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梁启超(右坐者)与汤睿流亡日本时合影。照片右侧题有“在神户西崂庐与荷庵合照”,应为梁启超所题。

汤睿(1878年-1916年4月12日)字觉顿,号荷庵广东番禺人,中华民国政治人物。[1][2]

生平编辑

汤睿早年在万木草堂师从康有为,曾经参与戊戌变法。戊戌政变后,汤睿赴日本。1900年,汤睿潜归中国,参加唐才常自立军起义。起义失败后,汤睿再度流亡日本,任教于横滨大同学校,并学习经济学[2]

中华民国成立后,汤睿历任北京政府财政部顾问、中国银行总裁。1915年8月14日,筹安会成立,鼓吹帝制。梁启超、汤睿、蔡锷等人和孙中山黄兴均反对袁世凯称帝。梁启超连夜起草了《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一文,交汤睿秘密携带到北京登报。汤睿到北京后,经多方活动,使该文刊登于9月3日的《京报》,造成巨大影响。[2]

袁世凯称帝后,汤睿弃职赴天津居住。后来,汤睿同梁启超、蔡锷戴戡等人在梁启超、汤睿的天津寓所内多次共同策划讨伐袁世凯,决定蔡锷、戴戡先回云南贵州发动武装起义,梁启超、汤睿赴广西策动两广随后响应。按照计划,1915年12月2日,蔡锷、戴戡离开天津,经日本赴云南。12月12日,梁启超、汤睿等人易名并化装,离开天津赴上海,于12月18日到达上海。蔡锷、戴戡于12月19日抵达昆明,经同唐继尧等协商,于12月25日宣布云南独立,并当即派兵赴四川。戴戡则到贵阳召集旧部,于1916年1月27日宣布贵州独立。[2]

广西将军陆荣廷梁启超早就通过来往书信进行联络。梁启超、汤睿到达上海后,陆荣廷派代表到上海邀请梁启超、汤睿到广西主持民政,且表示必须等到梁启超、汤睿抵达广西后自己方可行动,还保证“朝至,桂夕发”。梁启超、汤睿一行7人于1916年3月4日易名并化装,乘日本邮轮横滨丸,于3月7日来到香港。由于袁世凯已经委托香港、安南(今越南)的英国、法国当局对梁启超一行加以控制,所以梁启超一行兵分两路,梁启超等二人偷渡赴安南,于3月27日自镇南关(今友谊关)进入广西,汤睿等人则携带梁启超代拟的广西独立宣言,冒险闯关,途经梧州,于3月14日抵达南宁。汤睿等到达南宁后,同陆荣廷经一昼夜会谈,陆荣廷于3月15日通电宣布广西独立。[2]

广西独立后,广东将军龙济光面临巨大压力,不得不宣布独立,并邀请护国军代表及广东各派赴广州协商。汤睿作为护国军代表赴广州,所乘船行驶到广州海珠炮台时,突然遭到岸上炮击,船上一名水手受伤,汤睿幸免。1916年4月12日,汤睿、徐勤谭学夔王广龄等先后到达广州海珠岛参加联席会议。出席此次海珠会议的共十余人。汤睿、徐勤居主席之位。汤睿起立发言,声明讨袁护国的意义,并提出了粤桂联合、稳定广东省内局面等等问题。龙济光的部将颜启汉(警卫军统领)、贺文彪则提出取消护国军番号,将护国军并入广东警卫军的主张,随即各方发生争吵,会场秩序混乱。颜启汉突然拔出手枪射击汤睿,在场的龙济光军士兵随即纷纷开枪。结果,汤觉顿、谭学夔等人当场死亡,王广龄等人因受重伤而死,此外还有多人受伤,徐勤得以幸免。此即“海珠惨案”。 [1][2]

汤觉顿被击中头部,面目全非,入殓时用红布包裹,暂厝寺庙,待安葬。1922年,海珠殉难烈士墓园在广州沙河建成。[2]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