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蒂永的雷诺

沙蒂永的雷诺(Renaud de Châtillon,約1125年-1187年7月4日)或称雷纳德(Reynald)、雷金纳德(Reginald),是第二次十字军东征时的骑士,战败后留在圣地,他通过第一次婚姻,成为安条克公国親王(prince of Antioch)(1153年-1160年),并通过第二次婚姻,成为外约旦领主。他在生前和生后都是充满争议的人物。他又被称为“毁约者雷诺”。

沙蒂永的雷纳德
希伯伦与蒙特利尔领主
ReynaldofChatillon&PatriarchofAntioch.jpg
沙蒂永的雷纳德向拉丁主教(安条克)英语Latin Patriarchate of Antioch利摩日的埃莫里英语Aimery of Limoges施以酷刑
安条克公国親王
安条克的康斯坦丝英语Constance of Antioch共享头衔
統治1153至1160或1161
前任安条克的康斯坦丝英语Constance of Antioch
繼任安条克的康斯坦丝英语Constance of Antioch
外约旦领主
米利的斯蒂芬妮英语Stephanie of Milly
統治1175-1187
前任普朗西的麦兹英语Miles of Plancy
繼任汉弗莱三世(托伦)英语Humphrey IV of Toron
出生约 1125
逝世1187年(61-62歲)7月4日
哈丁英语Hittin
配偶安条克的康斯坦丝英语Constance of Antioch
米利的斯蒂芬妮英语Stephanie of Milly
子嗣安条克的阿格尼丝英语Agnes of Antioch
爱丽丝
朝代沙蒂永王朝英语House of Châtillon
父親东兹的埃尔韦二世
宗教信仰天主教

身世编辑

雷诺的身世未能确定;杜·参各认为他来自沙迪马恩河畔,但让·理查德认为他是唐启的亨利二世的儿子,继承了沙迪卢湾河畔的领地,然后在1147年十字军第二次东征的时候加入了军队。其他的说法还有:他是沙蒂永索龙的领主,沙蒂永一世和Montjay的Ermengarde的第二个儿子。在东方,他为安条克的康斯坦斯侍奉。康斯坦斯的第一个丈夫死于1149年。雷诺和她于1153年秘密结婚,没有取得她的第一表弟和王侯耶路撒冷的鲍德温三世的同意。鲍德温三世和利摩日的艾美丽——安条克的教会的教长都不同意康斯坦斯下嫁一个如此卑贱的男人。

1156年,雷诺声称,拜占庭皇帝曼努埃尔一世背弃了向雷诺支付一笔钱的诺言,发誓要袭击塞浦路斯岛来报复。但安条克的教会的主教拒绝赞助这个行动。雷诺便把他抓起来,扒光衣服,涂上蜂蜜,然后留在堡垒顶部给阳光暴晒。主教最后被释放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同意赞助这个行动。于是雷诺的部队开始袭击塞浦路斯,蹂躏和掠夺岛上的居民。

曼努埃尔一世皇帝出动军队进军叙利亚,面对更强大的力量,雷诺屈服了。他赤着脚,衣着褴褛地匍匐在皇帝面前请求原谅。在1159年他被迫公开对曼努埃尔一世顶礼膜拜作为他的惩罚,并承诺在安条克接纳希腊的东正教。晚些时候曼努埃尔一世在耶路撒冷会见鲍德温三世的时候,他被迫为曼努埃尔牵马进入城市。

此后不久,1160年,雷诺在掠夺Marash附近叙利亚和亚美尼亚农民的时候被穆斯林抓获,随即在阿勒坡受到长达17年的监禁,因为他是曼努埃尔一世皇帝的老婆,玛丽亚皇后的继父,曼努埃尔花了一笔巨额的12万第纳尔金币的赎金来赎他,相当于500千克黄金(现在值超千万美元)。1176年他终获自由。

发迹编辑

后来,他担任鲍德温四世和曼努埃尔之间的特使。因为他的妻子,康斯坦斯死于1163年,他被奖励与另一个富有的寡妇斯蒂芬妮(同时是托伦的汉弗莱三世的遗孀和外约旦领主的女继承人)结婚。她的财富包括卡拉克的城堡和从蒙特利尔到死海东南。这些要塞控制了从埃及到大马士革的商道,也让他能到达红海。很快,雷诺便由于他在卡拉克的残酷暴虐而臭名昭著——他经常把他的敌人和俘虜从城堡上扔下去摔死。

在1177年11月,作为王国军队的首領,他帮助鲍德温国王在蒙吉萨战役打败了萨拉丁,萨拉丁侥幸逃生。1181年,尽管萨拉丁和鲍德温已经达成停战协议,雷诺还是没有停止劫掠商隊的行為,他又开始掠夺了。萨拉丁要求鲍德温四世赔偿,但是鲍德温四世说自己控制不了那些不守规矩的封建附庸,结果战争在1182年再次爆发。在战争期间,雷诺在红海派出艦隊大肆劫掠,並威脅到了伊斯蘭的聖城麦加麦地那的安全。他的海盗在红海肆意掠奪,蹂躪平民,結果他和他手下的海盗部隊在麦地那附近被阿尔阿迪尔一世俘虜,但是他和他的部下被押送到开罗準備斩首的时候,他自己成功逃脫,逃到了莫阿布。萨拉丁恨他到咬牙切齿,发誓自己要亲手砍下他的首級。在那一年年底,当雷诺的继子多伦的汉弗莱四世和耶路撒冷的伊莎贝拉结婚的时候,萨拉丁攻击卡拉克。围困直到雷蒙德三世来救场才解围,之后直到1186年雷诺都沒有再發起軍事行動。

这一年,他联合了西比拉和吕锡尼昂的盖伊(继任鲍德温四世的耶路撒冷国王和王后,他的姐姐和姐夫)对抗的黎波里的雷蒙德伯爵三世。雷蒙德和伊布林家族试图把王位传给雷诺的继子,汉弗莱四世和伊莎贝拉公主。可是汉弗莱仍然忠于继父和盖伊。

后来,雷诺袭击了一个往返开罗和大马士革的车队,打破了萨拉丁和十字军的停战协议。萨拉丁派兵保护稍后的车队(在1187年3月),因为他的妹妹去麦加朝圣。这两起事件,常被后来的作家如13世纪的古法语续集:提尔的威廉和拉丁语续集提尔的威廉,混为一谈,作为萨拉丁和十字军冲突的根源,甚至从萨拉丁的妹妹,夸张为姑姑,甚至母亲。不过阿拉伯作家则坚决否定这一点,比如Abu Shama和Ibn al-Athir。盖伊国王曾试图惩罚雷诺去安抚萨拉丁的怒火,但是雷诺说他是他自己土地的王,绝对不会和萨拉丁有任何和平。萨拉丁发誓雷诺如果被抓了一定会被处决。

被捕和处死编辑

1187年,萨拉丁入侵王国,在哈丁战役击败了十字军,俘获了一群十字军将领。然后他称心如意的俘获了雷诺和盖伊国王。萨拉丁下令把这两人带到他的帐篷。在场的史学家Imad ad-Din al-Isfahani记录到:

“萨拉丁请国王盖伊坐在他的身边,当轮到雷诺进来的时候,他跟在盖伊后面坐在旁边,想起了自己的罪行。“多少次你发誓然后违背了它,多少次你签订了协议却从未尊重它?”雷诺通过翻译回答:“国王总是如此,我没有干更多。”这个时候盖伊张口喘气(因为口渴),他的头摇晃着仿佛喝醉了,他的脸色显示他被吓得发抖。萨拉丁宽慰了,给他凉水喝。国王喝了,把剩下的递给了雷诺,雷诺也喝下去缓解口渴。苏丹(萨拉丁)便对盖伊说:“你给他水之前没有得到我的许可,因此我不乐意给他这个仁慈(阿拉伯的習慣中給予犯人飲食代表寬恕其罪)。”说了这些以后,苏丹微笑着,骑上他的马儿,走开了,留下这两难兄难弟在哪儿恐慌。他监督了他的军队收兵,然后才回帐篷,他命令把雷诺带来,走到他面前,手里拿着剑,砍在脖子和肩胛骨之间的地方。当雷诺倒下以后,他砍掉雷诺的头,紧挨着国王盖伊,所以盖伊开始颤抖。看到他如此沮丧,萨拉丁对他宽心说:“这个人是因为他的罪恶和背叛才被杀的。”

国王盖伊被饶恕,然后带到大马士革关了几天,就被释放了。

对当时少数一些基督徒而言,雷诺被视为一个死在穆斯林手里的殉道者。然而,文献记录却反驳了这个印象,雷诺是一个不考虑耶路撒冷王国利益的掠夺者和海盗。可以说,王国的优势的消失,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雷诺的鲁莽——不必要的激怒了周边的穆斯林国家。

然而,萨拉丁在维护他自己的利益方面表现的很好。他杀了雷诺,他的冤家,但是饶恕了盖伊国王的性命,因为知道杀了他会终止耶路撒冷王国內部的派系斗争。他把盖伊国王囚禁在大马士革,知道他确信他自己不可能灭掉所有的王国。派系斗争大大削弱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潜能。

其他编辑

雷诺和康斯坦斯有兩个女儿:阿格尼丝与让娜,前者嫁给了匈牙利国王貝拉三世,后者早夭。

他与斯蒂芬妮的第二段婚姻有两个孩子,兒子雷纳,德早夭,女儿艾利克丝,與埃斯特的阿佐六世英语Azzo VI of Este结婚。

參考文獻编辑

  • Baldwin, Marsall W. The Latin States under Baldwin III and Amalric I, 1143–1174;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Jerusalem, 1174–1189. Setton, Kenneth M.; Baldwin, Marshall W. (编). A History of the Crusades, Volume I: The First Hundred Years.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1969: 528–561, 590–621. ISBN 0-299-04844-6. 
  • Barber, Malcolm. The Crusader State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ISBN 978-0-300-11312-9. 
  • Chiappini, Luciano. Gli Estensi: Mille anni di storia [The Este: A Thousand Years of History]. Corbo Editore. 2001. ISBN 88-8269-029-6 (意大利语). 
  • Hamilton, Bernard. The Elephant of Christ: Reynald of Châtillon. Studies in Church History. 1978, (15): 97–108. ISSN 0424-2084. 
  • Hamilton, Bernard. The Leper King and His Heirs: Baldwin IV and the Crusader Kingdom of Jerusale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978-0-521-64187-6. 
  • Makk, Ferenc. Anna (1.); Béla III. Kristó, Gyula; Engel, Pál; Makk, Ferenc (编). Korai magyar történeti lexikon (9–14. század) [Encyclopedia of the Early Hungarian History (9th–14th centuries)]. Akadémiai Kiadó. 1994: 47, 91–92. ISBN 963-05-6722-9 (匈牙利语). 
  • Mallett, Alex. Popular Muslim Reactions to the Franks in the Levant, 1097–1291. Routledge. 2014. ISBN 1-317-07798-9. 
  • Nicholson, Robert Lawrence. Joscelyn III and the Fall of the Crusader States, 1154–1199. BRILL. 1973. ISBN 90-04-03676-8. 
  • Runciman, Steven. A History of the Crusades, Volume II: The Kingdom of Jerusalem and the Frankish East, 1100–1187.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9. ISBN 0-521-06163-6.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