[1][2]

仕途编辑

南朝宋末年,江祏出仕,历任晋熙国常侍、萧鸾叔父齐王即后来的南朝齐开国之君齐高帝萧道成下属徐州西曹、员外郎、西昌侯萧鸾下属冠军参军、滠阳令、齐武帝子竟陵王萧子良下属征北参军,尚书水部郎。萧鸾任吴兴郡太守,以江祏为郡丞,加宣威将军。[1][2]

萧鸾侄萧遥欣年幼聪慧,萧鸾对江祏说:“遥欣虽年幼,观其神采,很有度量和才干,必成令器,未知年命如何。”[3]

江祏又历任庐陵王萧子卿中军功曹记室、安陆王萧子敬左军谘议,领录事,京兆太守,除授通直郎,补南徐州别驾。[1][2]与武帝弟南徐州刺史江夏王萧锋交好。[4]

武帝孙鬱林王萧昭业年间,萧鸾辅政,引江祏为心腹。隆昌元年(494年正月至七月),江祏由正员郎补授丹阳丞、中书郎。萧鸾为骠骑将军,镇守东府,以江祏为谘议参军,领南平昌太守,[2]萧诔在东府省内当值。[1]萧鸾主政后,萧锋等藩王危惧,江祏曾对侍中王晏说:“江夏王有才行,也善于匿迹,教羊景之弹琴,羊景之出名了,而江夏王掩能于世,不仅仅是七弦而已,还有诸子百家。”萧锋闻言叹道:“江祏这是混沌画眉,想帮我,反而害我啊。寡人耽于声酒,爱好狗马,岂能再豪迈平生呢。”[4]

海陵王萧昭文刚被立为新帝后,人情未服,江祏常对萧鸾说君臣大节,萧鸾看看四周而不说话。萧鸾肩胛上有红色的痣,秘而不宣,江祏劝他示人。晋寿太守王洪范任满回京,萧鸾露出痣给他看,说:“人们都说这是日月相。卿不要泄漏这话。”王洪范说:“公身上有日月之相,怎么能隐藏呢。应该对公卿说。”萧鸾大悦。这时直后张伯、尹瓒等多次密谋起事,江祏、萧诔忧虑却没有办法,每天晚上都推托有事外出。萧鸾商定了登基计划后,加江祏宁朔将军。[1][2]

萧鸾以录尚书事辅政,百官急忙到席,司徒左长史蔡约仍然穿着木屐。萧鸾对江祏说:“蔡氏本是礼度之门,故自可悦。”江祏说:“大将军有揖客,现在又看到了。”[5][6]

辅佐明帝编辑

萧鸾被进封为宣城王,太史密奏图纬说“一号当得十四年”。江祏入内,萧鸾高兴地给江祏看,说:“得此复何所望。”萧鸾即位后,史称齐明帝。迁江祏守卫尉,将军如故。封安陆县侯,邑千户。萧鸾追尊其母为景皇后,江祏祖父江遵因是景皇后之父,赠金紫光禄大夫,江祏父江德驎因是萧鸾舅父,也被赠光禄大夫[1][2]

时任尚书令的王晏很忌惮吏部尚书谢瀹,对江祏说:“彼上人者,难为酬对。”[7]

建武二年(495年),江祏迁右卫将军,掌甲仗廉察。[1][2]与明帝侄扬州刺史始安王萧遥光及尚书令徐孝嗣在蒋山南、钟山下为儒学家吴苞立馆,学者都归附吴苞。[8][9]江祏招吴苞讲学。[10][11]明帝下诏令公卿推举士人,江祏上书荐前广阳令明山宾有能治理繁难事务的才干。明帝不重学,对江祏说:“听闻山宾不停地谈书不辍,怎堪做官呢?”于是不用。[12]

四年(497年),江祏转太子詹事。江祏身为外戚,处在亲要官职,势力冠绝当时。当年,北魏军南伐,明帝欲以妻弟西中郎长史刘暄雍州刺史。刘暄想在朝中当官,不愿做边远官员,于是去求江祏。江祏对明帝说:“以前有人给刘暄相面,说他得一州就会受挫,今让他做雍州刺史,万一相面者说中了呢?”明帝默然,不久召出镇石头城的萧衍,让他做雍州刺史。[13]远方有人给江祏送礼,诸王的名书和好物也为江祏所索取。但江祏家里很和睦,他待子侄也有恩意。[1][2]

后来明帝诛杀王晏,知道王晏堂弟司徒左长史王思远曾劝谏王晏注意时事变化,对江祏说:“王晏早用思远语,当不至此。”[14]

齐明帝因诸子尚年幼,倚仗侄子萧遥欣兄弟和外戚刘暄、江祏。[15]齐明帝病重,永泰元年(498年),转江祏为侍中中书令,出入殿省。七月,明帝崩,遗诏转江祏为右仆射,其弟卫尉江祀为侍中,刘暄为卫尉,“内外众事,无大小委徐孝嗣、遥光坦之、江祏。”[1][2][16][17][18]

顾命主政编辑

明帝太子东昏侯萧宝卷即位,江祏参掌选事。齐明帝虽然让群臣顾命,但主要寄望于江祏兄弟。这时江祏兄弟轮流在殿内当值,什么事都要向他们禀报请示。[1][2]十月,诏萧坦之、江祏轮流在殿省当值,总监宿卫;又诏刘暄、江祏改在延明殿省当值。[17]

永元元年(499年),江祏领太子詹事。刘暄迁散骑常侍,右卫将军。江祏兄弟、刘暄及萧遥光、徐孝嗣、领军萧坦之六人作为明帝遗诏所定的辅政大臣,轮流下诏,时人呼为“六贵”。[1]八月,萧衍闻之,对从舅录事参军张弘策说:“一国三公犹不堪,况六贵同朝,势必相图,乱将作矣。避祸图福,莫不如在此州,但诸弟在都城,恐怕遭难,应当另外与益州(指他的兄长刺史萧懿)图之。”于是秘密与张弘策修武备,招聚骁勇数万。萧懿罢益州刺史,仍行郢州事,萧衍派张弘策对萧懿说:“今六贵比肩,人自画敕,争权睚眦,理相图灭。主上在东宫就没有好名声,轻慢接近左右,慓轻忍虐,怎肯委政诸公,虚坐主位!嫌忌积久,必大行诛戮。”并评价能主政的只有江、刘,但江祏“无断”,刘暄“弱而不才”,“六贵”不久都将败亡。[13][19][20]

江祏很推重散骑侍郎兼国子博士许懋,称他为“经史笥”。[21][22]

东昏侯稍想为所欲为,徐孝嗣不能制止,萧坦之有时反对,而江祏坚决阻止,东昏侯深恨他。[1]徐孝嗣劝江祏不要违逆皇帝,江祏说:“只要交给我,必无所忧。”东昏侯左右小人茹法珍梅虫儿、祝灵勇、东冶军人俞灵韵、右卫军人丰勇之等都为东昏侯所委任,江祏曾抑止他们,他们切齿恨他。[2][20]

东昏侯明显失德,江祏就商议要立皇帝的胞弟江夏王萧宝玄。刘暄与萧宝玄有隙,不与江祏同谋,想另立皇帝另一胞弟建安王萧宝寅。江祏又找萧遥光密谋,萧遥光自以为年长,想自立为帝,暗示江祏。江祀也认为年少的皇帝难保,劝江祏立萧遥光。[1][2]江祏也改变主意,与江祀秘密劝吏部郎谢朓拥戴萧遥光,说江夏王年少轻脱,不堪社稷,一旦立了他,又不可再行废立,始安王年长,登基不违背物望,拥戴他不是为了富贵,是为了安国家。[3]萧遥光以谢朓兼知卫尉事,谢朓害怕被牵连,以江祏之谋告诉太子右卫率左兴盛,左兴盛不敢说出去。谢朓又对刘暄说,一旦萧遥光登基,刘暄就地位不保,还会被认为反复之人。刘暄假装吃惊,骑马告诉江祏和萧遥光。萧遥光想出谢朓于东阳郡。之前,江祏拜访谢朓,谢朓说有一首诗,呼左右取来,又停了。江祏问其故,答“定复不急”,江祏认为是轻视自己。后来一次江祏及江祀、萧遥光党羽丹阳丞刘沨、城局参军刘晏都迎候谢朓,谢朓对江祏说“可谓带二江之双流”以为嘲弄。谢朓轻视江祏为人,江祏难堪,于是此时江祏设计构害他,坚决拒绝萧遥光的建议。他已得知谢朓把自己的图谋告诉了左兴盛,就将谢朓泄密给左兴盛的事告诉萧遥光,萧遥光大怒,发敕书抓捕谢朓付廷尉,与徐孝嗣、江祏、刘暄等连名弹劾谢朓“扇动内外,妄贬乘舆,窃论宫禁,间谤亲贤,轻议朝宰”,[23]于是谢朓死于狱中。[24][25]

江氏兄弟又秘密对萧坦之说欲立萧遥光,萧坦之说:“明帝取天下已非次,天下人至今不服。今若复作此事,恐四海瓦解。我不敢言。”[3]并借丧母之机回家。刘暄认为如果萧遥光登基,自己就失去身为皇帝舅舅的尊荣,不肯认同江祏所议,导致江祏迟疑久不决。萧遥光大怒,派人刺杀刘暄,却被刘暄察觉,于是刘暄揭发江祏所谋,东昏侯命收捕江祏、江祀兄弟。当时是七月,当天,江祀在内殿当值,怀疑有异,遣信使报告江祏:“刘暄似有异谋,今作何计?”江祏说:“正应当静以镇之罢了。”不久东昏侯召江祏入见,留在中书省。先前,直斋袁文旷平定会稽太守王敬则之乱有功应当封赏,江祏不肯。东昏侯命袁文旷逮捕江祏,袁文旷用刀环撞江祏的心口,说:“还能夺我的封赏吗?”当天,江祏、江祀都被杀。[1][2][17][26]

江祀的弟弟江禧娶刘沨妹,所以刘沨和江祏兄弟交好。[27]江禧早卒,有子江廞,十二岁,闻之,对家人说:“伯父已经如此,无心独存。”投井而死。[1]刘暄听闻江祏等死了,睡梦中大惊,跳到屋外,问左右:抓我的人到了吗?久后心神安定,回家坐下,大悲道:“不是感念江氏,我就要痛自己了!”[20]徐孝嗣也心怀忧恐,但没有表露。[22]

江祏身负重任却不忘财利,论者因此非议他。[2]

江祏主政时,很是推荐提拔奉朝请江革,用为太子詹事府丞,认为江革才堪经国,令他参掌机务,诏诰文檄都托他写。江革遮掩形迹,外人不知。江祏被诛,宾客都牵连获罪,唯有江革因有智得免。[22][28]

东昏侯召萧遥光入殿,告以江祏之罪,萧遥光害怕,回到中书省就装疯号哭,从此称病不复入台城。东昏侯担忧萧遥光不自安,欲转他为司徒让他回府,召他入宫谕旨。萧遥光害怕被杀,起兵作乱,败亡。[3][26]此后,东昏侯左右捉刀、应敕之徒都恣横用事,时人谓之“刀敕”。[17][20][29][30]

永元元年有童谣说:“洋洋千里流,流翣东城头。乌马乌皮袴,三更相告诉。脚跛不得起,误杀老姥子。”千里流指江祏,东城、跛脚都指萧遥光,老姥子指“孝”字,意指徐孝嗣。[31]

先前,江祏与广州刺史范云交好,范云得到萧子良赏识时,江祏请求与范云之女结姻,酒酣,从巾箱中取剪刀给范云,说:“且以为聘礼。”范云笑受之。江祏富贵后,范云又趁酒酣说:“昔与将军俱为黄鹄,今将军化为凤皇,荆布之室,理隔华盛。”拿出剪刀还给他,江祏也和其他家族结姻。江祏败亡,妻儿流离,范云照顾他们。之前,江祏还将姨表弟曲江令徐艺托付给范云。曲江豪族谭俨被徐艺鞭打,以为耻,去京城控诉范云,范云获罪被征回京下狱,遇赦得免。[32]

后东昏侯在后堂骑马,觉得惬意,看着左右说:“江祏曾禁止我骑马,他小子若在,我还能骑这个吗?”[1][29]又问江祏亲戚还有谁在,答:“江祥还在铸造厂(被囚禁)。”东昏侯就在马上作敕书,赐江祥死。[2][20]

十一月,都督江州军事、江州刺史陈显达举兵作乱,令长史庾弘远司马虎龙写信给朝臣,极言江祏兄弟等被冤杀灭族。[33]但陈显达不久即败亡。[34]

江祏主政时,东昏侯胞弟南康王萧宝融为荆州刺史,江祏以南兖州刺史萧颖胄为西中郎长史、南郡太守,行荆州府州事。萧颖胄不平,说:“江公荡我辈出。”二年(500年),萧颖胄与萧衍一同起兵,长沙寺僧将数千两黄金铸成龙,埋在土中,称为下方黄铁,萧颖胄取此龙以充军实,于是叹道:“往年江祏斥我,至今始知祸福之无门啊。”[3]十二月,萧颖胄与新兴太守夏侯详联名发檄文给京邑百官和诸州郡牧守,称江祏蒙冤被杀。[35][36]三年(501年)二月,萧衍亦移檄京邑称江祏竭诚事上却被灭族。[19][37]

齐和帝中兴元年(501年),赠江祏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1][2]

王亮在官居太子中庶子时,因江祏是明帝表弟,和他很友好,江祏称赞他,使得他愈发为明帝所器重,从此他就疏远了江祏。东昏侯初年,江祏主管朝政,多有进用提拔,为士子所归心,和王亮交好如初,王亮谄事江祏,被其任为吏部尚书,但多对江祏的选官有所异议。江祏被诛后,群小肆意而为,凡所除拜的官员都是源自内宠,王亮止不住。[38]后来萧衍代齐称帝即梁武帝天监四年(505年)夏,尚书左丞范缜为先前被废的王亮不平,武帝下玺书诘问范缜,指王亮“晚节谄事江祏,为吏部”等罪。[39]

评价编辑

  • 《南齐书》赞曰:江、刘后戚,明嗣是维。废兴异论,终用乖疑。[1]
  • 《南史》论曰:江祏立辟非时,竟蹈龙逄之血,“人之多僻”,盖诗人所深惧也。[2]

注释与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