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沙恩霍斯特號戰艦

(重定向自沙恩霍斯特號戰鬥巡洋艦

沙恩霍斯特號战列舰德語Scharnhorst)是納粹德國海軍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使用的一艘主力艦,也是沙恩霍斯特級的一號艦,艦種被劃分於戰鬥艦戰鬥巡洋艦之間,本艦排水量超過31,500公噸,名字是取自普魯士將軍與軍事改革者—格哈德·馮·沙恩霍斯特,並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於1914年12月福克蘭島海戰沉沒的裝甲巡洋艦沙恩霍斯特號。沙恩霍斯特號經常與姐妹艦—格奈森瑙號一同前往海上作戰,並在1939年至1941年立下赫赫戰功。1943年12月,沙恩霍斯特號參與了德軍的東線行動去攻擊西方盟國援助蘇聯北極船團英國皇家海軍引領其他盟國海軍去圍剿沙恩霍斯特號,最後於北角海戰中將其擊沉。

沙恩霍斯特號 War ensign of Germany (1938–1945).svg
Scharnhorst
Bundesarchiv DVM 10 Bild-23-63-07, Schlachtschiff "Scharnhorst".jpg
Scharnhorst1943.png
沙恩霍斯特號(1943年的樣式)
概觀
艦種 战列舰
艦級 沙恩霍斯特级(1號艦)
製造廠 威廉港戰爭海軍造船廠
動工 1935年6月15日
下水 1936年10月3日
服役 1939年1月7日
退役 不適用
結局 於1943年12月26日的北角海戰中被擊沉於72°16′N 28°41′E / 72.267°N 28.683°E / 72.267; 28.683處。
除籍 沒有資料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31,552噸
滿載排水量 37,820噸[1]
全長 229.8公尺
235.4公尺(水線)
全寬 30公尺
吃水 9.93公尺(38,100噸)
动力 布朗.博维利 蒸汽渦輪發動機(3座)
3軸3葉推進(直徑4.8公尺)
功率 125,000匹馬力(普通狀態)
160,050匹馬力(最大負荷狀態)
續航距離 10,100浬(19節)
乘員 1,968人(60名軍官、1908名士兵)
武器裝備 3座三連裝280毫米/L54.5 SK C/34主炮[2]
12門單管/雙聯裝150毫米SK C/28副炮[3]
7座雙聯裝105毫米/L65 SK C/33高炮[4]
16門37毫米SK C/30高炮[5]
10門(不久後換作16門)20毫米C/30或C/38高炮[6]
6座533毫米魚雷發射管
80公分波長雷達[7]
裝甲 主裝甲帶350毫米
甲板最厚95毫米
艦載機 3架Ar 196水上侦察机
設有1台彈射器

目录

姐妹艦:沙恩霍斯特號與格奈森瑙號编辑

 
停於港內的沙恩霍斯特號

沙恩霍斯特號由德國威廉港戰爭海軍造船廠所建造,於1936年10月3日下水,並在1939年1月7日開始服役。首任艦長為奧托·克里克斯(Otto Ciliax),他一直擔任其職直到1939年9月23日。經過短期的服役後,沙恩霍斯特號於1939年中期進行改良,在艦尾裝配了一個新式主桅,並且將流線型船首換成大西洋艦艏(Atlantic bow)來提昇它的適航性。但本級艦受限於原始設計的過低乾舷,其船體耐波性能不佳。在之後與英國戰鬥巡洋艦聲望號(Renown)的戰鬥中,沙恩霍斯特號的A砲塔被水灌入,往後的戰鬥中都無法發揮完整的性能。

沙恩霍斯特號的裝甲防護相當於一艘正規戰艦,若非因為它裝備的是口徑較小的火砲,它將會被英軍劃分為戰鬥艦。而德國海軍則將它與格奈森瑙號分類為戰鬥艦(Schlachtschiffe)[8]。這兩艘船艦在當時被認為是德國設計最優良的船艦之一,擁有極快的航速(極速為31.5節),也常常被同時被提及,並因為兇猛的火力而被盟軍取了個「蛇蠍姊妹」的綽號。

沙恩霍斯特號的9門280公釐(實際上是283公釐)主砲,雖然因為高初速而有長射程與穿甲力強的優點,但當時德國沒有適合的艦體能搭載此火砲,主要是因為排水與技術問題的處理經驗不足。武器的選擇造成它倉促服役的結果。

如果沙恩霍斯特號按照後來計劃換裝3座與俾斯麥號戰艦同型的雙聯裝380公釐主砲,它將會變成非常強大的軍艦,其速度遠比英國主力艦還快,而裝甲防護力則相當。但由於先前的配裝、二戰前的限制與戰爭爆發後的情勢,以及設計上干舷、炮座等等各方面的不達標,沙恩霍斯特號就一直保留現有的280公釐主砲。另外,沙恩霍斯特號與它的姊妹艦—格奈森瑙號都被設計擁有較長的航程,配合長時間執行通商破壞戰的任務,不過因為干舷較低,沙恩霍斯特級在適航方面有一定的缺陷,在與聲望號戰鬥巡洋艦的交火中暴露得非常明顯。

作戰歷史编辑

假戰编辑

沙恩霍斯特號在戰爭中的第一個行動是從1939年11月21日至27日,前往冰島法羅斯群島間的缺口,還與格奈森瑙號一起擊沉了英國輔助巡洋艦拉瓦平號(Rawalpindi)[9]。拉瓦平號的艦長愛德華·卡瓦萊·甘迺迪(Edward Coverley Kennedy,父親為海軍歷史學家路多維克·甘迺迪(Ludovic Kennedy)[10])在約15點30分時發出「有大型敵艦」的警告訊息,但他錯估該艦為德國號裝甲艦。而對於望見的另一艘巨艦,甘迺迪誤以為是英國重巡洋艦,並認為是自己的救星,不幸地是該艦為格奈森瑙號,甘迺迪發現自己遭到包圍,隨後的戰鬥僅15分鐘。沙恩霍斯特號最後擊沉了拉瓦平號,有238人陣亡,包括甘迺迪在內。德國艦隊停留於海上,共救起38位泡在極冷的海水中的英軍倖存者。格奈森瑙號與沙恩霍恩特號兩艦的艦長都對拉瓦平號的艦長與船員給予英勇的評價[11]

威瑟演習作戰编辑

1940年4月,沙恩霍斯特號與格奈森瑙號參與了入侵挪威的行動。它們於1940年4月9日遭遇了聲望號巡洋艦,聲望在惡劣的海況中與德艦展開交鋒,格奈森瑙被重創,沙恩霍斯特號因為交火中雷達被自己的主炮震壞且海況惡劣前炮塔進水未能有效還擊,兩艦狀況不斷惡化不得不撤出戰場。

兩個月后,作為朱諾行動的掩護兵力,沙恩霍斯特號與格奈森瑙號在6月8日於挪威約64°以北的地點,擊沉了英國航空母艦光榮號和它的護航驅逐艦阿卡司塔號(Acasta)和熱情號(Ardent)。沙恩霍斯特號剛好在16點32分,光榮號的魚雷轟炸機剛好來不及起飛時對其齊射並命中。沙恩霍斯特號於16點38分展開第2波齊射,在極長的24,000公尺距離命中了光榮號,這是當時最長的射擊命中距離紀錄之一,而格奈森瑙號也跟著齊射,擊中了光榮號的艦橋。這兩艘驅逐艦開始釋放煙霧來保護光榮號與自身的安全。熱情號與阿卡司塔號也試著在煙霧掩護下對德艦射出魚雷攻擊,這些攻擊被德艦人員形容為如「一對㹴犬,即使以無希望也仍對牠們巨人般的敵人做出攻擊[12]」。驅逐艦群憑藉著速度與敏捷性對德艦展開了攻擊,熱情號被格奈森瑙號於17點20分時擊沉,但同時也射出了7枚魚雷,甚至到了光榮號沉沒了也不放棄戰鬥,艦長C·E·格拉斯佛德(C. E Glasfurd)告訴他的官兵們:「你們可能以為我們會從敵人面前逃走,我們絕不! 我們的戰友熱情號已經沉沒、光榮號也下沉中,但至少我們可以表現得體面些,助各位好運!」[13]17點39分,沙恩霍斯特號被阿卡斯塔號射出的4枚魚雷的其中一枚擊中[14]。50名水手因此陣亡,2,500噸的水灌進了它與它的船尾砲塔,並使其退出了戰鬥。最後,共有1,474名英國水手與41名英國皇家空軍人員陣亡[15]。德軍僅從水中救起了6人,而另有39人被挪威輪船所救[16]

人在旗艦格奈森瑙號的海軍上將威廉·馬歇爾下令沙恩霍斯特號停火以節省彈藥。此時格奈森瑙號距離光榮號比沙恩霍斯特號還要接近4000公尺[15]。18點30分,光榮號迅速沉沒了。沙恩霍斯特號和格奈森瑙號一起前往特倫汗接受修復作業,由於擔心暴露其位置而遭到敵人攻擊,它們並未停留救助任何船隻的倖存者。6月13日,英國從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起飛的艦隊航空隊贼鸥式战斗轰炸机攻擊了港內的沙恩霍斯特號,但僅有一枚炸彈命中,造成極輕微的損壞。

沙恩霍斯特號於6月23日抵達了基爾港,它在1940年剩餘的大半時間都在乾塢維修。1940年12月後期,沙恩霍斯特號與格奈森瑙號曾試著突破英國海軍的封鎖,前往北大西洋進行破交戰,但因為後者被惡劣的海況而受損,導致兩艘軍艦又折返至基地。

出擊大西洋编辑

 
1940年的沙恩霍斯特號

1941年1月22日至3月22日,沙恩霍斯特號和格奈森瑙號成功的衝入了大西洋的通商航線,這也是該艦突入唯一一次的成功行動。在艦長京特·力長斯英语Günther Lütjens(德語:Günther Lütjens)上將的指揮下,2月3日時艦隊已突破了丹麥海峽並在第2天抵達南邊的格陵蘭島。2月8日,對經過的船團—HX-106英语Convoy HX 106發動攻擊,但因為發現有英國皇家海軍雷米力斯號英语HMS Ramillies (07)護航,力長斯下令攻擊行動停止。12天後,於2月22日,4艘盟軍商船被德軍發現並於紐芬蘭-拉布拉多東部一帶加以擊沉。力長斯將艦隊駛於大西洋皇家空軍無法抵達的海域,也設法規避皇家海軍的艦隊。3月7日至9日期間,德國艦隊攻擊了SL-67船團,但因為望見了馬來亞號戰艦英语HMS Malaya攻擊又再度中止,急速脫離了現場。3月15日,一列沒有護航的船團於南紐芬蘭被攻擊,隔天又有一列混編船團被偵查到,德艦對其發動了攻擊,一口氣擊沉了13艘船,其中沙恩霍斯特號擊沉了4艘。這是德國战列舰於3月22日返回法國布雷斯特港口前,最後一個目標。沙恩霍斯特號共擊沉了共22艘船(共115,600噸)其中的8艘船,總噸位為49,300噸[17]。這場作戰持續了整整2個月,在59天裡巡航了約17,800海浬,超過了德國其他主力艦的紀錄[18]

後來幾個月裡,皇家空軍轟炸司令部一直派出轟炸機攻擊沙恩霍斯特號停泊的該港。其中最成功的一次空襲是1941年7月24日以穿甲彈貫穿了沙恩霍斯特號的艦體,導致水灌入並造成右舷約8°的傾斜。這個傷害約花了4個月的時間才修復完成[19]

海峽衝刺作戰编辑

 
英國皇家空軍的偵察機所拍攝塞柏勒斯作戰後、於德國基爾港中的沙恩霍斯特號(白色箭頭指著的船艦就是沙恩霍斯特號)。

在布雷斯特修復的德國艦隊因為受到英國皇家空軍屢次的空襲而進度緩慢,且難以有效組織工作。1941年7月,沙恩霍斯特號轉移到了布雷斯特以南的拉罗歇尔港。經由經過的偵查機與法國反抗組織的報告,盟軍擔心沙恩霍斯特號將衝出該港到大西洋進行破交戰。他們因此從斯坦頓哈考特(Stanton Harcourt)派出15架哈利法克斯轟炸機對其展開空襲。結果炸彈造成沙恩霍斯特號的艦身又破了一個大洞,灌入的海水又使其回到了布雷斯特港維修。沙恩霍斯特號在1941年底前以無法出海作戰,但德國海軍當局已決定將它連同格奈森瑙號和歐根親王號一起調回德國。這是一場極大的冒險行動—塞柏勒斯行動(又被稱作「海峽衝刺」),於1942年2月11日至13日,三艘主力艦將由數十艘掃雷艦和各種小型船隻護航,大膽穿越了英吉利海峽,抵達了德國[20]。由於英軍防守的鬆散和德國重型雷達的干擾,英國空軍與水面艦隊皆來不及阻止其穿越,而沙恩霍斯特號與格奈森瑙號則在行動中皆觸雷受損,但仍抵達德國(沙恩霍斯特號於法拉盛阿梅蘭德(Ameland)2處觸雷,而格奈森瑙號則在泰爾斯海靈島(Terschelling))。

西西里行動编辑

因為長時間的修復工程,導致沙恩霍斯特號一直被排除在作戰任務外,直到1943年3月,它前往挪威北部加入鐵必制號戰艦與其他德艦威脅援助蘇聯北極船團,還另外與鐵必制號參加了1943年9月8日的斯卑爾根戰鬥訓練,這也是後者在整場戰爭中為一一次的攻擊行動[21]

東線行動编辑

 
被蒙眼的沙恩霍斯特號生還者,於1944年1月2日遣送抵達了斯卡帕灣

在1943年的聖誕夜,沙恩霍斯特號與數艘驅逐艦艾里希·貝伊(Erich Bey)少將的指揮之下前去攻擊北冰洋的北極船團—JW 55B與挪威北部的RA 55A。不幸地是,德軍的密碼已遭到盟軍破解,英國海軍部立刻派出艦隊直接前往攔截。隔天,由於惡劣的天氣,貝伊的艦隊無法找到目標船團,因此下令將驅逐艦從艦隊中分離,派往南方,獨留沙恩霍斯特一艦。不到2小時,該艦遭遇了負責護航的英國巡洋艦群—贝尔法斯特号諾福克號雪菲德號。沙恩霍斯特號於8點40分於32,000公尺處被貝爾法斯特號上的273式雷達偵測到,而9點41分,雪菲德號已望見了沙恩霍斯特號。在積雪的覆蓋下,英國巡洋艦群開火攻擊,貝爾法斯特號試著以照明彈照亮沙恩霍斯特號,但沒有成功。諾福克號也以雷達瞄準後開火,其中有2枚砲彈擊中沙恩霍斯特號,其中一枚擊毀了它的雷達設施,導致該艦無法在低能見度下有效的對敵艦瞄準、射擊[22]

為了遠離敵人巡洋艦群,貝伊下令將船艦駛向南方,同時也去尋找船團。晚午後,英軍約克公爵號戰艦在雷達上發現沙恩霍斯特號的蹤跡,並在16點51分於11,950碼的距離對其開火[23]。儘管被摧毀了機棚與砲塔,沙恩霍斯特號仍逐漸增速拉開距離。但約克公爵號仍急駛趕上追擊開火,這第2輪的攻擊傷到了沙恩霍斯特號的A砲塔,並引爆了彈藥庫,B砲塔也跟著被波及,同樣也引爆彈藥庫,但其引進的海水將爆炸的火焰壓制下來,形勢一度轉安。沒有皇家海軍的船艦受到嚴重的傷害,但由於其旗艦太過接近而被280公釐的砲彈擊毀了一支桅杆。18點,沙恩霍斯特號的主砲喪失其功能,而在18點20分,約克公爵號再度攻擊,摧毀沙恩霍斯特號的鍋爐室,使其速度降為22節、英軍驅逐艦才得以趕上攻擊。約克公爵號於19點28分進行了它第77次的攻擊[24]

即使已被敵人的攻擊接連擊中,船身殘破的沙恩霍斯特號仍對牙買加號巡洋艦(Jamaica)以副砲拼命的攻擊,而驅逐艦火槍手號(Musketeer)、無敵號(Matchless)、即時號(Opportune)和潑婦號(Virago)仍在19點32分接近並對其發射魚雷[25]。最後由牙買加號於19點37分在3公里射出了3枚魚雷,給了沙恩霍斯特號最後一擊。

共有55枚魚雷和2,195枚砲彈向沙恩霍斯特號發射[26]

海軍士官(Oberbootsmannsmaat)威廉·戈德(Wilhelm Gödde)對當時場景有以下描述:

甲板上的一切都顯得井然有序,沒有任何吵雜。我看見第一士官沿著護欄治療了數百人。艦長—福里茲·辛澤(Fritz Hintze)檢查我們的救生服。並再次地與長官艾里希·貝伊(Erich Bey)握手道別,他們對我們說:「如果你們之中有人生還回到了家鄉,告訴他們—我們最終都盡到了責任。[27]

水手(Matrosenobergefreiter)赫爾穆特·巴克豪斯(Helmut Backhaus)對當時沉沒場景有以下描述:

我停下動作,在水裡跑去抓住了船的軸承,我看見了船的龍骨與螺旋槳,它已經沉沒且船尾不斷下沉中[27]

沙恩霍斯特號最後於1943年12月26日的19點45分沉沒,而它的螺旋槳仍不停地在運轉。總計1,968名的船員裡僅有36人生還,其中沒有任何一位軍官;有30人被天蠍座號(Scorpion)所救,另有6人則被無敵號救起。當天晚上,英國海軍布魯斯·福拉塞(Bruce Fraser)上將對其約克公爵號的軍官說道:「先生們,這場對沙恩霍斯特號的戰鬥已經以我們的勝利而結束。我希望你們之中的任何人如果有一天受命指揮一艘船,面對多倍優勢的敵人時,能像沙恩霍斯特號的艦長一樣英勇地指揮自己的船。」

殘骸的探查编辑

2000年10月3日,沙恩霍斯特號的殘骸位於約北角北北東70海浬、深度約300公尺之地,挪威皇家海軍也於該處拍攝了影像[28]

相關條目编辑

歷任艦長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German Battleships 1939-45, Osprey pub. 2008, p. 14
  2. ^ 28 cm C/34 gun.,同所有的德國280毫米火砲,實際孔徑為283毫米。
  3. ^ Tony DiGiulian. data page for the 15 cm/55 (5.9") SK C/28. Navweaps.com. 2008-11-20 [2009-02-25]. 
  4. ^ Tony DiGiulian. data page for the 10.5 cm/65 (4.1") SK C/33. Navweaps.com. [2009-02-25]. 
  5. ^ Tony DiGiulian. data page for the 3.7 cm/L83 (1.5") SK C/30. Navweaps.com. 2008-05-22 [2009-02-25]. 
  6. ^ Tony DiGiulian. data page for the 2 cm/65 (0.79") C/30 and 2 cm/65 (0.79") C/38 AA MG. Navweaps.com. 2007-05-05 [2009-02-25]. 
  7. ^ Macintyre, Donald, CAPT RN "Shipborne Radar" United States Naval Institute Proceedings September 1967 p.77
  8. ^ Garret 1978, p. 8.
  9. ^ John Asmussen. The Attack on the Northern Patrol. Scharnhorst-class.dk. [2009-02-25]. 
  10. ^ Against All odds - HMS Rawalpindi. Internet-promotions.co.uk. [2009-02-25]. 
  11. ^ John Asmussen. Rawalpindi vs Gneisenau and Scharnhorst. Scharnhorst-class.dk. [2009-02-25]. 
  12. ^ Garret 1978, p. 49.
  13. ^ Garret 1978, p. 49.
  14. ^ John Asmussen. Operation Juno. Scharnhorst-class.dk. 1940-06-10 [2009-02-25]. 
  15. ^ 15.0 15.1 John Asmussen. Operation Juno. Scharnhorst-class.dk. [2009-02-25]. 
  16. ^ Garret 1978, p. 50.
  17. ^ Scharnhorst General Information from www.scharnhorst-class.dk
  18. ^ John Asmussen. Operation Berlin. Scharnhorst-class.dk. [2009-02-25]. 
  19. ^ John Asmussen. Air Raids against Scharnhorst at Brest, France in 1941. Scharnhorst-class.dk. [2009-02-25]. 
  20. ^ Churchill, Winston S. The Second World War: The Hinge of Fate 4.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1950: 81. 
  21. ^ 《希特勒公海艦隊 通商破壞戰》,Humble Richard著,星光出版社(2005年),ISBN 957-677-629-5,第180頁。
  22. ^ Stephen & Grove, p. 206
  23. ^ Winton 2003, p. 115.
  24. ^ John Asmussen. Battle of the North Cape. Scharnhorst-class.dk. [2009-02-25]. 
  25. ^ Jacobson 2003, p. 6.
  26. ^ Jacobsen 2003, p. 5.
  27. ^ 27.0 27.1 Jacobsen 2003, p. 6.
  28. ^ Discovery of Scharnhorst Wreck in 2000. Bbc.co.uk. 2001-08-01 [2009-02-25]. 

參考書目编辑

  • Breyer, Siegfried. Battleships and Battlecruisers 1905-1970. (Doubleday and Company; Garden City, New York, 1973)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German as Schlachtschiffe und Schlachtkreuzer 1905-1970, J. F. Lehmanns Verlag, Munchen, 1970). Contains various line drawings of the ship as designed and as built.
  • Busch, Fritz-Otto. The Sinking of the Scharnhorst: The German Account. Cerberus Publishing Ltd. 2005. ISBN 978-1-84145-038-4
  • Busch, Fritz-Otto. The Sinking of the Scharnhorst. (Robert Hale, London, 1956) ISBN 0-86007-130-8. The story of the Battle of North Cape and the final battle as told by a Scharnhorst survivor.
  • Claasen, A. R. A., Hitler's Northern War: The Luftwaffe's Ill-Fated Campaign, 1940-1945. Lawrence: 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 2001. pp 228–234. ISBN 0-7006-1050-2
  • Garret, Richard. Scharnhorst and Gneisenau: The Elusive Sisters. Hippocrene Books. 1978. ISBN 0-7153-7628-4
  • Garzke, William H., Jr. and Robert O. Dulin, Jr., Battleships: Axis and Neutral Battleships in World War II. (Naval Institute Press, Annapolis, 1985). Includes the design and operational histories, information on the guns, and other design and statistical information about the ship.
  • Jacobsen, Alf R. Scharnhorst. The History Press Ltd. 2003. ISBN 978-0-7509-3404-6
  • Stephen, Martin; Grove, Eric. Sea Battles in Close-up: World War 2.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5. ISBN 9780870215568. 
  • Winton, John. Death of the Scharnhorst. Cassel. 2003. ISBN 0-304-35697-2
  • Historical Center, Department of the U.S. Navy public domain publication.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