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1861年及以後的油價(1861–1944年為平均美國原油、1945–1983年為阿拉伯輕質原油、1984年及以後是布伦特原油),紅色是考慮通貨膨脹的調整,藍色是調整前的數值。因為匯率的變動,紅線只考慮美國消費者的價格體驗(線性曲線)
1861–2011年,不考慮通貨膨脹調整的長期油價(指數曲線)
1987年5月以後的布伦特原油現貨油價,因為匯率的變動,其中實際油價的線只針對美國以及和以固定匯率制,匯率和美國同步變動的國家

油價,也稱原油價格,是一種石油現貨交易時所使用的價值度量,是一标准原油英语Benchmark (crude oil)的價格。

最主要的标准原油油價有: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北海布蘭特原油杜拜原油英语Dubai Crude

原油價格和其等級高度相關,等級會依照其比重(或API比重)、其含硫量及其出產地點有關。其他常見的原油價格有馬來西亞的塔皮斯原油(Tapis)、OPEC原油價格英语OPEC basket阿格斯含硫原油价格指数(ASCI)等。美國能源情報署英语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EIA)整理進口精煉原油的價格,加權平均後得到「世界原油價格」。

原油需求和世界整體經濟條件有高度的相關性,根據國際能源署的資料,高油價會對全球經濟成長有相關負面的影響[1]

目录

标准原油油價编辑

早期的油價是由OPEC控制其售價,但OPEC在1985年已無法控制油價,後來有一小段時間實驗性的使用倒求净价法(netback pricing)後,後來產油國採用與市場連結的定價機制[2]。市場連結的定價機制最早是由墨西哥石油公司在1986年提出,在1988年開始廣為接受,之後成為國際原油交易的價格基準[2]。 目前常用的油價有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北海布伦特原油杜拜原油英语Dubai Crude[2]

在北美的标准原油油價會以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現貨價格為準,是原油定價的基準,以及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原油期貨合約的標的商品。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屬低硫英语Sweet crude oil的輕原油,比布伦特原油要輕,含有0.24%的硫,也比布伦特原油要少,其特性及油田位置都適合在美國進行精煉,大部份是在美國中西部或是墨西哥灣地區。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的API比重為39.6(約對應比重0.827)。

在交易時原油是以一(159公升)為單位,在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NYMEX)交易的是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以運送到俄克拉何马州库欣的價格為準,库欣是運到墨西哥灣石油供應商的主要石油枢纽,也是北美最重要的石油交易枢纽。

若在洲际交易所集团(ICE)交易原油,則是交易布伦特原油,運送到蘇格蘭的薩洛姆灣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编辑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是在1960年代成立[3][4],試圖對抗跨國石油企業壟斷利益集團,跨國石油企業在1927年红线协定英语Red Line Agreement及1928年愛克納凱利協定英语Achnacarry Agreement起就一直控制油價,油價在1972年前就相當穩定。

歷史编辑

1999年以前的油價编辑

1999年以前,有關油價的重大事件有:

1999年至2014年的油價编辑

油價在1999年至2008年中有顯著的上漲,原因一般解讀為中國印度等國原油需求的提升[5]。在2007年–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中,油價最高曾在2008年7月達到每桶美金145元,也是創紀錄的最高油價。商業週刊報導(2008-06-27),2008年以前油價的上漲讓一些評論家認為,上漲某程度是因為期貨市場投机心理[6]

在2008年月後,之後就有明顯的下降。在2008年12月23日,WTI油價掉到每桶美金30.28元,是自從2007年–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點。在金融危機後,油價又迅速的提昇,在2009年時到達每桶美金82元[7]。在2011年1月31日,因為2011年埃及革命的影響,布伦特原油價格到達每桶100美元,是2008年10月以來的第一次[8],之後的三年半,油價多維持在每桶90元–120元之間的範圍。

2014年後的油價编辑

在2014年中,油價開始下跌,原因是美國產油量的增加,以及發展中國家需求的下降[9]

在2015年1月,布伦特原油及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都跌到每桶50元[10]。2015年3月中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降到每桶44美元(布伦特原油則降到每桶54美元)[11],之後的幾個月才上昇到每桶60美元(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及每桶65美元(布伦特原油)。

由於持續的供過於求,WTI在16年1月20日跌至26.55美元的十年低位。

原油及天然氣市場列表编辑

原油是在商品市場英语commodity market中定價及交易,以下是原油及天然氣現貨及期貨市場的列表[12]

大部份的原油期貨是12個月以內交貨[13]

不同地區的產油成本比較编辑

下表是以2014年11月28日發表的加拿大丰业银行研究报告及经济报告為準[14],由經濟學家Mohr比較在2014年秋天不同地區的產油成本。

地區 在2014年秋天產油的成本
沙烏地阿拉伯 每桶10–25美元
加拿大艾伯塔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每桶46美元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巴肯 每桶47美元
艾伯塔省Lloyd & Seal傳統重質原油 每桶50美元
加拿大艾伯塔省和萨斯喀彻温省,傳統輕質原油 每桶58.50美元
美国内布拉斯加州,页岩 每桶58.50美元
艾伯塔省 SAGD 沥青 每桶65美元
北达科他州巴肯,页岩 每桶54–79美元
德州二叠纪盆地,页岩 每桶59–82美元
遗留的油砂礦 每桶53美元
新的油砂开采和基础设施 每桶90美元

上述的分析不考慮初期的探戡,地質資料及基礎設備成本,一般將這些視為沉没成本,大約相當每桶5-10美元,不過仍有地區性的不同。若再考慮特許費,這部份在艾伯塔省和萨斯喀彻温省較有利。[14]

對未來油價的預測编辑

石油頂峰是指石油提炼英语extraction of petroleum量到達最大值的期間,之後的石油提炼量就會下滑。這和長期的石油供給減少有關,若同時間又有需求量的上昇,則全球石油及其衍生產品的價格會大幅提昇。

美國能源部在赫希报告英语Hirsch report中提出:「有關石油頂峰衍生的問題不只是暫時性的問題,而且過去的『能源危機』可以參考的資訊相當有限」[15]。2014年联合国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指出:「2013年上半年的油價,除了在1月及2月伊朗的地緣政治衝突時有突然上漲外,其餘時間是下滑的,而整體石油需求量的下降和全球經濟成長率的減速有關」[16]

油價對經濟的影響编辑

油價明顯的上漲及下跌都會對經濟及政治帶來影響,例如1985-1986年的油價下跌就認為是導致蘇聯解體的主要原因之一[17]

油價下跌會對消費者導向的股價有幫助,但不利於原油相關產業的股價[18][19]。估計若 油價下跌,S&P 500(标准普尔500指数)會下降17-18%。

若油價下跌,對於日本、中國、印度等油品進口國有利,但不利於油品出口國[20][21][22]。一篇彭博新聞社的報導提到,英國經濟研究機構牛津經濟公司的分析若油價從$84降至$40時,對世界各國GDP成長率的影響,印度、美國及中國會成長0.5%至1.0%,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則會下滑超過3.5%。若油價穩定在$60,全球經濟成長率會成長0.5%[23]

Katina Stefanova認為油價的下滑和經濟衰退及股價的下跌沒有關係[24]嘉信理財集團的首席投资策略师Liz Ann Sonders曾提到油價下滑對於消費者及能源產業以外的企業是有幫助的,而這些企業是佔美國經濟的大部份,其正面影響會超過能源產業對整體經濟的負面影響[25]

對產油國而言,油價高低象徵預算平衡的指標,下表代表各產油國的要達到預算平衡所需要的油價及依賴程度:

產油國家 預算平衡時油價(美元,2015)[26] 石油依存比率(%) 附註
利比亞 184.10 OPEC
沙特阿拉伯 106.00 88 OPEC
伊朗 130.70 30 OPEC
挪威 40.00
伊拉克 100.60 OPEC
厄瓜多尔 79.70 OPEC
委內瑞拉 117.5 96 OPEC
哥倫比亞 172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77.3 49 OPEC
科威特 54 90 OPEC
阿曼 110 75 OPEC
巴林 127
卡塔尔 60 95 OPEC
阿尔及利亚 118 OPEC
奈及利亞 119 70 OPEC
安哥拉 98 OPEC

參考資料编辑

  1. ^ Publications (PDF). [2015-01-05]. 
  2. ^ 2.0 2.1 2.2 Mabro, Robert; 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Oil in the 21st century: issues,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xford Press. 2006: 351. ISBN 9780199207381. 
  3. ^ Congress finally takes on OPEC.. Slate Magazine. [2015-02-22]. 
  4. ^ OPEC. aw.com.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2). 
  5. ^ Rising Demand for Oil Provokes New Energy Crisis, JAD MOUAWAD,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9, 2007
  6. ^ Ed Wallace. Oil Prices Are All Speculation. Business Week. June 27, 2008. 
  7. ^ http://tonto.eia.doe.gov/dnav/pet/hist/rwtcd.htm
  8. ^ BBC News - Egypt unrest pushes Brent crude oil to $100 a barrel. BBC News. [2015-01-05]. 
  9. ^ Nicole Friedman. U.S. Oil Falls 46%, Steepest Yearly Loss Since 2008 - WSJ. WSJ. 31 December 2014 [5 January 2015]. 
  10. ^ Nick Cunningham. The Vanishing WTI/Brent Spread. WSJ. 14 January 2015 [14 June 2015]. 
  11. ^ Nick Cunningham. The Reemergence Of The WTI/Brent Spread. WSJ. 16 March 2015 [14 June 2015]. 
  12. ^ Bloomberg Energy Prices. Bloomberg.com. [2008-06-11]. 
  13. ^ List of Commodity Delivery Dates on Wikinvest
  14. ^ 14.0 14.1 Mohr, Patricia, Scotiabank Commodity Price Index (PDF), 28 November 2014 [8 December 201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年12月8日) 
  15. ^ DOE Hirsch Report (PDF). [2015-07-0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9-12-15). 
  16. ^ http://www.un.org/en/development/desa/policy/wesp/wesp_current/wesp2014.pdf
  17. ^ The Soviet Collapse: Grain and Oil, By Yegor Gaidar,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2007
  18. ^ The surprising impact of plunging oil prices, Alex Rosenberg, CNBC, S5 Oct 2014
  19. ^ Here's What Falling Oil Prices Mean For 12 Stock Market Sectors, AKIN OYEDELE, NOV. 17, 2014, 2:21 PM
  20. ^ The Effect of Low Oil Prices: A Regional Tour, Credit Suisse Repor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1. ^ Falling Oil Spells Boon for Most of Asia’s Economies, ERIC YEP, Wall Street Journal, Jan. 4, 2015
  22. ^ Who Profits When Oil Prices Plung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1-13.
  23. ^ How $50 Oil Changes Almost Everything, Isaac Arnsdorf and Simon Kennedy, Bloomberg, Jan 7, 2015
  24. ^ Do Falling Oil Prices Foreshadow a Slump in the Stock Market in 2015?, Katina Stefanova, Forbes, 12/31/2014
  25. ^ Black Dog: Are Plunging Oil Prices a Positive or a Negative?, Liz Ann Sonders, November 3, 2014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年12月20日,.
  26. ^ 從美國的頁岩氣談國際的油價大戰 (PDF). [2016-10-2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10-23).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