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汪佩真Peace Wang,1899年4月-1969年)是倪柝声的重要同工

汪佩真籍贯安徽休宁。她原名汪亦荪,是家中的长女。其祖父汪鸿庭为清朝一品大员,父亲汪楚生官至中将,生母早亡,由日本籍继母泽美代子抚育长大[1]

汪佩真在杭州的教会学校弘道女中读书时,由于女佈道家石美玉醫師的佈道而相信耶稣,背著父母受浸加入甘惠泉師母的浸礼會;1918年又因余慈度主領的奮興會而受感,立志全身心奉獻,守独身传福音,并改名爲佩真。她不顾父母的反对,坚持退婚并离家出走到南京就读金陵女子神学院

汪佩真在南京期间结识李淵如王載。1921年,她从金陵女子神学院毕业之后,开始到中国各省讲道。她的传讲很有能力,广受欢迎,号称中国的女司布真。1925年,她到烟台传福音,李常受因而得救。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期间,汪家自杭州迁避上海,汪佩真在父母住处附近的上海公共租界西区新闸路944弄赓庆里(今泰兴路口东侧)租屋居住。约在1926年,汪佩真接受地方教会的道路,1927年3月,南京事件发生,灵光报社被砸,李淵如从南京避居上海,与其同住,在其赓庆里住处开始上海教会最早的聚集,后来迁往哈同路文德里。在上海教会建立以后,她负责姊妹工作和青年学生的福音工作,不再上讲台讲道。许多人见证,她在属灵的事上达到相当的高度。既有慈爱的心,总是亲切、谦卑,帮助过无数在属灵和物质上有需要的人;同时也有敏锐的鉴别力、和坦率的性格[1]

1942年底,上海教会起了风波,批评倪柝声经营中国生化制药厂,倪柝声采取一贯的作风,不为自己表白什么。上海教会的长老同工要求倪柝声停止职事。在这期间,汪佩真独自一人坚定站住,抵挡所有对倪柝声的误会与攻击。不久由于日军的干涉,上海教会停止聚会。1946年,战争结束之后,汪佩真和俞成华努力恢复上海教会的聚会,并从青岛邀请李常受来上海、南京一同作工,带进复兴,1947年-1948年,汪佩真和李常受南下到香港、广州、汕头、厦门、福州等地,使各地教会都带进复兴。1948年初,汪佩真和李常受到倪柝声的家乡福州,在恢复倪柝声的职事的过程中起重要作用。

1949年8月,鼓岭第二期训练结束后,到1953年,汪佩真在鼓岭福州海关巷14号[2],帮助训练工作。其间已经经历了农村土改等诸多政治运动的冲击,她以其属灵的智慧帮助青年人应付这些困难。其间在1950年曾前往香港看望当地教会,又回到福州。

1950年6月28日,中国政府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7月,倪柝声、李渊如、俞成华、汪佩真联名指示全国各地475个聚会处负责人,发动信徒32782人签名,由汪佩真等人送往福建省人民政府,要求保留鼓岭执事之家的房产土地[3]。后来,鼓岭执事之家被定为团体地主。1951年3月,全体在鼓岭执事之家的人员受到管制,达半年之久。管制结束之后,执事之家的全部土地、房屋概行没收,执事之家的人员全体离开。[4]

1953年年底,汪佩真从福州回到上海,那时倪柝声已经被捕,汪佩真一方面致力于青年学生工作,许多大专学生在这时加入教会,使上海地方教会继续兴旺。这时,她开始倾向于王明道激烈反对三自运动的立场,由于地方教会内许多人非常敬重汪佩真,她的态度也影响到全国各地的地方教会,原来已经参加三自的各地地方教会纷纷退出。

1956年1月29日,在肃反运动中,她在上海李渊如张愚之蓝志一等一同被捕,被打成“倪柝声反革命集团”,遭到疲劳性的审问,最后以反革命罪被判處十五年徒刑,下监关进提篮桥监狱,文革期间在青浦劳改农场去世。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陳則信:《汪佩真簡史》,香港:基督徒出版社,1982年
  2. ^ 倪柝声奉献出来的三处祖产之一,另一处中洲岛东巷24号房屋改造成福州教会中洲聚会所
  3. ^ 福州基督教抗美援朝三自革新运动委员会筹备处关于鼓岭基督教执事之家破坏土改问题的调查报告,《天风》总298号,第9页,1952年1月19日
  4. ^ 陈福中编《汪佩真传》第十七章-《鼓岭执事之家结束》(黄得恩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