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顗(5世紀-505年),處默吳興武康[1][2]南北朝南齊南梁士人

沈顗是東晉車騎將軍、吳國內史沈充的後裔,他年幼清靜有品性,仰慕黃憲徐稚的為人,讀書不為分析,寫作不求奢華。他經常獨處,別人很難看到他的容貌。沈顗的從叔沈勃劉宋時期顯貴,每次回到吳興都聚集大量賓客,沈顗卻沒有來。沈勃來訪,他迎接送別不越過不越於門檻,沈勃歎息:「我現在知道貴不如賤了。」[1][2]不久朝廷徵任他為南郡王蕭昭業的左常侍,不就任。沈顗的操行很好,對母親孝順、兄弟友愛;兄長沈昂(或沈顒)崇尚淡泊,因為家貧才任職始安縣令,沈顗陪同赴任,不能分離,家鄉的人很羨慕他們;永明三年(485年)徵任著作郎、建武二年(495年)徵任太子舍人,他都不赴任。文惠太子曾擬作古詩:「磊磊落落玉山崩。」他聽說後道:「這是讖言啊。」太子逝世,同年秋天齊武帝駕崩,鬱林王海陵王相繼被廢,應驗了說話。永元二年(500年)再徵召他擔任通直郎,亦不赴任;沈顗不整理家產,齊朝末年兵荒,他與家人不能天天得進食,有人送給他梁朝的肉者,他關門不接受;他只是打柴賺錢,自得其樂[3][4]

南梁天監四年(505年),朝廷北伐徵用民丁,吳興太守柳惲在武康縣令樂藏要求下命令沈顗從軍,揚州別駕陸任寫信斥責柳惲,柳惲十分慚愧,送沈顗禮物遣返,同年他在家去世,寫下文章數十篇[5][6]

家族编辑

  • 六世祖東晉車騎將軍、吳國內史沈充[2]
  • 五世祖東晉揚武將軍、冠軍長史沈勁[2]
  • 高祖父東晉廷尉卿沈赤黔[1][2]
  • 曾祖父東晉建威將軍、益州刺史沈叔任[2]
  • 祖父不詳
  • 父親南齊都官郎沈坦之[1][2]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梁書·卷五十一·列傳第四十五》:沈顗字處默,吳興武康人也。父坦之,齊都官郎。顗幼清靜有至行,慕黃叔度、徐孺子之爲人。讀書不爲章句,著述不尚浮華。常獨處一室,人罕見其面。顗從叔勃,貴顯齊世,每還吳興,賓客填咽,顗不至其門。勃就之,顗送迎不越於閫。勃歎息曰:「吾乃今知貴不如賤。」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南史·卷三十六·列傳第二十六》:沈演之字台真,吳興武康人也。高祖充……曾祖勁……祖赤黔,廷尉卿。父叔任…………演之兄子坦之,仕齊位都官郎。坦之子顗。顗字處默,幼清靜有至行,慕黃叔度、徐孺子之為人,讀書不為章句,著述不尚浮華。常獨處一室,人罕見其面。從叔勃貴顯,每還吳興,賓客填咽,顗不至其門。勃就之,顗送迎不越閫。勃歎曰:「吾乃今知貴不如賤也。」
  3. ^ 《梁書·卷五十一·列傳第四十五》:俄徵爲南郡王左常侍,不就。顗內行甚脩,事母兄弟孝友,爲鄉里所稱慕。永明三年,徵著作郎;建武二年,徵太子舍人,俱不赴。永元二年,又徵通直郎,亦不赴。顗素不治家產,值齊末兵荒,與家人幷日而食。或有饋其梁肉者,閉門不受。唯以樵采自資,怡怡然恒不改其樂。
  4. ^ 《南史·卷三十六·列傳第二十六》:顗內行甚修,事母兄孝友。兄昂一名顒,亦退素,以家貧仕為始安令。兄弟不能分離,相隨之任。齊永明年中,徵拜著作郎、太子舍人、通直郎,並不起。文惠太子嘗擬古詩云:「磊磊落落玉山崩。」顗聞之曰:「此讖言也。」既而太子薨,至秋,武帝崩,郁林、海陵相次黜辱。顗素不事家產,及昂卒,逢齊末兵荒,與家人並日而食。或有饋其粱肉者,閉門不受,唯采蓴荇根供食,以樵采自資,怡怡然恒不改其樂。
  5. ^ 《梁書·卷五十一·列傳第四十五》:天監四年,大舉北伐,訂民丁。吳興太守柳惲以顗從役,揚州別駕陸任以書責之,惲大慚,厚禮而遣之。其年卒於家。所著文章數十篇。
  6. ^ 《南史·卷三十六·列傳第二十六》:梁天監四年,大舉北侵,南陽樂藏為武康令,以顗從役到建鄴,揚州別駕陸任以書與吳興太守柳惲,責之不能甄善別賢。惲大慚,即表停之。卒家,所著文章數十篇。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五十一·列傳第四十五
  • 南史》·卷三十六·列傳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