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河北之战,是辽圣宗北宋宋太宗驾崩,宋真宗即位的时候开展的大规模南侵,历时四个月。由于辽军大将耶律斜轸出征路上即去世,宋军方面的主将也并没有太多出众的人选,战役从一开始就没有以往雍熙北伐和太平兴国北伐的惨烈,但是仍旧给战火所及地区造成了极大的损伤。在辽军大举进攻的同时,宋军也从后方摸入了辽国境内。战役最终并没有明确分出胜负,辽军撤退,宋军收回失地。[1]

河北之战
宋辽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999年九月至1000年一月
地点
北宋接壤地带
结果 双方互有胜负,辽军撤退
参战方
北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宋真宗
范廷召
康保裔
傅潜
辽圣宗
耶律隆庆
兵力
不详 不详

战役背景编辑

997年三月,宋太宗赵光义驾崩。[注 1]

方在得知此消息后,于998年五月,祭祀木叶山,声称来年南伐北宋,[注 2]但在同年十二月,辽军大将耶律休哥去世。[注 3]

双方准备编辑

编辑

当年九月,辽军准备开赴战场,任命耶律隆庆为先锋,开始南伐。[注 4]但是在军队还没开到战场的时候,跟随辽军一同出战的老将耶律斜轸病死途中。[注 5]辽圣宗随即让韩德让暂时顶替了耶律斜轸的职务。[注 6]

编辑

999年七月,刚刚即位不久的宋真宗在得知辽军即将入境之后,派遣傅潜担任镇州定州高阳关的防守职务,富州刺史张昭允也一同前往。[注 7]

999年九月,枢密都承旨王继英毛遂自荐,前往即将开战的前线慰问宋军将士。[注 8]

战役经过编辑

保州之战编辑

傅潜派遣将领田绍斌石普等人做先锋,驻扎在保州。999年九月,石普暗中和保州知州杨嗣商议后,决定从城中直接率兵出击。到了晚上,杨嗣和石普所部还没有回来,田绍斌觉得不太对劲,就率军前去支援。[注 9]等田绍斌赶到的时候,发现石普和杨嗣的部队确实被辽军压制,已经度过了严凉河,损失严重,士气比较低落。[注 10]田绍斌赶到后,两军合击辽军,阵斩两千余名辽军官兵,缴获战马五百匹。[注 11]

狼山镇之战编辑

999年十月,辽军将领萧继远率部攻克了宋军位于狼山镇的石砦。[注 12]战斗中,辽军将领耶律铎轸在自己的铠甲之外披了一层红披风,在这种很显眼的装扮下杀入宋军阵中,斩杀大量宋军。[注 13]

宋真宗亲征编辑

999年十一月,宋真宗以北部边境战事吃紧为由,决定于十二月前往河北督战。为了这次亲征,宋真宗挑选了宣徽北院使周莹邕州观察使刘知信、内侍都知杨永遵、保平节度使石保吉、磁州防御使康廷翰洺州团练使上官正作为自己的亲征部队的军官,[注 14],同时还任命了留守在京城内的官员。[注 15] 十二月,宋真宗一行出发,并于十天之后抵达大名府。这一行人于大名府列阵,宋真宗位于中军,将领王显宋湜率军后阵,整个军阵东西长达数十里。[注 16]

在此之后,府州方面传来消息,宋军从府州深入辽方领土五合川,攻陷辽军黄太尉寨,全歼驻守辽军并焚毁了辽军军营,缴获牛马上万。[注 17]

瀛州之战编辑

莫州之战编辑

战役后续编辑

这场战役双方不分胜负,辽圣宗于1000年正月撤军并返回幽州,奖赏了在这次战役中有功的官兵们。[注 18]而在宋真宗还朝的路上,得知了益州兵变的事情,于是紧急派遣了部队前往四川平乱。[注 19]

注释编辑

  1.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十一·至道三年》:壬辰,帝不視朝。癸巳,崩於萬歲殿。
  2.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元年》:第二年丁卯,辽主祀木叶山,告来岁南伐。
  3.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元年》:十二月,丙戌朔,辽裕悦宋国王耶律休格薨,辍朝五日。
  4.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一·咸平二年》:辽主如南京,以皇弟梁王隆庆为先锋,率师南伐。
  5.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一·咸平二年》:辽北院枢密使魏王耶律色珍从太后南伐,癸卯,卒于军。色珍威名亚于休格,其殁也,太后亲为哀临,仍给葬具。
  6.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一·咸平二年》:以韩德让兼知北院枢密使事。
  7.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元年》:帝闻契丹将入边,甲申,以马步军都虞候傅潜为镇、定、高阳关行营都部署,富州刺史张昭允为都钤辖。
  8.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元年》:枢密都承旨开封王继英,以契丹大入,请北巡,帝纳之。丙戌,命继英驰传诣镇、定、高阳关路视行宫顿置,宣慰将士。
  9.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二年》:傅潜遣先锋田绍斌、石普等戍保州,普阴与知州杨嗣议出兵击敌,及夜,普、嗣未还,绍斌疑其败衄,即领众援之。
  10.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二年》:普、嗣果为敌所困,渡严凉河,颇丧师徒。
  11.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二年》:及绍斌至,即合势疾战,斩首二千馀级,获马五百匹。
  12.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二年》:萧继远攻狼山镇石砦,破之。
  13.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二年》:初,耶律鐸轸性疏简,不修小节,人多短之,至是命总羸师以从。及战,鐸轸取绯帛被介胄以自标显,驰突出入,格杀甚众。太后望见,喜而召语曰:“卿戮力如此,何患不济!”厚赏之。
  14.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二年》:乙未,诏以边境驿骚,取来月暂幸河北。命宣徽北院使周莹为随驾前军都部署,邕州观察使刘知信副之,内侍都知杨永遵为排阵都监,保平节度使、驸马都尉石保吉为北面行营先锋都部署,磁州防御使康廷翰副之,洺州团练使上官正为钤辖。
  15.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二年》:己酉,以宰相李沆为东京留守,濠州刺史李著为大内都部署,权知开封府魏羽判留司,三司盐铁使陈恕为随驾转运使。十二月,辛亥,以太子太师分司西京张永德为京城内外都巡检使。
  16.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二年》:甲寅,车贺发京师。辛酉,宴从臣于行宫。以王超等为先锋,仍示以阵图,俾识其部分。甲子,次大名府,帝御铠甲于中军,枢密史王显、副使宋湜分押后阵,横亘数十里。
  17.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咸平二年》:府州言官军入辽地五合川,拔黄太尉砦,歼其众,焚其车帐,获马牛万许。
  18.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一·咸平三年》:辽主还,次南京,赏有功将士,罚不用命者,命诸军各还本道。
  19. ^ 《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一·咸平三年》:甲午,驾发大名府。是日,次德清军,帝始闻王均反,即以户部使、工部侍郎雷有终知益州,兼提举川、陕两路军马,并命御厨使李惠、洛苑使石普、供备库副使李守伦并为川、峡两路捉贼招安使,帅步骑八千往讨之。

参考资料编辑

  1. ^ 条目整理并翻译自《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续资治通鉴·宋纪二十一·咸平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