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法那尔人,奥斯曼帝国大译官亚历山大·毛鲁奇斯

法那尔人法纳尔希腊人希腊语:Φαναριώτες,土耳其语:Fenerliler)[1]是指传统上居住于君士坦丁堡法那尔区的东正教希腊裔居民。[2]法那尔也是东罗马灭亡后希腊裔在君士坦丁堡的聚居区,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位于此区。法那尔人在奥斯曼帝国具有很大影响力。历来辈出帝国翻译官,舰队翻译官,摩爾達維亞总督以及瓦拉几亚总督。

由于法那尔人的城居倾向以及其所受的西式教育,他们对其希腊人身份有着认同感。据奥斯曼帝国权贵,法那尔人尼古拉斯·馬夫羅科扎托斯所言:“我们是彻底的希腊人。”[3]

法那尔人起源于十六世纪后期一些富有的希腊裔商人(大部分为罗马遗民)。他们于十八世纪在奥斯曼属巴尔干地区有着行政方面极大的影响力。他们喜欢将住处选在距奥斯曼帝国治下所有东正教米利特之代表——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所处的法那尔区。普世牧首区执政官多由法那尔人出任,並在18世紀中期,成功將其權限擴大到原本獨立的塞爾維亞保加利亞教會。因此他们在教务上有着主导权并且时常干涉神职的铨叙,甚至连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的选举也不例外。

大約從17世紀末期開始,法那爾人就逐漸獲得奧斯曼中央重用,在行政管理部門占據重要地位。法那爾人是奧斯曼帝國與歐洲各國交往中的翻譯人和中間人,並在財政上為帝國出力以換取特權,譬如他們中的銀行家通常為土耳其帕夏出錢買官,以此交換取得利潤豐厚的包稅合同。更重要的是,1711年奧斯曼人把帝國在巴爾幹半島的穀倉地區——羅馬尼亞諸省的統治權交給法那爾人,使得這些希臘人總督向奧斯曼繳納巨額的款項。於是他們成為與帝國有共生關係的中間人與受益人,和仍居於希臘半島的本土希臘人日漸隔閡與斷裂。[4]

许多法那尔人在奥斯曼帝国官居要职,自1669年至1821年希腊独立战争时期,大部分最高樸特及驻外国帝国翻译官由法那尔人出任,这是因为他们的教育程度要高于帝国平均水准。[5]由于法那尔人中出现了大量的高级神职人员、地方豪强、以及商人,他们代表着奥斯曼帝国治下希腊裔中受到良好教育的那一部分。在希腊独立战争期间,法那尔人在希腊国民大会的建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當部分法那爾人領導並參與1821年開始的希臘獨立戰爭之後,隨著1821年君士坦丁堡大屠杀爆發,法那爾人失去了奧斯曼帝國原有的信任,並被穆斯林視為叛國者;不但再也無法擔任多瑙河地區的總督,也失去了過往的高級職位與特權地位。此後,原來由法那爾人銀行家壟斷的金融市鎮,如君士坦丁堡和帝國的其他省分,大多被亞美尼亞人取代其銀行業務,此外猶太商人也變得活躍且重要起來。[6]

法那尔人贵族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The names Fener and Φανάρι (Fanari) derive from the Greek nautical word meaning "Lighthouse" (literary "lantern" or "lamp")
    Τριανταφυλλίδης On line Dictionary. Φανάρι (ναυτ.). [October 7, 2006]. 
  2. ^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Phanariote, 2008, O.Ed.
  3. ^ Mavrocordatos Nicholaos, Philotheou Parerga, J.Bouchard, 1989, p.178, citation: Γένος μεν ημίν των άγαν Ελλήνων
  4. ^ 威廉·麥克尼爾著、郭方等譯,《西方的興起(下)》,頁1003-1004
  5. ^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The Phanariotes, 2008, O.Ed.
  6. ^ Jelavich著,《History of the Balkans》,頁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