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恪(509年-582年),子恭吳興武康[1][2]南北朝南梁南陳官員。

沈恪個性深沉,有辦事才能,梁朝新渝侯蕭映為郡將時徵召他為主簿。蕭映搬往北徐州,他也跟隨鎮守;到蕭映遷到廣州,他則兼任府中兵參軍,經常領兵伐黎族盧子略反梁,他對戰有功,除授中兵參軍陳霸先和沈恪來自同一郡,感情很好,蕭映去世後,陳霸先南征李賁,差遣妻子依附沈恪回鄉,很快他補任東宮直後,因嶺南功勳除授員外散騎侍郎,詔令他聚集宗族[1][2]侯景包圍臺城,沈恪率部下入城,依例加右軍將軍。侯景派人在東西堆起兩個土山逼城,城內也堆起土山和應,沈恪擔任東土山主,日夜迎戰,以功封東興縣侯,食邑五百戶,遷員外散騎常侍。建康陷落,沈恪抄小路回到故鄉;陳霸先征討侯景,派人通知他,於是在東邊起兵和應,至侯景被平,他在京口參見陳霸先,同日授都軍副,很快轉任府司馬[3][4]

陳霸先打算討伐王僧辯,沈恪參與計劃,當時王僧辯的女婿杜龕鎮守吳興,陳霸先就派陳蒨長城縣建立欄柵防備杜龕,又下令他回到武康縣招兵。王僧辯遭誅殺,杜龕果然差遣副將杜泰率兵在長城攻擊陳蒨。其時沈恪已率領士兵離開武康縣擊敗杜龕的黨羽,不久陳霸先遣派周文育支援長城,周文育到達時杜泰就逃走。陳蒨和周文育進軍離開吳興郡,沈恪的部隊亦到達,屯駐郡南。杜龕獲平定,陳蒨襲擊東揚州刺史張彪,任命沈恪監督吳興郡。太平元年(556年),他除授宣猛將軍、交州刺史,同年遷轉為永嘉太守,但未拜任就下令他再次監督吳興郡。他從吳興入朝,適逢陳霸先準備受禪,於是派中書舍人劉師知帶領他勒兵入宮,好像在別宮保衛梁敬帝。沈恪推門入見陳霸先,叩頭推辭:「沈恪曾經侍奉蕭家,今日不忍看到這樣的事,我願意受死,不會遵奉命令。」陳霸先嘉許他的志向,不再逼他,任用盪主王僧志取代[5][6]

陳霸先建立南陳,他擔任吳興太守;永定二年(558年)轉到會稽郡任職。當時余孝頃隱謀和應王琳,到臨川出兵攻打周迪,朝廷任用沈恪為壯武將軍,率兵跨過山嶺營救周迪;余孝頃得知他來到就退走。永定三年(559年),遷官使持節通直散騎常侍、智武將軍、吳州刺史,顺便就任鄱陽郡,很快追還鄱陽郡職,改行會稽郡事;同年改除散騎常侍、忠武將軍、會稽太守。陳蒨繼位為陳文帝,進封他監督會稽、東陽新安臨海、永嘉、建安晉安新寧信安九郡諸軍事,依然擔任將軍、太守。天嘉元年(560年),增爵位食邑五百戶,次年(561年)徵召為左衛將軍,不久外任都督四州諸軍事、軍師將軍、郢州刺史;天嘉六年(565年)再徵召為中護軍,改任護軍將軍。光大二年(568年),沈恪轉遷使持節、都督三州諸軍事、平西將軍、荊州刺史,唯未就鎮就改為護軍將軍[7][8]

陳宣帝即位,他獲加散騎常侍、都督東衡等十八州諸軍事、鎮南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他未到嶺南,前廣州刺史歐陽紇就舉兵抵抗,令他不能前進,朝廷派遣司空章昭達督軍討伐歐陽紇,之後歐陽紇平定,沈恪入州。廣州經歷兵荒,房屋遭摧殘破壞,他關心安撫,施行恩惠,當地人民很依靠他。太建四年(572年),他被徵為領軍將軍,調回朝廷後被指就任不及時而被罷免;太建十一年(579年)獲起用出任散騎常侍、衛尉卿,同年又授與他平北將軍、假節,監督南兗州。次年(580年),改授他散騎常侍、翊右將軍,監南徐州,又派電威將軍裴子烈領馬五百匹協助他沿江防守。明年(581年)他再次入朝任職衛尉卿,仍然擔任常侍、將軍,很快又加侍中,遷護軍將軍。陳後主繼位,因病改授散騎常侍、特進金紫光祿大夫,同年去世,虛歲七十四,贈翊左將軍,朝廷下詔賜他棺材,為他舉哀,提供喪事資金,,兒子沈法興嗣爵[9][10]

引用编辑

  1. ^ 1.0 1.1 陳書·卷十二·列傳第六》:沈恪字子恭,吳興武康人也。深沈有幹局。梁新渝侯蕭映為郡將,召為主簿。映遷北徐州,恪隨映之鎮。映遷廣州,以恪兼府中兵參軍,常領兵討伐俚洞。盧子略之反也,恪拒戰有功,除中兵參軍。高祖與恪同郡,情好甚暱,蕭映卒後,高祖南討李賁,仍遣妻子附恪還鄉。尋補東宮直後,以嶺南勳除員外散騎侍郎,仍令招集宗從子弟。
  2. ^ 2.0 2.1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五十七》:沈恪字子恭,吳興武康人也。深沈有幹局。梁新渝侯蕭映之為廣州,兼映府中兵參軍。陳武帝與恪同郡,情好甚昵。蕭映卒後,武帝南討李賁,仍遣妻子附恪還鄉。尋補東宮直後。以嶺南勳,除員外散騎侍郎。仍令總集宗從子弟。
  3. ^ 《陳書·卷十二·列傳第六》:侯景圍臺城,恪率所領入臺,隨例加右軍將軍。賊起東西二土山以逼城,城內亦作土山以應之,恪為東土山主,晝夜拒戰。以功封東興縣侯,邑五百戶。遷員外散騎常侍。京城陷,恪閒行歸鄉里。高祖之討侯景,遣使報恪,乃於東起兵相應。賊平,恪謁高祖於京口,即日授都軍副。尋為府司馬。
  4.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五十七》:侯景圍台城,起東西二土山以逼城,城內亦作土山應之,恪為東土山主,晝夜拒戰。以功封東興侯。及城陷,間行歸鄉。武帝討景,遣使報恪,恪於東起兵相應。賊平後,授都軍副。
  5. ^ 《陳書·卷十二·列傳第六》:及高祖謀討王僧辯,恪預其謀。時僧辯女婿杜龕鎮吳興,高祖乃使世祖還長城,立柵備龕,又使恪還武康,招集兵眾。及僧辯誅,龕果遣副將杜泰率眾襲世祖於長城。恪時已率兵士出縣誅龕黨與,高祖尋遣周文育來援長城,文育至,泰乃遁走。世祖仍與文育進軍出郡,恪軍亦至,屯于郡南。及龕平,世祖襲東揚州刺史張彪,以恪監吳興郡。太平元年,除宣猛將軍、交州刺史。其年遷永嘉太守。不拜,復令監吳興郡。自吳興入朝。高祖受禪,使中書舍人劉師知引恪,令勒兵入,因衛敬帝如別宮。恪乃排闥入見高祖,叩頭謝曰:「恪身經事蕭家來,今日不忍見許事,分受死耳,決不奉命。」高祖嘉其意,乃不復逼,更以盪主王僧志代之。
  6.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五十七》:及武帝謀討王僧辯,恪預其事。武帝使文帝還長城立柵備杜龕,使恪還武康招集兵眾。及僧辯誅,龕果遣副將杜泰襲文帝于長城,恪時已出縣,誅龕黨與。武帝尋遣周文育來援長城,文育至,泰乃走。及龕平,文帝襲東揚州刺史張彪,以恪監吳興郡。武帝受禪,時恪自吳興入朝,武帝使中書舍人劉師知引恪,令勒兵入,因衛敬帝如別宮。恪排闥入見武帝,叩頭謝曰:「恪身經事蕭家來,今日不忍見此事,分受死耳,決不奉命。」武帝嘉其意,不復逼,更以蕩主王僧志代之。
  7. ^ 《陳書·卷十二·列傳第六》:高祖踐祚,除吳興太守。永定二年,徙監會稽郡。會余孝頃謀應王琳,出兵臨川攻周迪,以恪為壯武將軍,率兵踰嶺以救迪。余孝頃聞恪至,退走。三年,遷使持節、通直散騎常侍、智武將軍、吳州刺史,便道之鄱陽。尋有詔追還,行會稽郡事。其年,除散騎常侍、忠武將軍、會稽太守。世祖嗣位,進督會稽、東陽、新安、臨海、永嘉、建安、晉安、新寧、信安九郡諸軍事,將軍、太守如故。天嘉元年,增邑五百戶。二年,徵為左衛將軍。俄出為都督郢武巴定四州諸軍事、軍師將軍、郢州刺史。六年,徵為中護軍。尋遷護軍將軍。光大二年,遷使持節、都督荊武祐三州諸軍事、平西將軍、荊州刺史。未之鎮,改為護軍將軍。
  8.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五十七》:帝踐阼,除吳興太守。永定三年,除散騎常侍、會稽太守。曆事文帝及廢帝,累遷護軍將軍。
  9. ^ 《陳書·卷十二·列傳第六》:高宗即位,加散騎常侍、都督廣衡東衡交越成定新合羅愛德宜黃利安石雙等十八州諸軍事、鎮南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恪未至嶺,前刺史歐陽紇舉兵拒險,恪不得進,朝廷遣司空章昭達督眾軍討紇,紇平,乃得入州。州罹兵荒,所在殘毀,恪綏懷安緝,被以恩惠,嶺表賴之。太建四年,徵為領軍將軍。及代還,以途遠不時至,為有司所奏免。十一年,起為散騎常侍、衛尉卿。其年授平北將軍、假節,監南兗州。十二年,改授散騎常侍、翊右將軍,監南徐州。又遣電威將軍裴子烈領馬五百匹,助恪緣江防戍。明年,入為衛尉卿,常侍、將軍如故。尋加侍中,遷護軍將軍。後主即位,以疾改授散騎常侍、特進、金紫光祿大夫。其年卒,時年七十四。贈翊左將軍,詔給東園祕器,仍出舉哀,喪事所須,並令資給,諡曰元。子法興嗣。
  10.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五十七》:至宣帝即位,除平越中郎將、都督、廣州刺史。恪未至嶺,前刺史歐陽紇舉兵拒嶮,不得進。朝廷遣司空章昭達討平紇,乃得入州。兵荒之後,所在殘毀,恪綏懷安輯,被以恩惠,嶺表賴之。後主即位,為特進、金紫光祿大夫。卒,諡曰元。子法興嗣。

参考文献编辑

  • 陳書》·卷十二·列傳第六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五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