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洛陽伽藍記》是一部集歷史地理佛教文學於一身的名著,在《四庫全書》將其列入史部地理類,簡稱《伽藍記》,為北魏楊衒之[1]所撰,成書於東魏孝靜帝時。書中歷數北魏洛陽城伽藍佛寺),分城內、城東、城西、城南、城北五卷敘述,對寺院的緣起變遷、廟宇的建制規模及與之有關的名人軼事、奇談異聞都記載詳核。與酈道元水經注》一同,歷來被認為是北朝文學的雙璧。

緣起描述编辑

據書中自言,作者在魏孝莊帝永安年間(528年—529年)曾官奉朝請,見帝都洛邑極盛時。時隔二紀,孝靜帝武定五年(547年),因行役重覽洛陽,見其「城郭崩毀,宮室傾覆,寺觀灰燼,廟塔丘墟,牆被蒿艾,巷羅荊棘」,甚至連鐘聲都罕聞。追思往昔,難免黍離麥秀之悲,故撰斯記,傳諸後世。

洛城魏孝文帝太和十七年(493年)遷都於此,直到孝靜帝天平元年(534)遷都鄴城止,一直是北方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尤其是孝文漢化後,洛陽城達到空前的繁榮,一時文物典章都極為可觀。其間因為天子后妃帶頭佞佛,王公士庶競相捨宅施僧,上起太和(477—499)末,下至永熙(532—534),四十年間,修建寺宇達到一千三百餘所。這些浮圖建築的壯麗,裝飾的華美和貴家的豪奢都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寺院見證了北魏京師洛陽的興廢,不少大伽藍(如胡太后建造的永寧寺(516-534))還成為重大歷史事件的舞臺。

《洛陽伽藍記》作於北魏滅亡,西魏分裂(534年)後,楊衒之借佛寺盛衰,反映國家興亡,其中既寄託了故國哀思,又寓含著治亂訓鑑。至於綴拾舊聞掌故,詳述京城地理,正《魏書》之曲筆,補史志之闕失,於歷史地理研究亦佔重要地位。《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謂「其文穠麗秀逸,煩而不厭」,繁簡得宜,文筆優美,從文學藝術的角度來看也是上乘之作。侯外庐《中国思想通史》认为:“楊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为公认的反佛的激烈文献。”

《洛陽伽藍記》原書有正文、子註之別,註語佔大半。唐朝以前文註分明,宋朝以後在傳抄過程中文註混淆,讀解不便。至道光間,方有吳若準撰《洛陽伽藍記集證》,改定正文、子註,恢復原貌,但正文太简,注文过繁。

版本编辑

嘉靖 如隐堂刻本, 现藏北京大学图书馆
万历 古今逸史刻本
汲古阁津逮秘书刻本
乾隆年间汉魏丛书本
嘉庆学津讨原本
真意堂丛书活字本
道光吳若準撰《洛陽伽藍記集證》

校注本编辑

周延年 《洛阳伽蓝记注》
田素兰 《洛阳伽蓝记校注》
范祥雍 《洛阳伽蓝记校注》
杨勇校笺 《洛阳伽蓝记校笺》 台北正文书局 1982
劉九洲注譯,侯迺慧校閱《新譯洛陽伽藍記》 台北三民書局 1994,1998
杨勇校笺《洛阳伽蓝记校笺》 中华书局 2006,2008

翻译本编辑

此书卷五宋云出使西域一节,有法国沙畹翻译本。

此外,还有日本学者人矢义高译注的《洛阳伽蓝记》(平凡社,1974);英国W.J. F.Jemier译注的Memories of Loyang:Yang Hsiian-chik and the Lost Capital(493- 534)(Oxford:Clarendon Press,1981)、美国华裔学者王伊同的评本A Record of Buddhist Monasteries in Lo-yang(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84)等。[2]

邱苏伦的泰文全译本,于2011年在泰国出版发行。

  • ลั่วหยางสังฆารามรำลึก หยางเสวี้ยนจือ (ราชวงศ์เป่ย์เว่ย์)/ โดย Yang Xuanzhi,แปลโดย ชิว ซูหลุน.กรุงเทพฯ: โรงพิมพ์แห่งจุฬาลงกรณ์มหาวิทยาลัย, 2554.

注釋编辑

  1. ^ 楊衒之,生於北魏,而《魏書》無傳,生卒無考,家世爵里皆有爭議。釋道宣《廣弘明集》作陽衒之,云其北平人。一作羊衒之,始自唐劉知幾史通》,南宋晁公武《讀書志》因之。《洛陽伽藍記》書首署名「魏撫軍府司馬楊衒之」。
  2. ^ 王建国.20世纪以来《洛阳伽蓝记》研究的回顾与展望[J].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8,61(6):716-720 8.

參考資料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