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俄和苏联割占中国领土列表

俄国割占的中国领土是指俄罗斯在沙俄苏俄苏联时期通过一系列条约、军事或者外交手段割占大清帝国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

两国领土本不接壤,17世纪沙俄东越乌拉尔山,征服西伯利亚后,两国成为邻国。自彼得一世开始,沙俄将扩张范围指向蒙古高原黑龙江流域和中国西北地区[1]大清帝国通过签订《尼布楚条约》、《布连斯奇界约》和《恰克图界约》,暂时遏制沙俄的扩张。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大清帝国国力逐渐走向衰落,沙俄通过一連串的不平等条约,占據中国外东北外西北154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中華民國大陸時期,在苏联的支持下,外蒙古独立唐努乌梁海则被苏联兼并。

與蘇俄交涉失去領土的歷史编辑

 
蘇聯侵佔的外東北(本圖)

现时名义的中国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都已不再官方声索历史上被俄国割占领土的主权,对被割占领土产生质疑和声索的主要为民间人士和团体。

由于中华民国成立以后并没有实际完全继承大清疆域,导致英俄等外国势力趁虚而入展开大博弈。1917年沙俄灭亡后,苏俄十月革命俄国内战逐渐控制原沙俄领土,并通过苏俄对华宣言宣称廢除與日本、中國和以前各協約國所締結的一切秘密條約,要把沙皇政府獨自從中國人民那裏掠奪的或與日本人、協約國共同掠奪的一切交還中國人民以後,立即建議中國政府就廢除1896年條約、1901年北京條約、1907年至1916年與日本簽定的一切協定進行談判。但由于北洋政府内部持续军阀混战,中国没有稳定的中央政府与苏俄和苏联签订条约。

1928年完成北伐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于1932年与苏联复交、并于1945年通过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承认外蒙古独立中华民国政府在1949年后因中國內戰而無法統治中國大陸而迁往台湾,其历届政府仅名义上维护中华民国主权,事实上搁置领土争议。[2]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一年内便已经实际继承了中华民国除西藏和台湾以外的全部疆域,196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签订边界条约正式解决了中蒙边界问题。

1960年代中共与苏共历经中苏交恶,一度爆发边界冲突。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终仍与苏联以及苏联解体后形成的俄罗斯联邦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签订了边界条约,从而几乎解决了所有陆地边界问题。根据条约和国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法理上事实上都不再对沙俄、苏俄、苏联以及俄罗斯联邦侵占和继承的领土持有主权争议。[3]

與其他國家割讓領土比較编辑

1980年代中英談判有關中國收回香港問題,《明報》社長金庸批評,中國不去收回蘇聯侵佔170萬平方公里的外東北外西北,卻要收回香港這1,100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據香港文匯報駐北京站主任程翔在2018年憶述,當年外交部朋友跟他說「金庸怎麼老是給外交部出難題?」,「外交部組織了清史學家與邊疆問題學者研究[...],最終學者感覺難以反駁,只能找鄧小平『做金庸的工作』」[4]。1981年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接見金庸,金庸沒有再公開拿蘇聯割地來比較,金庸並於1984年成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

列表编辑

涉及领土 面积(平方公里) 地图 年代 涉及条约 备注
贝加尔湖以东尼布楚一带[1] 1643年至1689年9月7日[1] 尼布楚条约 乌第河流域被划为待议区域。[1]
贝加尔湖东南和唐努乌梁海以北的叶尼塞河上游地区[1] 17世纪末至1727年11月7日[1] 布连斯奇界约
恰克图界约
阿巴哈依图界约
色楞格界约
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的外东北[5] 约60万[5] 1850年至1858年5月28日[5] 瑷珲条约 清朝黑龙江将军奕山与沙俄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签订《瑷珲条约》,当时未获清政府同意,但在《中俄北京条约》中得到确认。[5]
《瑷珲条约》规定乌苏里江以东划为中俄共管,清朝仅保留江东六十四屯地区居民的永久居留权和管辖权。[6]
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的外东北[5] 约40万[5] 1858年6月3日至1860年11月14日[5] 《中俄北京条约》 确认了《瑷珲条约》的割地,将乌苏里江以东的共管地划归俄方。[5]
兴凯湖大部分和西南岸土地,图们江出海口[5] 1861年6月28日至今[5] 中俄勘分東界約記 1886年7月4日,吴大澂巴拉诺夫签订《珲春东界约》,中方争得图们江出海权。[5]
北起阿穆哈山脉,南达帕米尔,西自巴尔喀什湖塔拉斯河,东迫伊犁塔城的外西北地区[7] 约44万[7] 1860年至1870年[7] 《中俄北京条约》
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及三个子约(《科布多界约》、《乌里雅苏台界约》和《塔尔巴哈台界约》)
霍尔果斯河以西和斋桑泊以东的外西北[7] 约7万[7] 1870年至1884年[7] 伊犁条约》及五个子约(《伊犁界约》、《喀什噶尔界约》、《科塔界约》、《塔尔巴哈台西南界约》和《续勘喀什噶尔界约》) 1871年,沙俄趁阿古柏侵占新疆时派兵占领伊犁。
1877年,左宗棠平定新疆
1879年10月2日,崇厚与沙俄签订《里瓦吉亚条约》,因丧权辱国,清廷另派曾纪泽签订《伊犁条约》,中方收回伊犁和特克斯地区2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7]
萨雷阔勒岭以西的帕米尔地区[8] 约2万[8] 1884年至1895年[8] 《续勘喀什噶尔界约》 1892年,沙俄武力侵占萨雷阔勒岭以西的帕米尔地区。
1895年3月11日,沙俄与大英帝国签订协定,瓜分了帕米尔。[8]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塔吉克斯坦划界结束后,中方收回约1000平方公里的争议领土。[9]
在华俄租界汉口俄租界天津俄租界 汉口:0.276
天津:3.65[10][註 1]
  1896年、1900年至1901年[10] 俄国汉口租界条款
天津俄国租界条款
根据1924年5月31日北洋政府和苏联签订的《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中方收回两处租界。[10]
关东州(包括大连旅顺金州及附属岛屿)[11] 3200[12]   1897年12月27日至1905年9月5日[11]、1945年8月22日至1955年4月15日 旅大租地条约
续订旅大租地条约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日俄战争沙俄战败后,根据1905年9月5日的《朴次茅斯和约》,沙俄将关东州让与日本[11]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苏联重新接管关东州。根据1946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苏联占领旅顺军港,在大连商港享有特权。直到1955年,赫鲁晓夫将关东州的主权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东铁路附属地 180 1896年6月3日[11]至1952年12月31日[13] 中俄密约
《旅大租地条约》
东省铁路公司合同
东省铁路公司章程
1897年,中东铁路开始修筑。根据1898年的《旅大租地条约》,沙俄获得中东铁路南满支线的特权,至1903年全线通车。[11][13]
日俄战争沙俄战败后,根据1905年9月5日的《朴次茅斯和约》,沙俄将长春宽城子至旅顺的中东铁路支线和铁路附属财产让与日本。[11]
十月革命后,苏俄虽然在第一次对华宣言中宣布放弃中东铁路的一切特权,但在后续的第二次、第三次对华宣言中拒绝执行。
根据1924年5月31日北洋政府和苏联签订的《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协定规定中国拥有中东铁路主权,苏联同意中国以资本赎回形式收回铁路,但在交接手续未办妥之前,铁路由两国共管。
1929年,张学良下令强行收回中东铁路,中东铁路事件爆发,酿成军事冲突。同年12月,张学良战败,与苏方签订《辽俄和平草约》和《伯力会议议定书》,双方停战。
1935年3月23日,苏联违反协议,私自将中东铁路售予满洲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根据1945年8月14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附件一《关于中国长春铁路之协定》,规定将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合并为长春铁路,由中苏双方成立机构共管,三十年期限后由中华民国收回主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根据1950年2月14日中苏双方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附件《关于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口及大连协定》,苏方同意不迟于1952年将长春铁路全部财产移交给中国政府。
1952年8月,中苏双方发表《中苏关于中国长春铁路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公告》。同年12月31日,中国收回了长春铁路的全部主权。[13]
江东六十四屯 约2800[註 2] 1900年7月17日至21日[18] 俄罗斯帝国以义和团破坏东清铁路为借口,对海兰泡和清朝管辖下的江东六十四屯两地中国居民进行大屠杀,酿成庚子俄难。清朝失去江东六十四屯居民的永久居留权和管辖权。[18]
俄罗斯帝国占领下的东三省 126万   1900年10月3日至1905年9月5日[11] 交收东三省条约
《朴次茅斯和约》
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
俄罗斯帝国以义和团破坏东清铁路为借口,决定于1900年7月占领东三省。至10月3日,东三省全境被沙俄占领。
根据1902年4月8日中俄双方签订的《交收东三省条约》,俄军分三期,每期六个月撤离东三省。然而条约签订后,沙俄拒不撤军,这种独占东三省的做法招致了日本的不满。
1903年,日俄谈判破裂,导致日俄战争爆发,沙俄战败,于1905年9月5日与日本签订《朴次茅斯和约》,将东三省的大部分权益让与日本。[11]
额尔古纳河右岸州渚[19] 约1400[20]   1911年12月20日至今[20] 满洲里界约 《满州里界约》是清朝官员与外国签订的最后一个有损领土主权的边界条约。[19]
根据2004年10月14日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中方僅收回阿巴该图洲渚(总共约58平方公里)34.55平方公里的领土。[21]
唐努乌梁海 约17.1万[3]   1911年至1944年[22] 自1911年起,沙俄开始在唐努乌梁海地区开始殖民活动。
1919年,北洋政府短暂收复唐努乌梁海。
1921年,苏俄红军消灭了驻扎于外蒙古的白军,在唐努乌梁海建立苏维埃政权。
1921年8月,唐努乌梁海宣布独立。
1944年10月,图瓦人民共和国宣布加入蘇聯[22]
抚远三角洲黑瞎子岛银龙岛 350[23]   1929年12月至今[23]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 1929年,中东铁路事件爆发,张学良对苏联宣战。同年12月,张学良战败,与苏方签订《辽俄和平草约》和《伯力会议议定书》,双方停战。其间,苏联占领了黑瞎子岛。
根据2004年10月14日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中方收回半个黑瞎子岛和银龙岛共174平方公里的领土。[23]
苏联占领下的满洲 126万   1945年8月至1946年5月3日 雅尔塔协定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1945年8月8日,苏联根据《雅尔塔协定》和《波茨坦公告》对日宣战,发动八月风暴行动,8月9日,苏联出兵东三省,旋即占领全境。
根据1945年8月14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条约规定苏联在战后将东三省的主权移交给国民政府,苏军在日本投降后3个星期内开始撤军,3个月内撤完。但在国民政府准备接收东三省主权时,苏方却在大规模拆卸、转移东三省的工矿设备。
1946年2月,以张莘夫事件为导火线,中国国内爆发大规模的反苏运动。在此形势下,斯大林下令苏军撤兵。1946年3月10日夜间,苏军秘密撤出沈阳,直至5月3日,苏军全部撤出东三省。[24]
中苏边界争议地区[註 3] 约3.5万[3] 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续与苏联,以及苏联解体后形成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签订边界划定条约和边界勘定议定书,解决了边界争议。[3]
1993年,中俄两国重新勘定东部边界,在珲春市春化镇东北部瑚布图河畔从俄罗斯划入中国珲春4.7平方千米土地。2014年,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在划归的土地上新确定了“界牌岭、托伦岗、吉龙沟、红漆桩、蓝香坪”五处地名[25][26]
1994年4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哈萨克斯坦签署《中哈国界协定》,除双方未协商一致的两个有争议地区的界点,其他界点均确定。1997年9月24日,中哈签署《中哈国界补充协定》。这两个协定以法律形式解决了中哈边界除察汗鄂博夏尔希里两块争议区以外的所有争议区的国界划定问题。1998年7月4日,中哈签署《中哈国界第二补充协定》。1999年11月23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兼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分别代表各自国家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两国边界问题获得全面解决的联合公报》,宣告中哈边界问题得到全面彻底的解决[27][28]。据俄《观点报》报道,哈萨克斯坦在划界过程中归还1407平方公里的土地。不过也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哈归还的土地不足有争议地区面积的50%[29]
199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吉尔吉斯斯坦签订《中吉国界的协定》,1999年签署《中吉国界的补充协定》。经双方的协商,双方对务宗图什河地区进行划分,在全部2844平方公里争议地区中,东南部860平方公里划归中方,占全部争议区30%,其余1984平方公里归吉方,占全部争议区70%。根据2010年4月27日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政府关于中塔国界线的勘界议定书》划定的疆界,塔吉克斯坦将实际控制下的1158平方公里土地划归中国。这个议定结束了双方长达130年的边界纠纷。塔吉克斯坦外交部2011年年初表示,这个数字只占中国所要求归还土地的5.5%[30][31]

注释编辑

  1. ^ 另有5334亩、5971亩、[10]5974.8亩[11]等多种说法。[10]
  2. ^ 《黑龙江志稿》记载为长180里,宽90里;[14]《清史稿》记载为南北140里,东西50里至70里;[15]《北徼纪游》记载为方200里,[16]本文依据《瑷珲县志·卷八》的记载:南北约140里,东西约80里。[17]
  3. ^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苏两国之间实际存在条约线、苏图线和实际控制线三种分界线。苏图线是苏联方面根据其主张绘制成的大比例尺地图,许多地方在绘制时偏离于中方境内,形成领土争议。苏方的实际控制线部分同条约线和苏图线一致,有些地方越过条约线和苏图线,实际控制了中方的领土。而中方主张的实际控制线基本没有越过条约线,但在有些区域越过了苏图线。[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沙俄侵华史·第一卷》. 北京市: 人民出版社. 1976年10月: 第83页、第183页、第187页、第208页、第214页、第251页、第253页. 
  2. ^

    關於台端所詢唐努烏梁海歸屬乙節,查唐努烏梁海係泛指介於薩彥嶺至唐努山之間狹長地帶,面積17萬平方公里,原屬外蒙古一部份。另查蒙古於1961年10月27日加入聯合國,係一主權國家,與世界140餘國維持外交關係,其中包括中國大陸,我國作為國際社會之一員,自應尊重國際社會的共識。行政院於民國91年元旦修正通過「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施行細則」第3條及第56條修正條文,不再視蒙古為大陸地區,以利我與蒙古正常交往。我國於2002年在蒙古設立代表處,秉持理性及務實的態度,加強雙方實質關係,不涉及固有疆域之爭議,蒙古於2003年在台北設立代表處,推動台蒙雙邊交流,建立互惠互利合作關係。

    蘇聯於1921年在唐努烏梁海設立「圖瓦人民共和國」,惟未獲中華民國政府承認。1944年「圖瓦人民共和國」加入蘇聯,改名為「圖瓦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1945年中華民國與蘇聯簽署「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維持外蒙古現狀。中華民國駐蘇聯大使傅秉常於1948年5月照會蘇聯外交部聲明唐努烏梁海係中華民國領土。1949年中華民國宣布廢止「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蘇聯於1991年瓦解後,圖瓦共和國成為俄羅斯聯邦境內83個「聯邦主體(federal subject,類似州或省)」之一。 我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務實考量國際局勢與實際需求,為拓展與俄羅斯的實質關係,我於民國82年7月在俄國首府莫斯科設立代表處,俄羅斯也於民國85年12月在台北設立代表處,雙邊年度貿易金額已突破40億美元,今後亦將在現有基礎上繼續努力,推動雙邊關係。

    以上各節,敬請參考。

                                       —— 順頌 時綏  外交部亞西及非洲司

  3. ^ 3.0 3.1 3.2 3.3 3.4 何羽. 《中哈、中吉、中塔边界问题圆满解决的历史过程及其启示》. 福州市福建省中共党史学会: 《党史研究与教学》2012年第一期. 2012年. 
  4. ^ 影片2:08:17-2:10:40、2:24:49-2:25:30程翔談及鄧小平接見金庸。【第十一講】吳靄儀:金庸.查良鏞--江湖與現實. YouTube. 2013-11-13. . 此段發言有被媒體報導,但是沒有完整謄錄,見區家麟. 記吳靄儀一席話:金庸的理想.查良鏞的現實. 立場新聞. 2018-11-13 [2020-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7).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沙俄侵华史·第二卷》. 北京市: 人民出版社. 1976年10月: 第81页、第133页、第137页、第166页、第215页、第223页、第224页、第227页至第228页. 
  6. ^ 王铁崖. 《中外旧约章汇编》. 上海市: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57年: 第85页至第86页.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沙俄侵华史·第三卷》. 北京市: 人民出版社. 1976年10月: 第2页至第4页、第258页、第282页、第334页. 
  8. ^ 8.0 8.1 8.2 8.3 李强; 纪宗安. 《十九世纪中后期清政府对帕米尔的政策》. 乌鲁木齐市: 《西域研究》2004年第三期. 2004年. 
  9. ^ 新疆日报. 中塔边界勘定结束 我国新增上千平方公里领土. 凤凰网. 2008年10月5日 [2014年11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1月9日) (中文(简体)).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陈明远. 《百年租界的数目、面积和起讫日期》. 北京市中国科学院: 《社会科学论坛》2013年第六期. 2013年.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沙俄侵华史·第四卷·上》. 北京市: 人民出版社. 1976年10月: 第42页、第54页第61页、第80页、第84页至第85页、第135页至第137页、第160页、第184页、第249页至第250页、第272页、第329页. 
  12. ^ 大连市史志办公室. 《大连市志·民俗志》. 北京市: 方志出版社. 2004年: 第332页. ISBN 9787801923950. 
  13. ^ 13.0 13.1 13.2 孙国军. 《论中苏外交中的中东铁路问题》. 赤峰市: 赤峰学院学报2007年第六期(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年. 
  14. ^ 万福麟; 张伯英. 《黑龙江志稿》. 哈尔滨市道里地段街179号: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1992年5月: 第59页. ISBN 7207022425. 
  15. ^ 《清史稿·卷五十七·志三十二·地理四 黑龙江》:江东六十四屯在焉。精奇里江以南,黑龙江以北,东以光绪九年封堆为界,有伯勒格尔沁河、博尔和里鄂模,南北一百四十里,东西五十里至七十里。
  16. ^ 宋小濂; 黄纪莲. 《北徼纪游》. 哈尔滨市: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1984年: 第7页至第8页. 
  17. ^ 孙蓉图; 徐希廉. 《瑷珲县志》. 台北市: 成文出版社. 1974年: 第288页. 
  18. ^ 18.0 18.1 薛衔天. 《江东六十四屯惨案研究》. 北京市: 《近代史研究》1981年第一期. 1981年. 
  19. ^ 19.0 19.1 满洲里界约. 凤凰网. 2008年8月1日 [2014年11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10日) (中文(简体)). 
  20. ^ 20.0 20.1 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沙俄侵华史·第四卷·下》. 北京市: 人民出版社. 1976年10月: 第137页至第138页. 
  21. ^ 中国新闻网. 阿巴该图洲渚划界完成 记者探访中国领土新边界. 搜狐新闻. 2008年8月28日 [2014年11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1月10日) (中文(简体)). 
  22. ^ 22.0 22.1 王春良; 李蓉. 《简论沙俄侵占中国唐努乌梁海》. 聊城市: 《聊城大学学报》2007年第一期(社会科学版). 2007年. 
  23. ^ 23.0 23.1 23.2 中国网. 阿巴该图洲渚划界完成 记者探访中国领土新边界. 2008年10月21日 [2014年11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9月23日) (中文(简体)). 
  24. ^ 刘向上. 《“张莘夫事件”与苏军撤出东北》. 北京市: 《环球军事》2009年第七期. 2009年. 
  25. ^ 来源:中新社. 俄罗斯4.7平方公里土地划入中国,珲春增一条河流瑚布图河. 搜狐网>其它>正文. 2015年11月5日 [2015年11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19日) (中文(简体)). 
  26. ^ 来源:搜狐网. 俄罗斯归还的4.7平方公里是哪里来的. 搜狐网>社会>正文. 2017年1月21日 [2017年1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19日) (中文(简体)). 
  27. ^ 来源:《人民日报》1999年11月24日第4版. 中哈签署关于两国边界问题获全面解决的联合公报. 人民网>人民日报网络版. 1999年11月29日 [1999年11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4月7日) (中文(简体)). 
  28. ^ 来源:外交部网站;责任编辑:臧文丽. 资料:中哈双边关系. 人民网>时政>时政专题>李长春出访哈萨克斯坦、乌克兰、希腊和法国>哈萨克斯坦. 2004年6月18日 [2004年6月1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年7月15日) (中文(简体)). 
  29. ^ 来源:中国论文网. 塔归还中国领土内幕. 中国论文网>政治论文发表. 2011年2月15日 [2011年2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19日) (中文(简体)). 
  30. ^ 来源:铁血军事. 塔吉克斯坦归还1158平方公里我国领土及影响. 搜狐网>其它>正文. 2016年6月6日 [2016年6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19日) (中文(简体)). 
  31. ^ 来源:中国论文网. 塔归还中国领土内幕. 中国论文网>政治论文发表. 2011年2月15日 [2011年2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19日) (中文(简体)).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