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泰國人

族群
(重定向自泰国华人

華裔泰國人[a]泰語ชาวไทยเชื้อสายจีน),口語也稱空恭貼[b]泰語คนกรุงเทพ;字意:曼谷人),指移民到泰國華裔。融入泰族後,屬於泰人的一支,有约900万人,是泰国规模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亦是规模最大的華僑華人群体,占泰国总人口的11%至14%[1][2][3]。其中相當一部份來自中國廣東潮汕地區[4]:93。本詞通常理解的術語表示其非峇峇娘惹祖先在1949年之前移民到泰國的華僑(雲南人通常在1949年後移民到泰國)。

華裔泰國人
ไทยเชื้อสายจีน
Wat mangkon kamalawat.jpg
龍蓮寺為泰國著名的華裔佛寺之一
總人口
900萬[1][2][3]
分佈地區
佔多數之地區
曼谷普吉府春武里府宋卡府合艾區叻武里府班蓬區英语Ban Pong District坡塔兰區英语Photharam District差春騷府北柳區英语Mueang Chachoengsao District素叻他尼府班敦區
佔少數之地區
清邁市清邁府)、宋卡市宋卡府)等等
語言
首都泰語為主
老一輩會使用各種閩南語潮汕話廈門話泉州話漳州話)、客家語海南話粵語廣州話玉林話)、福州話吴语
宗教信仰
南傳佛教為主
少數為漢傳佛教道教基督宗教伊斯蘭教
相关族群
潮汕民系闽南民系客家民系海外華人
華裔泰國人
汉语名称
繁体字 華裔泰國人
简化字 华裔泰国人
泰語名称
泰語ไทยเชื้อสายจีน

华裔泰国人已高度融入泰国社会,当今泰国王室扎克里王朝亦有华裔血统[5]。华裔和其他泰人民系通婚的现象很普遍,混血后代多同化为泰人,以泰语为母语[6][7][8]。由於華人族群已普遍泰化,大多數華人已喪失中文能力[9]。华裔泰国人居于泰国的中等阶层,势力遍及泰国社会各个方面[10][11][12][13][14]:3, 43[15][16],在商贸和经济领域占主导地位[17]:22[14]:179[18][19]。不少华裔步入政坛,多数前总理和议会成员都有华裔血统[20][21][17]:58[22]

歷史编辑

華裔泰國人移民的类型可分为三种:

  1. 谋生移民
  2. 垦殖移民
  3. 商贸移民

明朝洪武初年(1367年)开始,前往中国朝贡的暹罗使者当中即有华人参与,他们最早是以通事的身份出现,如洪武5年(1372年)的李清,到了洪武14年(1381年)陈子仁既以正贡使的身份出现。这些华人都旅居有年,精通暹罗语。

13、14世纪之际,克拉地峡两岸如春蓬(Chumphon)、素叻他尼(Surat Thani)与六坤(Ligor)等商港,最早吸引了华裔前往经商。16世纪西方努力滲透泰南时,华人锡矿工人已在泰南建立了牢固的基础。同时,中国海盗林道乾及其随从,因受不了官兵的追剿,南逃至北大年落户,并与当地女王成婚。北大年逐渐地发展为华人的聚落。

16世纪初,阿瑜陀(又称为大城,阿育他耶)已有华人聚集区。据当时华人的记述,华人在这里已住了好几代。他们在阿瑜陀王城与日本人和葡萄牙人展开商业竞争。据法国驻阿瑜陀王城的法国大使劳贝里(dda Loubere)的纪录17世纪中叶时,王城约有华人3000至4000人。

到了17世纪末,全泰国的华人人口约有10,000人,约占全国总人口的1%。那时的泰华多来自福建与广东的商港,属商贸移民。华人在商场上所向披靡,17世纪时日本人在阿瑜陀王城失势,华人更乘机迅速地利用了泰王对贸易深感兴趣的心理,成为皇家贸易的代理人,从中取得利益。泰王视华人为自己人,给予特殊的待遇,因而华人与欧商竞争时占尽优势。

1766年,缅甸军队围攻首都阿瑜陀,城内华人居民奋勇抗敌,保卫城池。嗣后,中泰混血儿郑昭带领500名部下突围而去,并在1767年10月率军收复阿瑜陀城,建立吞武里王朝。郑昭的父亲是潮州人郑镛,原籍广东澄海,移民暹罗后发迹;母亲是泰人妇女。郑昭在执政期间(1767年-1782年),鼓励潮州人大批涌入泰国。他们有的从商,有的从事垦殖,种植甘蔗与胡椒,以供出口。在湄南河东岸靠近今王城处,开始出现一个新的华人聚集区。郑昭死后由拉玛一世所建立的王朝,为却克里王朝,泰国的皇家贸易空前繁荣,华商参与其盛,大批移民涌入。拉玛一世乃在今日曼谷唐人街的核心地带,兴建了一个华人商业区。

随着1850年代经济的蓬勃发展,加速了华人移民的步伐。19世纪上半叶时,华商季节性地涌入泰国。到了下半叶时,一种有组织的预付船票应运而生,导致大批劳工移民的涌入。到了19世纪末,華裔泰國人已遍布各地。

绝大部分华人来自广东省及福建省南部。在20世纪初,潮州人在人口上占绝对优势,约达40%,海南人18%,客家人16%,閩南泉漳人16%,廣東人9%。潮州人之所以占尽优势,除了郑昭王的厚爱及连锁性的移民外,另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曼谷与华南间的轮船通航,要以汕头为最早,大批潮人从这里下船到泰国去。

經濟编辑

宗教编辑

曼谷的淡浮院
華人穆斯林走進北泰拜縣的一座清真寺

第一代華人移民主要信仰道教漢傳佛教,而被泰族同化的華裔泰國人信仰南傳佛教[23],多數華裔泰國人同時信仰中國民間信仰南傳佛教,上述宗教彼此並不衝突。華裔泰國人大部分仍慶祝華人傳統節日(農曆春節清明節中秋節[24]。泰國最大的華人聚居地普吉島每年都會舉辦盛大的九皇齋節。信徒會吃齋三到九日,並到九皇廟祭拜九皇爺進香祈福。泰國北部則有華人穆斯林社群,華人穆斯林主要為來自雲南的秦霍人穆斯林和回族穆斯林,在清邁有七間華人清真寺,其中一間為泰國北部著名的王和清真寺

語言及文化编辑

華裔泰國人在1970年代紅色恐慌泰化為泰國人,幾乎所有的華裔泰國人都講泰語。但因為受到潮州話的影響,故華裔泰國人的腔調及慣用語與暹羅族差異很大,只有老年的華裔泰國人會使用漢語泰語內有諸多特徵被漢語所影響。[25]2020年人口普查中,有467,350人使用各種漢語潮州閩南海南廣東客家)。自18世紀到20世紀中葉,潮州話曾經是曼谷華人中最具影響力的語言。曼谷三攀他旺區唐人街耀華力路石龍軍路唐人街的有著中文泰文的雙語標誌。[26]不少漢語詞彙影響了泰語,成為泰語詞彙,特別是泰語內菜餚食物的名稱、數字及與賭博有關的術語。

教育编辑

祖籍编辑

華裔泰國人絕大多數使用各種南方漢語。其中,56%是潮汕人,16%是客家人,11%是海南人廣府人閩台泉漳人各佔7%,3%屬其他漢語社群。[27] 一部分的華裔泰國人為華人移民跟泰國泰族通婚的後裔,也有大部分的華裔泰國人是沒有混血的華人。

潮汕人和閩台泉漳人编辑

潮州籍華人主要分佈在曼谷昭披耶河附近,許多人在政府部門工作,也有人從事貿易。在達信大帝統治時期,一些潮州籍的貿易商人被賜有特殊權力,這些卓越的商人被稱為“皇家華人(泰語:จีนหลวง/Jin-luang)”。漳州人主要分佈在宋卡,泉州人主要分佈在沙敦府普吉府閩南語為泰南地區華人社群使用最多的漢語

海南人编辑

海南人是继潮州人后另一个重要的华人族群,他們遍佈社会各行各业各阶层,在政商界同樣有著很大影響力。海南裔總理有乃朴·沙拉信,副總理有林明利、林書清、陸志瓊及黃聞波。此外,瓊籍商人亦掌握了泰國的經濟命脈,不少行業都有海商的參與。著名海南裔企業家包括鄭心平家族及許書標家族,其他殷商僑領包括陳文秋、陳修炳、符致炳、王瓊南、齊必光、張光利及邢詒喜等等。泰國約有150萬海南裔華人,主要祖籍琼山文昌,人口數量可謂繼海南島後第二多。

客家人编辑

客家裔華人主要分佈在曼谷清邁普吉府和中西部各府,他們與潮州人及海南人同樣是歷史悠久的移民社群,大多祖籍梅縣丰顺大埔县。客家人在政治經濟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泰國擁有許多私人銀行,例如由伍淼源家族後人伍捷朴創立的開泰銀行,丘細見創立的博達樂銀行。客家裔總理有達新·欽那瓦英叻·钦那瓦。其他客籍聞人包括泰國客家總會理事長鄧幹勳及其夫人巫碧珠、泰华九属会馆主席賴錦廷等等。

廣府人编辑

廣府人主要來自台山新會廣州,主要分佈在曼谷,他們人數雖然不及潮州人及海南人,但在社會經濟上亦有一定貢獻。著名廣府裔泰國華人有前代總理陳景鎮,廣肇會館理事長何國忠等。企業家方面有保加集團總裁馬燦利,亞洲第二大糖業生產商 TRR Sugar Group 的傳承人關鴻強;而陳景鎮所創立的聯泰工業建築公司(Sino-Thai Engineering & Construction)是泰國最大的建築承包商之一。

姓氏编辑

由於在拉瑪六世政策成為泰國籍的條件,幾乎所有在1950年代之前移民到泰國的華裔僅在公共使用泰姓,少數在泰國南部的華裔以潮州話的「姓」(泰語แซ่,白話字:sèⁿ)前綴在姓氏的前面,例如:萬洛·姓周,或者差寧·姓楊英语Chanin Sae-ear。「姓」也可在苗族適用。在1970年代起的華人移民通常適用漢姓,沒有「姓」前綴在姓氏的前,例如泰混血的明星徐志賢(Thassapak Hsu),沿用國語的「徐」姓,在泰國內不認同為華裔泰國人。

華泰姓氏通常與其他泰國人的姓氏不同,通常名字較長,也會模仿泰國上流人士的名字,[28]有部分泰國華人會把自己的漢姓意譯成泰語或以音譯的形式保留其漢姓,[c]例如,前總理班漢·西巴阿差(馬德祥),「阿差」就是馬匹的翻譯。同樣,頌提·林通坤(林明達)的姓氏(RTGSLimthongkun),第一詞就是「林」(潮州話臺羅:Lîm)的語音。此外,亦有部分泰國華人的名字是漢名+泰式姓氏的組合,例如達新·欽那瓦(丘達新)和英樂·钦那瓦(丘英樂)。

社團编辑

福建人社團编辑

潮汕人社團编辑

廣府人社團编辑

海南人社團编辑

客屬社團编辑

其他编辑

宗親會编辑

校友會编辑

  中華民國编辑

名人编辑

總理编辑

大部分泰國總理擁有華人祖先,通常為第二或第三代以上的後裔。

王及夫人编辑

其它的政治人員编辑

  • 黃聞波:祖籍海南,财政部长。
  • Anutin Charnvirakul: 副总理

商人编辑

演藝界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John Draper; Joel Sawat Selway. A New Dataset on Horizontal Structural Ethnic Inequalities in Thailand in Order to Addres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 10. 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 January 2019, 141 (4): 280 [2020-02-06]. S2CID 149845432. doi:10.1007/s11205-019-02065-4. 
  2. ^ 2.0 2.1 Luangthongkum, Theraphan. The Position of Non-Thai Languages in Thailand. Guan, Lee Hock; Suryadinata, Leo Suryadinata (编). Language, N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Southeast Asia. ISEAS Publishing. 2007: 191 [2021-11-08]. ISBN 9789812304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3) –通过Google Books. 
  3. ^ 3.0 3.1 Barbara A. West, Encyclopedia of the Peoples of Asia and Oceania, Facts on File: 794, 2009 [2021-11-08], ISBN 978-143811913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8) –通过Google Books 
  4. ^ Baker, Chris; Phongpaichit, Pasuk. A History of Thailand 2nd, paper.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ISBN 9780521759151. 
  5. ^ Reid, Anthony. A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 Critical Crossroads. 2015: 215 [2021-11-08]. ISBN 9780631179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8). 
  6. ^ Jiangtao, Shi. Time of uncertainty lies ahead for Bangkok's ethnic Chines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6-10-16 [2020-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7. ^ Gambe, Annabelle. Overseas Chinese Entrepreneurship and Capitalist Development in Southeast Asia. Palgrave Macmillan. 2000. ISBN 978-0312234966. 
  8. ^ Chaloemtiarana, Thak. Are We Them? Textual and Literary Representations of the Chinese in Twentieth-Century Thailand.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14-12-25, 3 (3) [2020-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4). 
  9. ^ 存档副本.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9). 
  10. ^ Smith, Anthony. Thailand's Security and the Sino-Thai Relationship. China Brief. 2005-02-01, 5 (3) [2020-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8). 
  11. ^ Jiangtao, Shi. In Bangkok's Chinatown, grief and gratitude following Thai king's death.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6-10-14 [2020-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8). 
  12. ^ A. B. Susanto; Susa, Patricia. The Dragon Network: Inside Stories of the Most Successful Chinese Family. Wiley. 2013 [2014-12-02]. ISBN 9781118339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8). 
  13. ^ Choosing Coalition Partners: The Politics of Central Bank Independence in ... - Young Hark Byun,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Government - Google Books. 2006 [2012-04-23]. ISBN 9780549392392. [失效連結]
  14. ^ 14.0 14.1 Chua, Amy. World on Fire: How Exporting Free Market Democracy Breeds Ethnic Hatred and Global Instability (Paperback). Doubleday. 2003 [2020-04-27]. ISBN 978-0-385-72186-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8). 
  15. ^ Vatikiotis, Michael; Daorueng, Prangtip. Entrepreneurs (PDF).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1998-02-12 [2020-04-2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6-02). 
  16. ^ High technology and globalization challenges facing overseas Chinese entrepreneurs | SAM Advanced Management Journal. Find Articles. [2012-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07). 
  17. ^ 17.0 17.1 Chua, Amy L. Markets, Democracy, and Ethnicity: Toward A New Paradigm For Law and Development. The Yale Law Journal. 1998-01-01, 108 (1): 58 [2021-11-08]. JSTOR 797471. doi:10.2307/79747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8). 
  18. ^ Yeung, Henry Wai-Chung. Chinese Capitalism in a Global Era: Towards a Hybrid Capitalism. Routledge. 2005. ISBN 978-0415309899. 
  19. ^ World and Its Peoples: Eastern and Southern Asia - Marshall Cavendish Corporation, Not Available (NA) - Google Books. 2007-09-01 [2012-04-23]. ISBN 9780761476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8). 
  20. ^ Kolodko, Grzegorz W. Globalization And Social Stress. Hauppauge NY: Nova Science Publishers. 2005: 171 [2020-04-29]. ISBN 978159454194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8). 
  21. ^ Marshall, Tyler. Southeast Asia's new best friend. Los Angeles Times. 2006-06-17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22. ^ Songkünnatham, Peera. Betraying my heritage: the riddles of Chinese and Lao. The Isaan Record. 2018-06-30 [2020-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3). 
  23. ^ Martin E. Marty, R. Scott Appleby, John H. Garvey, Timur Kuran. Fundamentalisms and the State: Remaking Polities, Economies, and Militanc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 390. ISBN 0-226-50884-6. 
  24. ^ Tong Chee Kiong; Chan Kwok Bun. Rethinking Assimilation and Ethnicity: The Chinese of Thailand. Alternate Identities: The Chinese of Contemporary Thailand. 2001: 30–34. 
  25. ^ Knodel, John; Hermalin, Albert I. The Demographic, Socioeconomic, and Cultural Context of the Four Study Countries. The Well-Being of the Elderly in Asia: A Four-Country Comparative Study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2002: 38–39. 
  26. ^ Durk Gorter. Linguistic Landscape: A New Approach to Multilingualism. Multilingual Matters. 2006: 43. ISBN 1-85359-916-6. 
  27. ^ William Allen Smalley. Linguistic Diversity and National Unity: Languag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4: 212–3. ISBN 0-226-76288-2. 
  28. ^ Mirin MacCarthy. "Successfully Yours: Thanet Supornsaharungsi." Pattaya Mail. [Undated] 1998.

6. 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284826/清邁香港村-2-港人半退休-長居-泰-慢活-我不是移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扩展阅读编辑

  • Skinner, G. William. Chinese Society in Thailand, an Analytic History. Ithaca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英语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57.
  • Skinner, G. William. Leadership and Power in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Thailand. Ithaca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58.

參見编辑

註腳编辑

  1. ^ 本社群已同化屬於泰人的一支,不自稱为華人或泰国华人
  2. ^ 由於潮州泰國人就是首都圈原住民,指首都圈與泰國中部地區的當地文化不通,故他們稱呼暹羅泰族中部泰國人泰語คนภาคกลาง為了區別,請見首都泰語
  3. ^ 只有少數場合,例如泰國影視作品在中國大陸有關注度,且該影視作品的演員擁有華人血統時,才會在中國大陸使用自己的原有的中文名字;或者是在中國有大量生意的商人等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